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九十章?公子无双
    血色身影顿时激动了,公子这是……成功了,扎根宿主中,重塑最强魔胎,将来可以俯瞰列仙!

    从心理来说他很放心了,郑武是何等的天资?在大幕后的仙界,都被誉为近古罕见的奇才。

    再加上,郑武身上有绝世强者的数滴金色血液,拿下凡间的“血肉土壤”实属正常操作,怎么可能失手?

    但他依旧多次试探,按照约定,提及各种隐语。

    这次王煊很稳,不仅一一验证通过,还模仿郑武的言行举止,并没有露出什么马脚。

    血色身影压低声音问道:“公子,我们近期要拿下钟家吗?还是说选择秦家。我个人倾向于钟家,经各方调查,他们的秘库收藏太丰富了。”

    他是真的发出了声音,血雾包裹着真骨在震动。这让王煊不禁瞥了一眼,有点不舍啊,又一个“内景罐头”。

    但王煊克制了,这是一个得力的手下,曾经位列仙班,可以做很多事,现在还不是收割的时候。

    他露出思忖之色,道:“我再想一想,不要妄动。”

    “是,公子。不过,避免夜长梦多啊,很多人都在盯着。钟家不仅有有顶级异宝,更有方士的至高典籍——金色竹简。此外,连传说中的道家的至高秘册——五色玉书,大概也落在他们家中。”

    血色身影眼热,说到后来其真骨都在跟着共鸣,他无比的向往,连他这种成仙已久的人都在渴求那种经文!

    王煊微笑,道:“我现在是王煊,与钟家的两个后人关系不错,可以走捷径,至高秘册跑不了!”

    “对,近水楼台先得月,想不到这具血肉土壤,还有这种用处。”血色身影大喜,跟着笑了起来。

    蓦地,他眼底深处闪过一抹痛惜,常人自然看不到,但王煊拥有精神天眼,直接敏锐地捕捉到了。

    又是哪里出了问题?他无奈叹息,居然出纰漏了,估计此人有所觉擦,发现了什么。

    果然,血色身影不动声色地接近,猛地爆发刺目的赤光,元神化作一股殷红的神瀑,要从王煊的额骨冲进去,希冀直接杀其元神,夺其肉身。

    “你疯了?想要趁我虚弱,弑主吗?”王煊避开这一击,没有立刻动手,他想弄清楚哪里出了问题。

    “你害死了公子,断了他的无上道途,还敢冒充他!”血色身影心情恶劣,痛惜无比,他看着长大的公子居然失败了。

    这让他难以接受,在他心中,公子无双,天纵之资,居然折落在凡间这个注定沦为血肉养料的的宿主手中。

    他不会告诉对方,哪里露出了马脚,眼中无比冷酷,他的元神化成一片烟霞,想闯入王煊的肉身中。

    “分明是你们想扎根在我的血肉中,剥夺走属于我的的一切,怎么反过来仇视我?”王煊平静地说道。

    然后,他不想浪费时间了,周身生机旺盛,超凡力量扩张,血气滚滚。

    此时,他形神合一,身体状态趋近圆满,举手投足都有仙道气息。

    王煊主动出手,伴着白色仙雾蒸腾,轰的一声,他直接以肉身搏杀对方的元神,瞬间震散那片赤霞。

    “你……”血色身影吓了一大跳,对方这是什么路数?肉身竟然可打杀无形的元神。

    他的情况比早先那个人好不了多少,穿过大幕时元神被肢解了,现在正处在最虚弱的状态。

    王煊不想耽误时间,将斩神旗压落,刷的一声,卷走那块真骨,顿时让他如同无根之萍,发出一声惊叫。

    接着,旗面缓慢舒展,将他禁锢,他的元神出现细密的裂痕,只要旗面猛力震落,就会让他的精神体爆开!

    王煊以精神天眼,阅读其元神印记,查缺补漏,想弄清楚自身还有哪些地方做的不够好,导致失去一位得力的手下。

    “原来如此,我没有散发天血的淡淡气息,最为关键的是,胎衣痕迹没有敛去。”王煊弄清楚了缘由,点了点头,道:“下次我会做的更好,完美无瑕。”

    “想不到啊,现世一个小小的超凡者,居然反杀我们……”血色身影不甘,他们这个阵营这次损失惨重。最为关键的是,看对方这个架势,竟想要冒出公子,后果相当的严重。

    他心中发抖,越是细想越是害怕,如果不能尽快揭穿对方,天知道会出现什么恐怖的后续事件。

    王煊轻语:“我犯了错啊,要承担相应的后果,只能把你变成仙骨罐头了。”

    郑家的仙人愕然,而后气到发抖,你特么犯了错,这意思是,让我承担后果?他窝火到受不了。

    砰的一声,王煊压落旗面,将对方震碎,一点也不同情,郑家想要剥脱他的一切,那就看谁能笑到最后好了。

    王煊盘坐,运转至高经文,抹去身上的九道暗红痕迹,接着取出郑武的一点天血,置入命土,不时蒸腾出丝丝气息。

    他反省,道:“损失了两个强大的部众,他们原本能做很多有意义的事,下次不能再出意外了。”

    终于,郑家第三位仙人来了,这次很顺利,没出任何纰漏。

    “公子,可有不适?”这个人很关心他现在的状态。

    王煊皱眉,道:“天药主根栽种下去后,缺少生机,没有复苏的迹象,你想办法联系大幕后方,我还需要部分仙浆、不周山的五色土。”

    显然,他所说的不属实。

    “是!”这个人退走了,立刻去想办法。

    王煊面色平和,说不好什么时候就会暴露,趁现在多拿点好处吧!

    如果老陈真的找到释迦的天药种子,那么,他提前预备一些仙浆、不周身的五色土,也是应该的。

    郑家的第四位仙人来了,一番交谈,王煊告诉他,道:“天血天命扎根血肉土壤中,虽然效果不俗,但短期内,我觉得精神与血气不够稳固。尤其是超凡在消亡,在这种大环境下,我需要一些固基的神物,仙道资源。我要夯实根基,培育最出最强魔胎!”

    “公子无双,志向远大,必成绝世强者!”郑家这位仙人眼神火热,抱拳后退,消失在夜色中。

    第五道血色身影出现,向王煊建议,尽快拿下钟家,道:“老主人都对那五色玉书与金色竹简非常看重。”

    王煊点头,道:“嗯,我很清楚,那些经文不容别人染指,你给我盯好了,谁敢妄动就先拿谁开刀。”

    接着,他又补充道:“另外,你给我好好查一查,现在各大阵营,都有谁想对王煊出手,盯住他们,该阻止的阻止,该扼杀的扼杀。嗯,王煊身边的人近期不能出意外,不然真出事的话,你说我要不要去替他们复仇?”

    明月高挂,夜色静美。王煊一个人站在林中,神清气爽,身后有一个强大的阵营支撑,做事果然畅快。

    他命令下去后,一群高手为他服务,省心省时省力。

    随后,他和老陈以密语交谈,告知一切顺利,明日去钟家开罐头。

    陈永杰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道:“我要带家属!”

    王煊告诉他,顺便将秦诚与林教授接过去,手中有仙骨,很确定能够开启内景地,他想让身边的人在即将到来的枯寂时代前得到一次洗礼。

    这个夜晚,从大幕后过来的生灵都不好过,那些年轻人,哪怕跨界时被重创,原本也有人世间八段,甚至九段的高手。

    但是现在,整体缩水了,让他们心中强烈不安,感觉长生的夜空永寂了,再也看不到黎明与曙光。

    “今夜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又突然来了一次崩塌。”

    ……

    王煊一夜静修,精神火光进入每一寸血肉中,精气神合一,感觉前所未有的好。

    精神扎根血肉中,得到血气滋养,越发旺盛。而肉身得到精神力的洗礼与反哺,则越发的纯净,排除杂质等,血液伴着莹辉,一滴血淌落,在黑夜中发光。

    清晨,王煊睁开眼睛,踏上归程。上午他来到坤城,孙家的大本营。

    他来还往生池,这次如果没有提前将灰扑扑的池子埋在命土中,他还真有些悬。

    钟家很大,古树参天,绿草如茵,不远处更是有个小湖,莲花成片,锦鲤摆尾,宁静中生机盎然。

    “王煊,你总算来了,你带走往生池后,起初还没什么,自从昨天开始,我们家简直是闹鬼了,各种动静都出来了。”

    钟诚迎了过来,压低声音告知,牛鬼蛇神都在试探,蠢蠢欲动。

    还好,钟家还有不少异宝,有其他大杀器。

    老钟摆在院中假山上的九层石塔,在深夜中发光,不知道炼死了什么怪物,曾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那可能是炼妖塔!”王煊告知,他早就看出那东西不凡了,大幕后的强者盯上这里,不是没有道理,好东西确实太多了。

    “还有个大铜炉,昨天夜里也发光,似乎收进去了什么东西。”钟诚摇头,夜里太乱了,他真们真的要走了,新星呆不下去了。

    “看那铭文,是供奉在道教祖庭中香炉,真是奢侈啊!”王煊上次看到时,眼睛就有些发直。

    “那孙子又来了,又找我姐来了。”钟诚看向远处,有几人来到钟家拜访,他脸色不是多好看。

    曹清宇到了,身边还跟着几个年轻的男女,都是列仙的后代,他们颇有仙气,有丝丝缕缕的白雾缭绕。

    其中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开口道:“那个王煊又来了,难道又要坏曹兄的好事,上次曹兄一笑了之,离去了,这次不能惯着他。”

    一个女子面容秀丽,白雾缭绕,虽然不是绝色,但的确也有仙家气韵。

    她在大幕后的实力都接近地仙了,但现在缩水的厉害,轻语道:“这个王煊很关键,各方推测,他过早的开启了内景地,我们需要他。曹兄忍让,主要是想让他接引教祖进入现世。”

    一位身材高大强健的男子开口:“昨夜超凡余波再次溃灭,大幕更加暗淡了,大幕后的强者都躁动了,大概率要纷纷跨界了。我们也得提前付诸行动,准备接引。”

    曹清宇点头,道:“我得到密报,有些变故出现了,计划赶不上变化,是该有所决断了,不过钟家是要拿下的。”

    同时间,钟家又有人登门,在新月上两日游的孔云与黄大仙黄铭等一些人来拜访,钟家有些东西太稀珍,早被大幕后的生灵盯上了。

    接着,第三批人到来,为首者是一个女子,光看脸的话,眉目如画,清丽出尘,带着超脱凡尘的仙气,不染人间烟火。

    她身材绝佳,只是穿着相当的……现世,不像是大幕后走出的生灵,因为穿的是热裤,露出雪白的长腿,上身简单搭配T恤,长发飘飘,婀娜挺秀。

    钟诚努嘴,示意王煊看过去,道:“看到没有,这就是周诗茜,嗯,我姐闺蜜,让我姐感受到压力的人,有仙气没办法。”

    “你们家真热闹。”王煊说道,这些都是列仙的后人,来这里自然有诉求,盯上了某些奇物。

    “等我们走了,他们爱怎么折腾都行,但现在不能乱来。”钟诚看的很开,接着又问道:“老王,你现在什么状况,能不能捶那曹清宇一顿,我看他特不顺眼。”

    王煊看向那边,道:“大概率,他看你我也不顺眼,嫌碍事了。”

    “捶他!”钟诚低语道,竟敢打他姐的注意,从而想进一步谋划钟家的产业吗?真该用战舰炸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