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七十章?我们是未来的你
    仙,只身一人独伴孤山,意味着远离红尘,人间,风餐露宿,咀嚼孤独与寂寞,经历各种生死劫难,才能成仙。

    但最终,却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修行很多年,生老病苦,同时代的人都死了,几人侥幸而艰难的回来,如今付出惨重的代价穿透大幕,才踏足在现实世界中的土地上,结果,三人直接被绞杀。

    逃到远处的两人心有悲凉之意,他们位列仙班,曾经是高高在上的神仙,如今同伴却落是这样收场。

    这很不真实,数百年前,在他们没有进入大幕前,还能呼风唤雨,以一己之力改朝换代。

    “神话果然是一场梦境啊!”

    两人怅然,有种无比凄凉之感,但并没有停下来,向山林深处遁去。

    可惜,他们的机会不多,王煊驾驭飞舟追了下来,速度比他们更快,再次挥动手中的斩神旗。

    两人绝望了,金色的纹理交织,蔓延向虚空中。纵然两人竭尽所能,上天入地,分开逃亡,燃元神,将速度提升到极限,也被金色纹络擦中。

    飞天的那个人的精神体消失了半截,然后,被老陈祭出的通红的袈裟瞬间遮住,活捉回来。

    没入地底深处的人半边身子都没了,元神将溃,好不凄惨。

    老陈挥动五色羽扇,砰的一声,山地炸开,出现一个巨大的深坑,那通红的袈裟像是火烧云降落,将这个人也卷了回来。

    袈裟中,两人残存的元神也要瓦解了,眼看活不了多长时间。

    主要是因为,跨界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他们处在最虚弱的状态。当初,周冲从原池山回来时,休养了两天两夜才敢露面。

    “真是可悲可叹,我们这样算是神仙吗?”一人摇头,那不是愤怒,而是一种发自灵魂的心灰意冷。

    王煊没有急着出手,感受到了那种情绪。

    另一人开口:“现世有很可怕的问题,神秘物质退潮,藏着一种深深的恶意,在冥冥中注视着我们,列仙的结局注定很惨。”

    自从得悉,超凡腐朽,一切都会被打回原点后,他们就在努力,想要改命。

    可惜,到头来他们惊悚的发现,整片世界仿佛是虚幻的,他们做了一场大梦。

    “醒了,所有神仙都会发现,自己不过是泡影,成仙只是一场梦!”

    普通人安度一生,死去一切成空了,他们却从梦中醒来,体会痛苦,现世纠正了轨迹。

    “曾经屹立在九天上的神仙,其实很可悲。”

    两人没有针对王煊与陈永杰,只是自顾在那里低语,对这世间失望而又绝望,临死了,他们似捕捉到了现世中的深深恶意。

    “你们在神话最后腐朽的末期,重复我们的道路,有什么意义呢?”终于,两人看向了王煊与老陈。

    王煊心情复杂,此时对他们没那么敌视了,换位思考,如果修行到头来,换作是他遇上这种事,确实心有寒意,惆怅万千。

    “哪里有什么神仙,穷途末路,大梦空转,这种人生太失败与灰暗了。”一人身影虚淡,即将消散。

    老陈也有些不是滋味,三年后,更久远的未来,这便是他们的人生吗?超凡绝迹,如果他们执意向前,似乎注定一场空。

    他收起袈裟,放开这两人,不用动手这两人也难以久存了。

    王煊开口道:“我们聊一聊?在今天之前,你我间没有深仇大恨。”

    “我们在争渡,有些事没得选择。”一人平静地说道。

    陈永杰道:“人生在世,谁不是在争渡?现在,财阀怕的要死,担心失去现有的一切。列仙忧患未来,焦虑的要死。我们夹在各种错综复杂的势力间,同样是在渡。”

    “立场不同,或许有一天,有绝世列仙成为了财阀,而我却成为了神话彻底腐朽后最后的修行者,看不到前路。所以啊,现在我们可以心平气和的聊聊,放下成见,彼此都不要对立。”

    王煊开口,他想了解旧约,他想从源头理解修行路上的事,现在大幕深处怎样了。

    “很久远的过去,列仙执行旧约,所有人共同遵守约定,成仙离去,这是共识。留在人间的会消亡,天人五衰,元神腐朽,各种惨烈,都会逐步出现。”

    “只有大幕后的绝世强者,或者最古时期的仙人知道详情,旧约算是不得已的一种选择。”

    两道身影模糊了,正在消散,此时他们没有什么仇视的心理,有的只是无奈,以及一种萧索感。

    “现在的我们,就是未来的你。”

    顷刻间,他们化成了飞灰。

    王煊与陈永杰轻叹,没有杀敌后的激动,两人摇了摇头,死去的几人,都曾经是神仙,确实有些惨。

    “大幕后的生灵现在与你我敌对,说不定哪天另一个阵营的列仙又与我们合作,是盟友呢。”陈永杰说道。

    王煊点头道:“是啊,比如剑仙子的阵营,比如女方士……手段似乎也不是很激烈,不久后,有可能会有接触。”

    这世间没有绝对的错与对,没有一成不变的人与事。

    不久前,他还在与财阀孙家开战呢,转眼间,他又同列仙交手了,谁知道明天又会怎样。

    本是大获全胜,两人却意兴阑珊,情绪不是很高,因为死去的两人最后的话确实让他们受到一些触动。

    陈永杰开口:“如果不能修行了,你有什么打算?我打算开个武馆,当格斗家。慢慢找路,说到底还是不甘。”

    “列仙还没有放弃,看样子,存在某些可能,我们现在不能消极,还是得提升自己。”王煊说道。

    列仙消散后,除却留下一些残碎的兵器,还有一条晶莹的丝线与钓钩。

    王煊走过去,收了起来。

    哪里有什么天药,这就是用来钓王煊的,没有他,这东西毫无用处,那些人需要他的内景地才能摆脱旧约过来。

    黄琨将有问题的钓线送给王煊,让他去找钓钩,假象而已。就如王煊与老陈早先谈论时猜到的那样,意在他这个人。

    虽然现在没有天药,但以后如果遇到高等精神世界,或许会有用。

    两人远去,离开崩塌的金顶山。

    老陈在路上与王煊分别,他要继续去找那半个莲蓬。

    当浓郁的超物质消散,各种探测器重新接近这片山区,捕捉真相,除了一片破败外,什么都没有发现。

    “太初计划启动,我们随时准备离开!”有些大财阀内部在密议。

    他们还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总觉得列仙那么大的声势,大概率会杀死王煊,会出现在现世中。

    有些财阀准备舍弃新星,按照昔日准备好的退路,逃向深空,进入没有神话传说的地方。

    只要躲过三年,隔绝超凡,再次回归后,一切还是他们说了算。

    原本有些财阀是要和列仙死磕到底的,歼星舰都要研制出来了,但是,最近的超凡之战有些打击他们的信心。

    他们可以破灭星球,但对那些精神体却无可奈何,防不胜防,总不能玉石俱焚,彻底毁掉新星吧?

    金顶山寂静了,列仙来了吗?

    王煊呢,是否死掉了?人们在等待结果。

    半个小时后,人们惊愕的发现,王煊从山林中走了出来,很平静,也很放松,像是散步般接近虞城。

    外界顿时炸锅,列仙弄出这么大的动静,都没有杀死他?

    他安然无恙,衣服平整,发丝没有一根凌乱,相当的从容与镇定。

    那些扬言要报复的仙人呢?他们的精神传音当时可是震动了虞城所在的区域,很多人都听到了。

    “王煊,又胜了,即便是面对列仙,都没有死,看样子应对的很轻松!”

    外界,一片沸腾,谁都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连传说中的神话生灵都奈何不了他?

    很多人都想知道,在超物质沸腾,天眼被蒙蔽,探测器成片失灵时,究竟发生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战况。

    望月崖,一个白衣女子惊异,新星的这个年轻人居然完好无恙的活了下来?

    某栋别墅中,周冲有点惨,坐在银色大钟上,精神体暗淡,他皱眉,那个曾被他想收为己用的年轻超凡者这么勇猛?身上有大问题!

    他瞬间就想到了丢失的斩神旗,一下子就上心了!

    “老王,这是要逆天啊,连大幕后的神仙都奈何不了他,我相当的服气!”钟诚震撼不已。

    孙家,一些高层成员得到消息后,也是半晌无言,那个王煊这么生猛?

    “现在不要与他起冲突,难得啊,他与列仙对立,让他们开战吧,我们暂时静静地看着!”

    外界热议,王之蔑视图再次被人贴出来,引发关注。

    当然,大财阀的关注点不在这里,现在到底要不要执行太初计划?果断撤退,还是说再看看形势?

    当日,天地间,隐约间像是轻轻震动了一下,而后出现奇异的景观,让人瞠目结舌。

    各个生命星球,不限于新星、旧土等地,宇宙深空中,但凡有神话传说的地方,曾为超凡星球的古地,都出现异常天象。

    大幕浮现,映照出来,与各自对应的现世相距很近,仿佛就隔着一层朦胧的光晕。

    有些大幕间彼此有通道,但现在开始断裂。

    接着,大幕中的朦胧世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淡,刹那间,所有的大幕熄灭了一半的疆土。

    大幕后的生灵,震撼了,惊悚了,这是一场剧变,这一天来的未免太快了,进程为什么加速了?

    不仅如此,负有盛名的逝地,也出现可怕变化。

    比如,新星上,寒雾山,王煊所见到的金色汪洋,还有包裹着奇异生物的气泡,都在第一时间远去,彻底消退,永远不见。

    深空中,王煊曾经进入过的逝地,摆渡人坐在羽化神竹船上,寒毛倒竖。

    他霍的抬头望天,那轮月亮呢,怎么消失了?

    接着,下一刻他头皮发麻,月亮再现,不过却在滴血,还曾眨动两下。

    他差点跳起来逃走,逝地上空中的月亮,它其实是一颗庞大到无法想象的眼球?确切的说是银白瞳孔,如今它在滴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