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四十一章?广积粮
    “喂,王煊,先秦的金色竹简没法动,我太爷爷沉睡前,曾经严厉警告过我姐与二爷爷,这关乎着钟家的兴衰,不能妄动。”

    钟诚打来电话,很遗憾,他的剑仙路因此而崎岖,心痛无比,同时身体也非常痛,被他姐殴打了一顿,险些骨折。

    先秦的金色竹简,在那久远的古代都属于至高经文,羽化登仙者都要为它打生打死。现在超凡者出现,神话归来,这种东西自然让被财阀愈发重视。

    钟诚补充道:“不过我二爷爷还是想与你见上一面,希望与你等价交换。”

    “可以。”王煊想了想,点头答应了。

    关于金色竹简,他认为只是暂无法和钟家交换,那先从另一家想办法入手,不久的将来登临孙家。

    约定时间后,王煊当日就乘坐悬空飞车赶向坤城,去和钟老二会面。

    孙家得悉,他又离开了苏城,一些人脸色阴沉。

    “他是不是觉得,快速在各大城市间穿梭,我们不方便用战舰轰杀他?最近这些天,他不断外出,真以为我们不敢击穿一地,按死他吗?”

    “不要急,再出手就是雷霆万钧,必杀一击,千万不要像上次那般平白击毁一艘飞船,却误中副车。”

    孙家内部早有共识,必须灭掉王煊,而且最好是短期内解决掉他,不然的话接下来的三年他们会很难受,极其危险。

    “母舰中最新解析出的资料有了惊人的发现,有证据证明,消逝的科技文明可以狩猎神魔,捕捉强大的神话生物,这意味着,他们的前沿战舰、机甲等,恐怖的不可思议!”

    孙家内部震动,连一些老眼浑浊的老头子都精神剧震,极其重视。

    “具体说下。”孙荣盛严肃无比。

    “母舰中的黑科技证实,精神能量可以解析,超物质可以利用,即便是呼啸天地间的神魔,也可以猎杀。当然,神话物种等级不同,捕猎难度也不同,想针对顶级仙魔等,大概率要付出巨大代价。”

    孙家的人被震撼了,连神魔都被视作猎物,一切超凡都可以解析,这是怎样璀璨的科技文明?

    “这样说的话,如果全面复兴母舰中的科技,即便是列仙回归,也能打杀,可以去捕捉,为我们所用?!”

    连孙家年近百岁的老家伙都忍不住了,不再死气沉沉,眼中像是有火光在跳动。

    如果超凡可以解析,仙人可以狩猎,那意味着,古人类多半也破译了长生密码,不然的话凭什么可以对抗神魔?

    孙家,核心成员即便偌大的年岁了,也都呼吸急促了,眼神璀璨,对母舰中的成果充满期待。

    有人叹气:“不过,那些图纸,那些资料,相当的复杂,短期内不可能出成果。不说其他,单是有些材料都难以凑齐,比如需要太阳金、秘银、魔法晶石,这些东西在超凡星球上都较为稀少,更不要说在新星了。”

    “我们曾经从福地、密地等星球上挖回来部分稀有矿石,再和西方人联系下,同他们交易,换取巫师世界特产的魔法晶石等,或许能解决问题。”

    孙家人在密议,这是关乎孙家蜕变的最高等级的一次大事件,若是成功,他们将屹立在这个时代的最高处,连神魔都可俯视。

    同时,他们想到了其他几家,钟家、秦家等也各自拥有一艘母舰,不知道如今取得了怎样的成果。

    “母舰中有几台机甲,更有几个机械人,我觉得全力解析的话,可以让他们运转起来。”

    “先不要走一步,那是参照物,是样机,万一出意外的话,损失太大了。”

    这样的消息,让孙家高层成员一扫多日的沉郁,心中越发的有底气,当彻底解析出母舰的黑科技后,不要说王煊这样的超凡者,就是狩猎仙魔也不是空谈!

    “也不要盲目乐观,毕竟,母舰文明消亡了,后期必然遭遇了什么。”有人叹道。

    “我们要多管齐下。最近又损失了一批探测器与救生舱,但是,事情也有了最新进展。经过监测,那个地方的超凡物质正在持续消退中,很多年前失落在那里的人大概率可以回归。在那种地方修行多年,有人应该已成为超凡者!”

    ……

    孙家在期待,时间似乎站在他们这一边,现阶段广积粮!

    王煊带着暗金小舟,一路上高度戒备,来到坤城,在一座景色别致的园林中与钟老二会面。

    这里亭台水榭成片,复原了旧土的江南风情。

    钟晴与钟诚姐弟二人也在,钟晴看王煊的眼神明显不对,剜了他几眼,王煊装作没看到。

    钟长明带来一堆老物件,告诉王煊,都是他收藏的珍品,世所罕见。

    王煊看去,东西摆了一桌子,五花八门,从五帝钱到鸡缸杯,再到元青花,以及汝窑瓷器等,各种杂物什么都有。

    “这鸡缸杯现在已成为孤品,旧土战争爆发后,就剩下这一个了。”钟长明介绍。

    王煊很想说,你逗我呢,真以为我鉴宝来了?

    好在钟老二的收藏很多,让人撤下去这些后,又摆上来一桌子,从东汉铜镜到西周铜鼎,再到殷商古玉等,应有尽有,琳琅满目。

    大多数都是凡品,当中也有些宝物,但没有一件是异宝。

    王煊诧异地看了他两眼,这可是钟家现在的掌权人物,怎么会这样寒酸?

    钟长明叹息,这都是他的私人收藏,少部分是秘库中外库的东西,至于内库不好动,老钟以前警告过,不经他同意不要乱伸手。

    王煊意兴阑珊,顿时失去了兴趣。好在外库中东西也很多,钟长明让人换了一批又一批,为了自己的寿元也是拼了。

    “嗯?”终于,心不在焉的王煊郑重起来,一个木盒吸引了他的注意,刻着一些细密的符文。

    他打开木盒,顿时又无比失望,里面放着一摞符纸,这是什么年代的东西,有些符纸都烂掉了。

    符纸上的鬼画符确实看起来有些不俗,可是,稍微一摸这符纸就碎掉了。

    王煊尝试注入神秘因子,结果最上面的几张,直接燃烧,他赶紧动手扑灭,即便这样也有些符纸化成灰烬了。

    这东西被老钟扔在外库,估计也是看它破损的太严重,根本没发上手了,彻底放弃“治疗”了。

    但王煊没有放弃,依旧在尝试,将断裂的、缺角的各种残缺的都以精神控物的手段取了出来。

    那些看着要腐烂的、整体还算完好的符纸被注入神秘因子后,渐渐有了灵性,纸张似乎在变得厚重,不再是要破碎的样子了。

    王煊感慨,真不容易,这是从老钟手里捡漏呢,被那老家伙过了一遍,还能有好东西留下,实属难得。

    他仔细研究,认真解析,当专门向其中一张符纸中注入超物质,很长时间都没有填满,上面的鬼画符在闪烁,他知道,这东西了不得!

    王煊看了下,最有起码有二十几张符纸烂掉了,断裂了,不可挽回了,上面的鬼画符都消散的差不多了。

    木盒子中仅剩下十几张较为完好,损失多一半,让王煊惋惜,这都是强大的符篆,也间接说明老钟家是真豪,垃圾堆中还能找到重宝!

    钟老二老眼昏花,肉眼凡胎,看不到王煊眼中的光,也没看清符篆刚才微微绽放的神芒。

    但钟晴不一样,相当敏锐,立刻觉察到了。她很清楚,被王煊看上的东西肯定是了不得的宝物。

    “你不要在我们们家坑蒙拐骗,等价交换!”她美眸发光,一把将盒子抱在怀中。

    “小心点,别压碎了!”王煊真紧张了,这可是宝物,刚向几张符纸中简单注入一些神秘因子,其他符纸还很脆弱呢。

    “老王,你可不能杀熟!”钟诚也开口。

    王煊点头,道:“放心,童叟无欺!”

    他在钟家的一座庄园中呆了两天,帮钟老二延续寿元数年,约定以后再聚。

    在此期间,钟家姐弟二人也被神秘因子滋养,血肉活性激增,实力有所增长。

    “钟晴,金色竹简的事情,你再考虑下,到时候双赢,三年后你就是超凡大钟!”临去前,王煊笑着开口。

    现阶段,钟晴是能进老钟书房的,机会难得!

    “你立刻给我消失!”钟晴脸色绯红,瞪着他,实在有些抹不开面子。

    钟诚耳语,道:“姐,人生不可重来,机会难得,不就是一副竹简吗?又不是送他,只是让他学而已。再说了,这不仅关乎你的人生大事,也关乎你弟弟我的命运啊,超凡错过不可再来。再说了,金色竹简摆在那里也没用啊,老钟都练不成!”

    他赶紧又解释:“我这可不是单纯的卖姐,你也能超凡,难道你不想吗?!”

    ……

    王煊马不停蹄,迅速返回苏城,又去找钱安了,借助他的道观为符纸补充超物质,在钟家的庄园没有彻底完成。

    这些符纸虽然都是消耗品,但是,如果利用好的话,现阶段可能比异宝还要好用。

    王煊仔细研究,有的符纸上画的是剑符,当真正充满超物质后,纸张变得结实了,稍微催动就有凌厉剑光要透纸而出!

    有的符纸画的是雷符,还没等他催动呢,就隐约间有恐怖的雷鸣传出。

    这些符纸大多都不重样,各有用处,让他震撼,这是何人所留,大手笔啊,曾经是一盒子大杀器!

    “可惜啊,毁了那么多。”二十几张都腐烂了,这让王煊心痛不已,不然的话,都是杀手锏。

    “找机会试试效果,如果真是稀世神物,以后找机会补偿钟晴与钟诚。”他自语。

    距离芝兰法会还有三天,他依旧在做准备,谁知道会遇上什么怪物,万一真的是列仙回来了呢?

    王煊琢磨,自身的武装确实很强大了,能打死境界大幅度跌落的真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