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八十章?修为提升
    久违的感觉,王煊的精神被神秘因子淹没,得到洗礼,浓郁的活性物质同步传到肉身,将那里笼罩。

    这个地方简直是修行圣地,精神思感快到不可思议,肉身的新陈代谢也因此大幅度提升。

    某个物种如果想要进化,实现生命层次的跃迁,需要的是整个族群一代又一代的积累,时间难以估量。

    可是,若是意外进入内景地中,却可以大大缩短这个进程!

    王煊盘坐,处在最高冥想状态中,精神与血肉都在蜕变,都在提升。

    所谓菩萨境,所谓天人合一,就是他现在这种状态,心中空寂,身心明净,思感无数倍的提升。

    王煊参悟石板经文,诵读释迦真经,观阅先秦金色竹简,在这种状态下,效率高的吓人,惊世骇俗。

    过去不懂的,难以理解的,在这种状态下,都豁然开朗了,悟出其中的真义,让他收获巨大。

    他在尝试,悟石板经文第三幅真形图。共有九幅真形图,他已经修成两副,现在尝试提前解析后续的经篇。

    一时间,他形神共振,精神在攀升,在内景地中看到了那一层又一层模糊的精神世界,近在咫尺!

    王煊用手去触摸,尝试探入某一层精神世界中,竟成功了,他……抓到一把土壤,入手有真实感!

    石板经文第三幅真形图,本就是主攻精神层面的,蕴含莫测的力量,常人根本难以理解。

    这部经文必须凡人时期就开始修炼,试想起步时就和现在一样艰难,正常人怎么练的通?

    王煊从那层精神世界中收回手,可惜,带不出那些土壤,他的境界还是太低,在退出前,土壤如同流沙般从指端滑落,化作光雨消失。

    精神世界的物质,那一草一木,那壮丽的山川,带出来的任何东西都对现实世界的自身有好处!

    接下来他不断的尝试,更是看到了第一层精神世界中的一块药田,他想要接近,艰难探出手,抓向其中一株药草。

    那里看起来荒芜,像是久无人打理了,但依旧姹紫嫣红,在蒿草中,有许多芝兰参果等奇药生长。

    可惜,这不是他这个境界的人所能触及的世界!

    唯有逍遥游这个大境界才能进入这些精神层面的天地,他再次失败了,手掌擦着一株奇药落下,只抓到一株杂草。

    无奈的收回,他居然……带出来了!

    “这……”他不知道是该失望,还是该庆幸,从精神世界带出来一种半能量、半精神层次的杂草!

    可惜,不是那块药田中的精神大药!

    瞬间,这株野草就被他的精神体吸收了部分光华,而后整体消散,化成飞灰。

    “嗯?!”这一刻,王煊感觉精神思感又变快了了一些,甚至他的精神体的能量有所增强。

    他有些发呆,精神世界竟这么奇妙?一株杂草而已,都对他有效,如果真正闯进去,采摘到精神大药,那会是何等的造化?!

    在内景地中,容不得他出神,宛若立足空明时光,最高的冥想状态自动纠错,让他冷静与清醒。

    可惜,接下来多次尝试,都没有收获了,模糊的精神世界可望不可及,终究是他的境界还不够。

    可如果以后超凡余波消散,神秘物质彻底干涸,不可能再有逍遥层次的生灵,还怎么抵达那些精神世界?

    接着,他开始参悟佛教至高奥义,运转释迦真经,从精神到肉身,都一片金黄,绚烂,他宛若化成了一尊大佛。

    一时间,他被佛光笼罩,宝相庄严,宛若真的要成为神圣了!

    此时,他的精神天眼睁开,看到的不仅是现世,仿佛还看到了过去,以及未来。

    回首过去,那里一尊大佛盘坐,坐化了,寂静无声,周身暗淡,掩埋在尘埃中,一动不动。

    观看现在,诸佛远行,菩萨启程,罗汉背负发光的寺庙,都要离开了,这是要贯穿大幕,进入现实世界吗?

    遥望未来,天地寂静,漫天仙人,诸世神佛,都不见了,人间归于平凡。

    那就是神话崩塌,超凡消亡后的未来吗?一切尘归尘,土归土,天地万物皆腐朽,没有什么可以长存世上。

    纵然是那仙、魔、佛、神、妖等也不例外,所谓的绝世强者,该死去的还要是要死去,无法超脱。

    “未来,一切成空,神话不可期,列仙归凡俗,所有神圣都将消散,这就是残酷的未来吗?有些可悲。”

    王煊轻语,他不认可这种结局,不想这样落幕,他还想朝游广寒仙界,暮宿瑶池净土呢。

    他运转经文,继续参悟,到了最后,那些神佛,那些禅唱声,那些神圣都消失了,只有他自己盘坐,光芒盛烈。

    他的精神像是在仙界、在佛土出游,身体、毛发都是金光,普照十方寂灭之地。

    最终,他停止了释迦真经的参悟与修行,仔细观看己身,无论精神,还是外界的肉身,都提升了,带着淡金光泽。

    他点头,连最石板经文那么霸道,都没有驱除释迦经义的力量,可见这篇经文的威能,无愧至高经文之一。

    王煊起身,舒展身体,再悟先秦金色竹简,它更偏向于动作,以肉身的力量带动精神等。

    或许,这也和古代仙禽圣兽到处横行有关,需要强大的武力震慑,一切都是从杀伐开始演绎。

    轰的一声,内景地中光芒冲霄,像是大雨滂沱,王煊在练羽化拳,金色竹简上记载的强大体术!

    练到后来,他看到了先秦时代那些方士的身影,看到他们在蛮荒中争斗,擒杀圣兽,扫灭仙禽,强大的惊人。

    他跟着挥拳,演绎这门至强体术的真正妙谛,这是杀伐出来的拳法,名为羽化拳,听起来带着仙气,但是却最讲生死搏杀。

    一时间,幽暗的内景地中,光雨纷飞,到处洒落,犹若夜空中,繁星灿烂!在那四野,各种仙禽圣兽的虚影浮现,似在蛰伏,在发抖。

    咚!

    一道拳芒划过,照亮寂静的内景地,也像是瞬间照亮了浩瀚而又冷寂的宇宙,天上地下一片通明。

    王煊收拳,感觉酣畅淋漓,很久都没有亲自动手了,都在用异宝征战,厮杀。但他知道,倚仗外物的时间不多了,现世纠错后,终有一天还是要靠他自身。

    渐渐的,他感觉内景地的神秘因子稀薄了。

    王煊感觉不妙,他耗去了内景地的积淀,然后重新接引,所得神秘物质竟很少,这还是他动用至高经文的结果!

    若是以前的他,或者是别人,所获的神秘物质会更少。

    “果然啊,那一天越来越接近了吗,连内景地都会枯竭?”

    王煊仰望幽暗与寂静的内景高空,飘落下来的神秘因子真的稀薄了。

    “我自己那个特殊的内景地怎样了?”他不知道,因为,他很难进去,需要生死关头,触发精神超感,乃至神感,他才能开启那片奇异之地。

    眼前这片内景地满是裂痕,注定要消亡。

    王煊凑到一道巨大的裂缝前,以精神天眼窥视,想看一看裂缝的背后,内景地究竟连着哪里。

    尤其是,这些神秘因子到底是从什么地方飘落的?

    大裂缝深处,一片黑暗与幽冷,什么都看不到,是永恒的死寂!

    王煊向外望去,自己的肉身被神秘因子洗礼,生机浓郁,几件异宝的超物质原本都要枯竭了,现在早已重新填满。

    他招手,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结果那些异宝都不动,唯有斩神旗漂浮起来,进入内景地中!

    他颇为震撼,这件上古传说中的奇物果然与众不同,相当的神秘!

    他接触的现世物件,只有养生炉能进内景地,结果还被锁在了里面。

    其他异宝,以及无坚不摧的短剑,还有可以洞穿精神世界与大幕的鱼线钓钩组合,都收不进来。

    最为关键的是,如今这杆小旗初步被王煊炼化了,他即便是精神体状态,也不会伤到他自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给人的体验像是度过了很多年,内景地摇晃,接着山崩海啸般,它开始瓦解了。

    王煊带着巴掌大的金色小旗,以它护体,如流光般从崩塌的内景地中冲出。

    而后,他快速转身望去,以精神天眼凝视,想要看到内景地破灭过程中的本质。

    它撕裂了,神秘因子暴涌,接着,那里一片漆黑,连精神天眼都看不清了。

    恍惚间,在那黑暗尽头的对岸,像是有一些景物,但内景地崩塌了,彻底淹没一切,归于死寂,融入在虚空中,什么都不可见了。

    原地,一个漩涡,点点涟漪消散,内景地就此永远消失,什么都没有了。

    王煊的精神回归肉身中,第一时间感受到了形神合一后的强大,他从元神到血肉,完成了一次蜕变。

    前段时间,他初入命土领域中,现在他已经踏足命土境界的中期了,这种提升速度太快了!

    即便是在超凡光芒照耀星空的神话时期,这种修行速度也很吓人,极其另类!

    在如今这个特殊的“消亡时代”,就更加显得异常了。

    但王煊并不满足,还想修行的更快,他想看看,在超凡余波彻底消散前,他能抵达什么领域中。

    而在未来,他所修行出来的一切,是否也会跟着消散?

    被人用战舰轰击,一场大战过后,他不仅无损,实力还提升了,几件异宝的超物质也重新饱和了。

    “如果每经历一场战斗,我都会突破,那我愿意天天开战。”王煊琢磨,如果将敌对阵营的列仙都找出来,天天开一块仙骨,他在超凡彻底寂灭前,应该可以冲霄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