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五十八章?为超凡找出路
    洁白月光洒落,大地上像是有薄烟泛起,王煊漫步,他看着深邃的夜空,大幕后的世界属于平行宇宙吗?

    还是说,它依附于现世,那只是由超物质能量短暂构建的一个神话世界?

    现在超物质在消散,无法支撑神话了吗?

    或许不止如此,超凡法则也在渐渐失效,这就像是现实世界中的物理定律有一天失去存在的意义。

    不然的话,现阶段列仙回归何以衰弱的这么厉害!

    “神话只是一场意外吗?”

    现世纠错,目前看来无解,是至高定律!

    一切超凡都会被打回原形!

    那以前又是基于什么,意外诞生这样一个美丽的神话泡影?

    夜月下,大地上,王煊一个人站立很久,看着浩瀚的星空,在这苍茫天宇外是否有真正的神话生存的土壤?

    他想了解那场意外,只有探索源头才能发现本质性的东西。

    高等精神世界,交织着神秘的斑斓之光,当超凡永寂,那些基于超凡才能抵达的精神世界是否还在?

    在那最高等的精神世界之外,是否还有什么?

    王煊并没有离开城市,飞舟、黄澄澄的小葫芦等,都是吞食超物质的大户,他还要去找地方补充。

    “趁着这次,交换一些奇物。”王煊觉得,以后机会不多了,各家的道观、古刹都在复苏,那些秘库被人盯上了。

    列仙、超凡者、母舰、机械人、神话生物等,都在相继出现,平静期很快就要被打破了。

    出乎王煊的意料,次日,联系王煊延续寿元的人极少,积极性不是多高,似乎都在观望与等待什么。

    王煊讶异,一群老头子很沉得住气。

    他接到一些莫名的电话还有短讯,有人提出要与他进行旧术交流。王煊简单应付过去,并没有答应。

    比如有黄家的邀请,云家的交流会,他都不了解,似乎没有听说过这些家族,都是哪里冒出来的?

    很快,林教授告诉他,有些是旧术世家!

    而且,王煊进一步了解到,联系他的人当中似乎有超凡者。

    “福地解封了,各家从深空中接回来很多人!”

    无论是老陈,还是周云等人,消息都十分灵通,告知王煊要注意,不要阴沟里翻船,新星上隐伏着一批超凡者。

    王煊出神,抢生意的来了?他知道什么情况了。

    各大组织带回来了部分超凡强者,财阀的高层该不会认为那些人可以为他们续命吧?所以觉得没必要和他等价交换了。

    “难怪这群非常惜命的老头子现在不怎么主动了。”王煊了然。

    并不是所有超凡者都能为人续命,除非他们有新术领域那些人的手段,可以吞食别人的生命。

    事实上,各大财阀中,确实有人在请新的超凡者出手,想为他们自身续命,待如上宾。

    福地归来的人中,确实有很厉害的人物,了解详情后,动用一些特殊手段,帮雇主活血,梳理筋骨。

    他们施法后,最起码短期内,确实让人身体舒畅,一些老头子误以为,真的可以就此续命。

    所以,最近他们很淡定。

    有些人甚至后悔了,宋云叹息,早先送给王煊暗金色的小舟,现在感觉亏大了,现在从福地回来的人中有超凡者,一样可以续命!

    还有人比较纠结,比如秦家,秦宏远付出了几页金箔经文——释迦真经,现在还要继续吗?

    老宋痛惜,但最终还是联系了王煊,因为代价都提前付出了,飞舟早给王煊了。

    秦宏远则是暂时止损,后几页释迦真经他不打算拿出来了。

    所以,当王煊主动联系他时,老秦婉拒了,说最近要去月亮上疗养,等过段时间回来再说。

    王煊无言,上赶着不是买卖啊,他本着优先老客户的原则,希望善始善终,但是,老秦不领情。

    苏城,在中洲的中部区域。

    王煊一路向东,赶向八百里外的宋家所在的地景悦城,亲自登门。

    老宋面皮抽搐,总觉得当冤大头了,尤其是对方这么主动,这是最近生意不好吗?

    王煊笑了笑,告诉他,做出的选择理性而明智,再过段时间,后面有些人会着急的。

    “因为后面我会很忙,不见得有时间。”

    宋云还能说什么,他活了这么一大把年岁,即便心中不舒畅,也不会直接表现出来,更无法翻脸。

    现场作陪的人中,除却宋云的亲子宋文涛,还有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出现,暗中一直在打量王煊。

    很快,王煊捕捉到他的部分思感,居然在骂王煊变态,怎么会成为超凡者!

    王煊讶异,看了他两眼,知道了他是谁,很想一巴掌拍死他!

    因为,这个人就是变态小宋——宋乾,不止一次买凶杀人,在旧土找灰血组织的人针对王煊。

    老宋第一时间呵斥,道:“你怎么来了?回去。你身体太虚,不要乱走动,好好调理身体。”

    宋乾默默站起,转身离去。

    王煊看在老宋的面子上,没有对变态小宋下手,就像是上次他说的,谁没年轻过,暂且放过吧。

    接下来,双方相处愉悦,气氛融洽,老宋真切感受到了生命力的蓬勃,身子骨越发强健,仿若在返老还童。

    王煊也很满意,盘坐在宋家的道观中,接引神秘因子,浇灌飞舟与黄澄澄的小葫芦,补充超物质。

    次日,王煊也没有离开,为老宋又来了一次疗程,让他眼角的皱纹都化开了一些。

    王煊看到道观神像中,那段焦黑的骨块散发着浓郁的生机,有血色交织,正在重塑!

    他觉得差不多了,这次薅羊毛就到此为止吧,别真将这位给惊醒。

    秦诚打来电话,道:“王煊,我和林教授被邀请了,去云泰大学的人体潜能学院参加旧术交流会,举办方也想请你出席。”

    王煊自然拒绝了,他已经远行,难得孙家本分与老实,没有再出什么幺蛾子,他去探访了望月崖、妖神岭等地,可惜没什么发现。

    最后,他回到了苏城所在的地域,并未进城,而是观察远方的寒雾山!

    他对这个地方印象太深刻了,那一夜,他精神出窍,远眺苏城地平线尽头的山脉,曾看到一些莫名的生物。

    他一直想探一探寒雾山,但当时觉得很危险,便作罢了。

    现在他身上有斩神旗,对付精神类生灵杀生力极大!

    在超凡消退的大环境下,他想了解那种只有精神天眼才能看到的生物会怎样,是否也会受到影响?

    现世纠错,神话即将成为泡影,让王煊感受到了压力,他想从各个方面入手,寻找新的出路!

    “我是不是太冒险了?”王煊自语,但他又觉得,有斩神旗护体,仅是在苏城外眺望,问题不是很大。

    不过,一旦有所得,发现出一些秘密,他或许能在神话消亡的年代找到一条全新的路!

    这是受逝地启发。

    逝地,存在超凡辐射,被认为是催生出超凡生物的起源地之一,而逝地中藏着大量的瘆灵!

    寒雾山的生物形体和瘆灵不一样,但却有些相近!

    “你们到底是什么形态的生物,有着怎样的秘密?”

    烈阳当空,苏城远方的山脉很壮阔,寒雾山海拔较高,山顶常年缭绕着白雾。

    斩神旗被王煊初步炼化,虽然路还很漫长,但它已能分清敌我,不会伤到他自身。

    王煊精神出窍的刹那,身穿精神甲胄,并将巴掌大的金色小旗持到手中,眺望远方。

    山顶那里常年温度较低,有些地方甚至覆盖着白雪,现在望去,并无生物。

    他现在的精神感知远超从前,连精神天眼所能捕捉到的景物也更清晰了,所以这次看的较为真切。

    山顶有寨子,有生物居住过的痕迹,但是,那些身影呢?一个都见不到。

    “上次是黑夜,难道还与此有关?”王煊诧异,他并不急躁,一直等到晚上,结果还是一样。

    那些生物呢?如果说不曾出现过,可那里还有寨子,有残迹留下。

    王煊回到苏城休息了一夜,第二日进入山林,开始接近寒雾山,当距离它不足二十里时,他精神出窍,又一次遥望,结果和昨天一样,依旧静悄悄,没有生物。

    接着,他再次上路了,距离十里时,还是无异样。

    当距离三里地时,他感知后,依旧一切正常,并没有什么危险,直到他来到山脚下也没什么意外。

    王煊开始登山,精神不再脱离身体,并且手持斩神旗,神色严肃,一步一步向上攀登数千米高的寒雾山。

    途中,山林葱翠,鸟兽很多,生机勃勃。到了山顶后,万籁俱寂,大雾笼罩,草木不生,像是接连了天穹。

    即便是超凡者来到这里,也不会发现异常的事物,就更不要说是凡人了。

    王煊踏足命土境界后,即便精神不出窍,也初步具备精神天眼的能力,能看到一些特殊的景象。

    模糊间,他看到了寨子,看到了数十米长的巨大羽毛,多少都在辐射超凡之力。

    他想看到更多的秘密的话,只能真正精神出窍了!

    他没有莽撞行事,在这里仔细观察,直到他走到模糊寨子的尽头,看向山崖外的下方,那里竟有更壮阔的景象,让他震撼,感觉不可思议!

    “神话消亡,超凡永寂,我不甘心,所以才走到这里,想为将来找一条出路,但也不想成为途中的血与骨,将自己搭进去。”

    他犹豫着,要不要走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