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六十章?天下已无净土
    黄家祖祠中,丝丝缕缕的白雾缭绕。

    不久后黄兴海醒来,刚才短暂入睡,他在梦中聆听到了神秘生物的话语,简单沟通完毕。

    他起身之后,在祖祠中恭敬的行了一礼,缓缓退出这里。

    他已经八十多岁,但身子骨愈发硬朗,精神矍铄,自语道:“在这个年代,还有这种人,能开内景地……”

    “父亲,怎样,祖先有训示吗?”黄景林走来,他六十岁左右,但是一点也不显老,身材健壮,练旧术有成。

    黄兴海点了点头,告诉他,接着去请王煊。

    “连请三次了,他都婉拒了。”黄景林想了想,低声道:“要不要我和林孟良切磋一番,这样的话,他估计会现身。”

    昔日,他和林教授在旧土激斗,两人是实力相仿的旧术大高手,但林教授胸部被热武器打穿,满身是血,接着又挨了他一拳,胸部出现一个恐怖的拳洞,能活下来实属奇迹。

    “现阶段你不要乱来!”黄兴海猛地回头,瞪了他一眼。

    “我有分寸。”黄景林点头,道:“我看林孟良身轻体健,旧疾尽去,血气格外旺盛。不管他多么平静,但我知道,他心里肯定想和我战一场。”

    ……

    王煊离开城市后,横穿一片山脉,他在验证,是否有人想时刻锁定他的行踪。

    现在,暗金色小舟充满浓郁的超物质,又可以飞天了,所以他很从容,即便有战舰锁定,他也能逃走。

    甚至,他能驾驭飞舟冲霄而起反击!

    当然,他现在还不想暴露那么多,出头的椽子先烂。

    他很警惕,依旧有种危机感,是否有超凡生物盯上了他?

    在这超凡消亡的年代,他的表现极其不俗,虽然他很低调,但被人逼迫数次出手,多半藏不住了。

    “果然,天上有卫星天眼,茂密的森林中有无处不在的探测器,更细微与隐蔽了。”

    他不认为,都是孙家所为。他更怀疑,有财阀与大幕后的生物合作,现在可能有神秘生灵将目光投在了他的身上。

    毕竟,最近托梦的事件不算少!

    各大组织的高层成员有相当一部分与各种来历不明的生物在梦中接触过了,很难说都谈了什么。

    “我想与人为善,不愿与你们为敌。我们相安无事,各自安好,不行吗?”他自语,如果被逼到了那一步,他只能出手!

    事实上,如果有选择,他都想暂时离开新星了,去一个超凡星球,比如巫师世界、武侠宇宙等。

    他想避开这些牛鬼神蛇,从泥沼中抽身,现在的新星与旧土不是什么善地,怪物会越来越多。

    “就怕天下一样,已经没有净土。”他皱眉,巫师世界是否会有神灵降临,武侠星球是否会有武圣下凡?

    王煊出神,去哪里找一颗远离纷争的祥和星球?很难!

    “如果无法避免,那就只能面对了。任何生灵回归,都要付出惨烈代价。不知道现在他们到底多强,真不想掂量你们啊!”

    现在能怎样?当然是趁着最后的宁静期去各地走一走,转一转,他抓紧时间出诊,为一群老人续命。

    “王煊你在哪里?”老陈的电话打过来了。

    他前段时间,作为超凡领域的专家为一些大组织处理灵异事件,得到了一些奇物,近期整理后发现异常。

    “准备去泰城。”王煊告知他,要去周家出诊,帮人养生。

    “好,泰城见!”很久没有相见了,老陈要和他碰头。

    泰城,位于中洲东部区域,周家在这里,临海的城市相当繁华,游艇码头停着很多超级游轮。

    “王煊,你可来了,到了我的地盘,得好好招待你。先出海怎么样?回头再去见我们家老头子。”周云来了,热情相迎。

    “我怕刚出海,就引来几艘战舰轰炸,连累你怎么办?”王煊说道。

    “不会吧,他们都袭击你数次了,还敢这么做?”周云虽然这样说,但是明显心中发虚了。

    “老陈也要来。”

    “行,我去给你们安排住处。老陈都是有家室的人了,就不带他出海了,免得老陈对不起关姐。”周云说道。

    王煊无语,合着老陈是这么经不起考验的人啊,分明是你怕被战舰炸。

    “别折腾了,就去你们家那座有寺院的庄园吧。你知道的,我是修行之人,对前贤大德一向敬仰。”

    周云看了他一眼,道:“你肯定看上了庙中香炉、大钟等古器,不过你随意,反正我们家里人也没人能用。倒是从福地接回来的人,一直有人在惦记这些东西。”

    周家的庄园,有许多粗大的古树,这里相当的幽静。

    “等着,我喊人,这次有个出名的美女在泰城拍戏,我要是告诉她剑仙来了,她保证会过来,想拜你为师呢。另外,我认识的美女……”周云拨号,准备喊人。

    王煊赶紧阻止了他,这家伙回来后果然灯红酒绿,现在的生活太丰富多彩了,日常就这样?

    现在他哪有时间应付这些,随时准备与神秘生物开战。

    “小王,你这样可不行,人生得意须尽欢,你都仙剑了,怎么还像苦行僧一样?!”周云开道与教育他。

    “没办法,最近审美有点挑剔,看到的不是狐仙,就是绝世天仙,由奢入俭难啊。”

    周云眼睛顿时直了,道:“我去,王煊,兄弟,什么时候也带我去见见那些仙子啊?我觉得,我也想修行了!”

    他爷爷来了,原本满脸是笑,然后,听到他这么说,一拐杖就抡过来了,将周云给赶跑了。

    不久后,老陈来了,相当的精神,依旧是寸头,长发没有养起来,原因是关琳觉得短发顺眼。

    老周立时退场,给他们安排了地方,让他们先聊。

    陈永杰双目开阖间,神芒绽放,这是实力大幅度提升的结果,只要不掩饰,体表就会浮现淡淡金光。

    他丈六金身与释迦真经都修炼有成,道:“最近,我用了药土,突破的非常猛烈,想压都压不住!”

    他由命土后期晋升到了采药境界,那块药土是一副菩萨所留,蕴含天药成分,后劲极大!

    “真是让人头疼,我还想稳固下境界呢,结果每天道行都在增长,眼下都已经到采药中期了。”

    接着,他敏锐的感应到,王煊不加掩饰的气息,居然晋升到命土境界了?

    “你也动用药土了?”老陈惊异,王煊身上有两块药土,全都来头巨大,源自绝世列仙!

    王煊摇头,道:“没有,我得稳固下,对命土探索一番才会用。”

    老陈发呆,一阵无言,等王煊动用药土,在境界上多半就要超过他了,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这一天来的未免太快了吧?

    原本他还想说,他也初步修行出奇景了,并且能神游十里了,比古代教祖在这个境界都可能要强一些。

    现在,他直接将话语憋回去了,他觉得,王煊肯定也大幅度提升了。

    “陈教祖生不逢时,没有能够诞生在超凡璀璨的年代,与传说中的人物一较长短,却在这个神话消亡的时期,遇到一个变态!”他叹气。

    很快,他又严肃起来,告诫王煊,最近一定要隐藏实力,有列仙大概率回来了,前阵子他处理了许多灵异事件,发现了各种蛛丝马迹。

    陈永杰现在对外的表现,很低调,境界未变,以释迦经文秘法掩盖真正的修为。

    王煊点头,可是如果他已经被人重点盯上了,怎么掩饰都没用。

    老陈以精神领域探查周围后,确信无异常,取出一件袈裟,告知王煊,这是他最近帮人处理诡异事件,得到的一件真正的异宝,威力强绝。

    王煊看着他,道:“你修炼佛家各种功法,现在要是披上袈裟,真就是出家人了。”

    “别乱说话,我都领证了。”然后他以精神传音,这件袈裟内有乾坤,留有密语,提示了一桩天大的造化。

    王煊惊异,顿时来了兴趣,道:“造化?”

    “没错,如果能找到,未来可敌列仙,因为会为我们筑下无匹的根基!”老陈郑重地说道。

    王煊严肃起来,这都什么年代了,一切都在枯竭,连内景地都可能会干涸,还有什么资粮能有这么大的作用?

    “大幕后,灵山上,释迦当年在最高等的精神世界中艰难地采摘到天药——九劫天莲。”

    王煊心惊,会有这种东西遗落在现世,怎么可能,采摘到天药后,释迦自己难道不服食吗?

    老陈道:“九劫天药,自然不可能留着,但莲蓬中有数颗种子,落入了现世,留给未来佛。”

    据密语所述,释迦采摘天药时,有绝世强者与之争夺,战况激烈,半个莲蓬落在现世中。

    袈裟中有记,莲蓬落入现世后,被佛门得到,封在某座古刹的地宫下的舍利函中。

    陈永杰分析,说是留给未来佛的天药种子,但他觉得,可能另有他用,释迦大概早在古代就预感到大幕将熄!

    “这可是天药种子,如果在采药境界,将天药种子埋在命土中,这种恐怖的根基简直想都不敢想啊!”

    老陈眼神灿烂,告诉王煊,旧土被财阀挖空了,如果有这种东西,很可能就在新星财阀的家中,并不难找。

    王煊也被惊到了,这确实是天大的造化,他现在正想着怎么提升自己呢,面对越来越危险与可怕的大环境。

    “新星上,复建了佛寺、有佛门祖庭的财阀,就那么几家,其中周家这里就有一座古庙!”老陈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