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八十八章?大丰收
    命土,氤氲仙雾蒸腾,朦胧而飘渺,像是世间最为神圣的净土,浓郁的生机流动着,滋养肉身,壮大元神。

    即便王煊的精神体在血肉中,并未立足命土,现在也能感觉到这种惊人的变化,他双目深邃,愈发期待!

    他终于理解老陈的状况。自从陈永杰用了药土后,每次相见,都会和他说,压不住了,又要突破了。

    在这种浓郁的生机下,形与神都在被命土输送超凡的生命物质,血肉与精神想不强大都不行!

    “你也在激动,按捺不住了,想要夺回这一切是吗?哈哈……”郑武大笑,意味深长,不在乎王煊的窥探。

    他挖了一个土坑,将那株银色的天药主根埋进土中,笑容不见,仙气绕体,越发的出尘了。

    “仙浆啊,传说中的东西,可以让主根迅速复苏,未来长势旺盛。”

    郑武又动用了一种稀世神物,可以培育天药,属于仙界的稀有特产,一般人别说见到,就是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一瞬间,命土中的氤氲仙雾激增,更为浓郁了,深吸一口气,让人精神恍惚,觉得要飞升了,光雨在这里洒落。

    王煊有些担心,这样会不会导致他不断破关,来不及巩固与体悟那些境界,致使根基虚浮与不稳?

    嗡!

    突然,埋进命土中的主根轻微的颤动,不断吸收周围的氤氲仙雾,也在吸收仙浆,让那汹涌的生机下降,而后趋于稳定,处在一种平衡的状态。

    此时此刻,王煊的命土完全不一样了,栽种进一株天药后,有了一种清新的气息,全新的生机。

    它似乎可以与精神世界共鸣,接引丝丝缕缕的神秘物质进入这里,被根须吸收,复苏自身。

    “古往今来,有几人可以在开辟出命土没多久就栽种下一株天药?在采药境界,如果得到天药,那是不可想象的大造化。”郑武感叹。

    此时他情绪激动,道:“连我的真身都没有过这种经历,当初渴望而不可得啊。”

    近古以来,即便是绝世强者,也很难进入最高等的精神世界中采摘天药,危险性太大了。

    大幕后,曾有俯瞰列仙的一教鼻祖因此而死掉!

    今天郑武修行魔胎,再塑根基,有了这种机缘,自然难以自抑,心情畅快无比,恨不得仰头长啸。

    “那些传说中在一块大幕后数一数二的强者,都有各自的大机缘,不然何以能远超列仙,至高在上?”

    郑武轻语,而今他也踏上了这条路,绝世序列中将有他一席之地!

    在如今这个神话消亡的年代,怎么才能突破逍遥游这个天花板?唯有培育下最强根基,在命土栽种下天药!

    “你还好吗?”郑武突然回首,带着笑容看向命土外,双目中符文灿烂,捕捉到了王煊的精神体的气息。

    “你是不是觉得还能翻盘,夺走我培育的这一切?”郑武微笑,从容而自信,天血与天命共振。

    “嗯?!”王煊皱眉,他居然有种虚弱感,病恹恹,就像是那断了根茎的植物。

    郑武开口,道:“命土,万法之始,原初之地,养命之所,超凡从这里开始。很多人读过读典籍,但是,并没有真正了解啊。”

    “尤其是,你们这种野修,未入仙界,不曾得到列仙教导,知道的更少,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郑武带着冷意,俯视外面的王煊,带着嘲弄之色,他知道对方要反扑,但是他占据命土后,会在乎这些吗?

    “在逍遥游大境界前,你凭什么敢让人闯入你的命土?一旦失去掌控权,就相当于无根的浮萍,失去水泽的鱼儿。我封锁命土,截断与你的那种丝丝缕缕的神秘联系,都不用我出手,你就会自行消亡!”

    王煊后背微寒,这次他的确太冒险了,所谓富贵险中求,很多时候,人们都是盯着“富贵”,而容易忘记“险”!

    那些经文中,的确提及命土至关重要,但是,他却没有意识到会这么关乎甚大,稍微离开,就涉及生死大问题。

    王煊催动超物质,疯狂向着命土中输送,恨不得将自己耗到枯竭,也要攻占那里。

    这时,他感觉无比虚弱,万法初始之地被封闭,他岌岌可危,恐怕手持斩神旗都很难猛力挥动了。

    王煊反思,这次如果不是曾进入大幕中,提前洞悉一切,准备的无比充分,那么他多半真的翻船了。

    “没用的,这里已经是我的主场,不会给你机会!”郑武开口,平静中也有冷酷之意,他要扼杀宿主了。

    他的超物质,无声无息的没入命土中,元神在这里扎根,将在这里打下他的印记,取而代之。

    他的天血天命将以这里为始,蔓延向这具血肉的全身各处,剥夺原本属于对方的一切!

    “嗯?”突然,郑武惊悚,感觉阵阵心悸,快速将三根锁链接引回来,环绕着自身旋转,银色匹练如虹,如蛟龙,将他围绕与保护在当中。

    什么状况?他强烈地不安。

    命土,非常神秘,在血肉中找不到它,与人体没有实际的对应位置,但是它真实存在。

    它宛若一块药田,一片生命之地。

    郑武的超物质没入命土,元神向下扎根时,其生命印记感觉恐慌,让他……第一次脸色惨变。

    他停止输送超物质,元神不再向下扎根。

    但是,他的停止,就意味着王煊的全面反扑,要夺回命土了。

    “不!”他再次尝试占据主导,可是,效果更恐怖了。

    下一刻,他只想逃离,因为内心深处诞生一种难言的恐惧感,似乎有杀身之祸要到来了!

    他不甘心,将不周身的五色土、郑元天的药土、仙浆、天药主根等,都置于这里,谁舍得放弃?

    但他是非常人,关键时刻毅然转身,想要逃走,他咬着牙,几乎要吐天血了。

    然而,他发现竟走不了,元神扎根命土下方后,被禁锢了,像是被锁住了。

    此时,王煊与命土有了一些联系,疯狂的注入超物质!

    嗡!

    终于,图穷匕见,命土下有个灰扑扑的池子,经过超物质的滋养,迅速复苏了,吞食人的魂魄!

    这是往生池,传说可送人的灵魂去往生,但是,但凡被它吞掉的灵魂几乎都消亡了,再也没有出现过。

    王煊将池子中的超物质消耗的七七八八后,才将它埋进命土中,让它处在沉眠状态。

    无论是他,还是敌人,只要在命土中注入超物质,都能再次激活它。

    “怎么可能?!”郑武瞳孔收缩,又惊又怕,内心十分恐惧。

    他来自大幕后的仙界,见多识广,第一眼就有所猜测了,现在感受到灰扑扑的池子的威能,自然猜测到了。

    他难以置信,这东西是不祥之物,弑主,但凡得到过它的人,几乎就没有善终的,反噬拥有者!

    这种大杀器谁敢放在命土中?接近元神,这是找死,会将自身活生生吞掉!

    但是,现在有人却这么做了,而且还没有死掉,没有被吞噬。

    郑武难以接受,这根本不符合常理。

    往生池,一旦激活后,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不分敌我,见魂光就吞。

    也只有绝世强者才敢接触它,是那个级数的人才敢接手与挥动的恐怖兵器!

    往生池弥漫星云般的光华,仿佛能将漫天星斗都吞进去,刹那间,就撕裂下郑武的一块元神碎片。

    他挣脱不了,天命天血蕴含魂魄,被吸附在命土上,最终只能长叹,他难道要死在这里了?

    他有万般的憋屈,千般的愤怨,怎么会遇上往生池?

    最后关头,他的天血天命中绽放金霞,有九个字符飞了出来,像是九轮天日照耀在命土中。

    郑元天的影响不无处不在,绝世高手在郑武的元神中刻写了九个字符,可惜,跨界时,被旧约锁住,削去九成九的力量,现在模糊的金色印记总算激活!

    郑武挣扎,借助九字横空,暂时未死,他心中发狠,要撕裂命土,他不想造就出一个根基恐怖的怪物,他得不到的东西就要毁掉!

    轰!

    就在他催动断成三段的银色神链,准备洞穿命土,绞碎这里,甚至毁掉天药主根时,一片金色的纹理交织,让他元神龟裂。

    郑武颤栗,惊怒,同时生出一种无力感。

    王煊身穿元神甲胄,手持斩神旗踏入命土,没有什么可犹豫的,对他挥动了金色的小旗。

    “这是……”郑武有种难言的挫败感,今天真是见鬼了,见到了一件又一件恐怖的神物。

    尤其是现在,那杆巴掌大的小旗,竟能挡住往生池,无惧吞噬?那是什么东西,他想到了那些记载于史书中的大杀器。

    刹那间,他猜测到了,那是上古年间失传的——斩神旗。

    郑武的元神被绞成碎片,关键时刻,九个金色符号落下,与他的元神合一,想保他不死。

    这是徒劳的,绝世强者刻写的印记穿过大幕后早已暗淡,难挡斩神旗的金色纹理的蔓延,将郑武的元神瞬间化成数百块小碎片。

    “嗯?!”王煊心神一动,稍微收住斩神旗,那数百块元神碎片没有炸开,暂时保持原状。

    他向前走去,精神天眼凝视,盯着这些元神碎片,像是在阅读一部又一部经文,一部又一部修行手札!

    郑武的元神被他肢解了,现在不生不灭,处在一种特殊的状态中。

    王煊观其记忆,查看其过往,但凡琐事,无用的元神碎片都被他忽略,他专找与修行有关的东西。

    一时间,整片命土都安宁了,氤氲仙雾缭绕,变得神圣无比。

    往生池尝试了几次,无法吞食王煊与郑武的元神碎片,被斩神旗挡住,它彻底寂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命土中,宛若数载匆匆而过,主要是现在王煊的精神思感活动太剧烈了。

    阅而叹之,王煊觉得,自己像是走了一遍郑武的修行历程,这样的经历是无价的!

    关于修行,在那些元神碎片中,像是漫天繁星闪烁,被王煊解析,默默记了下来。

    当中有《元天经》与《仙胎》,异常宝贵,属于仙道绝学,《元天经》是绝世强者郑元天的经文。

    《仙胎》的来历则更为古远,不可考证,也被称为《魔胎》,从列仙对它的评价看,威能不比至高经文差。

    它过于歹毒,被人诟病,被认为有缺陷,修行它的人早晚会遭天谴,故此没有归为至高经篇。

    经文还不算什么,因为,王煊自身掌握有至高经文,不缺典籍。

    真正宝贵的是那些修行的经验,那些感悟,一些负有盛名的强者教导过郑武,都是经验之谈,甚至有郑元天的亲笔手札。

    “无价之宝,以后慢慢去印证!”王煊觉得,这对他的修行影响太深远了,比什么都珍贵。

    借敌之路,接触真正的列仙世界,了解到修行中的各种隐秘与真谛,没有比这更好的体验了!

    “王煊!”最后时刻,郑武苏醒了,数百块元神碎片共振,他怒不可遏,他的猎物,竟反过来狩猎了他?

    这是他要寄托天血天命的宿主,是他重塑魔胎的血肉土壤,可是现在反过来了,对方观其元神印记,得他的造化,让他沦为阶下囚。

    他天纵之资,要死的这么憋屈吗?他在大幕后的世界是属于集千万目光于一身的天才,到了人间,居然落得这个下场。

    “王……”郑武刚开口,说了一个字。

    结果金色纹理交织,王煊挥动了斩神旗,没给他说话的机会,既然得到所有,那么就让他带着遗恨上路吧。

    噗!

    金色小旗拂过,郑武的数百块元神碎片,以及郑元天刻写下的九个已经暗淡将熄灭的字符,都瞬间被震碎了,化作齑粉。

    九一八,缅怀前辈,铭记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