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零四章?杀意升腾
    天药到手的这么顺利,让王煊和陈永杰一度怀疑,这当中是否存在问题?

    这样的稀世奇珍,在神话中都少有记载,描述的很模糊!

    当年,秦皇一统天下,让大方士徐福去寻找的不死药就是这种东西,但连徐福都没有任何办法,只能远去,当了摆渡人。

    事实上,连大幕后的绝世强者都有人因为勉强进入最高等的教精神世界,因采药而死掉。

    这一切都在说明,天药的珍贵,很多个时代都难以见到一株,是价值最惊人的稀世奇物。

    “我们两个才踏入超凡领域没多久的人,在红尘中采摘到……”

    “噤声!”

    两人面色无波,以精神交流,简直犹若梦幻一场,脑子有些晕乎乎,让陈永杰感觉很不真实。

    王煊还好一点,因为得过一株,但当时面对的却是生死劫。

    郑武不愿亿万里,跨过大幕要以他的血肉根骨为养料,培养魔胎,结果反倒将自己搭进去了。

    两人看了又看,附近没有人窥视,准备跑路,现在不走更待何时?吃干抹净,事了拂衣去!

    不过,王煊很快就止步了,他精神出窍,扫视八方时,看到了天际尽头的一片带着烟霞的红云极速飘来。

    有超凡者赶来了!

    这要是逃走,肯定会被坐实两人得手了,他们将会面对围追堵截、各大阵营共同追杀的局面。

    “别跑了,可能是你的本家到了,一会儿认真交流下!”王煊低语。

    陈永杰一看直嘬牙花子,这缘分也没谁了!

    那张袈裟很大,并有一道又一道金线交织,蒸腾瑞光,宛若晚霞扑面而来,伴着红雾,眨眼就到了。

    在这个年代,能够驾驭法器飞行,那肯定不简单,不是对方实力足够强,就是那袈裟稀珍。

    嗖嗖嗖!

    一群身影降落,全是高手,散发的佛光很浓郁,比老陈境界明显要高一大截。

    这让王煊与陈永杰都警惕,暗自戒备,这群人怎么比曹清宇、孔云等人的实力高这么多?

    天花板呢,怎么不压落下来?两人面色平静,暗中严阵以待。

    对面有人诵了一声佛号,看向陈永杰时,不禁一怔,因为眼前这青年一身佛力纯净,周身都在流动金光,丈六金身修炼有成。

    “自己人!”陈永杰打了个招呼,双手合什,宝相庄严。

    一位面貌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的苦行僧也双手合十,他法名休善,盯着老陈看了又看,道:“你练了释迦真经?”

    这群人动容,他们当中只有几人练了释迦真经,而且每次都是境界提升到位后才能接触下一层经篇。

    “我与佛有缘,身在红尘中,心游灵山间。”陈永杰严肃地说道。

    远处乌云盖顶,妖气冲天,一张巨大的兽皮散发煞气,不时从兽毛中飞出黑色的闪电,快速降落。

    嗖嗖嗖!

    妖祖祁毅这个阵营的人到了,没有妖仙,但是,这次消耗妖池祖血,送过来的人都有肉身,实力极强。

    这些妖魔,有的黑雾笼罩,有的血气滚滚,有的露出妖魔的本体,有的化形为人,姿态不同,但都杀气腾腾。

    “是他?杀了我族不少高手!”其中一头青狼开口,不屑化形为人,皮毛炸立,一眼认出王煊。

    他们跨界后,第一时间得到密报,了解详情,他们在占据财阀钱家时,就是这个人发现并破坏的,引发了一场灾难性的变故。

    当然,他们还不知道,王煊暗中主导了一切,让其他阵营一同参与狩猎,并用战舰轰杀妖魔等。

    即便如此,也有妖魔眼神森冷,十分强势,道:“现世的血食,也敢干预妖族的大事,你找死吗?!”

    他名为黑鬣,伸出一只毛茸茸的大手,直接就抓了过来,根本就不在乎人间的一切,以一种俯视的姿态看红尘中人。

    那只长着黑毛的大手,刹那就到了王煊的近前,这是想一把攥住他的脖子给拎过去,不是一般的霸道。

    无声无息,一柄古朴的短剑出现在王煊手中,挡在面前,向前切去。

    噗!

    短剑看起来很普通,但极其锋锐,哪怕是妖魔的大手也被割开一个血口子,顿时血流如注。

    只能说这个名为黑鬣的妖魔实力强很,在这种关头下还能如闪电般倒退,躲过了断手之厄!

    他的手滴滴答答淌血,血肉间露出白骨,他的双目顿时射出更为冷酷的光芒,死死地盯着王煊。

    黑鬣不止是大手,满身都是黑毛,像是钢针般根根直立着,他嘴里有两根獠牙突出,长相很凶。

    “杀了我们那么多人,居然没有逃走,还敢出现,让你活着就是犯罪,妖族容不得你!”

    他张嘴间,口诵真言,一片血光出现,化成莲花,一片又一片的绽放,向着王煊落下,他动用了术法。

    这头妖怪虽然凶猛狰狞,但是实力的确过人,这是比孔云、黄大仙等人更厉害的原生怪物。

    血色莲花发光,超物质沸腾,一片又一片血色莲瓣像是大山般向王煊压来。

    王煊双手立起,迅速结出一种特殊的手势,配合施展超凡定式,现阶段的他还真动用不了三级定式——三昧真火。

    但是,他发动的真火依旧很强,是远超他这个境界的术法,那本金色竹简让他悟出了术法道的真谛。

    他以精神天眼辅助,调动神秘因子快速排序,构建出一种相对完美超凡火光,一片漆黑的光焰绽放,像是从地狱翻涌出来。

    呼的一声,黑色的火焰淹没血色莲花,超物质撞击,他们近前的建筑物瞬间破烂,炸开,焚烧成灰烬。

    轰!

    黑鬣手持一根狼牙大棒,在术法碰撞时,他就直接冲了过来,以泰山压顶之势向着王煊砸去。

    王煊神色凝重,这家伙的肉身太强横了,这该不会是八段以上的怪物吧?在这个境界,现世中确实难有人抵挡。

    在王煊身边出现一株黄金树,霎时间,四只金色小鸟飞出,拍打着翅膀,攻击向这个满身黑毛的妖魔。

    “啾啾啾……”金色小鸟鸣叫时,如凤鸣裂天,周围的虚空都似模糊了。

    黑鬣感觉头疼欲裂,精神被攻击了,脑浆子都要炸出来了,他手中的狼牙棒顿时攻势放缓。

    嗖!

    在他的身上,浮现一滴奇异的血液,流动慑人的威压,暂时抵住四只金色小鸟的精神侵蚀。

    这是妖池中的祖血,这些人穿透大幕过来,的确带来一些杀手锏,可以杀敌,更可以保命。

    轰的一声,王煊抡动整株黄金树向着他砸去,黑鬣被动用狼牙棒阻挡,在刺目的火星中,超物质沸腾。

    黑鬣眉心滴血,再怎么防范,他的精神领域还是被侵蚀了,顿时让他凶性大发,以祖血对抗,并向着王煊杀来。

    王煊觉得手臂剧痛,虽然没有骨折,但是被这头强大的妖魔的巨力冲击的倒退了很多步。这让他意意识到,彼此间差了几个境界,在生死搏杀中,若是没有宝物护体,形势很不乐观。

    还好,他得到天药了,可以在近期提升道行。

    在异宝威力每日都在下降的大趋势下,如果他自身不赶紧提升上来,很可能会沦为妖魔的食物。

    “啾啾啾!”

    又有三只金色小鸟飞了出去,黑鬣闷哼,眉心流血,被迫倒退,他近前那滴祖血都暗淡了不少。

    “黑鬣,你行不行?”一个由银色蝙蝠化成的人类开口,满头银发,向前走来。

    另一边,一头青狼体形庞大,带着杀气,张开血盆大口,也逼近过来。

    “黑鬣,你有些废柴啊,连个采药级的可口血食都拿不下,让给我吧。”青狼说道,虽然大剌剌,但其实很谨慎,盯着黄金树,露出觊觎之色,双目凶光毕露。

    陈永杰念了一声佛号,神色严肃,轰的一声震钟,银色涟漪席卷前方,让银蝠与青狼都一惊,快速倒退,动用术法与祖血对抗。

    他们虽然贪婪,但也无比忌惮,接连看到大杀器,在严加防范时,也想攫取到手中。

    “和尚,你们想干预吗?”对面,一个满身都是血色羽毛的妖魔开口,误认为老陈来自灵山。

    这是一头血鹏,拥有鹏族的强大血脉,这些妖魔以他为首,实力异常恐怖。

    苦行僧休善双手合什,看着老陈,又望向王煊,见他练的也是……释迦真经,有佛光护体!

    这还真是让他无言了,他们这群人中也只有他和另外三人练了佛门至高经文。练此经文,不说是正统,也算是有缘人了,不能不管。

    “你们杀心太重,这里不是妖界,这是人间,还需以慈悲为怀。”休善开口劝道。

    “和尚,你说的轻松,他曾坏我族大事。”血鹏指向王煊,道:“他杀了很多妖族英杰,还想活着?这种才踏足超凡领域的人类,在古代都算是血食,为了他,你要阻我们?”

    黑鬣更是在擦去眉心的血液后,寒声道:“当年,我家祖上在某颗生命星球上时,占据偌大的疆土,以数十几座城池养血食,也没见谁敢拦阻。许久未归,这人间变了天吗?和尚你们呆在你们的净土,不要多管闲事。”

    他们是原生妖魔,祖上并不是人类走真体路化成的,格外的凶残,从不将人命当做一回事。

    银蝠也开口,道:“另外,我怀疑,天药可能在他们两人身上,自当要拿下,在血肉中检查个通透,看看是不是藏在心脏等处了。”

    他舔了舔嘴唇,一副要撕开王煊与老陈的架势。

    “我以菩提神目看过,天药不在他们身上。”休善开口。

    王煊惊异,这和尚还真是不简单,练成了菩提神目?不过,他将那本石头经书送进命土了,埋在至宝养生炉下面。

    这如果还能被人看透,他也认了。

    王煊手持黄金树上前,道:“大师,不要为难,这人间自当有朗朗乾坤,容不得这种妖魔肆虐,乌烟瘴气,我们两人自己能解决,会以释迦真经扫灭魑魅魍魉!”

    他是真看不惯这些原生妖魔,没有一个是无辜的,都该杀死!

    一群妖魔实力都极强,有数人冷笑着向前走去,的确给王煊和老陈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他们两人的境界真不够看了。

    此时,来自灵山的佛门高手,有人悄然动用袈裟去卷石山,就要带走。然而这座奇异的山体很沉重,被激活后,其沉重之势宛若真实的宏大山岳矗立,根本搬不动。

    瞬间,佛门有数位高手无声的没入奇异的石山,前去寻找天药。

    妖魔阵营见状,立刻跟进,这次的主要目的就是九劫天莲的种子,在他们眼中,这种稀世奇物远比那两个人类重要一万倍!

    霎时间,佛门高手,妖祖阵营的强人,全都冲向奇异的石山,原地没剩下几人了。

    “我们也去!”王煊示意老陈,也要跟着硬闯。

    “滚!”黑鬣阻路,银蝠与青狼也站在他的身后,负责留守外面,不让这两人入山,想要再次动手。

    王煊和陈永杰虽然是作势要入山,但是,面对这几头妖魔,确实是心有杀意,这可不是装的。

    银蝠虽然是人形,但背后也有一对银色肉翼,冷笑道:“别以为仗着两件大杀器就无敌了,现在没时间拾掇你们,先寄存在你们的手中,此地事了后,人间将无你们容身之地!”

    “回头弄死你们!”王煊和老陈向后退去,两人确实被激起了杀意,想干掉这几头妖魔。

    可是,这群妖魔强的离谱,很不好对付。

    远离凌家后,陈永杰以精神传音,道:“趁现在回旧土吗?”

    王煊望天,道:“郑家真仙今夜会将五色土、仙浆等送过来,现在天色快擦黑了,放弃的话有些可惜啊。”

    临走前,他想拿到那些从仙界运输过来的奇物。

    陈永杰道:“我想干掉这些妖魔,太可恨了,留着都是祸害,不知道要害死多少人呢,比早先过来的妖仙都张狂,肆无忌惮,开口就是血食,杀戮等!”

    “那就想办法灭了他们,最差也要杀一批人!”王煊沉声道,他也对那几头妖魔忍无可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