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剑仙死了
    飞舟远去,形成一层光幕,尽管外面风声呼呼,但内部十分宁静,王煊第一次催动这种宝物横渡高空,有种新奇感。

    他在仔细感应,万一超物质耗尽,飞舟坠空,那乐子就大了,他会被活活摔死。

    现在他在评估,飞舟究竟可以远行多少里,为以后的战斗与逃亡积累经验。

    目前来看,他比较满意,难怪上次需要分很多次为飞舟注入超物质,它像是个无底洞般。

    没有必要再浪费超物质了,他确定,飞舟补充一次超物质后,能飞行很久。

    这时,隐身符要失效了,被人看到这样一艘飞舟在高空中远行,万一被战舰击落那就悲剧了。

    事了拂衣去,王煊远离康宁城,没入数百里外的山林中,就此失去踪影。

    外界,一片热议,超级财阀孙家遭受攻击,建筑物被摧毁大片,人员死了数十人,绝对是大新闻。

    “进攻孙家大本营,谁这么生猛,有点逆天啊!”

    各大平台上,人们议论纷纷,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超级财阀本部被人杀的人仰马翻,多少年没有这样的事情了?

    “该不会是剑仙出手了吧,孙家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引发他这么大的怒火?”

    第一时间就有人想到王煊,没办法,他与孙家对抗的最激烈,上一次双方可是杀出了真火,彼此不可能善了。

    “目前通过一些监控设备来看,疑似不是王煊出手。”有人开口。

    今天孙家附近超凡物质太浓郁了,各种探测器都被冲击的七零八落,大面积的损坏。

    只有很远的地方,那些探测器才能有效捕捉到部分画面。

    “有一个血色身影与一个机械人大战,杀入地下了,然后孙家那里各种事件频频爆发。”

    “孙家被教育了,不过,那道血影到底是什么怪物,竟有这么大的杀伤力,摧枯拉朽!”

    ……

    外界,无法平静,各方议论纷纷。

    现在大战还没有结束呢,周冲与五号机械人在地底激斗,场面一度失控,冲出地表时将一座商场都打穿了。

    这波及到了普通人,现场很多人受伤,甚至死亡,留下大片的血迹,他们却依旧没有罢手的意思,而后又沉入地下。

    这就有些恐怖了,在城市中开战,丝毫不在乎普通人的死活,引发巨大波澜。

    还好,这次周冲与五号机械人进入地下后,很久都没有上来,看样子再现时有可能就要分出生死了。

    “那个机械人很特别,你们看到了吗?他能对抗超凡者,竟同样在施展法术,还会变形!”

    五号机械人曾冲出地表,化成一艘微型战舰,火力全开,将周冲轰碎,让他遭受重创。

    但五号机械人却很不满意,它只能解锁到二级状态,各种能量物质匮乏,如果是当年,它能捕捉非常强大的先天神魔。

    周冲更是愤懑,他如果在全盛状态,觉得自己动用超凡规则,能抹杀成片的超凡机械怪物。

    地下,两人沿着大溶洞杀到了暗河附近。

    “你有生命意识?!”周冲又惊又怒,他觉得这个机械人不是寻常意义上的科技物品。

    “万物皆有灵,各自都在渡,列仙落伍了。”五号机械人居然一副深沉的样子。

    它的一条机械手臂被扯断了,能量火花四溅,但它重新对接后,机械手臂熔化,那种金属像是有生命,蠕蠕而动,彼此黏合,生长,很快又恢复了。

    周冲心头沉重,这种金属怪物实在难缠。

    外界,财阀了解的更多,一些大组织的高层人物神色凝重,尤其是钟家与秦家,作为超级财阀,他们也有母舰,猜测到了五号机械人的来历。

    昔日,月球上挖出五艘母舰,成就了如今的五个超级大势力。

    他们第一时间与孙家高层通话,得悉孙家确实被逼重启了母舰,然后有了这样一个神秘机械人走出。

    “你们看到了吧,超凡者一旦作乱,会出现多么大的祸端?所有大组织都应该联手!”孙家语气沉重,高层不断与各大财阀通话。

    其他大势力都在认真询问,究竟是怎么回事,敌人是谁,为什么会这样?

    孙家一时间有些沉默,到现在为止,他们还不知道得罪了大幕后的生灵,毁了一位绝世强者回归的通道。

    康宁城地下,五号机械人又变身了,化为冰冷的金属炮,尽管它能量不足,但轰的一声,打出的能量光束依旧十分恐怖。

    周冲的血影子炸开后,部分血液湮灭,消散,没有能回归。

    他再现的血影模糊了不少,他的脸色阴沉无比,不得已催动真骨,消耗他的仙道本源,施展超凡规则。

    喀嚓!

    不远处,五号机械人被撕裂成四片,但是并未毁灭,它再次熔化,重组己身,这次化成了一头机械暴龙。

    轰!

    它快如闪电般扑了过去,甘愿再次被超凡规则扫中,断裂为两截,能量炮也在此时轰中了对方,将那块真骨打了出来。

    断落下来的暴龙头,一口咬住了周冲当年渡劫后留在现世的唯一真骨。

    喀嚓!

    五号机械人像是在进行死亡翻滚,要毁灭仙骨!

    周冲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个机械怪物了,一会充满科技感,一会儿又成为超凡者,一会儿又如同原始的蛮荒巨兽,无所不用其极,现在都动嘴咬了!

    刺目的光芒爆发,金属暴龙的嘴里有能量光束绽放,打中那块骨,隐约间发出一声脆响。

    周冲的真骨原本就有裂痕,是当年的天劫留下的,现在有一道裂痕变大了。

    这次五号机械人真的重创了他!

    周冲的各种手段也都落在对方身上,超凡规则绽放,砰的一声,五号机械人变成了一堆废铜烂铁。

    他没有一点喜悦之色,看着仙骨上扩大的裂痕,整块真骨差点断裂,这可是他留在现世的活性本源,需要慢慢去培养,去壮大,从而再塑真身,可却在这里消耗了一部分。

    活性本源是他的命,这样失去一些,比元气大伤还恐怖!

    就在他将催动飞剑,想将地上的金属碎块彻底绞成齑粉时,它们极速冲向一起,熔化了,而后变成一头金属豹子,逃走了。

    五号机械人觉得,二级解锁状态,真不是这个神魔的对手,对方渐渐摸清了它的各种手段。

    周冲脸色变了,都这样了,对方还能重组身体?他再次动用超凡规则,他寒声道:“找到你类似精神的光团了!”

    五号机械人很特别,体内有类似精神体般的物质,分成多份,在不同的部位都有,很隐蔽。

    哧!

    超凡规则飞出去,接连洞穿那样的光团三处。

    不过,金属猎豹没有停下脚步,如同闪电般迅疾,冲出地表,朝着康宁城外的母舰基地逃去。

    周冲追杀,但刚出城他就霍的止步了,感受到了前方有些不妥,立刻转身,回归孙家那里。

    然后,他就傻眼了,斩神旗呢?!

    时间不是很长,谁摘走了?他有些不敢相信。

    然后,他低头看向银色大钟,道:“你还有一魂一魄在外界,是不是你干的?!”

    鬼先生喊冤枉,明确告知,它的一魂一魄避祸在远方,躲在玉棺中,根本不敢轻易临近这里。

    “万一我无法炼化神钟,死在这里,那一魂一魄还有复生的希望,我怎么可能让他去打更危险的斩神旗的主意?”

    袁虹呢?周冲看到了地上的宝镜碎片,心沉下去了,他意识到,他离开的这段时间,这里出了变故。

    他的血色身影颤抖,眼神森冷,那可是上古时代消失的斩神旗啊,好不容易再次出世,他就这样错过!

    他走入孙家,察觉金色竹简也不见了,他一个踉跄,有种想吐血的冲动。

    然后,他是身体就是一阵冰冷,他以为自己是最早从大幕后回归的生灵,现在看来,应该还有更早的人,没准不止一个。

    他看出了两座秘库中的不妥,没敢踏足进去。

    他让自己静心,这次他得到锁魂钟,其实也属于上古传说中的神物了,即便不敌斩神旗也差不了多少。

    当想到这些,他心中好受了许多。

    他无声的在孙家出没,想要补刀,将这个家族灭掉,他曾对大幕中的绝世强者起誓,三天内解决这群凡人,而后再去想办法重新构建通道。

    当来到那座神祠后,周冲心惊肉跳。

    他的真骨就在身上,对神秘因子,对羽化登仙的生灵最为敏感,感应到了神像中的真骨,然后更是发现对方生出了血肉,处在沉眠中。

    一时间,他寒毛倒竖,这里果然有主了,该不会是一位绝世强者付出惨烈代价,提前偷渡回来了吧?

    他手持锁魂钟,面色阴沉不定,大幕后的仙界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平和,连年征战,要不要趁此人沉眠,干掉对方?

    但最后他怂了,无声的退出了出此地,他怕惹出一个大佬级强者。

    他自然一眼看出对方的意图,占据孙家秘库,接收所有宝物,将这里将化为道场!

    若是三年后神话彻底腐朽,列仙坠落后再也无法崛起,那么对方也不用太担心,早已提前布局,入主了一个财阀,不至于成为凡人后过的凄凄惨惨,依旧可以呼风唤雨。

    周冲叹息,两千多年过去了,沧海桑田,人间变了样,连凡人都能重创列仙了,这是他想不到、也接受不了的事。

    在他那个时代,一个超凡者下场的话,可以改朝换代。

    在这个新时代,三日内,他都经历了什么?先是在源池山被战舰轰击,毁掉了通道,今天在这里又被一个机械人多次打爆血色身影。

    “这人间换了天啊。”他轻叹,觉得要蛰伏一段时间,养伤,并去熟悉与适应新星现有的一切。

    咚!

    一道恐怖的光束从天外落下,打在他的身上,让他惊怒。虽然他走神了,但也有其他因素,有同从层次的生灵在针对他。

    高空中,五号机械人坐在孙家的战舰中,亲自指挥,轰杀周冲。

    周冲的真骨喀嚓一声,断裂了,血液溅起,他怒吼,带着被震的嗡嗡作响锁魂钟,沉入地下。

    他以土遁逃走了!

    周冲从来没有想过,会后这样狼狈的一天,回归人世间后,竟是如此的惨烈与屈辱,还有比他更凄惨的羽化之人吗?

    康宁城平静了,但是外界却一片嘈杂声,激起巨大的波澜。

    即便孙家想隐瞒,也根本瞒不住,各方逼问,再加上有些人推演与揭秘等,人们解析出很多真相。

    源池山有个超凡者的聚会,孙家想要一窝端,以战舰攻击,血洗所有人,结果捅了马蜂窝。

    这当中自然少不了阿贡财团的格兰特揭示真相,他悲痛欲绝,常对人说,他做梦都会听到克莉丝汀的哭诉,死的很凄惨。

    “有超凡者在报复孙家,但不是王煊。”

    “剑仙呢,他该不会死在源池山了吧?被孙家的战舰轰杀了!”

    ……

    一连很多天,源池山事件不断发酵,有人关注的是血影到底有多强,有人在推测那个机械人的来历,也有人在谈论王煊的生死。

    “王煊该不会真的被孙家干掉了吧?”有熟人担忧。

    一连很多天,王煊都不见踪影,没有关于他的点滴信息,连钟诚、周云等人都心头沉重了。

    林教授、秦诚更是不断给各方打电话,想要找到王煊,很是忧虑,怕他出意外。

    “难道王煊真出事儿了?”连关琳都在皱眉。

    老陈摇头,很有信心,根本不认为他会死,但还是开口道:“如果这小子命短,真出了意外,那以后我儿子就叫陈煊。”

    ……

    一晃两个月过去了,王煊始终没有出现,许多熟人都心中没底了,至于其他人更是觉得,剑仙死了!

    王煊蛰伏山林中,他觉得不被人打扰,没有财阀监控,这样的修行很纯粹,难得摆脱了孙家等人的目光,他在安静的修行。

    这段日子,他主要在研究金色竹简,参悟这部至高经文,一切都是为了定路!

    此外,他也在缓慢的祭炼斩神旗,这东西太恐怖了,只能用时间去熬,小心翼翼的接触它。

    在王煊消失的两个月,外界也发生了许多变化,关于超凡的议论不再稀奇,甚至有人提及了列仙的各种传说等。

    财阀中有些高层人物受到了不小的影响,因为家中时有异常之事发生,比如有古器复苏,另外有人……在托梦!

    超凡在接近现实,神话仿佛要归来。

    旧术领域以正统自居的那个家族,在古代时曾有数人成仙,如今这个家族越发的活跃了,似乎有什么事正在发生。

    此外,昔年消失不见的几个旧术世家,也都冒头了,有人走出。

    “那群人被隔绝在超凡星球上很多年,而今超物质正在退潮,或许能将他们接回来了!”财阀中,也有人在这样商议。

    一切都如王煊所料的那样,在这个特殊的时代,各种牛鬼蛇神似乎都在冒出,新星越发的不宁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