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九十一章?现实世界的教祖
    “王煊看过来了,对曹兄依旧没有什么善意,还要让着他吗?”一个清秀的少年开口,看着年龄不大,在大幕后方,他早已进入逍遥游大境界,一念间,可以神游数千里。

    但跨界时,他有点惨,被重创了,如今也只是比采药层次稍微高出一线而已,勉强处在人间世五段境界。

    曹清宇身边那位带着仙气的清丽女子开口,道:“要不要试试他?若是能拿下,立刻掳走!最新情况,大幕后相当的激烈,教祖可能会在近期跨界,他放弃了逍遥舟的争夺。”

    谁也没有想到,在大幕熄灭前,竟有至宝突然出现,引得绝世强者都放下一切,前去争夺。

    逍遥舟,号称能横渡所有高等精神世界,有些地方连列仙都去不了,可乘坐它却能如履平地。

    昔日,有人曾驾驭它,闯入最高等的精神世界中,一口气采摘到两株天药,筑下最强根基。

    曹清宇神色凝重,道:“不止如此,据悉,人世剑也露出踪迹,在某片即将熄灭的大幕中划出绚烂的剑光,曾短暂劈开仙界!”

    几人震撼,脸色全都变了。

    连这件至宝也出现了?失踪也不知道多少年了,而且据闻在人间,并不在大幕后方。

    相传,人世剑无坚不摧,可以切开大幕,如果能够得到这件至宝,列仙能够从大幕后脱困!

    人世剑、逍遥舟、养生炉、羽化幡等几件至宝,各有妙用,超越其他所有异宝等,至高在上。

    现在接连出现两件,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会不会有误,或者是有人故意放出的假消息,最起码,人世剑不应该出现在大幕后方才对。”

    曹清宇摇头,道:“应该是真的,某位绝世高手被剑气剖开了不朽仙体,受创颇重,一般的兵器根本斩不动他。”

    “世道要乱了,接连两件至宝出现,这是前所未有的大事件,谁要能够得到一件,说不定能熬过神话消亡期,保住超凡的力量。”

    另一边,孔云、黄铭等妖仙的后人也在议论,怎么会接连有两件至宝在神话末期出世,这是给人一线希望吗?

    “我们妖族那位绝世强者,据悉原本都在谋划跨界了,但却立刻止步,要去争夺人世剑,她若是能得到,自然能靠自己强势杀出仙界。”

    孔云低语,无比佩服,当年那位绝世妖仙曾经争夺过——养生炉,杀的各族望风而逃,亲手击毙过绝世强者。

    现在,她又要出手了,大幕后风云再起!

    “那就是王煊。”周诗茜身边一个女子开口,告知她,前方那个年轻人就是她一直想接触的正主。

    虽说人世剑、逍遥舟先后露出踪迹,可借这种至宝突破大幕,但是,能得到的人不见得愿意带其他阵营的人出来。

    无论哪位绝世强者得到至宝,一旦炼化,那就会立刻无敌,可以在所有大幕中横行无忌,再无对手。

    他若是有杀意,其他的绝世强者就危矣,根本挡不住!

    所以,现在有些教祖放弃争夺,想立刻进入现世中。

    “你们说,怎么才能让他相助,接引我教鼻祖跨界过来?”周诗茜皱着琼鼻,问身边的几人。

    “当然是嫁给他了,仙界负有盛名的美人,下嫁给一个凡人,他肯定愿意啊。”一位女子轻笑着说道。

    另一名少女顿时点头,道:“对啊,一位接近地仙的绝色丽人,来自仙界的出名仙子,成为一个凡人的道侣,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别乱说。”周诗茜皱着挺翘的鼻子说道,她们这个阵营的人有部分人主张怀柔,先行示好,如果不行,再另想办法。

    “只是有些可惜,他终究只是个才踏足超凡领域没多久的人,配不上诗茜。”也有人摇头。

    而且,她更是剖析,接引完教祖后,王煊的内景地应该也废掉了吧?大概率会沦为废人一个。

    “他战绩确实不错,但是如果不用异宝,境界太低,那就有些弱了。”

    显而易见,在列仙后人眼中,王煊身上的秘密在被揭开,都猜测到他有特殊的内景地,想要拉拢他。

    不过,罕有人猜到,他是在凡人时期开启的内景地,因为那太过惊世骇俗,史上不过数人,且都死了。

    ……

    “我去激一下他,如果他不动用异宝和我切磋,我争取快速拿下他,然后直接掳走!”

    曹清宇这个阵营中,那个清秀的少年开口,准备去挑战王煊,大幕后风云变幻,他们这个阵营有些等不及了。

    “你是王煊?”清秀少年走来,带着淡淡的笑意,道:“在超凡腐朽时期,能修行到这一步,真是不简单。我对天才最为尊重,无比渴望与你切磋,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他一身白衣,飘逸出尘,迈着轻灵的步伐,来到王煊与钟诚的近前。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来,有了解底细的人知道,他绝对不简单,曾经踏足逍遥游大境界中。

    “哦,你是?”王煊看向他。

    “江源。”白衣少年笑着点头告知。

    “曹清宇那个阵营的人,列仙嫡系血脉,老王,你……悠着点,要不还是算了!”钟诚提醒。

    他一直以来都对王煊很有信心,但是,事到临头了,想到对方都是来自大幕后的列仙后代,他有点担心与没底了。

    “王煊,不要出手。”钟晴来了,这两天她大半时间都躲在老钟的书房,因为找她的人太多了。

    尤其是那个曹清宇眼神异样,让她很警惕,对方身上有奇异的精神能量想入侵过来,她不愿过多接近。

    她不像钟诚,非要出手教训对方,而且她虽然觉得王煊厉害,但和列仙后人相比,他大概率会输。

    “小晴。”周诗茜甜笑着,迈开长腿,轻盈的走来。

    钟晴微笑,对方散发丝丝缕缕的白雾,有种出世的美,让她羡慕而又无奈。

    两人走到一起,都婀娜高挑,面孔皆清纯漂亮,分外养眼。

    “王兄,我是真的渴望交流,请原谅我这个武痴,对在这个不能修行的时代诞生的超凡者感到好奇,想要切磋。”

    “可以。”王煊笑着点了点头。

    很多人都有些意外,他居然这么痛快的答应了,人们的目光顿时都望来,要关注这次的“切磋”结果。

    众人知道,他绝对不凡,但是,境界终究是低了点,不知道这次是否会有什么出人意料的表现。

    “其实我们差不多,我现在骨头断了十几根,还没痊愈呢,元神也有伤,最多也就是采药境界。”江源笑道。

    王煊笑了笑,没有说话。

    钟晴狠狠地瞪了一眼她弟弟,猜测肯定是他鼓动王煊出手的。

    “没事儿,有我们在,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周诗茜低声说道,再怎么说,她昔日也接近地仙境界了。

    场中,也只有曹清宇、孔云等少数几人可以和她一争长短。

    毫无疑问,列仙的后人都很强,周诗茜身为当中的佼佼者,自然是大幕后的风云人物。

    一刹那,两人动手了。

    江源白衣飘动,快如闪电,他在瞬移,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右手五指齐张,伴着刺目剑芒,向着王煊戳去。

    同时,他的左手掌心发出一道光束,带着淡淡的符文,如同锁链般向着王煊缠绕了过去。

    他雷霆出击,想要迅速结束战斗,如果能够瞬间擒下王煊,那再好不过了,提着就跑,当接引通道用!

    显然,他想多了。

    王煊运转石板经文,一时间,体内斑斓秘力流转,周身都绽放刺目的光华,他双手结印,如同莲花绽放,整个人激荡出恐怖的超凡能量。

    “封,破!”

    他舌绽惊雷,诵出二字真言,封住了江源的所有攻击手段,让他的剑光暗淡,像是被冻结了,而后又令他的光束锁链停滞,寂静的悬在半空中。

    随着王煊手势变化,封字印化成了破字印,绞碎剑光,震碎光束锁链。

    并且,砰的一声,王煊的法印,拍在江源的身上,让他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他大口吐血,整个人横飞了出去。

    “怎么可能?”他摔飞出去,顾不上擦嘴角的血,有些失魂落魄,朝王煊望来。

    他可是列仙的后人,修行仙道功法,可是刚才面对真言时,他竟然如同草食动物面对兽王,有颤栗感。

    对方修炼的是什么功法?他心头悸动,充满疑惑。

    王煊不会告诉他,这是至高经文,当年连大幕中的列仙都曾为它打生打死,有绝世高手因它而死。

    众人吃惊,江源就这么败了?

    列仙的后人,来自大幕后的高手,被人干净利落的扫飞。

    一时间,许多人都没有说话,眼神都变了,这个王煊远超他们的预料。

    “昨夜超凡余波崩塌后,他没受什么影响?”不远处,黄大仙低语,他在秦家曾与王煊交过手,深知他的底细。

    这个人没有因为大环境变化而衰弱,还变强了?黄铭瞠目结舌,感觉真是见鬼了!

    “他在现世竟能做到这一步,真是异数啊。”周诗茜身边,有人低语,感觉这太异常了。

    钟晴吃惊,她没有想到,王煊居然能击败列仙的后代,而且还这么迅猛。

    “这……”周诗茜也惊讶,曾经无限接近地仙,她自然看出门道,王煊简直是摧枯拉朽,要杀江源并不难,他在现世是怎么修行到这一步的?

    “老王,牛犇!”钟诚叫了一声,他感觉很痛快,列仙的后人怎么了?来到人间还不是要败。

    曹清宇身边一个穿着T恤与牛仔裤的年轻男子开口,道:“我和你切磋。”他大步走了过来。

    草坪外也有人走来,道:“有完没完,击败一个,又跳出一个,什么时候是头?来,非要战的话,和我切磋。这个世间,不仅有王教祖,还有一个陈教祖!”

    一个浑身都是佛光的青年男子走来,璀璨无比,让他看起来神圣而威严,手持一柄长足有一米五的黑剑。

    身穿T恤与仔裤的年轻男子没有止步,反而道:“和尚,你要和我切磋?”

    锵!

    陈永杰二话不说,抽出大长剑就砍了过去,满身都璀璨佛光,像是一个怒目金刚。

    铮铮剑鸣,佛光澎湃,老陈将那个男子压制。数次碰撞,最后他一剑落下,悬在他的脖子上,在那里割出一道血口子,殷红的血滴落,只要稍微用力,这颗头颅就落地了。

    “看清楚了,我是现世的教祖,不是佛祖,眼神放亮点!”陈永杰严肃的警告,别乱说话,他的家属就在不远处!

    他是真的自信,不在乎对手是否为列仙的后代,因为如果同在古代的话,他确实就是教祖。

    现场安静,鸦雀无声,人间没几个超凡者,结果随便出来两个,就压制了他们这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