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零二章?迷失大时代
    各种探测器在远方跟着,如实报道了前方的战况。

    可惜,妖魔多为精神体,人们只能通过山头的炸开,以及一面倒的追杀,来判断这次大胜。

    古代传说中的生物,以人类为血食,在一些特殊年代将大地都染成了血色,如今正在被清洗,让现代人心惊的同时,也感觉异样。

    “剑仙来了,依旧这么的绚烂,列仙的后人出现后,他居然还能和这群人比肩,在杀妖魔!”

    很快,有人看到王煊,见他弹指间,不断有火光飞出,有闪划过山地,顿时引发热议。

    孙家,一些人都皱着眉头,盯着前沿阵线上的画面,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王煊越来越强。

    各方都在盯着,皆动容,在大幕后的生灵回归的时期,王煊居然没有掉队。

    哧啦!

    王煊以元神锁链束缚住一头银色的狮子,其元神在异宝下显形,银白光华如火光燃烧,非常凶暴。

    即便隔着屏幕,人们都能感觉到它的狰狞,在它挣扎间,将脚下的山头都蹬的龟裂了,巨大的山壁崩塌。

    “那就是妖魔?我居然看到了。这种东西寄居人体内,专门吃人的精气神,原来真的是各种凶禽猛兽的样子,可怕啊!”

    王煊再次击杀掉一位厉害的妖仙后,退出了战场。

    他杀的足够多了,这批妖魔中的高层分五路逃跑,他杀光其中一路后,现在又杀光了第二路。

    可以说,他在真实的杀妖,并未划水,其他几路就不好说了。

    但他觉得,今天的效果达到了,他亲手杀了一群妖魔,杜绝这个阵营的怪物大范围的混入人类社会中。

    不管怎样说,他问心无愧。

    同时,他也算是为钱安报仇了。

    “这次让莫海、曹清宇、周诗茜等人都参与了进来,他们的身后对应着强大的道统,现在……局势因此而乱。”王煊转身离去。

    大幕后的绝世妖魔——祁毅,如果想清算的话,无法绕开这些本就与他对立的阵营。

    ……

    “公子,我们发现周冲,他自身实力不怎么样,但是他有锁魂钟,我们挡不住他,又死了两人!”

    郑家仙人联系王煊,有些焦躁,今天他们真的损失惨重,到现在为止,共有八位高手毙命。

    周冲并没有在苏城,而是一直在数百里外的牧城中,现在被发现了。

    王煊得到禀报后,第一时间追杀了过去,无论如何都不想放走周冲。

    在路上,他安慰郑家的仙人,道:“可惜可叹,我族竟死了多位前辈,我必诛杀周冲,为他们报仇。”

    他发誓,一定会拿到那件最顶级的上古神物——锁魂钟,弥补这次行动的损失。

    “他们都是为我而死,我不能辜负族中的期望,我要在这个枯竭的时代,竭尽所能,为超凡者找到一条活路。”

    他严肃地提及,尽快仙浆、五色土送过来,现在一天一个变化,超凡退潮的越来越快了。

    “在这种特殊的时期,如果真有那么一线生机,我想准确的把握住!”

    郑家的仙人闻言后,有些激动,道:“公子有大气魄,今夜,那批资源应该就会从大幕后送出来!”

    王煊心理略微有些愧疚,但是,想到这个阵营在金顶山让黄琨以天药钓他,将他当成血肉通道,想踏着他的尸骨跨界过来,他就没有任何同情心了。

    当日,如果没有木头小人替他受死,他的下场会很惨。

    王煊按照指引追杀了下去,郑家剩下的几人心有惧意,不敢再跟进,因为真的挡不住锁魂钟!

    “你们在远处等我,我有最顶尖的异宝元神锁链,还有其他一些神物,组合起来可以挡住他!”王煊追进一片山脉中,不久后发现周冲。

    现在的周冲,血气浓郁了很多,真骨长出血肉,这段日子他都在努力重塑根基与真身。不过,这远未达到他的预期,毕竟他的仙骨曾断掉过。

    山势险峻,古木狼林,飞禽走兽感受到危险都提前逃走了,这里十分安静。

    “斩神旗落在你手中了吧?”周冲阴沉着脸问道,他逃的十分疲累了,不再远遁。

    上一次他和五号机械人打生打死,结果竟被截胡,孙家秘库中的最强异宝不翼而飞。

    此刻,他手中提着一口银钟,正是赫赫有名的上古异宝——锁魂钟,如今彻底炼化,那个鬼先生逃走了。

    王煊没有说话,盯着他看了又看。

    数日前,在坤城外有人摆祭坛要杀他,就是此人授意,这次妖魔入侵财阀时也想顺便杀他,也有他撺掇的成分,可谓阴魂不散,这个人相当的危险。

    “当!”

    周冲瞬间震钟,银色的钟波快速蔓延,像是一片涟漪扩张,看似美丽而又柔和,但极其危险。

    到现在为止,这件异宝对付现世中的超凡者,还从未失手过。不管是跨界时撕裂元神的仙人,还是强大的妖魔,都挡不住它!

    霎时间,王煊身前金色纹络交织,像是天网,又如流光,瞬息卷了出去,挡住了那银色的钟波。

    轰!

    虚空中,迸发出刺目光芒,震的远方许多飞鸟、野兽都刹那失神,魂魄被震出了躯体,而后被绞碎了。

    这次,无论是锁魂钟,还是斩神旗,都不是被动发威,而是被人初步炼化后,第一次这样猛烈对轰。

    即便有肉身,有血肉保护精神体,可是在两件大杀器的碰撞过程中,附近的生物依旧被诛杀了!

    王煊手中持着金色的小旗,他听到了要撕裂精神的雷霆声,如海啸,似山崩,这是最强异宝的碰撞吗?

    此地有真正的精神雷霆划过,在人的精神领域响起!这是锁魂钟与斩神旗的一次大对决造成的结果。

    山脉外,郑家的几人刚赶到,顿时头疼欲裂,隔着很远他们都觉得惊悚,他们自然联想到,这是钟波,是锁魂钟绽放的精神雷霆,谁挡得住?!

    他们迅速远去,心头沉重。

    “锁魂钟不愧是上古赫赫有名的神物,没有几件兵器可以比肩,公子不会出事儿吧?”

    他们都露出忧色,在这个时代,锁魂钟很难有神物可以匹敌,郑武身上的底牌能挡住吗?

    “山中有金光蔓延,公子应该动用了老主人赐下的绝世真血!”一人神色凝重地说道。

    深山中,王煊手持巴掌大的金色小旗,立足原地,他挡住了银色涟漪的冲击,金色纹络覆盖了前方。

    周冲眼神黯淡,叹道:“不愧是斩神旗,疑似有天大的来历,可能是残器,但锁魂钟依旧挡不住它。”

    银钟缩小到拳头大,涟漪在迅速消退。

    周冲像是精致的瓷器被一柄巨锤砸中,精神体全面龟裂,被金色纹理淹没,顷刻间,被绞杀成飞灰。

    砰的一声,暗淡银色小钟坠落在地。

    周冲的血雾消散干净,连真骨都毁掉了,内景地崩塌。

    王煊走过去,捡起锁魂钟,道:“你一直想谋害我性命,而且很有希望得手,也该送你上路了。”

    锁魂钟并未破损,只是超物质全部耗尽了,王煊皱着眉头,这说明超凡大环境一天比一天恶化。

    “公子你没事吧?”郑家的人进山,远远地看大他立在林中,顿时露出喜色。

    王煊道:“我动用了远祖赐下的一地金色血液,即便这样,元神锁链依旧被毁了,而我自己也负伤了,需要休养一段时间。”

    “公子,好好养伤,晚间那些资源就会送到。”几人都很紧张。

    王煊点头,道:“嗯,我知道。我现在是王煊,还是要以他的身份来行动,你们不要总是跟着我。”

    他独自离开山脉,得到一件上古神物,在精神武器中排名前几的异宝,他却没有过于激动。

    因为,他早就有斩神旗了。最为重要的是,天地在变,所有异宝都要失去威能了,他心头沉重。

    超凡不断崩坏,绝世强者也要回归了,他能挡得住吗?

    他感觉前路暗淡,神话还有未来吗?有种迷失感,虽然他一直很乐观,有种灿烂的自信,但是随着现世大环境的恶化,他也没底了。

    毕竟,连绝世强者都在考虑后路,让后人尽快融入现实世界中,怕将来沦为凡人,没什么好下场。

    绝世妖魔祁毅,确实很强势,对财阀下手,想取而代之,这何尝不是在恐惧未来?想拿到先手,将来在现实世界中有立足之地,神话彻底结束后不至于太惨。

    “看来,绝世强者中,无论是天仙之祖齐腾,还是郑元天,亦或是绝世妖魔祁毅等,他们其实都很悲观,并不看好未来啊。”

    连这种人物都找不到出路,他只是凭着信念,能看到希望吗?

    王煊审视自己的内心,他确实没有那么乐观了,在这个大时代,他觉得自己站在大雾中,看不到前路,有些迷失了。

    至于他现在所取得的一些成就,他并不觉得有什么,能杀妖魔,可杀列仙的元神,一切都是因为,那不是他们的完整体,都被大幕撕裂了,早已不是仙。

    甚至,连列仙那些跨界过来的后人,都骨断筋折,精神体有伤,赢了他们并足以说明什么。

    下午,陈永杰和他通话,很激动,道:“找到线索,确定了位置,甚至,我都闻到药香了。”

    王煊回过神来,道:“在哪里?”

    老陈道:“在你前岳父家,速来!这里佛光澎湃,形成圣境,淹没了整片庄园,我感觉要出事儿,火速支援!”

    ……

    一片特殊的大幕,名为极乐净土,内有宏伟的灵山,乃是仙佛栖居之地!

    此时,宏大的宝殿外,芝兰芬芳,天龙游动,佛音缭绕,禅唱声不绝于耳。

    主殿中,释迦不在,由其大弟子主持灵山事务,此时他睁开眼睛,道:“世尊当年登临最高等精神世界,曾采得九劫天莲,却被绝世凶人所阻,有莲子坠落人间。现在有人触动佛禁,莲蓬将出世,这是莫大的机缘,灵山可有佛子、天女、八部众入世?”

    另一片大幕中,巍峨的大山,壮阔的山脉,绝世妖魔——祁毅,隐伏山脉最深处,吐纳间,风雷震耳,血气化作厚重的云朵,笼罩整片天地!

    “和尚当年失手坠落的天药出世了,派人去取!”祁毅的次子开口,他盘坐在妖宫外,睁开双目的刹那,有两道恐怖的光束撕裂天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