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五十一章?孙家秘库的真正主人
    王煊动容,符纸的威力超出意料,居然直接炸掉敌人半边身子。

    他立刻收起手中的火符,再用的话就实在太浪费了!

    袁虹很绝望,在源池山元气大伤,一直没有恢复过来,现在又被人打掉一半的魂体,多半凶多吉少。

    在她的手中,早先被锁魂钟打出裂痕的宝印,现在布满蛛网,马上就要瓦解了。

    周冲给他的宝镜,被传送到现世时,就因大幕而破损了,现在更进一步,出现六道很长的裂痕。

    袁虹想逃遁,但一道恐怖的光束已经飞来。

    王煊怎么可能给她机会,收起火符的刹那便催动古灯,猛烈绞杀,灯焰化成的箭羽如神虹贯日。

    喀!

    袁虹以手中的殷红宝印阻挡,但没有什么用,原本就要碎掉了,现在直接炸开,数十块红色碎片四射。

    她脸色发白,不久前还想给王煊眉心打上印记,收为仆从,结果现在却是她要被对方干掉了。

    “杀!”她低声喝道,役使远处的女道士,帮她来挡住敌人。

    王煊的后方,一道身影极速扑来!

    王煊没有转身,手中黄澄澄的小葫芦对准了后方,这是一件强大的异宝,喷薄慑人的霞光,将那扑杀来的身影打散!

    袁虹快速飞遁,并以残破破的镜子照向王煊,希冀能挡住他的攻势,为自己争取到一条活路。

    这面镜子确实是难得的宝物,照耀出一道刺目的光束,沿途,各种建筑物都被打穿了,而后熔化。

    王煊很平静,手中黄澄澄的小葫芦“鲸吸牛饮”,将照耀过来的光束分解,全部吸收。

    下一刻葫芦嘴发光,一道更为粗大的光束冲了出去,打在宝镜上,上面的裂痕瞬间扩张。

    宝镜炸开,一件难得的神物毁掉了,镜片碎块飞落的四处都是。

    哧!

    悬在王煊肩头一侧的古灯发出朦胧的光,激射出一道刺目的箭羽,钉在女子身上,让她爆碎。

    王煊确定,如果那一夜他去了源池山,克莉丝汀、汉索罗的命运就是他的真实写照,会被这女人奴役。

    所以他没有手软,当杀就杀,管她身后是否有列仙,既然对他怀着深深地恶意,毙掉就是了。

    唯一可惜的是那张雷符,就这么用掉了。

    刹那间,王煊再次出手,没有任何耽搁,古灯光焰跳动,他催发出三支红色的箭羽,没入前方的符文地带。

    同时,他动用了暗金小舟,巴掌大的异宝发光,瞬间扩张,他坐在上面,化成一道流光远去。

    果然,最后这一次攻击,在符文被毁的刹那,格外的璀璨,近乎焚烧般的光芒照耀,催动斩神旗。

    巴掌大的金色小旗,旗面轻轻一展,金色纹络蔓延,像是一片浪涛般朝着高空拍击而去

    王煊摸了一把冷汗,险而又险,如果不是准备充足,动用了飞行异宝,最后这一击多半就将他留下了。

    这到底是谁布置的?他有些发毛,这绝非一般的手段,估摸就是与机械人大战的男子来收旗,都会很艰难。

    现世中,早就有这种高手了吗?大概率是逍遥层次的生灵的手笔!

    王煊收走小旗,颇有些虎口夺食之势,让他心中没底。

    还好,他现在贴着隐身符,始终没有露出行踪,连知情的女子也被斩杀。

    高空中的金色波纹消失,他驾驭暗金小舟,快速返回,斩神旗寂静了,地下的符文被毁掉后,它不再那么危险了。

    王煊没敢临近,这东西即便没有法阵催动,也极度危险,他祭出黄澄澄的小葫芦,以它来收取。

    葫芦嘴发光,瑞霞一道道,缠绕在小旗上将它拉出秘库,缓慢接近这里。

    王煊动容,斩神旗还没有手掌大,但收取它时感觉极为沉重,仿佛在搬运一座小山般吃力。

    尤其是,随着小旗接近,黄澄澄的葫芦居然颤动,像是在发抖,王煊一阵无语,这是“血脉”压制吗?

    途中,小旗抖动了一下,有波纹再现,顿时让王煊毛骨悚然,差点就放弃它,并准备砸出葫芦。

    还好,有惊无险,它也只是旗面翻动了下,又寂静了。

    嗖!

    葫芦轻颤,看的王煊一阵无语,他小心翼翼地将斩神旗收进福地碎片中。

    至此,王煊长出一口气。虽然时间不长,但是步步惊险,他总算如愿以偿,得到了这件传说中的宝物!

    不管是否与什么人结下了因果,他也不在乎了。有了斩神旗,只要他抓紧将实力提升上去,即便是接下来群魔乱舞,各种怪物齐出世,他也有一定的底气了。

    尤其是,斩神旗对从大幕中走出来的魂体格外有杀伤力。

    他立身在另一座秘库前,继续那名女子未曾完成的任务。

    他没有进秘库内,怕深陷当中,二十七块金色竹简就坠落在不远处,已经离出口这里很近了。

    王煊以精神力牵引,流动金辉的竹简漂浮了起来,但是秘库中,有一些神秘器物跟着发光,锁住竹简,不让它离去。

    “什么状况,既然有高人布置,他为什么不直接收走?”王煊费力的牵引,满头汗水,越是接近秘库出口这里,阻力越大。

    他还得分心,时刻注意四周的动静,怕周冲与机械人杀回来给他来一下狠的,那将会非常致命。

    他在犹豫,要不要暴力破法,将这件秘库打穿算了,说不定还能多带出来一些宝物呢。

    哧!

    突然,一道刺目的剑光自秘库中飞出,几乎要洞穿王煊的眉心,快准狠!

    有人躲在秘库中,关键时刻出手了?

    是那个在此地布局的人吗?

    王煊几乎中招,关键时刻,他修行出景物浮现,虽然属于精神层次的奇景,但可以干预现世,比许多宝物都厉害。

    精神领域中的奇景让那剑光略微受阻,他快速偏头躲过恐怖的剑光,同时古灯浮起,形成殷红光幕,将他笼罩在里面。

    秘库中果然有生物,但当王煊看到它时却一阵愕然,一个三寸高的铜人在出手,手持一口一寸多长的小剑。

    这是一个傀儡小人?险些将王煊瞬杀,让他冷汗都冒了出来,这地方果然有主了!

    他二话不说,轰的一声,催动将手中的剑符。

    那个如同小太阳般爆发光芒、极速而来的三寸铜人,瞬息被剑符覆盖。

    隐约间,他听到一声低吼,傀儡小人眼神凶戾,剑光暴涨,竟十分恐怖。

    不过,王煊得到的符纸很神秘,剑光更盛,在可怕的交击声中,铜人被斩的满身剑痕,最终让它四分五裂,化成碎铜。

    王煊头大如斗,孙家真的被某个生物视作了自己的地盘,存在各种凶险,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强者一直没有现身。

    他快速牵引金色竹简,这次比较顺利,将它接引了出来。

    温润如玉石般的竹块,像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熠熠生辉,上面刻着各种图案。

    现在不是欣赏的时候,王煊虽然心情激动无比,但快速收进福地碎片内。

    一部至高经文入手!

    人世间是一个大境界,它又分了多个小境界,其中迷雾、燃灯、命土、采药,这几个小境界可以说在各体系通用。

    采药后,他就要定下自己的路了。

    有了金色竹简在手,多了一部至高经文,对他意义重大,将成为重要参考,是无价至宝!

    王煊向秘库中望了一眼,稍微犹豫,没有迈步进去,心神还是有些不安,总觉得里面依旧有古怪。

    比如秘库中一座金身佛像,似要睁开眼睛。

    他以为是错觉,然后,他又看到一株通红的珊瑚树,居然开始流动红色光晕。

    老曾说过:有富不可享尽,有势不可使尽!

    王煊此时从心,觉得做人留一线吧,日后好相见。

    他转身就走,他最想要得到的东西到手了,没有必要去冒险了,万一深陷此地,那就悔之晚矣。

    他身上的隐身符还能用一段时间,在临去前,他横穿孙家的园林式建筑,发现高层成员早座飞船跑了。

    这让他颇为遗憾,还想灭灭他们的气焰呢。

    “算了,列仙教育了他们,估计短时间内他们会心有惊惧,希望能老实本分一阵。但如果非要不识好歹,那以后咱们再算账。”

    “嗯?”

    横穿孙家的建筑群时,他觉察到一丝异常,一座古建筑中,神秘因子比其他财阀的庙宇、道观都要浓郁。

    “不是佛寺,不是道观,而是一座神祠,供奉的是谁?民间传说中的东西吗,妖神,天神?这地方很古怪!”

    王煊觉得,这里的神秘因子过于浓郁了。

    他心中有所怀疑,不敢久留。

    他催动暗金色泽的小舟,直接冲上高空。

    王煊坐在飞舟中,瞬间精神出窍,以精神天眼看向神祠,一寸一寸的寻觅,想看个透彻与究竟。

    终于,他有所发现了。在一座神像内部,神秘因子蒸腾,那里面不只是一块骨,它竟长出了血肉,外部覆盖着茧一样的光芒,整体有旺盛的生机。

    以真骨为基,要重塑出肉身吗?有一道虚影在当中沉眠!

    如果不是王煊有精神天眼,绝对发现不了这种秘密,他驾驭飞舟,极速远去,消失在天边。

    孙家的秘库被人视作自己的地盘,果然有主了!

    王煊神色凝重,各种怪物都出来了,列仙,机械人,未明的神祇,这世道似乎要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