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八十七章?魔胎
    繁星点点,银月高挂,森林中各种夜鸟啼鸣,远处更有野兽嚎叫,这里是深山野岭,远离城市。

    “抵临仙道高峰,让我跟着共灿烂?”王煊皱眉,一副不解的样子,看向他问道:“什么意思?”

    “我会厚葬你。”郑武说道,刷的一声向前冲来,像是一道血色的闪电,在沿途留下残影。

    王煊催动古灯,一支暗红色的箭羽破空而去,将一些参天古树绞碎了。

    那疾冲而过来的血色身影瞬间弹指,震动出一片血光,流动刺目的符文,与暗红色的箭羽激烈的撞在一起。

    山林中,轰的一声腾起刺目的光华,照亮了夜空,让天上的明月都黯然失色,原地成片的古树粉碎,藤蔓炸开,地面熔为岩浆地,通红一片。

    刷的一声,郑武像是一道幽灵来到了近前,向着王煊扑去,要没入他的身体中,迅如雷霆。

    在王煊的背后有一座茅屋,从那破烂的草屋中透射出炽盛的金光,一株黄金小树不过一米高,扎根在铜盆中,有种神圣威压,光华大作。

    在树梢上,共有九只金色的小鸟,啾啾而鸣,其中四只冲了出来,对着血色身影就扑杀了过去。

    “嗯?”郑武极速躲避,在林地中如同闪电掠过,速度太过了。

    其身影所过之处,粗大的古树折断,山石猛烈的飞起,他像是雷霆与飓风,所过之处一片破败。

    但是,他逃不了,被四只金色的小鸟堵住了,瞬间有四道金光绽放,像是仙剑喷薄可以劈开天地的剑气般,将郑武锁住了。

    噗的一声,四道金光划过,将他斩开!

    四只金色小鸟啾啾而鸣,相当的神异,鸟喙再次喷出金光,将那残余的血光绞碎。

    “我还以为多厉害的角色呢,说着莫名其妙的话语,什么体验璀璨与绚烂,就这?跑这喂鸟来了。”王煊摇头。

    突然,神色一凝,精神感知到,血色身影被绞碎后,有几缕纸屑洒落,染着发光的血,焚烧成灰烬。

    不是真身?

    远处,密林中走来一道身影,在月光下朦胧而飘渺,是一个仙气出尘的少年,其体内有浓郁的血精,如小太阳在发光。

    “这就是你杀我郑家高手时所用的异宝?果然不简单啊。那群方士留在人间的顶级神物,专杀元神,既歹毒又神圣,了不得啊,居然落在你的手中。”

    郑武走来,空明出尘,少年形象,其精神体给人超凡脱俗的感觉,但是,也有种若隐若无的压迫感。

    王煊双目深邃,暗自警醒,这个人居然这么谨慎小心,以一张符纸承载部分天血天命试探。

    “我当是谁,原来是黄琨在金顶山要接引的那批人,死的那些高手都是你们这个阵营的真正仙人吗?很差劲啊。”王煊平淡地说道。

    郑武没有说话,直接向前走来,依旧自信,云淡风轻,像是一个翩翩少年谪仙,降临人间。

    刷的一声,他一分为九,化成九道红色光束,从原地消失,像是突兀的贯穿了虚空,要从王煊身上的九道红色印记中钻进去,防不胜防。

    黄金树发光,九只小鸟啾啾而鸣,再次发威。一时间,恐怖的黄金光淹没这片山林,生生将那九道光束逼退,要擒杀他们,即便有胎衣接引,郑武也无法钻进王煊的血肉中。

    九只金色神禽齐出,要彻底绞杀他!

    郑武叹息,从血光中硬挤出一滴金色的血液,爆发刺目的光芒,化出一道淡淡的虚影,身穿黑色甲胄,但却绽放亿万缕金芒,淹没整片山脉!

    郑家准备充足,那位绝世高手给了他不止一滴血液。

    九只神禽无惧,毫不犹豫的扑杀了过去,吞噬那道身穿甲胄的绝世身影,毫不畏惧,要将其绞杀。

    王煊真的动容了,对方背后有一位绝世高手,果然可怕,即便手持顶级异宝都不见得能挡住。

    在九只神禽扑向郑元天的虚影时,郑武动了,这次与王煊身上就的九道红色印记共鸣。

    他刹那分解了,化成成片的流光,以赤霞的方式,从四面八方汇聚过去,突兀的没入了王煊的血肉中。

    王煊双目深邃,阻击赤霞,一番对抗后,他的精神体极速内敛,冲向命土中!

    他感觉到,郑武已经从血肉中聚霞成身,快速抵达命土的边缘地带了。

    瞬间,两人在这片特殊之地再次相遇,立身在一块生机无比浓郁的土地上,这里是万法之初始之地。

    王煊盯着他,没有说话。

    这位不速之客闯入他的命土中,想要却而代之,剥夺他的一切,此时正在对他笑。

    郑武的精神体很强,但看起来十分飘渺,他打量四周,道:“超乎我的预料,不比我的命土差,这样再好不过,我的天血天命携带一身精华而来,借你之体再生,效果更佳!”

    “魔胎?!”王煊冷漠地盯着前方的少年。

    然而,他并没有看到天药的主根,也没有看到药土等,这让他皱眉,难道被赤蒙意外截胡了?

    “仙胎也好,魔胎也罢,称呼不同而已,效果一样,可成就最强根基。熬过列仙大劫后,我必冲霄而上,给我足够的时间,没有人是我的对手!”

    郑武浅笑,清秀的面庞写满了自信的光彩,背负双手,俯视着王煊,道:“你可以自绝了,从命土中消散,这里被我征用了!”

    换谁都无法忍受他这种姿态,闯入他人的命土中,还这般轻慢,俯视着对手,让对手自己去死。

    郑武看着有仙气,但其实张扬霸道到了极点。

    王煊杀气涌动,盯着前方,为何没有看到天药?他身上铿锵作响,穿着元神甲胄,手中持一柄样式古老的玉龙刀,甲与刀都在同他共振。

    “滚!”王煊喝道,挥动先秦玉龙刀,划出一道很恐怖的光束,又是专杀元神的大杀器。

    这是他从财阀那里交易来的成果之一,不过肯定比不上黄金树等,但也算是稀有的异宝了。

    事实上,他还是在尽量克制,未见天药真是不甘心啊。

    金属链摇动的声响传来,郑武的身上有三根银色的神链飞了出来,极速撞向玉龙刀,交击过程中,精神能量震动,火星四溅。

    三条神链居然挡住了玉龙刀,可见其威势!

    “可惜,这本是一件最顶级的异宝,贯穿大幕时,断裂成三段,想要修复的话,需要漫长的光阴。”郑武轻叹。

    叮!

    玉龙刀被击落,三条断裂的银色神链交织,向着王煊飞去,要将他束缚!

    王煊一闪身,从这里消失,退到有形的血肉中,似乎要尝试炼化对手。

    郑武笑了笑,道:“看来你的手段也不过如此,虽然有些造化,在金顶山能杀我郑家仙人的元神碎片,但主要是仰仗外面的那株黄金神树啊。”

    他在笑,但眼底深处却很冷,道:“我允许你还活着,毕竟,我还需要一些时间啊。”

    “现在命土由我接管了。”郑武开口,掌控这里,就等于掌握了万法之始,尤其是,他很清楚,命土与内景地有些关联,这里是他的终极目标!

    郑武平静而从容,等他炼化命土后,都不用去追杀王煊,便有手段通过命土杀了对方的精神体!

    “来!”郑武舌战惊雷,有符文浮现,冲出命土,飞出王煊的身体,

    远方,泥土下冲出一道更为浓郁的血色光团,刹那扑向王煊的肉身,一眨眼就进入了命土中。

    又一个郑武出现了,而且天血与天命比之前的要浓郁很多!

    这是赤蒙都没有发现的郑武正真,携带着最强大的底蕴,一直蛰伏,没有露头,现在确定没什么问题了,他闯了进来。

    “你还真是苟啊,所谓的魔胎,这么胆小怯弱吗?”王煊在血肉中看到这一幕,在那里嘲讽。

    事实上,他心中却无比忌惮,郑武早先各种轻狂,言行傲慢,依旧是在试探,怕有什么古怪。

    现在,郑武击退王煊,逼走其精神体,认为掌控了最为重要的命土,大局已定,其真身才出现。

    “在我实力还不足以纵横天下,睥睨列仙时,怎么谨小慎微都不为过。待我筑下最强根基,他日崛起,无论是方士中的第一高手,还是释迦与道教之祖等,都将会被我镇压!”

    后出现的郑武,天血天命更为旺盛,而且携带着稀世仙珍!

    刹那间,两个郑武融合归一,清秀中,仙气弥漫,他笑了起来,十分的畅快。

    “一切准备就绪,终于可以开始了。”

    他取出一些五色土壤,并非真正的土质,属于半能量化,半物质状态,是从高等精神世界的不周山采集来的活性土壤。

    不周山,常年丰茂,诞生了各种灵粹神药等,因为五色土质极其适合精神大药等生长。

    “这可是好东西啊,属于不周山精华中的精华,是在山上的古药田中挖出来的五色土,可以让命土活性提升,更适合蕴养天药。”

    来自不周山的五色土洒落命土后,这里瞬间生机勃勃,生命气息顿时浓郁了一大截,效果显著!

    接着,郑武又取出一块药土,黑莹莹,像是一块玉石,流动着强大的生机,有淡淡药香。

    这是绝世强者郑元天的药土,无需多想,它是无价之宝!

    “远祖的药土,拿多少异宝,拿多少神物来换,我都不会去交易,这是滋养命土的奇珍。”

    郑武说道,深有体会,他在大幕中的真身当初就用过这种东西。

    黑莹莹如玉石的药土,刹那没入命土中,这个地方泛起阵阵黑色的涟漪,旺盛的生机再次提升。

    王煊的命土现在氤氲仙雾缭绕,简直成为了一片至高圣地,吸一口气,都让人有羽化飞升之感。

    “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它啊,让它再次生根发芽,与我共生,培育魔胎,为我筑下最强根基!”

    郑武取出一株植物的根茎,看起来不是多么组大,手腕那么粗,很多根须分散着,大体都在三尺多长。

    “我很期待!”他大笑了起来。

    “我也期待!”王煊也笑了,内心颇为激动,那可是传说中的天药的主根,来自最高等的精神世界,如今即将扎根在他的命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