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九十七章?驶向深空
    王煊头皮发麻,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可是他的内景地,一向被他认为是自己的私人领域。

    结果,有人在哭,在烧纸钱,一堆朦胧的火光,纸钱飞扬,这是什么路数,哪里来的生灵?

    王煊以精神天眼,通过粗糙的石壁,就这么盯着,看了又看,他真想喊一声,问问对方是谁。

    但是,他忍住了,怕招来不可思议的怪物,因为关于内景地有太多的说法,谁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那些内景传说,有些很美,有些则很恐怖,他不想冒险!

    他进入奇异世界时,看到漆黑的天穹无声的飘落枯黄纸钱,如果真和他现在所见到的景物有关,那麻烦就大了!

    他记得,“老张”在酒吧用铜镜照出泛黄的纸钱时,脸色都变了,一看就知道有大问题,不好沾惹。

    同时,他想到了养身炉,从内景地离去,是否也与此有关呢?

    按理来说不至于,养生炉已经是至宝,无惧一切,或许神话世界崩塌后,又有了什么新的变故,吸引与刺激了它。

    王煊目光深邃,盯着看了很久,粗糙的界壁外,无尽黑暗,看不到尽头,只有那团火照出光亮,形成淡淡的光幕。

    他在这里驻足良久,那堆火暗淡,看样子早晚会熄灭,周围纸张飞扬,洒落,没有点燃就远去了。

    他无声地离开这里,并没有声张,怕吓到钟晴、秦诚等人。

    “旧术的几条秘路都有问题啊,无论是逝地,还是内景,都是有危也有机,让人捉摸不透。”

    王煊思忖,而逝地、内景等又被视为超凡诞生的源头,这就有些恐怖了,意味着早在源头就存在着问题?

    “超凡是一场意外,如那流星转瞬即逝,也似黑暗中的火堆,熄灭时,大幕也就黑暗下去了,仙界死寂,列仙坠落,神话世界腐朽,消失,现世纠错,回归常态。”

    王煊轻语,但是,当说到这里时,他一阵惊悚,蓦地回头,看向内景地深处,透过粗糙的石壁,盯着那暗淡的火堆。

    他身体冰凉,感觉自己这个比喻,太他么应景了,让人毛骨悚然,足以吓的列仙身体发僵。

    王煊退后,回到原来的地方盘坐下来,让自己静心,古怪的内景地,瘆人的哭声,神秘的火堆,实在是让他不得不有各种联想。

    他伸开手,漫天都是“鹅毛大雪”飘落,他仔细的凝视,看是否掺杂着其他物质,比如灰烬等。

    它无形物质,唯有精神天眼可见,是神秘因子,是超凡能量粒子。

    王煊沉默着,思考这个世界,又望向内景地外面的真实世界,想要看尽浩瀚的宇宙,无垠的深空尽头。

    “石板经文、金色竹简、五色玉书,起源年代不详,来历不可考证,是否为无尽年代前的产物,灰烬下残留的东西。”

    王煊怀疑,这些经书之所以彼此格格不入,难以对接,根本不是一个时代的产物,都有各自的来历与路数。

    他抛下杂念,再次开始研究老钟家的这部金色竹简,与一些术法、神通等对照起来,两相印证。

    王煊排列超凡因子,从源头入手,理解了各种秘法诞生的过程,他观看到了最为本质性的真相。

    “列仙中的绝世强者,他们释放闪电,三昧真火等,以及各种神通,一定是最厉害的粒子组合与构架,举手投足,都是完善而恐怖的的超凡定式,这是长年累月修行的结果,不断校正,逐渐成为一种自然的本能。”

    王煊认为,那些强者应该是在实战中不断完善的,慢慢形成自己的术法模型,神通定式等。

    “而我从开始就尽量构建出那些厉害的定式,尽可能使之最优化,这样的术法模型自然恐怖无比。”

    在这里,所有人都像是在盗取时光,可以从容的思考修行,验证所想。

    接下来的“十几年”,王煊不断组合神秘因子,构建出各种定式,而后又不断校正,使之规范与升华,挑不出瑕疵。

    期间,他曾回归过肉身,在现实世界中体验。

    他发现通过口诵真言,或者结法印等,震动神秘因子,能加持术法模型,也能纠正细小的失误,让超物质因子排列的更规范。

    “原来如此,所谓的咒语和手势等,原来在起这样的辅助作用。”

    王煊进行各种实验,构建了很多超凡定式,然后和古代那些经文中的术法比较,两相对照,他很满意。

    这个境界,别人都是按照经文动用术法,他则是从源头触发,自己构建,理解透彻了,然后施展。

    期间,老钟眼睛发直,简直不敢相信,他看到王煊出去时,在现世似乎鼓捣出了……三昧真火?!

    王煊摇头,道:“没有,还差点事儿,三级定式较难,还需要努力。”

    陈永杰也被惊动了,这是什么状况,释放神火也就罢了,还搞出一些厉害的定式?

    王煊点头,道:“你们看这些符号、纹理等,都是超凡因子在排列,合理组合在一起的能量粒子,威能显著提升。”

    他简单解释,一级真火定式不算很难,但在此基础上叠加,构建二级模型后,排列各种能量粒子等,难度提升了一大截,但威力也是暴增!

    “你是说,三级真火定式就是三昧真火?”老钟露出异色。

    王煊点头,他正尝试中,但是这十分消耗精神力,过程繁复而艰难,从理论上来说这也不是采药境界的人能施展的真火。

    但是,现在他以精神天眼组合能量粒子,构建模型,似乎……有希望施展出来。

    老钟忍不住问道:“按照你这种说法,难道还存在四级定式,甚至九级定式?”

    王煊开口道:“理论上确实如此,我觉得五六级以上,应该就算是仙法、神咒的范畴了,九级的话,大概率是法则了。”

    老钟目瞪口呆,神通与法则等,居然是依照厉害的定式在排列?

    陈永杰也无言了,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道:“巫术、魔法中的禁咒等,将一座城市瞬间摧毁,焚烧没了,是不是也差不多,在四五级以上?”

    王煊一怔,在那里思忖。

    钟庸开口道:“似乎……有些接近,万法相通。”

    不过,他书房中的各种秘典,所记载的神通示术法等,真正掌握后,不需要吟诵咒语。

    “在这个特殊的年代,最厉害的超凡定式恐怕无法构建出来了。”王煊说道。

    不久后,他们又各自埋头苦修,揣摩各自的法与道。

    在这里,精神思感极速运转,给人以错觉,又是“两年多”过去了。

    忽然,王煊抬头,他觉察到,时间不多了,要不了多久内景地就要闭合了。

    陈永杰收获很大,三种真实的奇景浮现,此外精神力暴涨了一大截,外面的肉身也在蜕变中。

    佛家金身被他练到了一定的火候,盘坐在那里宝相庄严,浓郁的佛光笼罩了他的整具躯体。

    他体内秘力蓬勃,愈发的不稳了,随时要突破,他以佛教秘法强行压制!

    不在采药境界将天药种子埋进命土中,他不甘心,他想比肩古代那些传说中的绝世人物,绽放一世璀璨。

    老钟的金蝉壳从背后裂开,露出里面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看起来不足二十岁,他将这门奇功彻底练成了。

    钟诚无语,看他的眼睛都在发直,差点又喊一声大兄弟!

    自此之后,钟庸的根骨,他的天赋等,都不再是问题了,彻底重塑,和老迈丝毫不沾边了。

    最为关键的是,金蝉功太特殊了,这次蜕变后,让他的道行与实力暴涨!

    这让王煊与老陈都眼红了,决定以后要重点研究下金蝉功,尤其是在枯竭时代到来时,这门功法就更加显得可贵了。

    他们收获都很大,连最弱的“双诚兄弟”,都已经是资深级的宗师人物了。

    秦诚以前就服食过灵药、地仙泉等。

    而钟诚去过密地,吃过灵药,更是和他姐姐没少啃超凡老鼠肉,经历虽然黑暗,不堪回首,但是好处确实得到了不少。

    王煊将他们都接引出内景地,各自回归肉身,他自己则再次向着幽寂之地最深处凝视,那粗糙的石壁后方,暗淡的火堆发光,微弱的哭声瘆人,一直都在,没有停下。

    他转身离去,身后的内景地缓缓闭合,黑暗与火堆,还有鹅毛大雪等,都消失了。

    现实世界中,众人睁开眼睛,关琳越发的年轻,钟晴除却实力提升外,身体数次发光,似乎不同了。

    “嗯,小钟,你这是二次发育了?”王煊很直男,刚从修行的世界中回来,满脑子都是超凡定式,看到她的变化后,言语相当的直接。

    钟晴发呆,她肌肤雪白晶莹,低头看了一眼,震惊而又喜悦,最后又满脸羞红,道:“去死!”

    她跑了,主要是闻到自己身上气味儿很重,身为女孩子,最受不了这个,刹那逃之夭夭。

    “等等我。”关琳赶紧跟了下去,她也想立刻洗漱。

    林教授自然成为了资深级大宗师,如果再来几次,他可以踏足超凡领域中。

    “老王,你脸上掉皮了!”秦诚提醒。

    久违的感觉,王煊摸了摸脸,他练各种经文,一旦蜕变,身体就脱下一层老皮,新生的身体不会留下过去战斗时的疤痕,血肉中的力量强大而生机勃勃!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是王采药了,照这个速度,命土中栽种了天药,他很快就会再次破关。

    下个境界,他就要定路,走出自己不同的道路才行。

    这一日,钟家大地震,他们举家搬迁,进入深空中,就此闯向茫茫宇宙,暂时不会回头了!

    老钟很果断,暂时脱离是非地,不想深陷未来的泥沼中。

    王煊亲自护送,跟着坐上战舰,进入外太空。

    钟家知道他感知超常,请他勘察,是否有列仙的精神体跟下来。

    钟家起飞的战舰不少,但是,在天外,在外太空中,钢铁丛林更多,密密麻麻,舰群早已等候多时了。

    王煊以精神天眼观察,耗时很久,检测过每一艘战舰,确定无异常,没有什么精神体跟下来。

    临别时,钟家姐弟有些伤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回来了,这些很难说。

    新星是否会短暂的步入列仙的时代?

    而宇宙深处,也不见得那么美好,一切都是未知的。

    钟晴与钟诚都和王煊抱了抱,进行最后的告别。

    “保重!”王煊轻语。

    最后,钟诚送给他一本经书,告诉他,图文并茂,是他想要的。

    王煊无言。

    小钟扯着钟诚的耳朵,带走了他。

    庞大的战舰群起航,极速消失在黑暗的宇宙深处。

    老钟很大气,送了王煊一艘大型战舰。

    在开启防御系统后,王煊命令返航新星。

    一旦找到释迦遗落的莲蓬,他也会离开新星。

    “嗯?”命土中,养生炉轻颤了一下,居然有些躁动。他神色严肃,这现实世界中确实正在发生着什么,刺激着这件至宝,而他现在却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