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二百九十八章?妖魔横行
    外太空,冰冷的金属光泽划过,庞大的舰体像是钢铁乌云,给人巨大的压迫感,极速俯冲向新星。

    王煊坐在主控室中,内视自身,盯着养生炉,它曾感应到什么了吗?所以才异动。

    “如果列仙中的绝顶强者回来,你可不要在他们面前躁动,不然会出事儿。”他神色严肃。

    若是郑元天、红衣女妖仙等人知道他身上有一件至宝,估计会立刻想尽办法狩猎他。

    钟家离去,放弃新星,庞大的战舰群进入深空,这件事好比山崩海啸,震动整个世界!

    没有比这更大的新闻了,一时间,各方都呆住了,新星的超级财阀居然头也不回的驶向宇宙深处。

    钟家的产业涉足各行业,虽说有职业经理人打理,而且钟家也有少数人留下,但依旧是一场恐怖的风暴。

    无论是心理层面的冲击,还是对现实世界的影响,近期都没有比这更加巨大的了。

    深空探测器等,清晰的捕捉到钟家战舰群远去的画面,冰冷的舰体,庞大的舰群,无声的远行。

    画面不长,很快,舰群就变成了小黑点,而后就消失在冰冷的深空中,同宇宙相比微不足道。

    “老钟……跑了!”有人轻叹,并没有太意外,这很符合钟庸的性格。

    其实,各家都有预案。列仙出现,神话照进现实中,那些看不见的精神体让他们无比忌惮。

    “列仙祸,让钟庸都心有惧意,现在果断割舍下新星的一切,保命要紧啊。”

    钟家大撤退,驶向星海中,让各家大受触动,君子不立危墙之下,那些有退意的大组织都坐不住了。

    普通人无比吃惊,而后,心中升起一种惶恐的情绪,连超级财阀都在害怕,这样跑路了吗?

    “我们把列仙想到太美好了,什么广寒仙子,七夕鹊仙桥,还有白蛇传等,那些唯美的,那些动听的传说,毕竟属于个例,只是少数,真正的回归必然很恐怖!”

    新星,各座城市中,人们都在热议,这种事对心理的冲击不亚于二十级飓风,卷起汪洋,侵袭大地。

    “神话是什么,有仙,也有妖魔啊,古代传说中,那些吃人的大妖怪还少吗?他们一旦回归,动辄就要屠城。”

    “没错,关于古代那些怪物的描述,关于一些恐怖场景的记载,还少吗?动辄是赤地千里,人烟俱灭,在某些时代,他们吃光了很多城市中的人口!”

    这一天,人心惶惶,很多人感觉末日要来了,再也没有人说拜入仙门的事,也无人提要成剑仙了。

    毕竟,连超级财阀都跑了,各行各业的人都毛了,连拥有战舰群的大势力都怕了,足以说明问题的严重性。

    “我要离开新星,我要去新月,不,我要前往旧土,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别傻了,现在的旧土整天都是乌云密布,血色闪电压根就没有停过,黑毛卷风遍布荒郊野外,各种妖魔鬼怪与仙人都在排着队的跨界。”

    “是啊,旧土更不安全,你们要明白,那里算是神话的源头之一,遍地妖冢,你们现在听到的那些恐怖故事,事实上,大多都发生在古代的旧土!”

    众人麻了,逃无可逃,天下一样,到处都将妖魔横行吗?

    从大幕后方过来的生灵,有些坐不住了,现阶段他们不希望新星有任何大乱子,希望平稳过渡。

    有些阵营杀伐果断,确实想在短期内强势掌握一块地盘,在暗中快速行动,为将来做打算。

    但也有部分阵营的人在忧虑,万一不久的将来,时光磨灭所有神话属性,他们彻底沦为凡人,那个时候,新星上的人的情绪是否会大爆发,强烈反弹,针对他们?

    “该不会是有财阀故意引导民众的情绪,故意将局势搅乱吧?”大幕后的生灵在怀疑。

    在此期间,孔云、周诗茜、曹清宇、陈妍、黄铭等列仙的后代纷纷出面,进行辟谣。

    “哪里还有什么吃人的妖魔,真正的血腥怪物都被消灭在了古代,成为过往,现在谁敢屠城,都会遭受列仙联手清除。”

    为此,这些人不惜开发布会,在各大平台上澄清,甚至讲述大幕后那个世界的各种秘辛与真相。

    这着实吸引了众人,对神话很好奇,想知道真实的仙界是怎样的。

    “我们的祖先来自现实世界,我们的根子也在这里,你我都流着着一样的血统,谁会攻击自己的故乡?”

    “你们不要被误导,所谓的妖仙,其实大部分也是人族啊,只是当年修行的功法有问题,由人身化成了金翅大鹏、白孔雀、千手真神等,他们走的是真体路线,其实也是人啊。”

    人们大开眼界,神话物种中,有很多其实都是人?

    饕餮、梼杌、貔貅等,都是走妖魔真体路线的人化成的?

    ……

    王煊翻阅钟诚送他的经书,确实图文并茂,给人以视觉上的享受,他翻看了大半本,确信这次没有造假,是小钟的写真集。

    有晚霞枫树林中的清纯学生装,有碧海蓝天下的戏水图,姿态怡人,一看就是钟晴自身的照片。

    “这家伙什么意思?竟送我这种东西。”王煊摇头,不过,他还是没停下,继续向后翻去。

    “后面半本,是最新的大钟?”王煊惊异,看了又看,确认这是钟诚加急赶制出来的,真的是钟晴从内景地出关后的照片。

    “像我这种人,将列中的跨界者都打死好多个,会经受不起这样的考验吗?真是的。”王煊说着,慢慢欣赏。

    直至翻到最后一页,他合上写真集,轻轻一叹,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他们,宇宙太大,星空浩瀚,相距太遥远!

    大型战舰降落在钟家的一处基地,这里空空荡荡,但也留下部分资源,为这艘战舰补给的话短时间没问题。

    不然,王煊个人真养不起这样一艘大型战舰,每时每刻都是天价经费在燃烧。

    他眺望远处的坤城,钟家离去后,他们的庄园,那个大本营彻底不宁静了,有妖气缭绕,有佛光蒸腾,有仙雾弥漫。

    毫无疑问,钟家的秘库成为了各方的必争之地,往生池消失后,钟家高层远行,超凡生灵入主了。

    王煊没什么遗憾,在送钟家离开前,他和陈永杰还有钟庸带着往生池曾一起进入秘库,着实挑走一些好东西!

    比如,他在那里发现一种“活金”,将郑武那条在跨界时断成三截的顶级异宝——元神锁链,彻底接续上并修复了。

    此外,他还得到一件元神甲胄,黑白二气流转,古朴而有道韵,比他早先得到的那些甲胄强上太多了。

    至于老钟、陈永杰也都拿到一些杀手锏般的器物,如五色元神衣、山河印、照神境等。

    老钟身为地主,自然带走了一堆东西。

    陈永杰已经去找莲蓬了,这次他的把握很大。

    “希望郑家的几位真仙给力,赶紧从大幕后送来不周山的五色土、仙浆等,我和老陈还等着栽种药草呢。”

    王煊回来后,自然要去接应陈永杰,以及进行最后一次的“扫荡”,新星好东西还有很多,不能都留给列仙。

    “尽管过不了多久,它们可能重新会成为文物,沦为普通的收藏品,但是现在真的很有用。”

    ……

    大幕后,一片苍茫云海下,山脉壮阔,古木狼林,千年大树、水缸粗的藤萝到处都是。

    山脉最深处,血气蒸腾,染红云海,那里像是有一个生灵在呼吸,每一次吸气都将漫天的血云吸尽,每一次吐气又让无数大山抖动,血气冲霄,化作云海。

    这里栖居着一头恐怖的妖魔,是仙界一位赫赫有名的绝世强者——祁毅。

    没有人知道他的本体,但是,他的确强的可怕,不久前他去追逐另一件至宝——逍遥舟,杀了一名同层次高手,震动仙界。

    不过,他并没有得到至宝,逍遥舟踪影一现,又一次消失,快到不可思议,连绝世强者都追不上。

    不久后,他吐纳结束,在深山中传来声音。

    “现世的事要抓紧了,我不看过程,只看结果。我要的经文要找到,还要有一块地盘,不要惹出大的风波。”

    在古代时,这是一个赫赫有名的怪物,屠城无数,曾让某一颗生命星球赤地千里,大地上血流成河。

    古代的确有这种凶物!

    这次,他没有选择回归那颗星球,未来要降临新星。

    同古代相比,他现在已经消磨掉了很多的凶性,不愿惹出大乱,但骨子里的某些东西依旧未变。

    不止是他,其他绝世强者也在吩咐,要手下的仙道生灵跨界的跨界,准备的准备。

    至于他们自身,还不想放弃人世剑、逍遥舟这样的至宝,还将继续寻找与争夺。

    “五色玉书啊,找到它,那是我最需要的东西!”

    大幕后,某片天穹上,琼楼玉宇,天宫一座又一座,一位绝色丽人眉心一点红痣,盘坐在中央巨宫中,被仙雾笼罩,整个人都很朦胧,大道气息弥漫,规则交织。

    她自然是一位绝世强者,名为凌乱仙,很古怪的名字,但是却有莫大的来头。

    仙界顶级大阵营的人都在行动。

    大幕后的生灵成规模的进入现实世界,不可避免的会引起各种问题。

    ……

    现世,王煊离开坤城,他在思忖,钟家离去了,影响深远,其他财阀是否会效仿?列仙是否会因此有些动作?

    “赵家会离去吗,老赵最近怎样了?”他觉得,应该去看看赵清菡的父亲赵泽峻,毕竟现在局势有些复杂。

    他不可避免地想到密地中的赵清菡、吴茵,为什么还没有回来?那可恶的黑狐,说话不算数。

    “老狐,你难道等着我亲自去接人吗?”王煊望向天空的尽头。

    在路上,他的电话响了,看显示是钱安找他,一个很不错的老头。然而,让他意外的是,电话只响了一声便断掉了。

    他重新拨打了过去,过了一会儿,钱安才疲惫的接通电话,道:“小王,我刚才只是有些感触,钟庸老头子竟跑路了,想找你聊一聊,问下具体情况,后来想了想,还是算了,老钟就那性格。”

    简短通话后,王煊皱着眉头收起手机。

    他抬头,看到了远处的天空中有两只巨禽盘旋。有一只通体金黄,长足有十米,另一只青色的巨鸟体积也相仿,都带着妖气。

    他一怔,现实世界中,已经有这么多妖魔了吗?那绝对是妖物,是从大幕后过来的生灵!

    现在,新星上,妖物、列仙后人等随处可见,想来旧土也差不多,甚至更为严重。

    他再次上路,准备去看看老赵,同时路过苏城时,看望下刚和他通过电话的钱安。

    “嗯?”

    王煊接近苏城,看向城外的一片庄园,钱安就居住在那里,很幽静,伴着一座道观,适合养老。

    “老钱是个热心人,这次别后,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相见了。”

    他的养生殿——那片建筑物便是钱安送的,还有,他与老陈第一次大批量获得经文,也是在钱家的道观中,钱安摆出一大堆,让他们随便看。

    在孙家发动袭击后,陈永杰被暗红色古灯发出的箭羽射中时,险些死在路上,也是钱安不断为王煊通风报信,他才能赶过去救下老陈。

    王煊来登门拜访,距离通话还没过去两个小时呢。

    “我爷爷抱恙,他刚躺下不久。”钱安的孙女迎来,表示歉意。

    “我去看看,为他治疗。”王煊说道,直接向里走去,他多次为钱安续命,老钱理应很康健才对。

    下一刻,他的脸色变了,隔着门窗,他还在院中呢,就以精神天眼看出了钱安的状态。

    事实上,也只有精神天眼才能这么真实的看到一个人的精神本质。

    钱安的精神体……被吃了大半,他几乎被取代了,其灵魂在颤栗,在哀哭!

    王煊心中一颤,竟发生这种血色而残酷的事情,那个想取代钱安的元神还在呢,并没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