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五十三章?又一条秘路
    山林中,一座简陋的茅屋,伴着藤萝、清泉,离一个澄净的湖泊也不是很远,这片地带清宁幽静。

    茅屋外有青石桌案和石墩,有高大的金线银叶桂花树,清香漾溢,让人安神。

    这是一份难得的出世体验,王煊远离城市的喧嚣,也没有野外凶兽怪物的侵扰,暂时脱离红尘,阅金色竹简,思考未来之路。

    两个月以来,即便是在超物质枯竭的新星上,他的实力也提升了。

    “迷雾,超凡第一个小境界。初次踏进来,精神所见,血肉中一片幽暗,到处都是大雾。”王煊在思忖修行之路。

    “想来当年第一个踏进这个领域的人,一定很迷惘与彷徨,心神内视自我时,困在血肉中的迷雾间,看不清接下来的路。”

    为了更好的悟法,走通未来的路,他将自己代入漫长岁月前初代超凡者的心境思绪中,从头开始。

    “燃灯,以强大的意志撕开迷雾,积淀了足够的精神能量,渐渐看清前路,挣脱心灵牢笼的束缚。”

    王煊觉得,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初代超凡者或许很多人终生都没有走出血肉中的迷雾领域。

    “淬炼精神领域,如灯悬挂,照亮长生的夜空!”

    他认为,当年有人树立这种信念,指明了大方向,非常了不起,或许根本不是一代人的努力。

    “以精神之光,照亮万古寂静的超凡夜空,踏出长生之路!”王煊青石桌案上刻写。

    他颇有感触,试想,在那个茹毛饮血的年代,在与各种野兽、怪物竞逐的恶劣环境下,能有这种觉悟的早期人类,实在了不得。

    “树立这种信念的人,如果还活着,依旧走在探索超凡的路上,我想他或者她,一定绝世强大了。”

    这种人若是活到现世来,没有理由不强大。

    两个月的修行,参悟金色竹简,对照石板经文,王煊实力精进,他已经来到了燃灯境界的尽头。

    燃灯,精神之光照亮前路,他已经看到了命土领域,踏足那个境界指日可待!

    “命土,万法之始,超凡立足之地,无论是先秦方士还是道家都无比重视这里,它可以养命,也是超凡生命蕴养生机的原始之地。”

    所谓命土,在血肉脏腑间根本找不到它相对应的有形之地,可它又真实存在,当燃灯走到尽头后,更进一步,就能立足在命土中。

    “如果超凡消退,会是从命土的腐朽开始吗?万法之始崩塌,养命之所,超凡元初之地,无比重要。”

    王煊起身,眼前草木清新,环境优美,像是世外净土,可却缺少超物质。

    前段时间,他常去各家的庙宇、道观中汲取神秘因子,血肉中曾近乎饱和。

    此外,无论是飞舟,还是黄澄澄的葫芦中,也都存储了大量的神秘因子。

    但两个月的修行,参悟经文,支撑他到现在,也消耗的差不多了。

    他阅读金色竹简,对照石板经文,就是想找到一条路,想在超凡物质枯竭后,也能走下去。

    可是现在,他思忖着,觉得太艰难了。

    如果三年后,超凡消散,现世纠错,一切回归到原本的正常轨迹,没有了神话存在的土壤,即便他参悟至高经文,似乎也没有办法改变这种局面。

    “内景地会是最后的出路吗?”王煊皱眉。

    目前来看,列仙哪个没有开辟出过内景地,现在有些真骨就在汲取内景地复苏呢,再塑血肉。

    但他觉得,时间一到,那些内景地会关闭,到时候再也接引不来神秘物质,不然的话列仙也不会对未来无奈,甚至绝望。

    不过,王煊与他的内景地有些不同,他在凡人时期,就能够开启,不用借助超凡之力就能进去!

    “但愿三年后,我这个与众不同的内景地还能用,从那未知之地接引来神秘因子!”

    王煊希冀,这或许是他未来保住超凡力量的根本所在。

    不过,他也不能全部寄望于它,万一他的内景地到时候也大门紧锁,或者里面同样枯竭了呢?

    他应该做好各种准备,争取再找到一两个立足点!

    最近这段日子,他诵读方士的至高经文,感觉就一个字:难!

    “在那个时代,绝顶强大的方士,动辄就捕捉圣兽、神禽等,不止是为了拉车,讲究排场,也是为了修行。”

    在如今这个时代,即便悟通艰涩的金色竹简,也很难再复制那样的路。

    那些顶级方士是怎么修行的?他们采摘天药,捕捉圣兽熬炼出精华,以圣血洗礼肉身等。

    “那个年代,真的让人羡慕啊,物华天宝,各种奇物到处可见,虽然竞逐激烈,但也是一个物产丰富的超凡盛世啊。”

    二十七块金色竹简上,有最强绝的根法,涉及到至高的精神领域,也有一些真形图,配合着最为艰涩难懂的体术姿势。

    同时,这些都有备注,有时需要用到天药、圣兽血来洗礼精神和肉身。

    在这个时代,还怎么让人去练?

    “不过,也未必不能练,上面有些话意味深长,如果足够自信,也可以内采神华。”

    先秦方士的路,从肉身到精神,很粗犷,是大方向的整体提升。

    “金丹大道,融合精气神,积聚全身精华于一处,养一粒金丹,从一点破局……”

    从这一天开始,他也在阅读五色金丹本经,更在诵读佛门祖庭的不传之秘——释迦真经。

    王煊沉浸在修行的世界中,对照各种经文,每日都有所得,这些经文涉及到了方士、道教、佛门等。

    “那是什么,我似乎又找到了一条秘路?!”

    半个月后,王煊的精神如灯悬挂夜空,内视自我,在身体中探索时,意外发现了迷雾中的一角模糊的景物。

    到了燃灯境界后,驱散了血肉中的迷雾,但也是相对的,那块未能踏足的命土,依旧有迷雾蒸腾,缭绕着。

    王煊的精神意识向前逼近,虽然还无法踏足命土上,没有进入这个境界,但是却立足在了它冒出的大雾中。

    他沿着这丝丝缕缕的雾气,不断向前走去,逼近一片模糊的地带。

    迷雾像是构建了一条路,袅袅娜娜,蒸腾向前,他不断向前走,渐渐地,他看到了远方的景物。

    那是一片十分荒凉的地带,像是很多年没有人来到过这里了,很远的前方,路边有驿站,在昏暗中,有灯笼悬挂,但几乎都熄灭了。

    像是很久远时代的风格,驿站残破,部分房屋倒塌,只有一盏灯笼还亮着,散发明灭不定的火光。

    王煊的精神能量,像是一盏灯在燃烧,他接近驿站后,发现挂着的那盏灯笼变得明亮了一些。

    这像是属于他的驿站,他的路,他燃灯照亮了这里,让那盏灯笼开始变得光芒柔和起来。

    他很早以前就知道,有多条秘路,如:内景秘路、天药秘路、逝地秘路……

    此外,还有一条,其他人看不到,但却真实存在的秘路,只有发现这个领域的人自己能走在上面。

    “寻路!”

    王煊向前眺望,地平线尽头一片漆黑,模糊间,像是有一个村镇,各家各户都没有灯火,静悄悄,甚至有些压抑。

    他皱着眉头,没有向前走去,而是探索较近的那处驿站,这里没有什么人,有着前人使用过的痕迹。

    未曾倒塌的厨房,居然带着淡淡的清香,在锅中有枯竭的奇药残留,这是修行者留下的?

    王煊惊疑,深感古怪,这条路让人不解,有些摸不清头脑,像是真有这样的实地,他的精神误闯了进来。

    “这不是凡人的驿站,像是超凡者赶路的歇脚之地,连食物都不是凡品。”

    随后,他发现一个酒葫芦,拔开塞子,这么多年过去,里面依旧有酒香,有少许晶莹的液体。

    “这……”他露出异色,酒香飘漾,居然让他神清气爽,精神力有些凝练了。

    他想了想,向嘴里倒去,他现在是精神意识状态,没有嫌弃。

    只有三滴黏稠的酒浆落下,闪烁着淡金光泽,落入他的嘴里后,快速化作能量。

    瞬间,他的精神意识像是着火了,直接明亮起来,他不断的轻颤,一阵晕乎乎,感觉像是要羽化登仙了般。

    他的精神力居然在快速提升,直接增长了十分之一左右。

    这让王煊出神,呆立在这座古代厨房中。

    残破的、倒塌了部分房屋的驿站中,遗留的酒葫芦,三滴酒浆而已,就有这么惊人的效果?

    王煊心潮起伏,思绪万千,他究竟来到了什么地方,这是怎样的一条路?!

    “天药、内景、逝地、寻路……都是旧术的精华所在,属于大道秘路,我这次踏上了寻路之旅,来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方?!”

    这还只是一处驿站而已,就有了这样的收获,前方应该还有更为不可思议的地带。

    王煊在这里寻找,没有其他有价值的发现了。

    他以精神天眼眺望前方,除却那个死气沉沉的村镇外,大地的尽头像是有朦胧的光,有灯火,有巨大的城池!

    他忍不住向前走去,在他的身后,驿站多了几缕生气,然后悬挂的灯笼都先后亮了起来。

    王煊接近那座漆黑的村镇,想要在这里寻觅,更想通过这里,接近地平线尽头的光明地带。

    忽然,他迅速抬头,漆黑的夜空中,没有繁星,没有月光,这时有东西落下,那是一张又一张枯黄的纸。

    他忍不住伸手去接!

    突然发现,这个月马上就要过去了,大家如果有月票还没有投出的别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