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七十二章?真的出现了
    昏暗的酒吧,舒缓的音乐,一张张熟悉的面孔,相聚在一起,各自的酒杯碰撞在一起,杯中晶莹的液体晃动,酒香弥漫,也像是年华在荡漾,有种时光流逝之感。

    王煊也不知道喝下多少酒,看着对面还有身边那些熟悉的同学,有种时空错位之感。

    数日前,他还曾与列仙交手,多日以来他都在研究神话消亡的本质,在探索关于超凡衰退的秘密。

    现在,他坐在酒吧中,和熟人碰杯,灯光迷离,感受着现世的安宁,红尘中的静谧,这给他很踏实的感觉,似乎这才是真实的世界,他所追求的那一切体飘渺了。

    “王煊,别走神,再喝一个。”有人招呼,酒杯再次发出叮的一声轻响。

    自从三个多月前,王煊从密地回来,部分大学同学知道他来到新星,就在热情相邀,要聚一聚。

    但那个时候他有各种麻烦,只能婉拒,一直拖到现在。

    在各地追寻列仙踪迹未果,王煊回到苏城,才有这次的聚会,那一张张熟悉而年轻的面孔都没什么变化。

    晚餐过后,秦诚在苏城算是半个地主,带众人来这里喝酒。

    “我能采访下吗,王煊同学,成为剑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苏婵笑着问道,她一向活泼跳脱,现在充满好奇之色。

    “很不真实,像是一场梦境,说不定哪天就突然醒了。”王煊说道,现在他明显感受到,超凡退潮的越来越厉害。

    很快一切都会重新回归到原点,神话这场意外将永久的消散,人间从此波澜不惊,平凡为常态。

    这就是不久后的未来?王煊有些出神。

    “真没有想到,你在旧术这条路上能走到这一步,突飞猛进,这才几个月,都能与神话生物开战了。”

    苏婵感慨,她比王煊还觉得不真实,这些像是流传的故事,让人难以相信。

    “王煊,你看我能成为剑仙吗?”周坤开口,眉清目秀,平日有些忧郁的气质,但一喝酒就放飞自我了。

    当初,秦诚没少从他这里获取有价值的消息。

    当然,主要也是周坤愿意,有时是装醉泄露给秦诚与王煊。

    “你随便练练就好,就当强身健体吧,现在……大环境有变。”王煊说道。

    “我是真没有想到,你竟然能和传说中的神仙交手,金顶山大战后来怎样落幕的?”孔毅问道。

    在大学期间,他因为追求过凌薇,和王煊很少有往来,但毕业时请王煊喝酒,彻底揭过那一篇。

    “仙凡隔着大幕,还能怎样,以后彼此不见,各自安好。”王煊摇了摇头。

    列仙没有未来,有些人会随着大幕一起消亡,有些人会出来,大概率会引发最后的神仙动乱。

    “你们还在练新术吗?”王煊问道。

    “强身健体,时断时续,我没能坚持下去。”周坤说道,但有不少同学都在走这条路。

    当初被选上的人,有部分人进入深空的超星,要在那条路上走下去。

    “有五位同学死去了。”苏畅轻叹,昏暗的灯光下,青春靓丽的她有些伤感。

    她、周坤、孔毅、李清竹、徐文博等人,都属于能练则练,练不通就去回家继承家业的那种人,来自中小财阀。

    “最近我又有些动力了,也想成为超凡者。”李清竹开口,打破短暂的伤感气氛。她有种书香气韵,平日整个人很文静。

    “顺其自然吧,如今连列仙都在焦虑。”王煊说道,原本想提点下,新术这条路不怎么靠谱,有些问题。

    但他想了想,超凡世界都开始崩塌了,新术也将随风而散,没有必要说那些了。

    几人无言,你这样好吗?张嘴就是列仙,举例都在拿神仙说事。不过,当想到他几天前,还在和大幕后的神话生灵大打出手,他们也只能出神与向往了。

    “我这个超凡者以后可能会失业,到时候可能需要靠你们接济也说不定。”王煊说道。

    “到时候去找赵女神,或者去找凌薇,让他们养你!”苏婵是什么都敢说。

    周坤则直接询问:“三年后,神话生物,古代的那些仙人,真的会出现,并且沦为凡人?”

    连他们都知道了?王煊惊异。原本只有少数人,以及大财阀中的高层被托梦,得悉了一些秘事。现在看来,消息在迅速扩散,几位有些背景的同学也都听闻了。

    孔毅原本有些高冷,作为昔日的情敌,放下一切后,现在和王煊关系还不错,他低声问道:“神仙真会沦为凡人?古代神话中的仙子等,难道还要在现代社会嫁人?”

    王煊相当无言,平日的高冷男也有这样的一面?

    孔毅看到他的表情,快速解释道:“你别误会,我是怕神话中那些美好的人,谪落在凡尘后遇人不淑,凄凉落幕,让人扼腕叹息。”

    王煊拍了拍他的肩头,道:“那些能活到现在的人,都不是什么善茬儿,比你我都厉害,适应能力差的人早就死在古代了。”

    “想娶女仙,也不是没可能,等上一年半载,时机差不多就成熟了。”一个男子手持酒杯路过时停了下来,在那里微笑着说道。

    他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相当的儒雅,笑容很灿烂,对几人举杯示意。

    孔毅、苏婵、李清竹等人都感觉讶异,这个男子给人的第一印象很深刻,竟有些飘渺出尘的气质。

    王煊寂静不动,但是已经身体绷紧,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他见过这个男人,而且是他亲手从内景地中放出来的。

    当初在旧土,他除却放出剑仙子、鬼僧、女方士等人外,还有一个神秘男子。

    当时,内景地一开,那个男子灿烂一笑,对王煊与老陈举杯示意,然后就飘飘然地飞走了。

    很久未见,他居然来到新星!

    他在旁边坐了下来,对王煊点头,两人叮的一声碰了一杯,一切尽在不言中。

    超凡世界崩塌,连水下的大鳄都忍不住了,开始现身了吗?

    王煊不动声色,他知道,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男子主动找上他,是想让他接引其真身回归吗?

    他在评估,两者间是否会有一战,孰弱孰强。

    很快,他露出异色,到了今天,在面对古人时,他竟已经十分平静了,不再像过去那么忌惮。

    王煊与儒雅男子相互看过去,都笑了起来,但意义完全不同。

    “帅哥,我怎么感觉你有些仙气,和王煊差不多?”苏婵开口,觉得这男子与众不同。

    “我啊,成仙在东汉年间。”男子笑道,英俊灿烂,让附近座位上的女性都忍不住朝这边望来。

    王煊没有说话,男子所说应该是真的。世道真的变了,列仙走到了普通人中,应该会成为常态。

    苏婵翻白眼,不相信这种鬼话。

    秦诚看到王煊的样子,心头一动,开口道:“上仙,你看我有仙缘吗,否能迎娶女仙。”

    “够呛!”男子摇头,而后笑着指向王煊,道:“他可以,不用我介绍,也会有女仙愿意嫁给他。”

    “上仙慎言。”王煊开口。他心中正在琢磨一些事,如今他是否可以去寻找羽化奇物了?重开内景地!

    数日前,他杀了黄琨,灭了真骨中的仙命,已经掂量清楚这些人的大体水准。

    千年古刹,道教祖庭中,有历代大德与祖师的真骨,但他不想去沾惹,真把他们都给挖出来,结下的因果太大了。

    他怕不久的将来,列仙会群殴他!

    但是,如果发现敌人的真骨,他则可以去搏杀,大概率能强行开启内景地!

    “我没有乱说啊,这是实情,要不要我带你去看看。”男子笑着说道,接着他稍微郑重起来,道:“什么时候渡我一把?”

    “我自顾不暇,只有一条命,渡不了上仙啊。”王煊摇头。

    男子说道:“不会损你道行,我给你足够的补偿。道教祖庭当年的养的一株天药,大概率还有残根,或者有种子,我送给你如何?你纵然损了根基,也能补回。”

    王煊动容,这位是谁?这种东西都能拿出来!

    秦诚、孔毅、苏婵几人都呆住了,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儿,这还真是一个活神仙?神话中的人物来到了他们的身边。

    “上仙,还收徒吗?您看我的资质怎么样,能否位列仙班?”秦诚脸皮最厚,又凑了过来,送了一杯最贵的酒。

    “资质有点差。”男子笑着说道,一点也不委婉,并道:“在这个年代,你找我还不如找你兄弟,他这资质让我都心惊。”

    他说的自然是王煊,很清楚他在凡人时期就开了内景地。古往今来,这种人都极其的独特,总共也没几个,或许只活着这一个了。

    因为,特殊的几个,被太多的人人惦记上了,早已死了很多年。

    即便有人是超凡起源时代的探索者,后来更是成为了绝世高手,但还是死在了纷争与动乱中,被人联手杀死。

    几人听他的口气,都觉得这人来头似乎极大。

    苏婵、孔毅、李清竹都看向他,周坤更是直接开口,道:“上仙,您看我如何?”

    男足摇头道:“你们这条路有问题,不练也罢,当年那群人实验,努力了很久,就整出这么点东西,有些差劲啊。”

    接着他笑了笑,周身带仙气,道:“这都是神话消亡的末期了,执着这些已经没有意义,连我都准备转行了。”

    最后,他终究是有些落寞,道:“最多一年,快的话几个月,满天神佛,诸世真仙,都将烟消云散,我们,还有你们,执意要追求的,不过是一场空。”

    “帅哥,你是谁啊?”苏婵忍不住问道,作为现代人,即便知道这个人来头可能极大,也没怎么害怕。

    “是啊,上仙,你究竟是历史上哪位名人?”李清竹也问道。

    何止是她们,连王煊都想知道他的身份。

    “我姓张。”青年男子微笑着告知。

    其他人还没什么感觉,但是,王煊却吃惊,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看向他那张儒雅而灿烂的面孔。

    他叹道:“我经常念叨老张,挂在嘴边,该不会就这样把你给召唤出来了吧?”

    男子笑了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看向王煊,道:“我的提议怎么样?我用道教祖庭的天药种子补偿你。”

    突然,他的身体刹那绷紧,居然寒毛倒竖,像是无比吃惊,快速取出一面铜镜,持在手中!

    王煊也吓了一大跳,什么状况?让老张紧张成这个样子!

    教师节到了,祝所有老师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