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九十二章?隔绝万物
    所有人都被惊住了,人间的两名超凡者都这么惊艳,压制了列仙后代,让他们情何以堪?

    他们祖上都来头甚大,结果,返回现世后,体内拥有真仙血脉的天才,反被人迅速的击败。

    “这个……和尚,确实厉害。”黄铭低语,感觉王煊与他身边的人都有点邪。

    “该不会是佛门梦中传法,提前在现世中安排了一个金身罗汉吧?”周诗茜身边的一个少女低语。

    “我去会一会这个和尚!”曹清宇身边,另一位男子就要动身,但被人一把拉住了。

    老陈清晰地听到他们的对话,眼睛与眉毛都立了起来,很想说,你们什么眼神?我是和尚吗?!

    他一脚将地上穿着仔裤与T恤的男子踹出去六七米,高举着黑色长剑,杀气腾腾,瞪向那些人。

    众人也是无语,你急眼什么,一身佛光,动用的是佛门丈六金身,敢说自己不是佛门青年高手?

    “哦,有些短发啊,被金色佛光淹没了,刚才没看到。可是,修行佛法,也算是居士,与佛有关,称呼和尚怎么了,这是敬称!”黄大仙低语。

    众人点头,觉得就是这么一回事儿。

    陈永杰闻言,举着黑色的大长剑,对着虚空猛力挥动了几次,乌光暴涨,简直要撕裂云霄,太恐怖了。

    “真是不简单,超凡消退,他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孔云叹道。

    事实上,所有人都动容,这如果是一个修炼盛世也就罢了,可这都什么年代了?

    在这种大环境下,新星早就没法修行了,却出现这样两个猛人,让他们都觉得,离谱的可怕。

    换成是他们,如果生在这个新星时代,还能修行吗?可以踏足超凡领域吗?许多人深想后,心中颇不是滋味。

    唯有王煊点头,在那里微笑,一副很“欣慰”的样子,他这个护道人没白当,终于将陈永杰“培养”起来了。

    以后各种挑战不断,他不可能总是亲力亲为,到时候将陈永杰放出去压制一方,应该没什么问题

    如果老陈知道他的想法,肯定要和他急,至于过两招?那还是算了吧。陈永杰给自己定下原则,绝对不内斗,避免其中一方输的很惨。

    “我去吧!”曹清宇身边那个女子开口,她名陈妍,算不上顶级美女,但是仙气缭绕,清丽出尘,气质出众。

    她的实力很可观,曾经看到地仙路,是场中最厉害的几位高手之一,远超其他人,不过伤也没有养好呢。

    但她被曹清宇拦住了,现在大致估量出对方的实力,早先那两人虽然败了,但却成功摸底,以后有的是机会。

    关琳走来,满脸都是灿烂的笑容,她喝过地仙泉,现在愈发年轻化,对王煊等人打过招呼。

    秦诚和林教授也来了,他们都已经知道,今天将有一场大机缘,有可能会是他们修行路上最大的一场际遇。

    “各位朋友,说实话,作为一个现代人能够与你们在这个时代相遇,真的感觉很奇妙,是一场缘分。”钟晴开口。

    身为此地主人,她不想气氛闹的太僵,而有些也确实是她的心里话,谁能想到,神话照进现实中。

    “在过去,大幕后的仙界只是传说,列仙早已消失千百年,根本不可触及。没有想到,我们在现代社会,这样相逢,我觉得这是善缘。既然有了好的开始,那么,我希望我们也能愉快与和谐的相处。”

    钟晴心中清楚,很快,他们就要离开了,能带走的都要带走,不能携带的,留给他们就是了。

    现在钟家求稳,暂时不能乱,不希望与列仙开战。

    尽管,每天钟家都在预警,天外有战舰悬浮,随时准备精准打击,可是,那些元神状态的生灵很不好对付。

    钟晴很不舍,如果有选择,她真的不想离开新星,走向那神秘而遥远的宇宙深处,毕竟这算是背井离乡。

    老钟和她说过,现在出现的都是列仙的后裔,不算危险,等那些真正从尸山血海中杀过来的人回来,很难说会发生什么。

    那些教祖,仙界一方霸主,当年在现实世界时,有动辄就屠城的魔头,血洗一片大地,身后尸骨万千。也有纵横万里,一剑削落过月亮碎片的绝顶剑仙,杀伐果断。真要与财阀起了冲突,这些人夺舍、附身等,防不胜防。

    ……

    突然,王煊感觉如芒在背,似仙剑临近,要刺进他的皮肤中,让他竟有种要窒息的感觉。

    这是什么状况?让他竟然觉得极度危险,宛若有杀身大祸在接近!

    他双目倏地绽放神芒,凝视四野,看向在场的人,但是并没有看出什么异常,谁在针对他?

    他数次瞬移,祭出暗红色古灯,撑起光幕,守护全身,但是却没有任何效果,他肌体有如被刀割般剧痛。

    王煊正常状态下,也具备天眼的能力,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看到。

    他精神出窍,悬在头顶上方,眺望远方,审视自身,立刻发觉了自己的不妥之处,在肌肤上出现一道又一道黑色的纹理,将他束缚住了!

    他仔细凝视,那像是一条黑色的锁链,要勒进他的血肉中,缠绕进他的骨骼内,无形但却致命!

    “这是什么鬼东西?”他觉得一股阴冷的寒气侵入骨髓内,这是什么人在出手,想要杀他肉身?

    并且在这个时候,他的精神模糊的感知到铁链碰撞时发出的动静,像是无形的铁链牵引着他,要将他拘走。

    “王煊,你怎么了?”这时,其他人也看到了他的不妥。

    此时,他身上一片殷红,竟有莫名的血渗出,可以清晰的看到他被无形的绳索勒紧了,身躯像是被束缚了,状态有很大的问题。

    “你怎么了!”陈永杰提着长剑一步迈出,瞬间到了眼前,以佛光净化,但是根本没用。

    王煊运转至高篇,石板经文在他体内轰鸣,身体所有部位都在按照奇异的节奏震动,斑斓秘力流转,从毛孔蒸腾出绚烂的光华,也带出大量的血雾,他要焚断黑色的铁链。

    那东西无形物质,唯有精神天眼可以看到,光天化日之下,他居然受到这样的攻击,让他有种严重的危机感,有人可以莫名手段伤及他的性命。

    他全力以赴对抗。

    隐约间,更为阴冷的气息临近,他霍的抬头,七支赤红的小剑自虚无的高空中落下,全都没有声息。

    它们都不足一尺长,是突兀出现的,向着王煊插来,刹那临近血肉。

    五脏各对应一支,腹部一支,头盖骨一支,赤红小剑还未触及皮肤,就让王煊有种撕裂的痛,那些地带已经见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古灯形成的光幕,居然被无视了,七支血色小剑直接刺穿而过,带着森寒的杀机接近他的体表!

    “王煊,你什么状况?”老陈挥动黑色长剑,他凭着敏锐的感应能力,在虚空中划过。

    但是殷红的小剑像是无形的,扭曲了时空,除却王煊外,像是与万物隔开了,外人看不到,也接触不到。

    “有状况,王兄弟,你要帮忙吗?”妖仙后人孔云问道,带人接近这边。

    曹清宇盯着这边,道:“我来看看。”他也带人大步走来。

    “这是什么,诅咒,还是我们不了解的一种秘力?!”周诗茜美眸有神光流动,盯着这边,也向前走来。

    “你们都不要过来,谁都不要靠近。”王煊开口。

    轰的一声,他体内血气发出光华,像是一片赤霞般从毛孔中冲击而出,抵住七支血色小剑。

    同时,勒在他身上黑色铁链哗啦啦抖动,快速绷紧了,拉扯着他,竟然让他脱离地面,要向半空中飞去,想将他牵引走。

    哧!

    一道匹练自王煊身上飞起,他催动无坚不摧的短剑,结果切割在虚空中,在黑色的铁链附近,光影扭曲,时空仿佛塌陷,不着力,短剑不起作用。

    神话塌陷,谁还有这种手段?无声无息,就这样将他锁住,像是来自地狱的接引使者,行走在光天化日下,要将他缉拿走。

    王煊体内血液沸腾,越来越刺目,运转石板经文后他暂时抵住了七支血色小剑,并未真正插入身体深处。

    它们只是刺破体表,没有能彻底贯穿进来,他的体表一片殷红,血液流淌,景象颇为吓人。

    “王煊!”林教授刚到这里就看到这一幕,颇为焦急,盯着他体表的勒痕,尝试与某些古籍记载的情况对应起来。

    秦诚跑过去,一把拉住钟诚,急切地说道:“老王要是出事儿,就轰列仙后人!他们这样肆无忌惮,说不定就是冲着你们钟家来的,要在今日颠覆你们!”

    “有道理,先准备起来,谁他么敢乱来,鱼死网破,相互血洗!”钟诚说道。

    老陈催动释迦真经,双目如金灯般,绽放出两道神火般的光束,并且催动金色的佛力,将王煊这里淹没,帮助他洗礼妖邪!

    多少有些作用,不得不说,作为佛教至高经文,释迦真经绽放浓郁金色光辉后,也在消弱血色小剑的寒意,让它们多少暗淡了一点。

    王煊确定,这不是精神侵蚀,不是肉眼可见的超物质力量攻击,这种无形而阴冷的奇异力量极其古怪。

    “你看到没有?”他暗中问老陈,抵住七支要贯体而入的赤红小剑后,他不断催动石板经文,让体内斑斓的力量扩张,澎湃,与精神意识合一,像是大海起伏,冲刷向每一寸血肉。

    陈永杰神色凝重,暗中传音,他确实看不到!

    刺啦!

    黑色的铁链勒进血肉中的部分,被至高经文灼烧,焚的通红,有部分要熔化了,冒出奇异而又冰森的乌光。

    “我管你是什么,敢对我下手,咱们不死不休!”王煊寒声道。

    “这可能是一种诅咒,我帮你查看下。”周诗茜足下生辉,轻灵的来到近前,要帮王煊检查身体。

    “退后!”王煊身体流血,眼神射出两道如同闪电般的光束,迫人无比,让人不敢与他对视。

    “王兄弟,我们没有恶意,你的问题很严重!”孔云也来了,并吩咐黄铭等人,在四周警戒,避免敌袭。

    “你也退后!”王煊说道,他信不过列仙后代,今日竟遇上这种威胁到性命的变故,他严加戒备。

    曹清宇走来,带着几人分散四周,也在警戒。

    “我有办法,以清光术洗礼,能扫除各种咒术的侵蚀!”陈妍开口,她是曹清宇这个阵营中的第二高手,接近过地仙领域。

    一道淡淡的清辉绽放,像是一片水波朝着王煊落去,要帮他洗礼肉身。

    轰!

    王煊的体内,发光的血液从毛孔中冲出,化成一片绚烂的赤霞,宛若天雷炸开,震的所有人耳鼓轰鸣,耳膜都要被击穿了。

    陈妍祭出的清光,直接被打散,炸开,烟消云散。

    “谁在临近,就是与我为敌,你们所有人都给我退后!”王煊喝道。

    “退后!”老陈也如同怒目金刚,全身金色佛光焚烧,他手持大黑剑向着那些人逼去。

    “你有些不近人情,我是好心帮你。”陈妍通体都是清光,在那里冷声说道。

    瞬间,王煊血液沸腾,灼烧黑色的铁链,勒进身体中的一根黑色链子终于被烧的通红后炸开了。

    他获得部分自由,能出手了!

    他深吸一口气,全身赤霞绽放,通红的血气淹没方圆一丈方位内,他像是一条蛟龙般向着陈妍扑杀了过去。

    这一刻,他不想任何人临近,他以自身血液洗礼,或许可以慢慢解决问题。

    这些人中明显有些包藏祸胎的人,想对他动手,趁此机会拿下他。

    一刹那,他与陈妍碰撞数次,拳光划破虚空,宛若闪电绽放。

    刷!

    刺目的剑光划过,陈永杰也与人动手,长剑所向,逼退不少人。

    咚!

    下一刻,王煊又与曹清宇连着对轰四拳,天地中像是有两团雷霆冲向一起,激烈的爆发出超物质能量光华。

    顷刻间,孔云脸色变了,被动施展秘法,背后浮现一头白孔雀,化成一片绚烂的光芒向前扑去,与王煊的拳光撞在一起。

    虚空颤动,音爆恐怖,王煊与周诗茜也来了一次激烈的碰撞。

    所有人都吃惊,短暂的一息间,他接连与场中最强的几人交手,强势无匹,表明态度,不退就是要与他为敌,决一死战。

    “你们离我远一些,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王煊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