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五十九章?秘库皆被占据
    山外,竟是一片金色的汪洋。

    海面上蒸腾起一个又一个巨大的气泡,五色斑斓,每个气泡中都有生物,如巨大的青鸟、小山般人首蛇身的怪物、身体笼罩佛光的庞大孔雀……

    它们同神话中的一些负有盛名的生物相符。

    泡影从金色汪洋中漂浮起来,像是神话,又像是童话,有神圣力量弥漫,也有童话般的纯净。

    啵!

    泡影破碎,在蒸腾起来不是很高的时候就炸开了,连带里面的生物也刹那消散,湮灭个干净。

    金色汪洋中,每时每刻都有庞大的气泡出现,漂浮上来,但最后都碎掉,泡影破灭。

    泡影中的生物也在努力挣扎,但最后都失败了,化作斑驳的流光,消散在那片特殊的海面上方。

    王煊没忍住,精神出窍,攥紧了斩神旗,想要看到那些一切的本质,而不止局限于泡影的幻灭表象。

    他很震撼,金色汪洋散发着浓郁的超凡辐射,竟要撕裂他的精神体!

    还好,斩神旗轻轻摇动,纹络交织,遮住那片瀚海的侵蚀,挡住了扩张过来的金光。

    仔细看,金色的汪洋在退潮,与山崖这里是逐渐拉开距离的,现实世界中的山脉,森林等根本拦不住它。

    它似在虚空中移动,要离开了。

    王煊的精神回归肉身,坐上飞走,跟了过去,然而,他惊异的发现,始终不能临近那片海。

    最后,他又回到了寒雾山上,下方的金色汪洋盛烈无比,泡影不断。

    “这是什么状况,给我暗示吗?神话只是泡影,终将会破灭。”他轻语。

    金色的汪洋缓缓移动,退的不算是很快,看样子需要数天到半个月才能彻底消失在虚空中。

    这是什么东西?

    王煊猜测,自己可能意外看到了一片类似逝地的景物,或者说它就是逝地,不过它要走了,归于虚寂中。

    寒雾山以前竟是这样的一片所在?山寨是类似摆渡人的守约者的居所吗?

    终于,金色汪洋中,还有是生物挣脱了泡影,向着金色大洋的深处飞去,越来越远,渐渐暗淡。

    王煊在这里站了很久,直到天色暗淡,他才离开。

    两天后,王煊接到很多电话,业务繁忙,因为有人醒悟了,其他超凡者能活血,可以梳理筋脉,但最后的效果相当于……推拿!

    这样做确实对身体有好处,可是并不能延寿!

    他们有已经让一些名医会诊,又以以各种医疗设备检查,身体健康状态没有多大的改变。

    反倒是钱安、宋云,竟过严格的体检后,被认为短短数日间,他们发生逆生长,身体最起码年轻了两三年以上。

    钟家,钟诚惊叹,道:“老王这是要逆天啊,不将一群老头子的宝物榨干尽誓不罢休。不过,我也心动了,想和王煊好好聊聊,等价交换,我要成为超凡者。姐,你不想变成钟仙子吗?我和你说,等赵清菡、吴茵回来,肯定飘飘然,宛若世外的仙人。我的亲姐,不进则退啊!”

    钟晴清纯靓丽的面孔上顿时出现纠结之色,她怎么可能不动心,尤其是和那两人对比后,她如果还是凡人,真不甘心啊!

    “姐姐,我觉得趁现在,你将王煊拿下算了。多好的一个人,那样的强大,有安全感啊!虽然有时候他也有麻烦,但顶多也就是被人用战舰炸一炸,没事儿,死不了。都好几次了,他还活蹦乱跳呢,我看他不是短命相!”

    就在钟诚嘚瑟,而他姐姐准备修理他时,钟长明来了,找到姐弟二人,让他们务必将王煊请来。

    此时,王煊身在永安城,做客赵家,被赵清菡的亲爷爷请来了。他能说什么,推拒了另外一些老头子的邀请,首选这里。

    三个多月过去了,密地中的老狐为什么没有将赵清菡与吴茵送出来?

    无论是赵家,还是吴家,都在密地外的褐星基地中留有人手,等待两女脱离那颗超凡星球,可是始终不见动静。

    古色古香的房间中,摆放着高大的紫檀书架,陈列着各种泛黄的古籍,全都是经书、秘册等。

    这是赵明正的书房,他满脸是笑,看着王煊,道:“你仔细去翻一翻,看看哪些经文对你有用,尽管拿走。”

    他是赵清菡的亲爷爷,这么和蔼可亲,让王煊还真不好杀熟。

    王煊微笑,礼貌地和他聊着,然后去书架看了看,的确发现价值惊人的经书。

    比如:《灵宝毕法》、《金丹契秘图》、《悟真篇》、《吕祖剑经》、《内丹十秘》。

    王煊已经得到陈抟的五色金丹本经,这里又出现了钟离权和吕洞宾秘传的典籍,等于是将金丹大道的体系补全了!

    几位鼻祖级人物,最重要的经典都出现了,王煊有些出神,这让不得不要重点研究下金丹大道了。

    他意识到,赵清菡练旧术是为了保持好身材,没说假话,放着这么多典籍都不去练,估计压根就没翻动过。

    接着,王煊又在这里看到了《紫府道经》、《混元秘图》等,这可是一教祖庭级的秘典,让他都动容了!

    这要是在古代神话时期,在那个超凡物质浓郁的年代,随便一本经书扔出去,都会惹出血雨腥风,让超凡者打生打死。

    这个时代没人太在意,赵明正就这么摆在书架上,让王煊随便去翻看。

    王煊不得不叹,想到了摆渡人的话,在这个特殊的时代,遍地都是奇珍,让古人都眼红!

    各个历史时期,不同时代的奇物,都从虚空中一同坠落,集于一世,堆积在一起,怎能不璀璨?

    可惜,如今这个时代,却没有几个人能练这种东西。

    王煊不管能不能练,都先以强大的精神领域扫视,记在心中,以后慢慢去研究。

    他露出异样之色,赵老头今天还真是舍得。

    “这些古书留在这里也不过是收藏品,是文物,你看中哪些,直接带走就是了。”赵清菡的父亲赵泽峻也在场,告诉他随意挑选。

    王煊谢过,最后来到赵家从旧土搬来的道观中,仔细看去,果然在主殿中的铜匾内发现一块骨。

    他觉得,新星的财阀被渗透的厉害,一百多年前,提议复建道观、庙宇的人绝对是有意的,早就安排好了。

    不然的话,没那么巧,所有的道观、庙宇中都有真骨留下。

    王煊一阵出神,一百多年前,列仙中的部分强者就在划分势力范围了?

    这是大幕有部分强者密谋的,还是某一个超级势力在施为?

    他知道,一旦这些真骨血肉重塑完毕,而三年期还没过的话,这些地方会立刻变成修行圣地,化为大教道统!

    赵家这里问题也较为严重,那块真骨上血色交织,长出部分血肉了,不知道多久能出现真身。

    王煊真想挥动斩神旗,给那块真骨中沉睡的生灵来一下试试看,到底能不能干掉?

    他有些担心,“栖居”各大财阀中的真骨,有可能是大佬级强者,不好对付。

    最终,王煊引来神秘因子,将赵明正和赵泽峻都覆盖了,慨列仙之慨,薅真骨的超物质,为二赵延寿。

    赵泽峻喜悦,激动,他真切感受到了自身的变化,尽管他现在还不算老,但经过神秘因子滋养,他还是能够觉察到身体机能在变强。

    离开道观后,赵泽峻私下告知王煊,前阵子有神秘生灵对他父亲托梦,具体谈了一些什么,赵明正没有细说。

    “我有些担心啊。”赵泽峻叹道。

    王煊回头,看了一眼道观方向,那块骨自己复苏过?还是说,有生物透过大幕,通过那块骨定位坐标,进行托梦?

    “赵叔,暂时应该没事儿,那个生物按理来说不会太过分,毕竟是老阴货啊,如果是合理的要求,尽量满足他。万一将来有事儿,我会过来看看的,不用担心。”王煊安慰。

    他认为,只要不是自负过头,托梦的人肯定不会胡来,都是在大幕后方的残酷斗争中活下来的人,现阶段没有恢复真身,肯定会很温和,甚至会给予赵家足够多的好处。

    赵泽峻一怔,这个年轻人……到底多强,太自信了吧?!

    王煊确实有些信心,只要再给他一段时间,一切都有可能。

    甚至,现在他手持斩神旗,都想去试试看,给那块骨来一下会发生什么?

    赵泽峻略微犹豫,道:“你跟我来,最近我父亲经常看秘库,我怀疑,这是某个生灵在让他找什么。”

    相对那个生灵而言,他自然更信任王煊,他已经了解到,自己的女儿和王煊在密地走的很近。

    王煊跟了过去,来到一座宝库外,顿时止步,他皱着眉头,这里和在孙家时的感受差不多,秘库被人布置过!

    该不会每个财阀的秘库都被人占据了吧?

    他以超常的感知探索,凭着特殊的天眼,他知道,这里确实有好东西,有很强大的异宝,但是没有一件能比得上斩神旗、锁魂钟。

    王煊想了想,暂时不想起冲突,更不愿打草惊蛇。

    他示意赵泽峻,一起离开了此地。

    “赵叔,那里确实有些问题,主要是针对超凡者,对普通人影响不大,你暂时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吧,以后万一出现怪异事件,你再联系我。”

    赵泽峻点头,亲自送他离开,目送他远去。

    接下来,在秦宏远而一再的邀请下,王煊去了一趟秦家,顺利将最后几页金箔经文看完,至此他得到整部释迦真经!

    秦诚联系王煊,告诉他一些事。

    “王煊,我们现在来到了以旧术正统自居的黄家,连开了几天旧术交流会,没有想到,最后云泰大学的人带我们来黄家参观,实在推脱不掉,在这里林教授看到了当年将他胸膛打穿的那个家伙!”

    王煊心中顿时一沉,黄家该不会是故意将林教授与秦诚接过去的吧?

    他想到了数日前,黄家、云家这几个旧术世家,似乎都邀请过他,但被他婉拒了。

    秦诚道:“黄家很客气,没出什么意外,林教授也很平静,没有计较当年的事,不过黄家想要邀请你过来交流。”

    “行,我知道了。”王煊点头,没什么意外最好不过。

    黄家,祖祠中,有丝丝缕缕的白雾,有一个老者在沉眠,他被托梦了,正与神秘生物交流!

    在梦中,他开口道:“是的,他每次为人续命,都是进入道观、寺院、神祠中。”

    “将他请来!”白雾丝丝缕缕,有个声音在老者的梦中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