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五十四章?神秘世界
    漆黑的夜空,无声无息飘落下来枯黄的纸,似有危险与让人不安的因素在接近。

    王煊接在手中,竟是纸钱,烧给死人的东西,他皱眉,翻过来掉过去地看又了又看。

    自漆黑的夜空中落下纸钱,有些被烧掉了半截,有些很完整,纸张陈旧,像是有些年头了。

    王煊抬头,看向没有星月的天空中,又看向前方的村镇,突兀出现的纸张有些古怪,他不禁皱眉。

    村镇中死气沉沉,黑乎乎一片,没有一家是亮着灯的,寂静的让人不安。

    王煊略微驻足后,再次向前走去,接近村镇,他看到的是岁月留下的痕迹,太荒凉了,没有一丝人气。

    这片地方格外的阴冷,给人不是多么舒服的感觉。建筑物破旧,有些已经坍塌,这是很古老时代的风格。

    街道上空空荡荡,过去似乎很繁华,青石板铺地,十字路口等地被踩的略微凹陷下去一些。

    王煊走过大街,又望向黑洞洞的小巷,开启精神天眼,仔细地凝视,最后没忍住,走进街边一个大门腐烂坏掉的院子中。

    房屋的门也倾塌了,王煊进屋,但是又马上退了出来,屋里有几具尸体,没有腐烂,但干枯了,最起码存在数百年以上了。

    刺啦!

    他是精神体,散发着的超物质触及几具尸体后,他们瞬间瓦解,如同烟尘般消散不见。

    就这样没了,什么状况?王煊看了又看,这些死尸属于精神残留物,并非真正的古代尸骸。

    他出入在村镇中,进了很多房屋,大多都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偶尔见到一些干枯的尸体也会刹那消散。

    “死气沉沉的世界,千百年前就什么都没有了,人都死绝了,我到底来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王煊想穿过漆黑的村镇,走向大地尽头的光明地带,看一看那里究竟有什么。

    突然,他有种惊悚感,猛地回头,看到街道拐角有一个人面怪物,黑毛炸立着,向他扑来。

    速度太快了,那白惨惨的人面,浑身的黑毛,猫一样的身体,嘴角带着血迹,有些惊悚,已经到了近前。

    王煊凌空一脚扫了出去,脚掌绽放雷霆,照亮黑暗的夜空,死寂的村镇中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那只人面大猫缩着身子,快速倒退,半张人面焦黑变形,这是个超凡生物,究竟是精神体还是肉身状态?连王煊都有些皱眉了,它似乎介于两者之间?

    事实上,这个世界都让他有些怀疑,是纯粹的精神异域吗?还是有形的真实世界?

    他凌空横渡,双手结印,快速变化,动用了释迦真经中的秘法,刹那间佛光普照,神圣金辉横扫这片地带。

    黑色的人面大猫长嚎,像是厉鬼在哭泣,在嘶吼。

    被金光扫中后,它满身黑毛疯狂暴涨,冒出黑雾,在奋力对抗,但最后它还是爆开了,血与黑雾同时弥漫,最终整体消散。

    整片街道都安静了,村镇中没有了声息,王煊默默感应这里的一切,再无生灵。

    他向前走去,离开了村镇,很快他又看到了漆黑的夜空中飘落下大片的枯黄纸张,很有历史年代感。

    这些纸钱是谁烧的,从天外坠落吗?

    他现在是精神体状态,漂浮而起,向着夜空深处飞去,越来越快,极速而行。但他除了感受到冰冷刺骨的深空寒意外,像是永远无法接触到终点,纸钱依旧在不时的洒落。

    他有些不安,止住了身形,然后果断沿原路返回,向着死气沉沉的地面落去。

    在途中,他眺望地平线尽头,朦胧的光晕覆盖,那里似乎真的有一座巨大的城池。

    “古代风格的巨城吗?”

    如果是正常的精神感知,自然无法洞悉,但他有精神天眼,可以捕捉到模糊的景物。

    王煊再次上路,并加快了速度,沿着死寂的大地一路疾驰,贴着地面飞行。

    “寸草不生,生机俱灭!”他在沿途看到了一些药田,也看到了一些特殊的谷物地,像是古书中所记载的超凡田地,但都荒芜了。

    这个世界有些可怕,大片地带没有光,没有生机,曾经很繁华,但莫名枯寂了。

    当王煊加快速度后,那片光明地带不是很遥远了,他正在逼近。

    途中,他看到很多荒芜的村庄,都被废弃了,不久后他更是看到了大片的坟头。

    大地上太荒凉了,什么生机都没有,总算接近光明区域,一座大城在望,恢宏而壮阔,隐约间可见到城墙上有士兵,穿着古代的甲胄。

    突然,王煊凛然,他看到了几道黑影,从一片荒坟区域走出,对方一怔,也发现了他。

    “什么人?!”一个中年男子喝道,他是精神体状态。

    王煊自然能听懂,也能与他对话,自然而平静地开口:“和你们一样的人。”

    那几人面面相觑,有人披着重甲,有人穿着黑金战衣,都是可以保护精神体的甲胄。

    相对而言,王煊寒酸多了,身上只有简单的几块暗红色金属甲胄,保护要害等。

    这是他在孙家打爆袁虹后,从地上捡到的破碎灵魂甲胄。

    “规矩懂吧?不管什么来历,各自都不要多问,交易完各奔东西。”

    王煊闻言,镇定的点了点头。

    今夜的经历太古怪了,他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他走了过去,发现荒凉的坟地深处,并不平静,能有数十上百人,都在摆地摊,有各种物品。

    “不周山上的特产,火融草一份,可助涨火道修为!”有人在叫卖,背靠着一个大坟头也不嫌弃。在他面前铺着一张破烂的兽皮,上面摆着一株火红发光的药草,巴掌长,叶片鲜红,像是在焚烧。

    “真的假的,那边的路都断绝了,最近又有人登上了不周山?!”

    顿时一群人围了上去,颇感吃惊。

    王煊面皮略微颤动了一下,他到底来到了怎样的一个世界?不周山的物产都有!

    他不动声色,也跟着凑过去看了又看。

    “九叶虎芝一株,染过白虎血,七叶金莲一朵,染过蛟血。两药同时服食,龙虎相合,采大药于身,顷刻间就能提升两三个小境界。”

    不远处有人叫卖,地上摆着两株染血的药。

    王煊讶异,这地方还真是什么都有,风格有点像旧土很早以前的文物市场,半夜才开张的鬼市。

    “释迦道场,灵山脚下挖出的好东西,虽然是残器,但大概率是异宝,修复后威能滔天,佛光普照。”

    又有人喊道,他坐在一座坟头前,地上铺着个毯子,上面摆着一个降魔杵,像是黄铜铸成,残缺了部分。

    顿时一群人围了上去,纷纷上手,仔细的检查与掂量,大部分人都点头,认为是灵山的东西。

    王煊脸色木然,边走边看,这见鬼的地方真是什么都有,怎么什么地方的东西都能淘换来?

    “一块残缺的藏宝图,据说,关乎着养生炉最终的去向,感兴趣的速来!”

    两座大坟之间,有个老者在叫卖,席子上放着一张残破不堪的兽皮图,缺失了大半,古意盎然,看样子有千百年的历史了。

    奈何,没人感兴趣,一个上前的都没有。

    有人嘀咕:“列仙都为之打生打死,排名前几位的盖代强者都有人战死,这炉子是一般人能拥有的吗?这破藏宝图有什么用?而且多半也是假的!”

    路过的人都点头,就连王煊也觉得,好有道理,不动神色的离去。

    “天雷火一道,天劫劈大妖,残留在地面上的一团火,有感兴趣的道友吗?可熔炼进火道宝物中,稀世真火啊!”

    许多人都感兴趣,围了上去,但是这东西价格太贵,众人纷纷摇头。

    王煊也凑了过去,他觉得这道火光多半可以融入自己的古灯中,能提升它的威力,奈何他身无分文。

    对方需要以太阳金或者秘银交换,王煊是精神体状态,身上哪里有这些东西。

    “来自瑶池的蟠桃干,稀世神药,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这种叫卖声让人怀疑人生,连瑶池的天药都有的卖?

    事实上,这种喊声还真吸引人,包括王煊在内,一大群人都围了上去。

    “怎么可能是蟠桃肉干?那可是顶级天药,多少年了,罕有人可以接近雷光中的蟠桃园了,更不要说采药了!”

    “各位,你们误会了,我没说这是桃肉干,这是一小块树皮,晾晒成干了,大概率是从蟠桃园坠落出来的。”那个人解释。

    众人无语。

    在坟头前的地面上,有块婴儿拳头大的树皮,黑乎乎,卖相太差劲儿了。

    轰!

    突然,惊人的杀气爆发,一群穿着银色甲胄的人突兀的出现,从一艘可以隐身与遮住超凡气息的飞舟上跳下来,突然杀至。

    “都蹲在原地,不准乱动,否则格杀勿论。”一个身穿银色甲胄的男子喝道。

    “仙兵来了,谁告的秘,很长时间没开坟场黑市了,至于这么损吗?!”有人怒道。

    但许多人确实不敢动了,僵在原地,不少物品都被收缴走了。

    “你们这是抢劫,爷爷不服,杀了你们!”

    突然,有人大喝,轰的一声,抖手祭出一方大印,突兀的将飞舟砸碎了,并让许多银甲人炸开,血淋淋。

    “居然有一位通缉榜上的大妖,拿下他!”银甲人中的头领寒声道,当先冲了过去。

    “逃啊!”有人喊道,然后坟场中交易的人全部躁动,一窝蜂的跑了,这里面有人也有妖,实力参差不齐。

    王煊也果断跑路,他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万一落在这些人手里,他的来历可能会惹出祸患。

    他随波逐流,跟着大部队逃,然后,在进入黑暗区域看不到追兵后,果断独自跑路,沿着原路逃。

    他不想呆下去了,想回归现实世界中。

    “老哥你追着我干什么?”不久后,王煊警醒,那个将树皮当成蟠桃干卖的老头子,居然追着他跑了下来。

    老者干笑,道:“后面有几人正在追杀我呢,咱们搭伙逃命吧。”

    王煊看到,有五个身穿银色甲胄的士兵一路追杀了下来,似乎不想放过这个老头子。

    “你那蟠桃树皮是赃物,放下,束手就擒!”后方身穿银色甲胄的士兵喊道,目光很凶。

    王煊立刻知道了,但凡身上有宝物的人都被重点盯上了。

    不过,让王煊长出一口气的是,这些士兵虽然都是超凡者,但也没有达到逍遥游的层次。

    那五人快速奔跑,追杀下来。

    老者面色一冷,突然出手,一团光将王煊覆盖,而后将他向后砸去。

    王煊变色变了,该死的老家伙,拿他挡枪呢!

    他在半空中一跃,佛光普照,挣脱了束缚,但那几名士兵也到了,其中一人一掌劈来,雷霆绽放。

    咚!

    王煊和他对了一掌,身体剧震,魂光剧烈摇晃,有些不稳,他借势倒飞了出去,再次逃走。

    他确定,对方高了他好几个小境界,不能被他们围住。

    人世间这个大境界分了多个小境界,迷雾、燃灯、命土、采药之后,还有小境界,并非直接跨入逍遥层次。

    只不过前四个小境界适用于各个体系,所以被老陈单独拎出来说。

    王煊知道,这些人都高于采药境界,前方那个老者最强。

    他换了一个方位,贴着地面横渡长空,再次飞逃。

    让他恼火的是,那个老者又跟过来了,又想让他挡刀,当替死鬼?!

    王煊眼神微冷,他动用金色竹简上的某种体术,顿时有金色光雨点点,他的速度开始暴涨,化成一道流光远去。

    然而,老者身上有宝物,也能提速,一路跟着他,那五名士兵身上的甲胄发光,有光翼伸展出来。

    王煊虽然速度更快,但也没有彻底摆脱他们。

    “你别得寸进尺!”王煊回头,瞪了老者一眼。

    “年轻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们一起逃命。”老者微笑,一副很不要脸的样子。

    王煊厌恶,对方摆明是想拉他垫背。

    然后他就一语不发了,决定回归现实世界中,如果这些人跟着出去,一定要好好的教育他们做人!

    “喂,年轻人你逃错方向了,这是绝路,通向无尽黑暗,会迷失的!”老者喊话。

    王煊不搭理他,一路贴着地面飞行,沿原路返回。

    老者发狠,跟了下来。五名身穿银色甲胄的士兵在后追杀,也未止步。

    王煊看到了驿站,见到了发出柔和光芒的灯笼,指引着他的归途,远处由迷雾构建的路,在那里隐约可见。

    “天啊,我似乎发现了了不得的东西,有人开启了一条路?!”老者震撼,而后激动的叫出声来。

    五名身穿银色甲胄的男子看到了迷雾组成的路,也都震惊了,而后狂追过来,似乎异常激动。

    王煊回归,结果那几人也跟过来了,居然都在焚烧魂体,近乎发疯般的提速。

    进入现实世界,王煊觉得,自己能断掉迷雾构建的道路了,果断震散!

    但这几人终究是跟了过来,在迷雾路碎掉的刹那,他们坠入现世中,都是精神体。

    “哈哈……我就知道会是这样!”老者在狂笑,激动到发抖,状若癫狂。

    五名士兵震惊,而后仰天咆哮,看样子情绪起伏剧烈,眼神散发着火热的光芒!

    他们一起看向王煊。

    王煊的肉身早已睁开眼睛,正在冷漠地看着他们,他轻轻挥动一杆巴掌大的金色小旗,纹理交织,光芒瞬息将那六人覆盖。

    “不!”

    老者胆寒,脸色煞白,恐惧的大叫出声。

    五名身穿银色甲胄的男子毛骨悚然,想要挣扎,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

    六人第一时间炸开了,被金色纹络绞杀,化成飞灰,这样的精神体在斩神旗面前怎么可能活的下来?!

    原地留下一些物件,如黑乎乎的树皮,银色的甲胄等。

    很晕,习惯晚间写书,总是挣脱不出去这个怪圈。月初,求下保底月票支持。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