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九十五章?至宝入命土
    “你霸占我的内景地,现在终于想出来了?”王煊仔细盯着,感应里面的状况。

    那股波动似乎非常不稳定,内景地裂缝时而张开,时而闭合,像是外界有什么东西在刺激它。

    此时,某片大幕后方,各方高手厮杀,剑光冲破霄汉,洞穿了大幕,景象极其的恐怖。

    敢来争夺人世剑的自然是冠绝一个时代的高手,非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教祖不敢下场,不然出现就得被迅速击毙。

    他们的剑光、拳光可让大幕龟裂,可波及进现世中,不过他们却不敢跨界,旧约之力还未散去呢。

    这个时候跨界,他们自身的道行会被削掉!

    一柄一米多长的利剑自虚空中远遁而去,通体银白,缭绕着大道符文,极尽绚烂。

    许多人叹息,它曾在一瞬间劈开大幕,但刚才他们距离太遥远,终究是又一次错过了。

    至宝人世剑,能劈开万物,可以斩开大道,没有什么能够抵挡它,绝世教祖若是得到它,不说天上地下无敌也差不多了。

    本就在一方大幕中数一数二的强者,一旦持人世剑在手,会威胁到其他所有顶级强者的性命!

    想要对抗,唯有逍遥舟、养生炉、羽化幡出世,同样被绝世强者掌控,才可抵至宝人世剑之威。

    人世剑出世,被许多人亲眼看到,让仙界各方沸腾,所有生灵都在关注!

    消息传开,哪怕许多大幕间的道路熄灭了,有些人也在横渡,强行贯通,要去争夺。

    比如,这个时候,红衣女妖仙的主身就出动了,原本都在计划想以稳妥的办法跨界了。

    她横跨大幕,杀向一片遥远的仙界!

    途中,她以洁白的拳头,轰碎一头偷袭她的顶级仙兽,那庞大的仙尸足有数万丈长,轰然解体,染红大地,她横渡而去。

    女方士的主身也上路了,伴着光雨,击穿漆黑的地带,开辟出一条璀璨大路,从一片大幕杀向另一片大幕中。

    她一路摧枯拉朽,黑暗中有些恐怖的眼睛睁开,但是,在她绽放的光雨中,在她施展的绝世秘法下,全部瓦解,伴着嘶吼声,她凌空远去,黑暗中无尽的血与骨炸开!

    另一片大幕中,“老张”也出现了,这是他的主身,和在酒吧中时的样子不一样了,略显冷漠,一指点出,摧枯拉朽,前方的大海被蒸干,他在找人世剑!

    显然,他们的主身去争夺至宝后,近期不会再找王煊接引他们了。

    ……

    王煊等了片刻,养生炉确实躁动了,但最后终究是没有冲出来,他一阵狐疑,这东西估计感应到了什么。

    仙骨震动,一个腐朽的内景地开启了,依旧充满裂痕,像是要不了多久就会崩溃的样子。

    老陈叹道:“内景地这个样子,对应的大概就是神话世界啊,要毁灭了,即将不复存在!”

    关琳就在他的身边,夫唱妇随,两人感情很好,共进内景地,找了一片地带盘坐了下去。

    “这就内景地?我的灵魂进来了,我能感应到自己的肉身在外面。”秦诚激动的说道。

    林教授提醒他,道:“机会难得,这算是修行路上的奇迹之地,是超凡诞生的源头之一,不要浪费时光,赶紧修行,争取成为宗师,甚至大宗师!”

    当钟诚看到老钟时,一阵愕然,这大兄弟是谁啊?结果瞬间就挨了老钟两巴掌。

    钟庸的精神体也被接引进来了,唇红齿白,青春年少,与肉身情况相对应。

    众人无语,这老家伙真要万寿无疆啊。

    “我得压住自己的道行,不栽种下天药种子,绝对不能离开采药这个境界!”陈永杰告诫自己。

    他实在是有点压不住了,马上就要破关了,如果让外界其他忧心忡忡的超凡者知道,一定会联手打他一顿。神话枯竭,超凡不存,你还需要压制自己?

    钟晴轻灵地迈着脚步,身段婀娜,在这片幽静之地,她感觉一切是如此的奇异,忍不住开口道:“大幕后的仙界,会不会也曾经是某个至强生灵的内景地?”

    林教授摇头,道:“有道理,但不现实,大幕不止一块,难道那些至强生灵都要死了不成,所以大幕熄灭?这是没道理的,即便死去,也要挣扎,而不是这样无声的熄灭。”

    老陈开口,道:“大幕后的世界,与精神世界有些关联,像是物质世界与精神世界交融的产物,具现化,但现在要毁掉了。”

    很快,众人各自盘坐,开始修行,把握这珍贵的机会。

    钟晴、关琳、秦诚等人都有些不适应,精神不知疲惫,思感极速运转,感觉过去了数月之久,还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

    王煊为各种异宝补充神秘因子,然后,开始专心悟法。

    “按照古籍中的暗示,命土与内景地多少有些联系。”

    他也要破关了,但是,在强行压制自己,让自身对命土的理解彻底通透后,才会突破。

    一时间,王煊寂静,毫无声息。他在冥想,与外界的肉身沟通,共鸣,他的精神思感无数倍的提升,在观察自己的肉身与命土的各种变化。

    “万法之始,养命之地,精神扎根之所在,超凡从这里扩张,命土,是神话的发源地!”

    王煊感悟,期间,他数次回归肉身中。

    “我成为宗师了?!”像是半年那么久远,钟诚伸开手,感觉自身精神力凝练,外界的肉身在蜕变,提升了!

    事实上,他服食过灵药,喝过地仙泉,早该有这种修为了,用“老张”的话说,资质有点差。

    “真的是神异之地,超凡的源头之一,大宗师领域近在咫尺。”林教授心绪不宁静,在天地大环境急骤恶化的情况下,竟能走到这一步,让他感慨人生的际遇真的奇妙。

    原本他常年咳嗽,胸部被人打穿过,已经无法修行了。

    “我外面的肉身在发光,似乎在突破!”钟诚满脸喜悦之色。

    钟晴淡定的告诉他,自己的身体发光过两次了。

    王煊的精神体外各种奇景交融,真实浮现,被他炼化,化作五色仙衣披在身上,保护自己的元神。

    不远处,钟庸看的吃惊,这与陈抟的五色金丹本经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个年轻人从源头触及,竟走出了独特的路。

    老钟动容的同时,颇受启发,他在培养五色金丹气,而这个年轻人直接解析了更为本质性的东西。

    王煊身上五色神光冲起,元神内敛其中,那斑斓彩光似乎可以成为可怕的攻击手段。

    他将披在身上的五色仙衣,化成斑斓雷霆,化作五色大印,又化成茫茫剑气,不断变换,顿时奇景如光如电,五道斑斓光束扫出,宛若要撕裂虚空。

    “五色元神攻击术?”老钟震撼。

    陈永杰也被惊醒了,他点头,他要压制自身境界的路数,目前看来没什么错误,而且找对了方向。

    他正在探索自己的奇景,原本就模糊的浮现了出来,现在有两种越发清晰,要彻底显照了。

    在内景地中,光阴流速像是完全不一样,他们似乎拿到了时间密匙,感觉过去了数年之久!

    每一个人都有巨大的收获!

    林教授成为大宗师,老陈身边有两种真实而清晰的奇景浮现,钟庸身上冒出一缕缕金光。

    王煊有感,他的肉身与他的精神在共鸣,处在一种特殊的节点上,他刹那回到了肉身中,精气神融合归一!

    他在命土境界积累足够深了,不再虚浮,身在内景地,他宛若经历了数年时间的打磨,可以破关了。

    也就是在这时,他的精神极尽灿烂,刷的一声,他立足命土中,在这里再次尝试,是否能沟通自己的内景地。

    “精神扎根命土,超凡扩张,演绎神话。”

    一刹那,他看到了,那模糊的内景地模糊的浮现,他的精神在激荡,蔓延向前,他处在超感状态中。

    轰的一声,他开启了自己的内景地,瞬间进来了,这里浓郁的神秘物质不断的飘落,漫天都是,像是鹅毛大雪,压满地面。

    这和别人腐朽的、龟裂的内景地截然不同,他这里生机勃勃,目前并没有枯竭的迹象。

    内景地深处,养生炉寂静,被“鹅毛大雪”淹没了。

    “我可以进入采药境界了!”王煊没有犹豫,放开自身,不再压制,刹那破关了,踏足采药境界。

    外面,另一片内景地中,裂痕密布,越发的多了,现在开始加剧腐朽,逐渐崩塌,钟晴、林教授等人都被惊醒!

    王煊突破后,感觉自身状态前所未有的好,实力提升了一大截。

    只是,外界,有些人感觉却不是那么美妙,来自大幕后的生灵,有些人在这两日服食了秘药,想要重新突破,打开人世间六段限制,破入七段中。

    轰隆一声,他们再次感受到了超凡崩塌的余波,有些人直接大口咳血,未曾踏足七段领域,反而从六段巅峰跌落,到了六段中期。

    “怎么又震了?!”一些人惊怒,满嘴都是血沫子,感觉难以置信。

    超凡余波的溃灭在加速,影响到了太多的人。

    大幕后,“老张”一掌拍出,前方一个赤发老者怒目圆睁,却挡不住他这盖世无匹的一击,砰的一声炸开了,仙血四溅。

    雪白的人世剑激射,飞向远方,被人追逐。

    红衣女妖仙追赶时受阻,被迫和一位绝世强者激烈争锋,粉碎山河,她手中的油纸伞极速放大,将那个立身在金色大日中的男子覆盖。

    油纸伞转动,将那轮璀璨的金色大日磨灭,她一只洁白的拳头划过仙界的虚空,撕裂天地,噗的一声,将一位绝世强者的胸膛击穿,血溅天穹。

    女方士杀来,击退竞争者,抓向雪白的人世剑,结果数位绝世高手向她攻去,此地被仙光淹没。

    哧!

    至宝人世剑再次远遁,在天际尽头又一次劈开大幕。

    同一时间,王煊的内景地震动,至宝养生炉像是受到了刺激,轰鸣着,绽放蒙蒙光辉,竟从他的内景地消失,进入现世,落入他的命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