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六十五章?仙血四溅
    像是两个世界在接触,随后擦肩而过,那里大岳巍峨,高山雄浑,在现世中投下阴影,可以看到,有仙光绽放,似乎有一些强者在出手。

    “危险生物——先天神魔!”五号机械人盯着漆黑的天空。

    现实世界的人们无比震撼,他们似乎看到列仙在另一个世界出手。

    超凡者来了,一些人早就选好了有利位置,亲临金顶山区域,等待那可能存在的机会,万一天药坠落到现世呢?

    “来了!”有超凡强者双目射出神芒。

    漆黑的天空中,巨大的山脉漂浮着,压抑无比,那里有粗大的雷霆绽放,接着一株植物横空,神圣无匹,光雨洒落。

    “一株天药在逼近现世!”超凡者的脸色变了,机会来了吗?

    现场气氛太紧张,高等精神世界越发的清晰,高高在上,庞大的山脉横亘,更远处更是壮阔无边,似乎比现世大的多,如星空般深远。

    那些恢宏的景物从高空中交错而过,让人有种要窒息的感觉。

    列仙似乎急了,在远方追赶,隐约间可见,那里似乎是一片大幕,他们攀登向高等精神世界中。

    有仙剑横空,纵横交织,组成天剑阶梯,强者踏着剑梯,冲向那极其难以接近的深邃精神世界中。

    现实世界,人们看到的画面很模糊,但是隐约间觉得,天上雄浑的大山,庞大的山脉,大概是仙界,都被惊的说不出话来。

    神话真的存在,现在举世皆看到了,被证实了,各方都头皮发麻。

    “来吧!”五号机械人不断评估,准备出手了,它觉得天药临近了,初步捕捉到了它的气息。

    “当年,母舰接近某一层精神世界时,似乎发现过这株天药,可惜错过了!”

    “为什么我看不到!”现场,也有超凡者低语,非常不甘心,最后更是愤怒。

    那株发光的植物,越发的绚烂,带着柔和的波纹,与现世交融了,但是有些超凡者根本就看不到的它的身影。

    至于新星上的普通人,更是见不到,他们只看到了疑似列仙的模糊身影在追逐着什么!

    这时,有发光的骨块亲临金顶山附近,密布着血管,流动着血液纹络,绽放仙光,形成一道朦胧的人身。

    还有舍利子发光,构建出一尊金色的身影,显照在山林中,抬头盯着漆黑天空中的各种景物。

    这种有真骨与舍利子的生灵都有些来头,不止一两人在此,让其他超凡者都颇为忌惮他们。

    “回来!”高空中,似乎有顶尖列仙大喝,抬手间,祭出一道金色的绳索,锁住了那庞大的山脉,向回拉去,要阻止高等世界远去,还在想办法采摘天药。

    “可恶,赶紧失败啊!”

    断裂的金顶山主峰下,有生灵低吼,盯着高空。

    轰隆!

    强大的列仙联手,也阻止不了高等世界离开,那片磅礴的山脉,越发的清晰,几乎要撞入现世的高空中了。

    连普通人都能看清了,伴着闪电,仿佛要透过屏幕压在他们的身上,让所有人都有种窒息感。

    就更不要说现场的人的感受了,即便他们是超凡者,也都心神颤栗。

    ……

    坤城,钟家。

    “要去现场吗?但那里很恐怖。人祸,仙祸,精神天火等,都要考虑在内。”陈永杰沉声道。

    王煊摇头道:“说实话,我考虑了很多,原本是想坑黄琨的,在我的观感中,除了剑仙子外,古人都很危险。”

    这是他早先的打算,但终究没有那样做。

    “黄琨是好意的话,我那么做,就有些不厚道了。他如果有歹意,那么,我自身入局,亲自下场参与绞杀,其实也落了下乘。”

    所以,王煊最后选择做个局外人,克制了所有冲动。

    他觉得没有必要那么激烈,彼此保持距离,各自安好。

    “黄琨选择与我合作,不外乎是冲着我这个人,或者通过我拿到钟家的钓钩。”

    不过在王煊明确表示退出后,黄琨并没有强求,眼下看倾向于获得钓钩。

    ……

    伴着吼声,宏大的山体临近现世,列仙不甘,但似乎也无可奈何了,眼睁睁地看着天药远去。

    “来了!”有人大呼。

    一株植物比闪电还盛烈,还耀眼,撞了过来。

    这时,超凡者纷纷现身,出现在金顶山附近的山脉中,渴望天药坠落下来。

    周冲手持锁魂钟跃跃欲试,如果不是鬼先生还在钟体内,顽强的与他争夺最后的控制权,他很有信心,手持上古传说中的银钟,横扫这里所有人。

    真骨发光,舍利子灿烂,交织成仙影,金顶山附近超凡物质浓郁,蒸腾而起!

    哧!

    五号机械人终于动了,祭出晶莹的丝线,在超凡手段下,丝线快速蔓延,想去钓天药!

    轰!

    突然,整片山脉地动山摇,斑驳流光出现,接着盛烈起来,冲霄而起。

    金顶山所在的山林,像是有生命般在复苏,符号密密麻麻。

    在场的超凡者有些人直接炸开了,化成血雾,连一声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就已经死去。

    他们身上的超物质被抽取出来,蒸腾向高空。

    喀嚓!

    有真骨裂开的声音响起,即便来头强大的神秘生灵也遭受重创,仙骨四分五裂,浓郁的仙道物质流散,被高空汲取走。

    啵!

    有舍利子瓦解,化成浓郁的佛光,没入天际。

    “黄家,你们疯了!”有人怒吼,震动整片山脉。

    “该死,是绝顶的先天神魔,不然不可能蒙蔽我!”五号机械人眼窝中各种符文交织,它猛地拉回钓钩。

    但是,这改变不了什么结果,山脉中光束冲霄,要瓦解所有超凡者的身体。

    “这是数百年前,超凡还没有完全退潮时就布置下的接引通道,我们成为了祭品!”

    一块仙骨中冲出虚影,但一时间却挣脱不了此地的束缚,逃不出去。

    虞城,黄家祖祠上空,黄琨平静的看着这一切。

    还有一道身影,也是精神体状态,正是胡璇。

    她有一张魅惑之脸,但此时却神色凝重,道:“你们好狠,就不怕惹出大祸吗?那些人中,有的根脚很不简单,会出事儿的!”

    “绝世强者要跨界过来,算账的话,还轮不到我头上。”黄琨开口,一旦事成,绝世强者临世,谁敢来清算?

    “我这次帮你们喊话了,如果再被人发现和你站在一起,肯定要被人恨到死。”胡璇刹那消失。

    当!

    锁魂钟发出震天之响,银色涟漪扩张,还原出真实景象,哪里有什么高等精神世界,有的只是朦胧的大幕,贴近现世,有一群人等在那里,要跨界!

    “你们就不怕境界坠落吗?”

    此时,一块真骨中的虚影惊怒,他认出了大幕后那些人,其中竟有一位绝世强者,威名震动仙界。

    这种人一般都不敢轻易跨界,要等到最好的时机,最大可能的带出自己那恐怖的道行与力量。

    越是强大的仙人越是害怕沦为凡人!

    当!

    锁魂钟很逆天,接连震响,这片地界中的符文暗淡了不少,周冲躲在大钟内,驾驭着它,居然逃向远方。

    五号机械人身体熔化了,没入土层中,它损失惨重,精神火种近乎熄灭,且活性金属身体有一半被消耗掉了。

    仙骨炸开,舍利子崩碎,有虚影远去,也有虚影消散在现场。

    至于其他超凡者更是相继化成血雾,这片地带很快就安静了。

    只有少数几人逃离,主要是如今的新星超物质枯竭,当年祭炼的接引通道中超凡因子有限。

    “该你了,真正的奇迹,接引之路!”黄琨开口,他飞到了金顶山,激活了最后的特殊法阵。

    而后,他开始遥望远空,等待着什么。

    钟家,王煊身上出现一个又一个符号,绽放光华,最后形成三道涟漪般的光环锁住了他。

    “你怎么了?!”钟诚惊呼。

    嗖的一声,王煊从原地消失,这是真正的仙家法阵手段,隔空拘摄活人。

    不久后,王煊出现金顶山这里,看着一片破败的山地,血迹斑斑,甚至有仙骨碎片,他感慨道:“大手笔,好狠啊!”

    他看到前方朦胧的大幕,还有什么不明白?

    “死了不少超凡者,竟有仙骨、舍利子毁在这里,你就不怕结下大因果?”王煊看向黄琨,这还真是咬人的狗不怎么叫啊。

    “亲身来到这里的人,肯定不是大人物,我们能接下那种因果。”黄琨平淡地说道,然后他示意,请王煊挥动钓钩,接引大幕后的列仙回归。

    王煊道:“掳我过来,逼迫我以性命接引大幕后的强者进入现世,你认为我会配合吗?”

    他似乎在压制着心中的怒火,神色冷漠,这个黄琨果然不是善类!

    王煊身上有三道涟漪般的光环,束缚了他,很难与对方生死搏杀。

    黄琨笑了笑,道:“我没有逼迫你,我是在求你动用内景地,接引绝世强者回归,我们保证你能活下来。”

    王煊并不意外,对方敢这么布置,肯定是因为知道了他身上最大的秘密,在凡人阶段就开启了特殊的内景地,所以才有这么激烈的大动作。

    他略显沉默,最终叹息一声,向前走去,捡起晶莹的丝线,猛然一甩,洞穿微微发光的大幕。

    对面有一群人,这是一个强大的阵营。

    最后面有一个男子,穿着黑金甲胄,头盔连面部都被覆盖了,他与诸仙的气质不同。

    他寂静无声,隔着大幕都让人敬畏,黄琨身为仙人面对他都在颤栗,山川万物在他面前似乎都显得十分渺小,天空中的太阳都暗淡了。

    列仙在他周围,居然都被忽略了,让人容易遗忘其他真仙的存在。

    “现世,我们回来了!”有人大叫,激动无比。

    在钓钩穿过去的刹那,便有惊天动地的吼声传来。

    嗖嗖嗖!

    列仙都动了,一瞬间就有数人沿着那条丝线向外冲。

    “快!时间不多,旧约难违,珍惜这短暂的光阴,眼下它比天药,比绝世经文都要宝贵,逃生吧!”后面的人催促。

    光影闪烁,七人沿着晶莹的丝线第一时间冲了出来!

    然后,他们就惨叫了起来,惊天动地,都炸开了。

    仙血淋淋,有莫测的威力,有恐怖的符文,将他们的肉身磨灭,更是在撕裂他们的元神!

    “为什么会这样?”沿着丝线冲过来的仙人怒吼,看向王煊,而后又盯上了黄琨,他们的元神之力在飞快消融,流逝。

    这与他们直接硬闯大幕没什么区别!

    “你……换了丝线,我给你的那条呢?!”黄琨冲了过来,仔细检查后,震怒无比,他原先的那条丝线可是大幕后的绝世强者亲自祭炼过的。

    王煊看向他,道:“我看你的那条丝线有些腐朽了,我身上有一条相近材质的丝线,就贡献了出来,怕你的那条不结实。”

    黄琨简直要疯了,受不了这种刺激。

    跨越大幕出来的七位仙人都炸开了,触目惊心!

    在黄琨眼中,王煊只是个工具人,开启接引通道后,他们这个阵营的列仙将踏着王煊的尸骨回归。

    当初在逝地中,月亮上的神秘生物想钓走王煊,结果被他用短剑割下来一段鱼线,这次派上用场。

    “好人难做啊!”王煊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