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零五章 再难重逢
    接着,陈永杰和凌启明通话,确认他们凌家都已在外太空,然后又和新星的几位老朋友联系,暗示他们该离开了。

    王煊也联系了赵泽峻,告诉他,妖魔成群成批的出现,类似赵家这样的地方是他们的理想目标。

    “我们正在准备,马上就要退走了。”赵泽峻声音沉重,他很思念赵清菡,但是迟迟等不到她归来。

    “赵叔不用担心,等过段时间,我会去密地找她,一定会将她带回来,你们先走吧!”王煊确实有这种计划。

    他真想打死那头老狐,说话不算话,这么久了都没见它将赵清菡还有吴茵送出那颗生命星球。

    现在,他得先提升实力,达到天花板才行,不然的话即便有一天遇到老狐,也不见得是它的对手。

    “王煊,谢谢你,帮我找到清菡,不要让她出事儿啊。”这么久没见到女儿,赵泽峻忧心忡忡。

    “好!”王煊郑重地点头回应。

    很快,他又和吴成林等人通话。

    当联系到周家时,周云告诉王煊,他们家彻底“躺平”了,不准备走了。

    王煊一阵无言,不过人各有选择,他好意提醒过就是了,至于怎么做那就看他们自己了。

    “我家直接请列仙的后人来到了家里,秘库对他们开放,算是合作了吧。”周云告知具体情况。

    至于他自己,前几日和黄大仙等共登新月,又带那些人出海,关系处的倒是不错。

    对于他的选择,王煊不予置评,因为未来会这样,谁也说不好,没有人能够真正看清大势。

    如果出现一些列仙财阀,将来占据绝对的主导,周家的选择也不见得是错。

    不过,周云确实有些废,此生与修行无缘了,上一次王煊也联系他去钟家,想带他进内景地。

    但周云说,不想在这条路走下去了,一次密地的经历就足够了。

    “保重!”王煊和他结束通话。

    接着,他恨不得立刻就要去开战舰轰杀妖魔,这群从大幕后面回来的生灵,实在太嚣张了,觉得他们一旦回归,人间真是他们的天下了?

    他和陈永杰一致认为,这种有肉身的妖魔都应该以现代科技武器强势的打爆掉。

    “先忍一忍吧!”

    此时,天色略微擦黑,再有几个小时郑家人就会过来了,这个过程中不能出任何意外。

    “不行,我得去探探路,万一郑家是个大坑,这次我们可能会死的很惨。”

    王煊忽然想到,上次他那个便宜叔叔招呼都没打一声就跨界过来了,幸好在苏城被妖魔干掉了。

    不然的话,有可能会根据郑武平日的一些习惯与细节等发现问题。

    王煊认为,郑家的真仙多少对他有些怀疑了。

    他和老陈马不停蹄,悄然赶往平源城外的湿地,紧邻这里的丘陵地带对应着大幕后郑家修建的一座祭坛。

    王煊盘坐下来,精神进入命土,拔起插在这里的斩神旗,然后在蒸腾的迷雾上迈步,身影渐渐消失,进入了大幕后的世界。

    破旧的驿站,悬挂的灯笼,以及前方的黑暗,始终未变。

    他快速前行,在穿越最黑暗区域时,看着天空中飘落的纸钱,他有些出神,但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

    不久后,他看到前方的巨大祭坛,这是郑家贯穿大幕的一个节点。

    果然,郑家有人已经在准备了,祭坛上坐着几人,正在交谈,而宏大的祭坛周围有很多身影在布置,检查铭纹是否模糊不清了,超凡能量是否足够等。

    王煊在远处蛰伏,很长时间后,他才无声地离去。

    精神回归后,他喊上陈永杰就跑,迅速离开这里。

    “怎么了,该不会真要对付你吧?”老陈问道

    “物资没问题,都摆在祭坛上了,从他们的交谈也知道是真正的仙浆与五色土。有问题的是,他们在商量,怎么在不伤我自尊心的情况下来保护我,无声地将一滴金色的血液涂抹在我身上。”

    “我去,天雷啊,那是郑元天的血液吧!?”陈永杰当时就心惊了。

    王煊点头,道:“我猜也是,居然要瞒着郑武。”

    他觉得,那几名仙人也不了解情况,应该是绝世强者郑元天要有所动作。

    他皱眉道:“上次,我用黄金树、斩神旗灭了他两滴金色血液,该不会被他感应到什么了吧?按理来说隔着大幕不至于。”

    “我去,该不会这个老家伙也在惦记我的肉身吧?”王煊头皮发炸。

    郑武在练《仙胎》,也有人称之为《魔胎》,身为绝世强者的郑元天自然更精通。

    “又一位绝世强者惦记上我的身体了?”王煊怎么可能不多想。

    郑元天这是想多一个强大的化身,还是等不及了,希冀占据他有特殊内景地的身体,接引其真身过来?

    “这次想不翻脸都不行了,这戏没法演下去了,越来越危险了,还是赶紧跑路吧,努力提升自己!”

    反正天药到手了,各种经文也收集的差不多了,接下来争取将实力提升到现世允许的天花板。

    老陈开口:“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牧城外,一会儿出手要果断。”

    王煊点头,道:“这次带队的是郑武的另一个叔叔,看来,我这次要弑叔啊。”

    突然,周云联系他,这让王煊诧异,不久前不是刚通过电话吗?他有些疑惑。

    “老钟送你的大型战舰,最近不要启用。妖祖那个阵营的妖魔和某些财阀有勾连,占据了他们的部分基地,你那艘战舰一旦起飞,就会被人打爆动力系统,会将你炸个粉身碎骨,消息可靠!”周云急促的告知。

    王煊惊悚,不久前,他们还打算用那艘战舰去打妖魔呢,没有想到妖魔的阵营,竟有人在等着反猎杀?

    “这些妖魔适应性太强了,要开始掌控战舰了?!”老陈也后背发寒,新星彻底乱了,越发的危险。

    “哪里来的消息?”王煊问道,他猜测,应该是他暗中帮钱家,以及动用战舰灭妖魔的事被人查出来了,妖魔想报复他。

    “孔云告诉我的,估计是想通过我向你卖好。”周云告知。

    “代我谢谢他!”王煊挂断电话。

    ……

    月光下,牧城外,当初老陈和孙家机械人以及超凡者大战的地方,地表坑坑洼洼,山林大半都被摧毁了。

    郑家的人踏着月光,从地平线尽头走来,都是血色身影,包裹着真骨。

    “直觉告诉我,我的这个侄儿有问题啊,可惜了,郑武这个孩子本是天纵无敌之资!”一道血色身影轻叹。

    “啊,什么?”其他几人都吃惊。

    “他的站姿不对,和武儿的习惯不同。”郑武的四叔叹气。

    “那我们赶紧走,不能给他仙道资源!”有人说道,他们在以精神交流,倒也不用担心被远处的王煊听到。

    郑武的四叔摇头,道:“不用,远祖当时和我说,无论他是谁,都将资源给他,这是……养猪呢,我估计等养肥了会杀他。”

    明月下,几只夜鸟咕咕的叫着,飞向远方,双方接近了。

    躲在暗中的老陈第一个发动,手持一个雪白法螺,呜呜的吹了起来,顿时让几道血色身影破散,血雾炸开。

    这是从秦家得到的顶级异宝,是释迦留下的法螺,不久前在凌家面对妖魔时,陈永杰没敢动用,怕佛门的人讨要回去。

    王煊也出手了,挥动斩神旗,猛烈的一卷,在嗖嗖声中,六块仙骨被他从炸开的血雾中剥夺了过来,持在手中。

    还有一个福地碎片坠落在地,那是储物用的,里面有仙道资源,大概也有郑元天的一滴金色血液,王煊暂时没敢去捡。

    咚!

    老陈催动锁魂钟,王煊则再次挥动斩神旗,绞杀残留的精神体!

    这一役没什么悬念,郑家的六人全灭。

    片刻后,王煊和老陈将黄金树、斩神旗、锁魂钟等都准备好,快速开启了那个福地碎片,迅速将一个封有金色液滴的水晶瓶卷了出来。

    “咦,一片寂静,处在封印当中?”

    “直接激活就能用,算是一个大杀器,可是留在手中,我总觉得像是给自己埋了个大雷。”

    王煊想了想,不愿意冒险,他将金色血液扔进了化粪池中。

    不管金色液体最后自然稀释后流散干净,还是随着天地大环境恶化,它渐渐失去超凡属性,都预示着,将来没什么威胁。

    “圆满了,分赃!”王煊心满意足,天药到手,仙浆和五色土等仙道资源也被人送来了,人生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美中不足的是,他想给妖魔来几发能量炮,却险些被妖魔盯上,成为他们的靶子,不知道他们和哪家合作了。

    “不急,回头临走前肯定要弄死一堆妖魔!”陈永杰说道。

    王煊取出那本石头经书,用其他手段居然无法开启,唯有运转释迦真经,才能让它发光,而后……翻开了。

    里面没有经文,它像是一个石盒,当中保存着半个莲蓬,蒙蒙光辉流散开来,带着阵阵清香。

    “这就是九劫天莲啊!”王煊看了下,莲蓬中有五粒莲子,颗颗饱满晶莹,散发浓郁到化不开的生命气息。

    “老凌,速来接我们。”陈永杰联系外太空的凌启明,这是从凌家得到的莲蓬,既然答应了,自然要送出去一粒莲子。

    不久后,两人乘坐飞船来到外太空。

    王煊第一时间帮凌家检查是否有人被附体,避免有莫名的元神蛰伏战舰群中。

    还好,一切正常,并没有什么不妥。

    王煊将一颗晶莹饱满、流动着九道蒙蒙光辉的天药种子递给凌启明,道:“这是九劫天莲的种子,最好将??它放在超物质浓郁的器皿中。”

    陈永杰开口,道:“我和老凌将他们家秘库中能搬运的都搬来了,我仔细检查过,当属一个内景地异宝最为珍贵。老凌想送我,但我觉得,这个留给凌薇修行有大用,里面的神秘因子还有不少呢。”

    终于到了分别时,凌启明看向王煊,又看向站在不远处安静的女儿,心中有些发酸,终究是没有说出什么。

    最后,他转身离开这里,老陈也跟了出去。

    “我们以后……再也见不到了。”凌薇脸色苍白无比,怔怔地看着王煊说道,凌家可能不会回来了。

    然后,她无声的落泪了,这次远去,她和王煊再也没有了重逢期。

    王煊看着她,轻声道:“到了星空对岸,你在那边要注意锻炼身体,养生,修行,新的环境中,一切都是重新开始,保重!”

    凌薇的泪水模糊了双眼,不断滑落,但却没有发出哭泣的声音。

    王煊见状,轻叹一声,发现了她身上带着的内景异宝,一招手接引过来。他从自己身上取出一块仙骨,以斩神旗划开,开启当中腐朽的内景地,将海量神秘因子注入异宝中。

    同时,他也接引部分神秘因子,引入凌薇的体内。

    最后,当腐朽的内景地崩塌,消失,那件内景异宝也几乎被填满了神秘因子。

    凌薇看着他,很久都没有动,脸上没有血色,不断无声的落泪。直到最后她才缓缓转过单薄的身体,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跑了出去。

    归途中,陈永杰叹了一口气,没有说什么,他与王煊重回新星大地上,准备收尾,然后也将远行。

    “林教授,考虑过离开新星吗?”王煊和他通话。

    林教授摇头婉拒了,他的家人都在这里,他不想远行了。

    最终,秦诚、关琳要同王煊和老陈返回旧土,他们本就是那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