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七十四章?类瘆灵
    酒吧中,几个生灵进来后自顾说笑,但是常人却看不到,听不到,根本不知道有某个物种闯入!

    他们穿着宇航服,科技感十足,但却骑坐在神话生物的身上,那种感觉,那种气韵,实在有些奇怪。

    他们现身酒吧中,与周围的环境更是显得格格不入。

    金色的狮子,毛发晶莹,体外一圈佛光非常盛烈,相当的恐怖。坐在它背上面的女子十分年轻,似乎相当清丽,不过戴着头盔,无法看到全貌。

    科技与神话的交融,在现代人看来十分另类。

    这种生灵又出来了,让王煊心头一沉,他没有去盯着看,有些东西不主动沾惹,应该什么事都没有。

    儒雅男子喝酒,很平静,压根就没有去看那几人,但显然他刚才通过铜镜知道了何种生物的到来。

    王煊看了他一眼,就是不知道,如果没有铜镜,他是否能看到这些生灵。

    “喝酒,人不能多想,一生不过匆匆数十年,飞快流逝而过,把握现在,不要看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儒雅男子开口,同王煊碰杯,似乎在提醒他。

    秦诚叹道:“上仙,其实,我觉得你这样的人已经很虚无缥缈了。翻阅史书,你们离我们很久远,活在各种文献中,可是今天你却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男子摇头道:“我这种人也不算什么啊,相对星空太渺小了,也只是活在半物质半精神的世界。现在,连超凡土壤都不存在了,说不定哪天,我就彻底回归到史书文献上去了。”

    王煊讶然,他居然说出这种话,那些生物可就在不远处,他不在意泄露什么吗?

    男子道:“新星大吗,旧土大吗,可在大宇宙河流中,微如尘埃,而且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砰的一声爆了,似那烟花。”

    苏婵道:“上仙,别这么悲观。我怎么觉得,按照你这个说法,我们能活着,都是一场意外啊。”

    儒雅男子点头道:“肯定是意外啊,你看,亿兆星辰中,有几颗生命星球?入目所见,皆寂静无声。”

    这时,几名连超凡者都无法看到的宇航员过来了,为首的那个女子摘下头盔,一头蓝色的长发,肤色雪白细腻,黑色的眼睛漂亮有神,她从佛光流动的黄金狮子身上跳下。

    她的宇航服很新,与王煊在孙家大本营所见到的那些穿着古代宇航服的古人不同。

    她坐在邻桌,招呼另外几人一起过来,不知道在谈论着什么。

    “老张,这种生物到底什么来头?”王煊问道,对于这种与瘆灵相近的物种,他很忌惮。

    “你能看见?”儒雅男子看了他一眼,之前他以为,王煊是通过他的铜镜,匆匆瞥到了那些身影。

    “看不见没问题,看得见反而容易出事。”他开口道,这种观点和摆渡人徐福所说,以及和陈抟经文上的记载,十分相近。

    “他们是什么?”王煊问道。

    “你就当是平行宇宙的偶尔交错,暂时与现世有点交集吧,别看他们,当作空气。”儒雅男子提醒。

    “你是神仙,却给我用民科来解释?”王煊看着他,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想知道,列仙怎么看待“类瘆灵”这样的物种。

    “正常来说,他们对现世没什么影响,看不到,摸不着,只会对精神出窍、感知异常的超凡者造成困扰。但是,他们又不算神话维度的生物。你看,我们两个坐在这里,他们不是没什么反应吗?”

    儒雅男子说道,和王煊碰杯,只是忽然感觉身上的铜镜发热,他瞥了一眼,发现那几人向他们两人望来。

    王煊无语,你不是说,彼此看不到,影响不到什么吗?

    儒雅男子安慰,道:“对我没什么影响,对你可能有点困扰,放松,精神千万不要出窍,精神天眼别乱瞄。”

    王煊不看那边,自顾喝酒,他真不打算惹事,现在麻烦已经够多的了。

    “我是不打算惹麻烦,避免引来一大窝,不然将他们抹除也不会太难。”儒雅男子开口。

    那几人起身,直接走了过来,盯着这边,似乎露出异色,像是有所怀疑,看向那块铜镜。

    儒雅的男子仙气流动,铜镜上所有符文都隐去了,瞬间锈迹斑斑,像是掩埋上千年的古物,超凡属性消失。

    看不到这种生物没事,看得到就容易出问题,这镜子果然是引来了一点麻烦。

    儒雅男子直接起身,道:“我公司还有事,先回去了,有急事或者重大事件的话,电话联系。”

    “什么状况,老张跑路了?”秦诚无语,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

    那几个身穿宇航服的人又回去了,没有再关注这里。

    “神仙都开公司了,回去处理公司的事务,这世道真变了。”周坤叹道,感觉无比的古怪。

    “真是老张吗?”秦诚问王煊。

    其他人闻言,赶紧问秦诚,哪个老张,那个儒雅男子到底什么身份?当得悉有可能是张道陵后,全都目瞪口呆!

    “我们刚才跟历史文献中的人物坐在一起喝酒的?”

    真是老张吗?王煊怀疑,对方只说姓张,没否认,也没有承认什么,有些神秘。

    而且,今晚太怪了,自从这个老张到来后,先是红衣女妖仙,接着是女方士,都被他用铜镜照出来了,发现行踪。

    随后,更是有不远处那桌“类瘆灵”出现,怪异的事一桩接着一桩!

    红衣女妖仙真的在附近出现过吗?王煊琢磨,会不会是儒雅男子故意误导?

    “让我有紧迫感,需要找个强大的合作者,从而赶紧接引他回归?”王煊对今晚这一系列事件确实有些怀疑。

    关键是,老张留在现世中的印记,似乎在新月上的道教祖庭中,那里有他的阳平治都功印!

    而且,王煊曾在那里曾经感应到宏大、飘渺的神秘能量,那里疑似有老张的真骨,有沉睡的元神。

    王煊有种冲动,跑新月上去求证,将道家祖庭中的元神印记放出来,看一看孰真孰假。

    “还是说老张分化出多个元神碎片?”

    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响了,儒雅男子这才走没多长时间就又联系他了。

    “重要事件,我提醒你一下,那个红衣女人近日会去旧土,寻找她的肉身。对你来说是好消息,最近一些天她不会出现了。”

    王煊动容,道:“她还有肉身?!”

    “不知道,即便没有肉身,也会有仙骨留下。这种事除了自身,别人不会了解那么清楚。”

    王煊出神,早已请老陈将消息传回旧土,让青木去熊山,也就是神农架,去挖女妖仙的洞府,不知道能不能提前发现。

    回头得通知老陈,将消息传回去,不能让青木大动干戈了,避免出事儿。

    儒雅男子道:“白衣女方士也要去旧土。而我呢,近日要登上新月,看一看我的道场。你自己小心,千万别出事!”

    王煊讶异,他还真要跑新月去?

    他腹诽,这些人都离开后,他才会更安全,不然的话即便有斩神旗在手,他都觉得不是多么稳妥。

    趁这些人不在,抓紧时间变得更强,他身上要两块“药土”,还有老陈是否能找到天药的种子?!

    只要他的实力提升的足够快,这人间万一变了天,虚弱的列仙回归又能怎样?他如果足够强大,不用担心什么。

    “我郑重告诫你,接下来,列仙会不断跨界,甚至是大规模的闯关,你得做好心理准备。有些新生代的妖族、仙族,做事可能不会那么讲究,为了短期内控制所有,甚至会以激烈的出手段抢夺地盘,新星很可能有血与乱的危险!”

    儒雅男子的这则消息很重要,让王煊面色变了,新星即将要乱了?

    事实上,旧土也会如此,天下都将一样,列仙祸即将出现!

    邻桌,那几个身穿宇航服的人起身,不知道他们交谈了什么。王煊精神不出窍的情况下,也只能大致看到,却听不到什么。

    他们离开了。

    等了片刻,王煊精神出窍,在酒吧外凝视。

    “唉,不仅没有找到先人遗物,还将小轩丢了,现在时间已经不多了,得回去了,不然我们会彻底消散在这里。”

    “找机会再来吧,再不走的话,容易出事儿。”

    ……

    王煊居然听到这种对话,那几人远去,和普通人发生肢体接触时,彼此穿透而过,不受什么影响。

    几人在一个广场上,进入一艘奇异的飞船,冲霄而去,有一片光绽放,在漆黑的天宇中形成一个光圈,他们的飞船消失在里面。

    轰!

    苏城外,山林上空,电闪雷鸣,狂风暴雨,殷红一片。

    王煊远远的望着,那片地带多半有生灵在跨界。

    接着,另一个方向,也有天地异象,赤红光芒冲天。

    甚至,在苏城上空,也先后出现这些景象,暴雨倾泻下来。

    “还真是变天了,除了绝世强者在等待最佳机会,其他人都恐慌了,要扎堆回来了!”王煊自语。

    突然,他猛地回头,在暴雨中,在血色闪电交织间,不远处有一个庞然大物向他逼近过来。

    那种气息相当的恐怖,煞气激荡,赤光如烈焰,它从街道上走来。

    王煊盯着它,这是大幕后回来的生灵吗?

    妖族、仙族跨界后,这么肆无忌惮了吗?当街就要惹出祸乱。

    “你居然能看到我?运气啊,没有想到,刚摆脱束缚,就遇上一个适合我回归的身体……”这头发光的怪物开口。

    王煊立刻意识到,他误会了,这不是回归的列仙,这是“类瘆灵”丢失的那个“小轩”。

    同时,他也认出,这是真正的神话生物——狴犴,不是一般的凶,居然在现实世界中被他遇上了。

    “你……想吃我,取我元神而代之?”王煊想到陈抟所著经文中的故事,连地仙都曾被类瘆灵吃掉过元神。

    但是,今夕不同往日,超凡世界崩塌了,强大的神话规则腐朽,不存在了,这种生物能吃掉他?

    若是“类瘆灵”到了现在还能动用超凡规则,那么或许可以将神话延续,让超凡世界复活。

    “明白就好。”狴犴开口,身体通红,形如一头猛虎,但长着龙须与龙角,高足有一丈,俯视着王煊。

    “你,趴下,不要乱动。”王煊盯着它,准备研究下类瘆灵到底是什么东西。

    狴犴,双瞳泛出十字符号,周身赤光盛烈,在雨幕中走来,照亮整片街道,但是酒吧中以及附近建筑物中,却没有一个人能看到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