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五十七章?万法之始
    三个月似有人间隔绝,更是进入过死气沉沉地飘落枯黄纸钱的神秘世界,王煊再次回到城市,很自然的融入。

    在外面呆久了,重回熟悉的环境,让他觉得亲切,很容易回忆起过去的各种美好。

    “人间最美不过是那红尘烟火气。”

    亲历那个漆黑的世界,横穿死寂的村镇后,王煊在联想,如果有一天,新星与旧土也黑暗下去,没有了太阳,看不到星月,万物俱寂,缺失生机,那是何等的残酷与可怕。

    为避免极端事件发生,他在戒备,一路沿着人烟密集的地方穿行而过。

    还好,孙家并没有发疯,其他组织也没有针对,王煊很顺利赶回苏城,和林教授与秦诚吃了一顿饭。

    接着他就出城了,主动去拜访钱安。

    ……

    孙家内部有人阴沉着脸,想秘密派遣出小型战舰轰炸王煊,但终究是没有下令这么做。

    现在的新星形势复杂,孙家上次被一道超凡血影杀进大本营,连毙数十人,让他们至今都身体发寒。

    尤其是,王煊理应被轰杀在源池山了,怎么现在还活着?

    “当时,我们亲眼看到他登山,现在想来,他猜到我们会动手,做个样子而已,很快就退走了。”

    孙家有人叹息,有些无奈,反被王煊利用了他们迫切想杀他的心理。

    孙荣盛眼神阴鸷,让人告诉阿贡财团的格兰特,可以仔细查一查,他的孙女多半也是被王煊利用了。

    他又叮嘱了一句,道:“不要添油加醋,如实告知。”

    “请五号机械人出手吧,直接按死他。然后,再派出我们从福地接回来的人善后,真不能留他了!”孙承乾开口。

    孙荣盛犹豫,有些犯怵,非常时期,他怕这样激烈出手,会将孙家树立为超凡者的公敌。

    母舰是他们的倚仗,过早的暴露底牌,一而再的挑头出手,不是什么好事。

    情况对他们很不利,有些骑虎难下。

    他们曾了解到内幕消息,孙家会被颠覆,必须要扛过三年期。郑家已经应言了,被人取而代之。

    可是,说什么列仙腐朽,即便再现也会极度衰弱,可以对抗,这明显有误!

    血影的出现,杀的他们头皮发麻,现在内心有些怕了。

    “小觑了古人了,我们以为他们落伍了,身体衰败,眼光更是跟不上这个时代,但如今看,他们间的斗争可能在借我们之手展开。”孙荣盛低语。

    现在他们有理由相信,有些消息确实可信,而有些则是在借现代人之势绞杀超凡,清场,灭对头。

    “我们要不要多搭上一条线?我很担心,有些剧本已经提前写好了!”

    ……

    钱安很高兴,热情招待王煊。

    对方活着归来,直接就来拜访他,很是关心他目前的身体状态,让他觉得这个年轻人靠谱。

    “我既然说过,要分数次要为钱老续命,自然会尽心尽力。”王煊笑着说道。

    他告诉钱安,他做事有始有终,只要他还活着,那么保证兑现承诺。随后,王煊行事干净利落,直接付诸行动,和钱安一起进入那座道观。

    可以说,宾主皆欢,两人都很满意,在道观中,在神像前大谈养生之法。

    “人要有心灵的归宿,钱老,你相信超凡,最近又在努力静心,体悟道家无为的心态,不强求,我觉得可行,平日你也可以寄托山水间,心神放牧彩云端,不要拘泥于形式。”

    “有道理啊,最近我都在旅行,碧海中,月亮上,深空间的陨石度假村,都留下了我的足迹,以凡人之躯效仿列仙,神游太虚,我感觉身心状态都不错。”

    两人聊的很投机,然后,王煊让他静心,闭目养神。

    神秘因子弥漫,王煊补充自己所需,也适时的帮老钱梳理了身子骨。

    这一晚,王煊在道观中盘坐了很久,不断接引超物质,他的血肉与根骨在欢呼,在雀跃。

    他整个人静若出世的仙佛,明明在现世,但弥漫白雾,给钱安的感觉,像是远在云端上,不在红尘间。

    终于,像是到了某个临界点,王煊的体内,精神如灯,高挂长生的万古夜空中,照亮他的前路。

    他要突破了,即将从燃灯领域踏进命土境界中!

    他寂静不动,精神沉浸体内,燃灯照前路,他的精神体在一步一步前行,接近了那片神秘地带。

    那里像是万物起始之地,蕴藏着蓬勃的生机,像极了一片土地,有淡淡的雾丝蒸腾,袅娜而上。

    王煊一步就迈进来了,踏足在这里,整片天地,整片世界都不同了,一瞬间,他的精神感知暴涨!

    他的血肉轻颤,五脏轻鸣,骨块震颤,周身似发出了金石撞击的声音,他的体表有一层朦胧的光。

    王煊突破,晋升到命土境界,精神体立足这里,生命都像是有了依托,这快神秘之地给予了他生命层次的提升,这里天生像是滋养精神与血肉的原初土壤!

    “万法之始,超凡立足之地,精神扎根在此,彻照自身的命运,仰望长生的夜空,一切从这里开始!”

    王煊站在这块神秘的土地上,觉得精气神不断攀升,实力以可见的速度增长。

    他心中安宁,站在这里,感觉自己像是命土中的一颗种子,刚刚破土而出,成长为道之嫩芽。

    外界,钱安发呆,看着前方那张年轻的面庞,那个安静无声、闭着眼睛的身影,觉得他比仙佛还要飘渺,还神圣,朦胧的光,稀薄的雾气,他似乎盘坐在红尘外,超脱了现世。

    终于,一切都平静下来,王煊深吸了一口气,命土滋养精神,诞生万法,演化神话,这里有很多神秘!

    他睁开了眼睛,看到钱安的神色,他微微一笑,给人一种月光洒落,淳朴宁静之感。

    王煊精神延展,让钱安瞬间酣然入眠。

    然后,他精神出窍了,瞬息远去,测试了一番,可远离肉身二十里,远超过去,让超凡者知晓的话一定震撼。

    命土境界的人,竟能这样远渡,等若神游!

    此外,他的精神体外,还伴着奇景,有大山,有碧海,有太阳坠落岩浆地的景象,更似有九天上吹拂渡劫之人的淡淡的罡风。

    显然,他身边的奇景更多了,从飘渺的世外,未知的精神世界中,捕捉而来。

    现在,奇景不在血肉中,跟随他的精神而行,缭绕着他。

    “陈抟的五色金丹大道,是不是受此启发?熬炼五大奇景,收于金丹中,从而绽放五色神光?”

    王煊自语,他从源头去理解,洞彻本质,他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完全走对方一模一样的金丹道路。

    他觉得,如果照搬,效仿,都是下乘,只有从源头理解,才算是平视古人,从而找到更强的路。

    “大山,岛屿,归于地。岩浆,落日,归于火。碧海,长河,归于水……”

    王煊梳理精神体周围的奇景,以地火风水等编织,化作道衣,覆盖在身上,保护自己。

    “古代,列仙讲究元神不朽,道衣护体,我这是意外摸索到相近的领域了吗?”

    王煊很平静,无喜无忧,精神体沐浴月光,飘飘然如羽化登仙,在夜空下屹立,道法自然。

    他没有迷信前贤,因为,他得到了太多经文,有几部更是震古烁今的绝世篇章,立足点已经足够高。

    哪怕有所悟,他也不觉得离谱,自认为就该如此才对。

    他觉得自然,可是如果让外人知道,一定会目瞪口呆。这才踏足命土境界,就已经如此,还让别人怎么活?这种自然的强者心态,有些吓人。

    刷的一声,王煊自月空中消失,回归肉身,倏地睁开了眼睛。

    他看着道观,精神领域延伸,见到了半截铜墙中的骨,这次他没有精神出窍,便有了几许天眼的能力!

    他愈发体会到,命土是万法之始这个说法的不凡,自此后一切都不同了,他可以立足在这片神秘土地上,积淀超凡之力,由虚化实,演绎神话领域。

    “要复活了吗?”

    他看着铜墙中那块骨,有淡淡的血丝交织,有生命在孕育,一个影子蛰伏骨中沉眠。

    王煊起身,没有在这里继续薅列仙的神秘物质,再次为钱安梳理了下身体,唤醒了他,告辞离去。

    “我派车送你!”钱安看着他年轻而又温和的面孔,总觉得,这是……未来的仙佛啊!

    “不用,我踏月回去。”王煊摇头,婉拒了他。

    他朝着苏城外远方的山林中去去,因为在精神出窍二十里时,他看到了一个生物在窥探他。

    现在,他精神与肉身合一,状态前所未有的好,想去看一看。

    “从大幕后回来的男子,以及那个超凡机械人,自身的状态都有大问题,不算是逍遥游层次的高手。”

    立足命土领域后,王煊更加能够理解发生在孙家的大战了,他心境平和,十分从容。

    列仙回归,受到的伤害远比他想象的要大!

    “坠落人间,列仙确实在腐朽,被连斩了多个大境界,再给我一段时间,一切都有可能。”

    前方,山林在月光下不是多么黑暗,像是覆盖着一层薄纱。

    “咦,真敢来?”

    那里有个朦胧的身影,看样子是个女子,发出惊讶的声音,她早先窥视,没有想到对方的真身直接出现了。

    她袅袅娜娜地走出山林,一身白衣,在月色下分外有气质,身段绝佳,面孔极美,眼睛很媚,怎么看都有点像是狐仙的架势。

    “大幕后走出来的生灵吗?”王煊平静地问道。

    女子露出异色,微笑道:“你对列仙似乎一点也不……敬畏?有些不一样啊,让我看看你有什么特别之处。”

    她白裙猎猎,在月光下,在山林中非常有仙气,仿佛要乘风而去,归于明月上。

    但她在出手的刹那,却相当的可怕,雪白晶莹的手掌,划出一道刺目的光束,向着王煊劈去。

    “我抱着诚意而来,想和你聊聊。”王煊开口,但是当他出手时,却绝对的不手软!

    轰!

    他向前迈步,看起来如同谪仙般空明与平静,但拳头爆发出了盛烈如骄阳般的光华,拳印撼动夜空。

    这是金色竹简上的体术,即便是超凡者也很难练成,但他有所悟,这是三个月以来的成果之一。

    羽化拳,璀璨夺目,伴着飞仙般的光雨,挤压前方的虚空,扫尽黑暗。

    砰!

    两人冲击在一起,女子愕然,她现在的这具“身体”有采药巅峰级的实力,结果……她被人压制了,手臂被震碎,而后又被洞穿了前胸!

    王煊带着光雨的拳头,击穿她的躯体,猛力一震,砰的一声,让她炸开了!

    点点光雨消散,这个女子的面孔保持着那种难以置信的神色,散落在夜空中。

    “如果真身也这样柔弱,那就再好不过了。”王煊转身,没有多看一眼,踏月消失在远方。

    新星,一座城市中,某个酒店内,一个白衣女子刚沐浴完,穿着睡衣,原本心情美好,体会着这个时代的新奇与舒适感,她瞬间愕然,警醒。

    “有意思,我的符纸化身被人一拳就打爆了,好狠的心啊!”她红唇微启,吐出一口郁闷之气。

    今晚就这一章了,大家不要熬夜等,我估计有书友会说,又欠一章。好吧,挥泪说,等吧,以后补,万一哪天突然直接爆更个几章,大概会很爽,敬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