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六十六章?给列仙上一课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王煊送出的鱼线材质更佳,如果真用来钓天药,那肯定没有问题,效果更好。

    黄琨的身体在发颤,克制不住自己,很想一巴掌将王煊糊成一滩烂泥,眼下实在在太惨了。

    “我以己度人,心怀赤诚,将品质更好的鱼线送出,只是没有想到你们却这样对我。”王煊摇头。

    当听到这种话,黄琨简直要原地炸裂!

    王煊道:“我将你们想的太好了,位列仙班,你们却丢掉了身为人类最为纯净与美好的善良本质。你们的恶意蔓延到了骨头里,坏到了元神最深处。”

    他声音不高,没有情绪激烈地喝斥,只是以一种十分平静的语气道来,却更加让对方受不了。

    他这样的淡然,等同于二次伤害,像是在向黄琨等人的伤口上撒盐。

    仔细想来,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如果列仙不包藏祸心,哪里有这种惨案,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黄琨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超物质,控制住自己,强忍着没有冲过去下死手。

    他自然知道被坑了,心中又苦又痛,从王煊嘴里说出来后,还都是他的错,被人这样“教育”……

    列仙的脸色很不好看,现世中一个刚挣脱凡人领域没多久的年轻人,竟这样给他们上了一课!

    黄琨想到了那个机械人,暗自咬牙,没事儿插一杠子干什么?如果鱼线直接还回来,说不定他还会仔细查看一番。

    这一刻,他感觉到了浓浓的恶意,他认为,所有这一切都是王煊安排的,明明白白,等人犯错。

    五号机械人逃出这片地域,它努力监听到部分对话,眼窝中的符号剧烈闪烁,砰的一声,它的精神火种过于激动,部分能量线路板炸裂了,它冒烟了。

    然后,它就跑路了,再不走的话,它的火种与活性金属身体就要枯竭了,真的要彻底死去了。

    王煊又要开口,但黄琨真不想听到他的声音了,每句话,每个字词都是折磨,都是羞辱,他觉得被按在地板上摩擦了。

    嗖的一声,黄琨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王煊,不仅要让他安静地闭嘴,还要让他付出最为惨烈的代价。

    现在王煊身上有三道由符文构建成的涟漪,这种能量圈禁锢了他,想拼命决战都很难做到。

    毫无疑问,在黄家祖祠那里,黄琨为他检查身上是否有古怪时,布置下了这种阴暗的外招。

    “你就不能做个好人吗?”王煊看向他。

    果然,又被挤对了,绝对不能让他再说话了。

    黄琨将王煊压制在朦胧的大幕前,撕破他的手掌,鲜血淋淋,让他以血肉直接接触钓钩,略过丝线。

    这样做的话,这个“人形通道”只能是一次性的消耗品了,不可能第二次利用了。

    “你,活着的意义就是成为仙路,接引列仙回归!”他冷声说道,寒意侵入到人的骨子里。

    今天,他竟出现重大失误,被一个现世的年轻人不咸不淡的针对,导致大幕中七个生灵濒临消亡状态。

    大幕前,七位高手的血肉爆碎后,焚烧干净,最后连那些血液都没有剩下,化成一缕缕烟雾。

    他们像是从来没有来到这个世间,被旧约抹掉了痕迹。

    他们的元神飞快腐朽,最后只留下虚淡的影子,如果没有绝世强者庇护,要不了几天也会烟消云散。

    七人绝望,看向大幕中,希望那位全身都覆盖在黑金甲胄下的绝世强者挣脱樊笼,出来救他们。

    王煊的手掌与钓钩凝结到一起,整个人都贴在大墓上,他盯着里面一道道沉默而又可怕的身影。

    即便出了这种事,里面的生灵依旧都很稳重,冷冷地看着他,仙道物质浓郁,都是强者。

    按照五号机械人的划分标准,大幕后的生灵等同于先天神魔!

    这种生灵如果能够能够完好的走出来,保存着现有的实力,一个人就能秒杀现世所有的超凡者。

    至于后方那个岿然不动,仿佛隔着岁月,似是立身在上古神话年间的绝世强者,则更为恐怖,一动不动。

    他呼吸间,那种超物质就扭曲了时空!

    有人动了,触及钓钩,向着王煊的血肉中钻来,并要强行开启他的内景地。

    “大幕中,有的生灵是精神体,有的生灵拥有血肉,真实的物质与精神能量共存。”王煊开口,盯着大幕后。

    但他似乎也忍受着痛苦,皱着眉头,有东西过来了,沿着他淌血的手掌前行。

    砰!

    黄琨给了他一掌,看不惯他这种身陷死地还冷静的样子,最想看到的是自然是他的恐惧与慌乱。

    王煊看了他一眼,道:“从头到尾,都是你们恶意满满,到头来却认为是我的错?”

    黄琨森然道:“腐肉一堆,烂骨几根,都快死的人了,还给我装?如果不是暂时要留着你的内景道路,还能让你嘴硬?”

    但他没有敢再动手,怕肉身内景地不稳定,影响列仙回归。

    外界,信号时断时续,探测器很难捕捉到金顶山的清晰画面,因为超物质太浓郁了,毁掉了很多昂贵的器材。

    现在,只能看到模糊的远景,人们惊愕的发现,剑仙在那里,他在做什么,与大幕中的生灵对峙?

    一层朦胧的大幕笼罩,让人强烈不安。

    外界各方惊疑,那是列仙吗,刚才似乎有人死了,在王煊面前爆碎,连血肉都烧成灰烬了。

    哧啦声不时响起,信号越来越弱,外面各大组织都心惊不已,目前的金顶山到底什么状况?

    “开启不了!”金顶山,大幕前,王煊的身体中发出声音,很是焦虑。

    有列仙触及钓钩,跨界过来了,想强行开启王煊的内景地,但总是失败。

    隐约间,他可看到了部分模糊的影子,那里应该就是特殊的内景空间,可他为什么一而再的失手?

    “时间宝贵,再延迟去恐怕会有惊变发生。”有人开口。

    嗖嗖嗖!

    列仙中又有几人动了,沿着钓钩,进入王煊流血的手掌,要占据他的身体,强开那片特殊的内景地。

    “你给我配合点!”黄琨面孔扭曲,今天他已经出现纰漏,导致大幕中的七位高手发生悲剧。

    现在,他绝对不允许意外再发生,不然的话他已经无法面对那位绝世强者,再出事儿的话,他提前自绝算了。

    王煊没有理会黄琨,反而看向对面,道:“大幕后的世界,有血肉的人是原住民,还是重新凝聚出来的身体,你们到底是什么样的状态?”

    他在思忖,在比较,他通过命土蒸腾而起的迷雾所进入的奇异世界,也是实物与精神体共存。

    两者如果有联系的话,找准时机,他应该可以做不少事。

    黄琨受不了他,要死的人了,还在问东问西,有各种疑问,真是无知者无畏!

    他一把攥住王煊的颈项,面子阴冷,一改在祖祠时的温和,寒声道:“你给我闭嘴,安分一些!”

    “你最好把手放下,给我放尊重一些。”王煊冷冷地开口。

    黄琨气急而笑,他羽化飞升,位列仙班,却一而再的被一个现世的年轻人轻慢,竟敢这样对他说话。

    不过,刹那间,他身体微僵,因为大幕后,列仙在看着他。一群生灵都神色不善,觉得他办事不力,现在是意气之争的时候吗?

    黄琨默默松开手,暂时一个字:忍!

    他盯着王煊,早已把他当作一个死人,仿佛看到他精神腐朽,肉身破灭的凄凉景象,有特殊的内景地又怎样?没时间成长下去了!

    “你凭什么仇视我,对我有敌意,其实,应该是我看你们面目可憎才对。”

    王煊回头看着黄琨,确实很讨厌这个人,阴狠毒辣,恶到骨髓中。

    如果古人与列仙都这样的话,那干脆都打死算了,不是善类。

    “说着狠话,气话,你又能怎样?”黄琨调整心绪,平静下来,淡淡地开口:“内景消亡,真身腐烂,这是你的结局。我现在不与你计较!”

    “我会与你计较的。”王煊说道。

    “呵呵……”黄琨冷笑连连,蔑视他,懒得多说什么了。

    天际尽头,一艘战舰出现,横渡长空,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不是很庞大,属于中小型的舰体。

    但是,冰冷的舰身依旧给人恐怖的压迫感,这种战争兵器一旦全力运转,屠城都说轻了,击穿大地,摧毁山河,都不是什么问题。

    “我们不接受本土任务,会被财阀与各大组织制裁的,谁都不能在新星上动用战舰。”舰中,灰血组织的一个中年人满头都是冷汗。

    老陈坐在主控室,盯着大屏幕,杀气腾腾,回头看了他一眼,顿时让他发抖,将后面的话咽下去了。

    “我们有分寸!”陈永杰看了他一眼,走到一边,取出一个黄澄澄的小葫芦,从里面快速跃出一道身影,竟是王煊。

    “孙家干这种事怎么没问题?要不,你们打上孙家的旗号。”战舰中的王煊开口。

    中年男子看到多出一个人,认出他是谁,再听到这种话后,开始狂擦冷汗。

    “要不就这么决定了?”王煊回头看向他,催促他加快速度。

    战舰抵临虞城外,流畅的线条充满美感,但也极其危险。

    “算了,我遵纪守法,就暂时按照新星的规矩来。但打列仙时肯定不能这样,到那时,我们是对付外敌,对抗外辱,守土卫疆!”

    王煊乘坐一艘小型飞艇,离开战舰,但动用的武器一点也不弱,锁定了黄家祖祠,准备毁掉黄琨的仙命——真骨,先断了他的根子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