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七十一章?超凡世界崩塌
    殷红的血流淌下来,像是一挂血色的瀑布垂挂,从那银白瞳孔中落在下方的碧海中。

    这条血瀑实在太壮阔了,连着碧海与“明月”。

    摆渡人惊悚,但他却无处可逃,按照旧约,他只能守在这里!

    他实在震撼,万古寂静不动的银月,居然是一个生物的瞳孔。他看着夜空,漆黑的天幕上到底有什么,现在瞳孔为什么淌血,谁伤了它?

    旧土,大幕横贯天地,恐怖无边,不止一块,远超其他地界。

    有绝顶方士在大幕中回首,遥望那片熟悉的土地,沉默无言。

    也有剑仙凝眸,注视现实世界中,神色复杂,当年羽化正是茶花飘香时,隔着中古时代,终是回不去了。

    大幕熄灭一半疆土的瞬间,幕后的仙界许多生灵跟着死去。在漆黑的天穹上无声的飘落下枯黄的纸钱,有种存世很久远的年代感。

    新星,大幕同样很宏伟,幕中的神仙颤栗,仙界在枯竭,有莫名的恶意席卷大地,超物质在剧烈下降。

    “用不了一年,仙界就死寂了,大幕如同泡影,带着神话一起消亡!”一位绝世强者开口,声音低沉。

    原本还要两年多,可是现在天变发生,时间急骤缩短,而且如果再有意外的话,那么可能会更快。

    其他超凡星球也相近,都有大幕浮现,像是有一阵风瞬间刮过宇宙星空,所有流传着神话故事的生命星球,都在改变。

    新星上,普通人惊叫,有人恐惧,有人震惊与兴奋,正常的人大多都非常不安。

    不过,那几乎覆盖整片新星的大幕,并未久久的浮现,在熄灭了一半的疆土后,最终渐渐隐去了。

    王煊站在虞城外,盯着天空,又看向大地尽头,他深吸了一口气,这片天地有些不同了。

    当他尝试动用超凡之力时,神秘因子消耗加快,像是在听从召唤,迫不及待的远去,逃走!

    “你们要去哪里?”他精神出窍,盯着远去的超物质,洞悉本质,它们分解了,消散了流逝干净。

    他皱眉,精神体离开肉身后,消耗的超物质也比以前更多,更快,现世重塑,在针对超凡!

    王煊的精神回归肉身,取出暗红色的古灯,轻轻催动,一道箭羽飞出,但没有以前的射程远!

    “威力被消弱了!”王煊凝视暗红色金属灯体,以天目看向它的内部,它有几层神秘符文。原本第一层复苏了,但现在看去,有些偏暗色调,没有之前明亮了。

    不久后,王煊进入虞城,前往黄家,去搜罗战利品!

    黄琨想以他的血肉铺路,接引列仙回归,他没有什么好客气的,自然要将这个以旧术正统自居的世家搬空。

    他在黄家找到很多经文,确实非凡,有些秘籍让他看的都很出神,黄家很不简单,走的是纯武仙的道路。

    可惜没有异宝,陈列着一些兵器与法宝,他没怎么看上眼。

    苏城,克莉丝汀与汉索罗信仰的神明,穿着厚重的斗篷,行走在街道上,突然就止步了,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虚淡了。

    他来这里,原本是要去养生殿等王煊回来,看一看这个特殊的年轻人,但是现在他转身就走。

    “我存在的意义要消失了吗?”他穿过街上的人群,他昔日点燃的神火在暗淡,基于信仰构建的躯体在模糊。

    “超凡消亡,纵然有大量的信仰,我也将不复存在……”他声音低沉,消失在苏城外,对他来说,这是末世!

    如果没有转机,他这样点燃神火、举神国腾空的神灵,将会彻底绝灭,从此世间再无神祇!

    某个独栋别墅中,周冲也在默默体会,他此时是一道人形的血色身影,右手轻轻划出,与自己那块断裂的真骨共鸣,想施展出某种手段,但是超物质倾泻,他……失败了!

    一刹那,他的血色身影轻颤,不寒而栗,有一种来自灵魂最深处的恐惧,超凡规则……失效了!

    这意味什么?神话从源头腐朽了!

    如果只是超物质枯竭,退潮,他还没有这么害怕,提前存储足够的神秘因子,在未来“省吃俭用”,尽量不去消耗,应该可以维持很多年,说不定就能等到转机。

    可是现在,超凡规则居然不存在了,从根基开始崩塌!

    三个月前,他与五号机械人大战时,曾动用超凡规则战胜对方,现在他失去了这种能力。

    这本是仙骨赋予他的强大手段。

    “为什么会这样?”他望向窗外的天空,风和日丽,空气似乎更清新了,但超凡世界却崩塌了!

    即便超物质不退潮,未来也不可能出现地仙层次的生灵了!

    事实上,如今超物质正在迅速衰减,蒸发。

    今天,先是金顶山大战,接着各地大幕横空,让普通人感觉惊慌,还好异象驻世时间不长。

    很快,神秘学、人体潜能研究所……各个学科的专家都纷纷出现,进行解读与研究。

    纷纷扰扰数日,风波总算慢慢平息。

    但那一日过后,王煊明显感觉天地不一样了,总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新星的天地有些很闷,略显压抑。

    这种感觉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似在酝酿着什么!

    在这几日间,新星各地每天都有血色闪电破空,伴着暴雨。

    王煊知道,那绝对是列仙在回归,不计代价的逃回现世!

    大幕正在熄灭,那些传说中的神仙焦躁了,都在想办法逃离。

    新星不知道逃回来多少大幕后的生灵。

    旧土有消息传来,远比新星“更凶”,各地都有血色雷瀑,天天都是倾盆暴雨,异象惊人。

    “我是不是要回一趟旧土?大幕提前熄灭,剑仙子是否需要早点唤醒,她现在是什么状态?”王煊皱眉。

    同时,他也在思忖,从命土蒸腾出来的雾气所进入的神秘世界,是大幕后方的天地吗?

    如果是的话,他或许在新星就可以救人,更可以对付敌人,能做很多事!

    “现实的世界,到底要发生什么事?”王煊一路步行,出现在新星各地。

    他在找列仙,寻觅从大幕后回来的生灵。

    昔日戏言,释迦住前院,张道陵在门口开早餐店,九天玄女住戈壁,这种局面要出现了吗?

    还是说,是另外有什么狂风暴雨在酝酿,即将要爆发?王煊在观察越来越异常的现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