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四十六章 龙潭虎穴
    王煊在远方的高山上看着源池山方向的血色闪电与暴雨,不禁露出异色,与超凡之力有关吗,列仙报仇不隔夜?

    这一夜,各大组织略显紧张,并没有在被击毁的源池山有特别的发现。

    孙家装模作样,也加入探索队伍中,最后匆匆退走。

    次日,外界虽有报道,各家也都在议论,但没有人知道事件的真相,孙家将自己摘的很干净。

    他们相当低调,暗中观察,想看一看这件事过后是否会有什么异常发生。

    王煊并没有回归城市中,而是在山脉中出没,他一路横穿山林,向东走去,避开各种监控。

    他从福地碎片中取出光脑,这是钟诚给他的,确定是十分安全的设备,可以放心的使用。

    王煊浏览新闻,外界并没有特殊的事件发生,关于源池山被毁事件,没有引发太大的波澜。

    不过,下午后,阿贡财团的格兰特焦虑了,他的孙女克莉丝汀和超凡勇士汉索罗都消失了,一天多不见踪影。

    “克莉丝汀曾给我留密信,说是要去参加一个超凡聚会,但她已经离开一天一夜了,难道出意外了?”格兰特发布消息,向东方的财阀求助。

    孙家得悉后顿时有点懵,战略合作者的孙女难道被他们干掉了?

    他们暗自庆幸,这次没有走漏风声,不然的话格兰特肯定要和他们翻脸。

    “难道他们出事了?”格兰特等不到孙女归来,自然联想到源池山,那里为什么遭受轰击?

    “神啊,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格兰特震惊了,该不会是有东方财阀在攻击超凡者的聚会吧?

    “孙,你知道源池山事件吗?”他第一时间联系孙荣盛。

    孙荣盛心头一沉,暗自感叹,这老家伙太敏感了吧?这次的事情为什么如此凑巧,格兰特的孙女跑去了。

    “听说那里遭受攻击,被摧毁了,但不知道具体情况。”孙荣盛平静地答道。

    格兰特放下电话,眼中寒光闪烁,告诉手下,将自己人调过来,调查源池山事件。

    “孙家与东方的超凡者有仇,会不会是他们得悉了那场聚会,所以下手了,误伤了克莉丝汀?!”

    格兰特产生联想,心沉了下去,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吩咐下去,寻找那个名为王煊的人,看一看他在哪里?

    很快,他得到禀报,王煊也消失了。

    “神啊!”格兰特感觉自己要疯了,他的猜想可能成真,孙家要干掉王煊,结果确实成功了,同时也将他孙女解决掉了。

    接下来,格兰特亲自与东方部分财阀的高层通话。

    不久后,秦家、宋家先后给了他一些线索,两家的探测器在现场找到少许特殊的合金疙瘩,以及一小块奇异的水晶。

    “克莉丝汀,汉索罗!”

    当格兰特看到这些碎块后,他的手都颤抖了,合金来自汉索罗的战矛,水晶是他她孙女的那面镜子的碎片。

    这两件器物都是接近神器的宝物,居然熔化了,碎掉了,他眼前发黑。

    “孙,我要一个说法!”晚间,格兰特愤怒与悲伤地联系孙荣盛,虽然还没有证据,但他确信,孙家间接干掉了克莉丝汀!

    “老朋友,你不要激动……”孙荣盛皱眉,怎么会这么巧?他有些头疼,真不想承认这件事。

    ……

    夜晚,王煊在山中烤肉,准备晚餐,这种风餐露宿的生活,远离城市的喧嚣,宁静而又平淡。

    突然,他抬头看向夜空,有人飞来了,确切的说是一道精神体,飘落下来,是那个身穿暗红金属甲胄的女子。

    她有些凄惨,身影模糊了,甲胄破碎并缺失了大半,女子的状态不是很好。

    王煊警醒,战舰轰击,连精神出窍都会被重创?是了,精神体中有蕴含着超物质,是现实中的物质,自然受到了影响。

    “你为什么没有参加聚会?”女子神色不善,非常严厉,虽然大致知道了情况,但她心情恶劣,迁怒王煊。

    “被人盗走了请帖。”王煊取出那张即将消散的假帖,很平和与耐心的解释。

    “你认为是谁出手攻击了源池山?”女子寒声问道。

    她这种立身高空中,冷艳而强势的姿态,让王煊反感,心说我又不是你的手下,欠你的吗?

    但他现在不想翻脸,这女人的身后大概率有列仙,且先看他们的手段到底如何。

    现在王煊已经为他们搭建好舞台,交给孙家与列仙表演,先让他们彼此掂量下成色,他再做决断。

    “目前,只有孙家最为敌视超凡者,我曾多次被他们攻击,现在都不得已躲进山林。当然,我没有证据,也不能确定,这次究竟是不是他们出手。”

    “你立刻去孙家探查,马上!”半空中的女子冷声道,杀气腾腾,也足够的霸道,完全是命令的语气。

    王煊真想干掉她,真当他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是她的仆从吗?凭什么听她的吩咐!

    若非忌惮她背后的仙人,他真不想惯着这个女人。

    他想暂时躲在幕后,亲眼看下列仙能否干预现世。

    现在这个女人状态很差,精神体几乎被轰散,还敢对他牛气哄哄?

    “我的真身如果出现在城市中,会立刻被孙家察觉,根本不适合去探查,我现在出现的话,就是个活靶子。”王煊摇头。

    他又补充:“即便现在躲在山林中,大概也长久不了,新星各地到处都是监控,连无人的密林中都有探测器。”

    “真没用!”女子冷声道,她现在心情糟糕之极,对别人也没有好言语。

    王煊很平和,现在不与她计较。他从中看出了许多东西,列仙吃了暴亏,在源池山损失惨重。

    “我这里有一枚神印,可赐予你部分力量。”女子开口,飞落下来并接近王煊。

    “哦,送我吗?”王煊看着她手中的鲜红印章,露出笑容。

    女子面无表情,道:“这岂是你能驾驭的宝物,我会在你身上留下烙印,赐予你部分力量。”

    王煊倒退,这意思是要在他身上“盖章”,打上印记,想什么呢?!

    “你不愿意?”女子寒声道。

    这是什么态度,什么语气?王煊想翻脸了,背后有列仙了不起啊,还不是差点被孙家灭掉!

    要知道,他和孙家周旋,还没吃亏呢。

    这女人所在的组织与财阀初次碰撞,就很惨烈,一个失败者而已,也想拿他来出气?

    王煊退后几步,没有说话。

    女子还没有从源池山的惨败中恢复过来,心态有些问题,现在她感受到了王煊的抵触情绪,再想到自身实力下降了,她深吸了一口气,忍住了。

    “你尽快接近孙家,两日内一定要赶到,准备配合我们进攻!”女子说道,眼神凌厉,看着王煊。

    “没问题。”王煊点头,并不是遵从她的命令,而是真想去看热闹,随时准备抄底。

    他确定,找机会必须得干掉这个女人!

    现在,他无论多么反感与厌恶,都不能出手,不能将列仙的仇恨从孙家身上吸引到自家身上来。

    红影一闪,女子消失在夜空中,直接飞走了。

    王煊盯着女子的背影,她以前很强,但是现在确实虚弱了,她能够在没有肉身的情况下远行,应该与身上的红色甲胄有关,是件重宝!

    可惜,这件有形的甲胄被战舰轰的破烂了。

    “专为精神铸造的甲胄,这是魂甲,元神甲胄?”王煊琢磨,很是羡慕。

    然后他冷笑,从身上斩下一缕符文,这是他当初接到请帖后,对方不动声色留下的,真以为他觉察不到吗?

    他现阶段就可以短暂的神游,精神感知异常,早就洞悉了,这是他故意留下的,等对方找上门来。

    现在,他已经从女子口中了解到了非常重要的信息,列仙要对孙家动手了,就在两日内。

    古灯出现,一团光焰飞出,将女子留下的符文印记烧的虚淡,消散,彻底磨灭。

    “自以为是,在我眼中,你只是个工具人而已!”王煊低语,此时他不再留着印记,不需要冒险和对方存在联系了。

    刷的一声,他从山林中消失,彻底远离这里。

    不过,他的确是朝着孙家所在的康宁城赶去,沿着密林,沿着山地,一路向前。

    从源池山被轰击后,天亮他就出发了,到现在的深夜,他已经前行了足够远的距离,还有两天,时间很充裕。

    在路上,王煊继续研究那些符纸,想要全部弄清楚到底都能有什么用。

    “这是遁符?”他相当的惊讶,稍微激活某张符纸时,他嗖的一声远去,赶紧又让符纸暗淡下去。

    天亮时,他又弄清一种符纸——隐身符。

    这些符纸都是好东西,让他眼神灿灿。

    王煊像是一个幽灵,在密林中无声地穿行,到了他这种境界仅是赶路而已,并不疲惫,即便是停下休息也是为了研究符纸。

    白天他更为谨慎一些,除却要躲避探测器,还要避开进入山中的旅行者、探险者等。

    傍晚,他沿着山脉,行走在密林中,赶到了康宁城外的湿地,距离那座大城市还有十几里。

    王煊感叹,新星的环境确实不错,到处都是森林、湖泊、湿地等,这也为他避开监控提供了机会。

    不过,到了这里后,即便是湿地中,河流畔,也有探测器,他动用隐身符,极速冲向康宁城。

    他一点时间都没有耽搁,主要是舍不得隐身符,迅速进入距离孙家很近的一座大酒店中,选了一个无人的房间,“入住”了进去。

    他解除隐身符,发现它暗淡了一些,甚至出现一缕细微的裂痕。

    他不禁摇头,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什么时候能自己能制符,甚至无需动用隐身符,也能掌握这种异术?

    他提前一天多赶到了,等在这里,准备观看列仙与孙家的大战。

    当夜,孙家就出事儿了!

    “当……”有钟声传来,竟可以震慑超凡者的精神。

    王煊讶然,迅速精神出窍,但未冲出去,而是在窗边眺望孙家那里,观察动静。

    他不禁动容,孙家果然非同小可,大本营有恐怖的异宝,那片建筑物中,有神圣符文交织,有银色的钟波荡漾,夜空都被照亮了。

    这些异象唯有超凡者可能看到,景象异常恐怖,银色波纹扩张,将一个紫发老者击中,卷走他一魂一魄!

    老者是精神体,夜闯孙家,现在中招了!

    王煊凛然,超级世家的老巢有些恐怖啊,竟有异宝自主复苏,自动锁困入侵的精神体!

    然后,王煊看到了身穿红色甲胄的女子,她漂浮在孙家外的高空中,眼神冷冽。

    那个老者踉跄着,飞向她那里,被她收进一块红色的神印中,暂时稳住了精神体。

    “现世的财阀,真是该绞杀,挖了列仙的洞府,得到了上古年间的的顶级异宝!”女子皱眉。

    这口钟当年被一位绝代强者忍痛割爱,留在人间,送给后人用以镇守洞府,庇护整个道统。

    现在,大钟却落入了现世的财阀手中,用来对付列仙的追随者。

    “你去附体,进入孙家试试看。”女子开口,将紫发老者的精神体再次放了出来。

    片刻后,孙家门前一个年轻人被附体,意识瞬间浑噩,向着孙家内部走去。

    当!

    钟声再响,老者惨叫,冲出那那个年轻人的身体,霎时逃了回来,他又失去一魄!

    高层酒店中,王煊心惊,还好他没有乱来。孙家大本营十分危险,如果他精神出窍,贸然闯进去,可能会出事儿。

    他想到在景悦城遇到的那个内鬼,鬼先生所说的话现在看还算靠谱,孙家异宝惊人,可锁人魂魄。

    女子倒退,自语道:“自主激活,没有人掌控也能如此?孙家该不会有什生灵入主了吧?”

    她惊疑不定,但还不想罢手,催动神印,再次放出一个精神体,是一位老僧。

    他的肉身在源池山被毁灭了,只有精神体保留下来,栖居神印中。

    “一会儿我尝试牵制那口大钟,你从后面进入孙家。”女子开口。

    老僧点头,飘了出去。

    女子催动神印,发出一道殷红的光,打向神钟,与此同时老僧从另一飘进孙家。

    当!

    钟声再响,银色的涟漪扩张,打到了这里,击在了红色的神印上,让宝印暗淡,出现一道小裂痕!

    女子惊呼,心痛不已。

    王煊大受触动,那口大钟太恐怖了,孙家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挖到了这种东西!

    女子受惊不轻,快速倒退,她感觉毛骨悚然,这口大钟怎么像是有人在催动?!

    接着,更为恐怖的事情发生了,老僧刚才虽然暂时避开银色的钟波,进入孙家,但是却依旧发生了意外。

    钟家深处,有一杆金色的小旗,不过巴掌大,轻轻摇动,黑暗中顿时发出阵阵波纹,纹络交织。

    噗的一声,金色纹络直接将老僧绞碎了,他的精神体熄灭,彻底消亡!

    王煊头皮发麻,看的一阵出神。

    所有这些景象都只有超凡者才能看到,普通人无感应。

    “怎么可能?”女子震惊,喃喃道:“这东西不是上古时就遗失了吗,居然在这个时代出现!”

    她严重怀疑,孙家是不是栖居着什么强大的生灵,这片地盘有主了?一个现世的财阀,大本营有些过于恐怖了,简直是龙潭虎穴!

    感谢:冬天x,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