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六十三章?天药
    黄琨叹气,露出为难之色,告诉王煊他现在是残碎的元神碎片,实力还不见得有王煊强大呢。

    况且,他现在血肉重塑,不能离开过久与过远,不然的话会出事儿,真骨需要真灵来守护与交融。

    他告知了这些情况,让王煊第一次了解到,各家那些舍利子、真骨等现在到底是什么状态。

    “如果敌人就在附近呢?我感觉有人在黄家外面。前辈,他这是盯上我了,你不把他解决掉,说不定我活不过这三天。”

    王煊开口,这两天不仅探测器追踪他,隐约间,他还捕捉到了蛛丝马迹,有超凡者远远的跟着。

    “行,你稍等,我去看一看。”黄琨有点无奈,这个年轻人脸皮有点厚,他都婉拒了,居然还要请他出手。

    不过,他快速调整了心绪,觉得自己得快速适应,这不是古代了,现代人似乎都这样,没几个面皮薄的。

    白雾扰动,光影一闪,黄琨消失。

    王煊目光一凝,这是个高手!

    而且,对方敢追击出去,放心让他呆在这里,看来真骨另有些秘密,能够自保。

    数十里外,有一个白衣女子,婀娜多姿,和人组团驾车登山呢,不时眺望虞城的黄家庄园。

    她穿的简洁而清凉,下身是热裤,露出雪白的大长腿,上身是T恤,带着太阳镜,自驾悬空飞车,开的很溜。

    一群年轻人各自驾车,组团来到的金顶峰,看佛光普照的奇景。

    嗖!

    黄琨来了,普通人看不到他,这个女子也想装作普通人蒙混过去。

    “妖仙?你过界了。”黄琨开口。

    胡璇有些无奈,推了推挺翘鼻梁上的太阳镜,道:“我不是为你而来,没有针对之意。”

    “针对我家的那位客人也不行,你可以离开了。”黄琨说道,在大幕后方,他这一脉与妖仙本就不对付,时常起冲突。

    胡璇的面孔很精致,雪白细腻,有种狐媚的魅惑感,正是她在月夜下的苏城外与王煊对了一掌。

    当然,那只是她的符纸化身,被王煊一拳打穿胸膛,震碎了。

    她笑了笑,道:“呦,你管的倒是挺宽。他是现世中人,与你们这一脉没关系。我愿意跟着他,碍着你了吗?你别惹我,不然的话当心我拆了你的神祠,让你复苏的真身不得安生!”

    黄琨冷声道:“这是我的地界,容不得你一个傀儡身放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真身在望月崖复苏。你如果对我的神祠下手,我便去找你的沉眠地。”

    ……

    王煊感知到了虞城外的深林中有超凡能量激荡!

    他瞬间精神出窍,飞上高空,看到了黄琨与一个女子交手,超凡物质弥漫,让山林无声的碎掉,让山崖被腐蚀,不断消失!

    “真动手了?竟是那个女人,一只狐狸精!”他没有细看,又快速回归了肉身。

    片刻后,黄琨回归,告诉他,那个女人走了,暂时不会跟着他了。

    “多谢前辈,帮我赶走妖仙!”王煊感谢。

    祖祠外,黄兴海闻言,心中大受触动,黄家的仙人给这年轻人去当打手了?!

    “我帮你看看,身上是否还有古怪,被人留下标记。”黄琨说道,既然选择出手了,那就好人做到底。

    他还真怕王煊出意外,三天后无法出现。

    黄琨动用一种秘法,以魂光为镜,照耀向王煊,这种古法他现在只是勉强施展,借助了不远处的真骨,动用了部分超凡规则之力。

    王煊寂静不动,但是,福地碎片中的斩神旗随时准备打出去!

    还好,对方并没有针对他出手,的确是在以镜光照耀各种异常与古怪。

    很快,魂光镜面上映照出一个机械人的影子,不是很清晰,有些模糊,是那个五号机械人。

    王煊皱眉,在孙家大战的那个机械人在关注他?

    最近他发现探测器异常,看来是那个超凡机械人在监控。

    “它关注过你,但没有表现出浓烈的杀意,应该只是曾经远望,没有临近过。”黄琨开口。

    接着,他不淡定了,魂光镜面上映现出了什么?燃烧的枯黄纸钱,触及镜面,让他的镜光瞬间模糊。

    他的魂光剧震,他赶紧停止了这个术法,然后,他的身上有冒起一缕轻烟,他自己割裂下去一角魂光,舍弃了。

    黄琨倒吸冷气,道:“你招惹了什么东西,你身上有什么?!”

    王煊想了想,从福地碎片中取出一张泛黄的纸,这是他第二次从身体内的命土蒸腾出来的迷雾构建的通道进入的神秘世界里带回来的纸钱。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它莫名出现在我的身上,扔掉过一次,但它自己又出现了,似乎甩不掉。我一直想找人看一看,它有什么来历。”王煊说道,并向前递去。

    黄琨倒退,没有接这种带着陈旧年代感的纸钱,道:“这东西有问题,我觉得,有些不妥,像是带着一个世界的怨气。”

    王煊将纸钱丢掉,并焚烧成了灰烬,道:“前辈,你再帮我看看,身上是否还不妥?”

    黄琨皱眉,镜光再现,不过这次没有看出异常。

    “丢掉的话,不久它还会回到我身上,不知道它是怎么重新聚集起来又再现的。”王煊说道。

    这自然是假话,他只是想让黄琨看一看纸钱到底有什么来头。

    当初,他曾追寻了很久,它们从漆黑的天穹上飘落,但像是没有源头,无法追溯。

    黄琨神色严肃,道:“说不好,你最近小心一些吧。我想起一些事,这东西似乎和超凡退潮有关,以前隐约间听两位绝世强者说过点滴,好像是在哀悼神话世界的消亡,我当时离的较远,没有听真切。如今结合大幕与现世来看很应景。”

    王煊告辞,离开了黄家,约定三日后再聚,共赴数十里外的金顶峰一起钓天药。

    黄兴海进入祖祠,现在黄家仙人处在复苏的状态,不用托梦,两人也能交流。

    “老祖,您真要和他合作,去钓高等精神世界的天药?!”

    “嗯!”黄琨点头,而后返回真骨中。

    ……

    林教授、秦诚也和王煊离开了,不过途中他们换乘悬浮列车,向苏城而去。

    “烽烟四起,超凡齐现,一个又一个道统如同雨后竹笋般出现,还剩下两年多了,是最后的疯狂吗?演化神话世界,财阀成为一处又一处恐怖的道统。灵山、瑶池、不周山……逼近现世。希望不是这样!”

    王煊独自远去,神色凝重。

    老陈来电,以最新的密语交谈,他动用少许超物质,给秦老头简单洗礼了下身体,接触了他们的秘库。那里确实危险,但有不少奇珍,疑似有释迦留下的雪白法螺,佛光普照……

    秦家都是与佛教有关的经文与古器,好东西太多了,陈永杰发现了顶尖异宝,可惜带不走,那里有主了。

    “先看看情况,如果那法螺足够强大,值得冒险,那么豁出去了,找机会出手!”

    “释迦还活着,早晚会从大幕中走出来,现在冒险进入秦家秘库,即便拿到那个法螺,将来也会被收走。”

    “可以打个时间差,利用这法螺做很多事,大不了用完再还回去!”

    两人短暂交流。

    让陈永杰遗憾的是,依旧没有发现那半颗莲蓬。

    “我再会诊一两家后,将前往钟家。”王煊告知。

    “可以,钟家既有道观,也有佛寺。”老陈早就摸清了。

    ……

    晚间,王煊来到吴家,受到了热情的招待。

    他心绪起伏,再次想到了赵清菡、吴茵。那头老狐靠谱吗?怎么还没有将人放回来。

    吴成林亲自作陪,和王煊也算是熟人了。

    期间,吴茵的父亲出现,和王煊详细了解吴茵在密地中的点滴,聊了很多,他对吴茵迟迟不归有些担心。

    在吴家,王煊依旧是慷列仙之慨,帮吴家的老头子、吴成林以及吴茵的父亲同时梳理了身体。

    不过,他也在这里有意外之喜,得到一个木头小人,仔细研究了一番,这东西竟有惊人的用处!

    次日傍晚他才离开,他想了想,直接赶向钟家,需要和老陈提早汇合商量一下。

    他必须得严肃对待,钓高等精神世界的天药,这件事靠谱吗?需要认真准备。

    第三日清晨,虞城数十里物外的金顶峰出现异常天象,乌云压顶,像是漆黑的天穹倾覆下来。

    接着,有血色闪电交织,像是一条又一条血河奔流。

    随后,有恐怖的球状闪电绽放,从那乌云中落下,璀璨的球体落下来后,将山崖都炸的断裂了。

    “王煊,剑仙,你在哪里,怎么还没有来?已经出现异兆了!”黄兴海替黄琨联系王煊,有些焦急。

    “不是说傍晚吗?怎么提前这么多,我刚找到钓钩!”王煊回应道。

    虞城,黄琨聆听雷霆炸响,盯着漆黑的苍穹,道:“这种事情谁也无法推测的非常精准,天药啊,属于绝世机缘,今天它提前出现了。”

    他没有肉身,让黄兴海转述。

    坤城,钟家,钟晴素面朝天,清纯绝丽,她盯着探测器搜集来的那些画面,颇为吃惊,道:“真有天药啊!”

    漆黑的天穹间,不时有闪电划过,在那虚空中,似有一株奇异的植物不时被照出来,每次浮现,都神圣璀璨。

    王煊和陈永杰也在盯着屏幕,凝视那株天药。

    感谢:冬天x、有故事的酒儿,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