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六十二章 仙人保镖
    真骨中的生灵虚影自己复苏,然后,显化在现世中?

    王煊停了下来,他感受到了前方建筑中的生机。神秘物质弥漫,有强大的超凡生物在屋中等他。

    “剑仙,请!”黄兴海示意。

    “不要喊我剑仙,黄家有大仙在此,我算什么仙。”王煊纠正,然后直接大步走进院中,接近祖祠正屋。

    黄兴海动容,这个年轻人感知太敏锐了,隔着还有一段距离呢,他就能发现黄家的仙人在此吗?

    他没有跟过去,只算是个带路人,等在外面。

    黄家祖祠,白雾一缕缕,从样式很古的祖屋中蒸腾出来,有一道虚影在雾霭中浮现,那是一个中年人。

    他自然是精神体状态,穿着旧土古代样式的衣物,身影略微模糊,在白雾中洒落点点光雨。

    这个人颇有仙气,正在打量王煊,叹道:“在这个枯竭的年代,你却能走到这一步,了不得啊!你错生了时代,如果早生千年,必然又是一位绝世强者。”

    接着,他又摇头,道:“也不算错生,或许,你更幸运,羽化的不自由,人间的更灿烂鲜艳。”

    “前辈谬赞,我算什么,和前贤比起来,不过是大地上的飞蛾仰望扶摇直上九天的金翅大鹏,差的太远了。”王煊开口,严加戒备。

    眼前的男子是位古人,在王煊现阶段的认知中,这些怪物不是挖坑的,就是埋人的,都很危险!

    中年男子道:“你过于谦虚了,在现世纠错的恐怖大环境下,还能开内景地,这种天赋传到大幕中去,也会惊到列仙。”

    王煊很清楚,凡走过必有痕迹,即便他很谨慎,也注定会被人发现想隐藏的那些秘密。

    更何况,最近以来他为了得到至高经文,获得古代传说中的异宝,与财阀等价交换,为他们续命。

    一旦有超凡生物盯着他,研究他的举动,自然能发现端倪。

    他每次都出入道观、寺院中,常人不理解,列仙怎能不明白?

    千年古刹,负有盛名的道教祖庭,都不是寻常之地,被强大生物标注了印记,划分了地盘,藏着真骨、舍利子。

    列仙一旦将目光投来,自然能明白他在盗取神秘因子。

    “我踏入燃灯境界时,感觉超凡的夜空漆黑无边,寂静万古,看不到光明,有种压抑的绝望感,精神能量激荡之下,竟意外开启了一次内景地。”

    王煊说道,一副很有感触的样子。

    凡人阶段就开启了内景地,这种事绝对不能暴露,不然的话,但凡大幕后的生灵都要狩猎他!

    这种特殊的内景地,被列仙视为逃生通道,能够有效的利用!

    “你对我戒心太重了,我一个孤魂野鬼,对你没什么敌意,现在的我根本不算是仙,残碎的精神碎片而已。”

    中年男子自嘲,让他不用担忧,他没有恶意。然后他示意,请王煊入座。

    祖祠中,都是一些年头久远的老家具,仿佛回到了旧时代,那个散落光雨的模糊身影也坐了下来。

    “不知道前辈相召,有什么事情?”王煊话语不多,沉静的应对着。

    到了超凡境界后,他第一次这样近距离面对真骨中复苏的生灵。

    列仙,终是要进入现世了吗?

    王煊默默评估着,对方很强,但是,这个精神体碎片受限于渐消散的超凡法则,实力不算离谱。

    他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神龛中的一个铁函,他的天眼可以看到里面有块骨,包裹血管等,孕育着强大的生机。

    “我这样的古人,昔日一心要成仙,结果现在却落得人不人鬼不鬼。我现在落后于时代,观念陈旧,所以想和你和这样新出现的超凡者聊一聊,抱着善意,没有其他。”

    王煊看向他,问道:“大幕后是怎样的一个世界,现今怎样了,绝世列仙什么时候回归?超凡消亡,现在有什么稳妥的应对手段……”

    既然要聊,那他就不客气了,各种问题,不断向外抛。

    中年男子苦涩,道:“旧约……锁真言,我虽然是滞留在现世的精神碎片,但也不能说太多。”

    他坦然告知,如今超凡规则在消散,所以旧约松动了,不然的话他都无法开口,限制的更厉害。

    他沉声道:“列仙确认,神话会彻底腐朽,即便是绝世强者都没有办法,会沦为凡人。想来也是够可悲,长生不过是大梦一场,超凡的辉煌痕迹都会被抹除,化作虚幻!”

    列仙也没有办法吗?王煊皱眉,他原以为那些人多少能找到一些门路,即便不能改变大势,也能局部拖延或阻止超凡退潮,不要消散的那么快。

    通过交谈,他了解到中年男子是黄家最后一位成仙的人,名为黄琨,于唐末羽化登仙。

    至于黄家另外几位成仙者,有人早就死在了大幕中,有人失踪数百年了。

    黄琨唏嘘,大幕后的世界无比残酷,道:“成仙远没有世人想象中那么美好!”

    接着他又道:“不久后,现世中会出现各种超凡痕迹,超凡之乱将波及到现世来。”

    这不算是违背旧约,这些东西可以推测,王煊早就知道会出现那种局面,各种牛鬼蛇神都要出来。

    “列仙不甘,不足三年了,肯定会有各种挣扎。绝世列仙之间,大阵营间会发生碰撞。也会有列仙对现世恐惧,不想沦为凡人后被现世中的大组织等捕捉与狩猎,自然会先行下手行事等。一旦列仙降临,会有各种乱子!”

    黄琨坦言告知,这时间段很近了!

    “我找你来,其实是想结一份善缘,送你一桩大造化。”黄琨身上泛起白雾,遮拢了整座祖祠,防止其他超凡者偷听。

    王煊看向他,没有出声。

    黄琨自嘲,道:“不要觉得我是什么仙人,现实情况是,我不过是一块残碎的元神而已,没有人身,更像个鬼仙。我现在没有办法参与那桩造化的争夺,你如果得到,我希望你能分我一部分,助我重塑肉身。”

    王煊动容,这得是多么的大造化,能重塑肉身?

    “不久后,两个高等精神世界会在移动时交融,碰撞,在现世中显露出部分痕迹。”黄琨告知这一情况。

    “高等精神世界交融,大概率有天药出现,在现世中显踪,如果抓到机会的话,或许能采摘到!”

    天药出现都能推算出来?王煊觉得,列仙的手段未免太强大了,毕竟对方只是残碎的精神体。

    黄琨摇头,道:“你不要高估我,这是大幕后的绝世列仙推算出来的。事实上,这次两个高等精神世界交汇,大幕后的强者最先获得机会,如果他们采摘不到,天药才会在现世中显踪刹那间。”

    他坦言,现在大幕后的绝世生灵向现世传递某些消息并不是极其艰难。

    王煊无奈,道:“列仙采摘不到的天药,我又能如何?”

    黄琨道:“有很大的机会,因为现世中有稀世神物,当年不能带进大幕后的东西,可以用来采摘天药。”

    他又叹道:“现在的世间,异宝真的很多,可惜,对残碎的元神不是很友好,处处是杀机。”

    说到这里他起身,从祖祠中的墙壁中取出一个石盒,开启后,里面是一团丝线,晶莹通透,不过两米长。

    “这是什么?”王煊露出异色问道。

    “这是守约者死前留下的,可以垂钓精神世界的丝线,这种材质极其珍贵,连较为有名的异宝——捆仙绳,都是以这种材料炼成的。”

    王煊戒备,这东西别真就是捆仙绳,将他束缚住那就危险了,他暗自准备好了短剑,情况不对,斩之。

    “当然,现在还缺少最重要的钓钩,可以钓精神世界的物产,相当的珍贵啊。”黄琨露出向往之色。

    他告诉王煊,超级财阀钟家有一个钓钩,那是一千八百年前一位守约人殒落后留下的。

    他苦笑道:“我确实想直接取走钓钩,但是那里有古怪,有一口灰扑扑的池子,看起来很像传说中的往生池,说是可以送魂体往生,但鬼才知道??它是把人送走了,还是吞食了!”

    黄琨无奈,道:“即便我得到那个钓钩,也不敢轻易尝试触及高等精神世界,因为会有精神天火落下,相当恐怖,没有肉身的人会十分危险。”

    “这么可怕?还是算了吧,我这么弱小,不适合参与这种大场面。”王煊摇头。

    黄琨道:“不要妄自菲薄,这是天大的的机缘,况且现阶段我比你都远不如,到时候我们联手,不过你有肉身,需由你来钓天药。”

    “可我还是觉得不稳妥。”王煊觉得自己实力太弱,不足以“担当大任”,让黄琨等他一段时间,他先去闭关。

    “时间来不及。”黄琨摇头。

    “前辈有什么秘法或古法吗,可以快速提升实力。”王煊问道。

    黄琨无言,最后坚决的的摇头,道:“我不能害你,有些速成的秘法,最终会坏了修行者的根基。”

    “真没有无害的秘法吗?”王煊认真的请教。

    “内景、天药、逝地……这些可以,我们现在就是要去钓天药。”黄琨让他不要急躁,修行要一步一个脚印来,况且天药在望了。

    “高等精神世界,什么时候在现实中浮现一角?”

    “三日后的深夜!”黄琨告知。

    “这么快,准备不充足,我怕会惨死在精神天火下。”王煊摇头。

    黄琨叹道:“既然这样,我也不能勉强你,不过确实是个大机会。”

    他补充道:“到时候看情况再定吧,我觉得可能会有极其壮阔的大场面出现,说不定都不用我们去钓天药,它会主动飞出来。”

    王煊不解,露出异色,问他为何可以这样?

    “我已经得到消息,大幕后,会有数位绝世强者出手,争夺高等世界的天药,万一将它打出来呢?甚至,它自己主动逃过来,那就美妙了。”黄琨露出希冀之色。

    王煊感兴趣了,道:“我们能看到列仙大战?”他想观战,那种大场面实属奇观,他从未见过呢。

    黄琨点头,道:“大概率能看到,列仙大战,数个阵营的人马交手,会十分恐怖!”

    “好,三日后,我们看机会行事。”王煊点头,算是答应了。

    接着,他又为难,想到了一些事,道:“我觉得,最近有很强大的超凡生灵在跟踪我,我怕会出事儿,请前辈出手,帮我解决杀身之祸!”

    黄兴海就守在祖祠外,听到的王煊的话语,面皮抽搐,这年轻人……想让黄家的真仙给他当保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