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零六章?时代剧变
    “旧土闹的很凶,甚至更恐怖。”老陈告诉王煊,理解他想回家的心情,但是那边不见得比这边太平。

    “我父母真没事儿?”王煊有些担忧。妖魔鬼怪太凶残了,各种折腾,他真怕旧土那边出大事儿。

    “现在,他们每天翻一翻古籍,看一看史书,日子过的很充实。”老陈让他放心。

    前段时间,王煊的父母就被青木接走了,毗邻有关部门,那个地方算是旧土最安全的地方。

    在那座城市中,有最大的文物馆,有各种超凡重器,能绞杀精神体,可以镇死妖魔!

    陈永杰道:“你父母很淡定,让青木都自愧不如。两人每日看各种神话传说,历史古籍,居然……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

    王煊无奈,他父母一向心大,连他来新星都没怎么在意,而且在他走时,两人还高高兴兴计划去旅行了。

    “那个‘老张’,上次在旧土出现了,被有关部门郑重邀请,双方关系处的不错,他很有震慑力,让牛鬼蛇神都没敢出格乱来。”

    “我有点不想回去了。”王煊心中没底,那真是龙虎山的老张吗?越来越觉得不像!

    “他离开旧土,可能又回新月了。”陈永杰指了指天上的月亮。

    最近,大幕后闹的非常凶,各路大人物都在争夺至宝,无暇分心,全都在想办法呢。

    “红衣女妖仙和女方士跑哪去了,查到了吗?”王煊问道。

    陈永杰摇头,道:“目前没发现行踪。”

    他们在为撤退做准备,得找出来究竟是谁在瞄准王煊的那艘大型战舰,如果刚起飞就被击中,会非常惨烈。

    这次,老陈那个组织的部分人马也要跟着回去,战舰将由他们操控。

    临走前,他们也要进行最后一次搜刮,那些超凡器物、经文等,不带走的话也会便宜给列仙与妖魔。

    所以在这个夜晚,两人在积极行动,夜游新星!

    无论是财阀,还是那些顶尖的生命研究所,都被他们两人光顾了,在这个阶段,不能太客气。

    有些东西不带走,绝对会落入妖魔的手中!

    “想不到啊,这些基因研究所中的怪物比别处更多!”

    两人很吃惊,各种精神体带着真骨等,想借助科技手段让血肉生长的更快一些,重塑真体。

    王煊露出异色,道:“有不少都是妖魔,先记住这些地方,暂时别打草惊蛇,临走的时候收了他们,带走这些妖骨罐头!”

    既然注定对立,那么没什么可手软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些真骨都是修行资源,如今的天地超物质匮乏,王煊很需要这些带着腐朽内景地的骨头。

    “能用就用吧,到不了一年,这些腐朽的内景地都会自行崩塌。”陈永杰点头。

    现在谁都能看出大趋势,超凡的痕迹注定要点滴不剩,会被抹除个干净。

    “我们是在没有希望的时代修行,踏上这条路,想一想还真是无奈啊……”王煊心情复杂。

    现在的大环境,再自信的人,再强大的列仙,也找不出一条可行的前路,未来谁也看不清。

    一夜之间,两人游遍各地,收获相当的丰厚!

    不过,新星太大了,大组织很多,列仙、妖魔的身影随处可见,两人一边提防一边下手,一夜的时间根本不够用。

    因为,许多地方都有主了,他们悄然在列仙、妖魔嘴里夺食。

    “赵家出事儿了。”王煊脸色变了,他与赵泽峻有联系,知道他们今天中午要启航,进入深空中。

    他和老陈赶过来了,准备接收赵家送他们的一批超凡器物,同时也要帮老赵看一看是否有妖魔混入。

    王煊此时还没进赵家呢,在远处精神出窍,以天眼仔细探查,看到妖气,甚至看到了一道血影!

    “昨天我们路过时,赵家还没问题,妖魔绝对是今天,甚至是不久前赶到的。”老陈的脸色也变了。

    大幕后的生灵动作越来越大,一副迫不及待、饥不择食的样子,简直要疯了!

    此刻,妖魔拼命要侵占一些地盘,占据财阀的家底。

    “这确实很恐怖,他们想要大批量的战舰。”王煊的脸色也很难看。

    如果是古代那种妖魔还好对付,但现在对方融入现代社会后,与时俱进,这就难办了。

    赵家现在已经大乱,连他们自己都发现了妖魔,有血影纵横,让一些高层成员昏死过去,倒在了地上。

    更有关键人物大概率被夺舍了,直接下命令,不让启航,原地待命,说家里有些人病了,要紧急治疗。

    “七名妖仙以血雾包裹着真骨赶来,这种人适合夺舍,取而代之!”

    “还有六名血肉妖魔,化形为人,前来做客,被夺舍的赵家人迎了进去!”

    王煊盯着前方,这一切都是短时间内发生的。妖魔的确是午前才赶到的,拦截赵家,不让他们离去。

    目前,各大组织最大的短板就是防不住精神体的入侵,如果都是肉身妖魔,还真挡不住战舰。

    两人趁着赵家大乱时,潜行进去,第一时间向着妖魔而去。

    “还好,在他们启程前拦住了,我们又多了一份强大的家底,为应付变局,多了份保障。”

    “谁能想到,羽化幡出世了,而且被一位绝世强者夺到手中。大幕后各方的阵营都不安了,那人如果全面炼化,很多人都要被他击杀干净,绝代强者联手也挡不住啊!”

    妖魔在在谈论。

    王煊与陈永杰彼此对视,都感觉心中冒寒气,果然出大事儿了,有人得到至宝,让其他顶尖人物躁动了,随时要逃进现世中。

    大幕后将会血流成河,会有绝世强者殒落!

    “嗯?”

    王煊发现熟悉的妖魔,黑鬣、银蝠、青狼,在凌家时就和他们起了冲突,对方强势无比,不可一世。

    有血肉的妖魔由这三人带队,居然是他们来到赵家。

    不过,没有见到他们的头领血鹏,想来还在带着更多的血肉妖魔寻找天药种子呢。

    下一刻,王煊瞳孔收缩!

    他看到了赵泽峻,面色惨白,特别的消瘦,这像是经历过一场大病似的,和以前的样子完全不同了。

    “终究是凡人啊,血液中没有过于浓郁的灵性。”银蝠开口,满头白发披散,嘴角带着一丝血迹。

    这头蝙蝠精吸血造成的?!

    王煊刹那间杀机毕露,赵泽峻如果出事儿的话,肯定是莫大的遗憾,毕竟他是赵清菡的父亲。

    “知足吧,时代不同了,以后哪里还有什么超凡血食。相对来说,人类的血气与精神远比其他物种的灵性足。”

    青狼开口,露出本体,满身青色兽毛,冒着煞气,嘴里一片鲜红,獠牙瘆人。

    “什么时候处理掉他?”黑鬣低头俯视赵泽峻,他准备吸食掉血肉中的精神能量。

    银蝠穿着燕尾服,一副要参加宴会的样子,用洁白的丝巾擦去嘴角残留的人血,道:“别急,留着他钓那个王煊。据悉,他女儿与那王煊关系匪浅,让他死的有价值,不利用多可惜。”

    他只吸了赵泽峻的鲜血,留下了精神,就是想继续挖坑。

    “他杀了我们那多人,自然要拿下,还有特殊的内景地,天予不取,必受其咎。”黑鬣点了点头,人形躯体,满身都是黑毛,连脸上都如此,笑时獠牙雪白,十分凶残。

    王煊躲在远处的建筑物中,强忍着杀意,克制着沸腾的怒火。他在寻找时机,现在闯过去怕救不下赵泽峻。

    老陈也在默默擦拭雪白法螺,又握紧了黑色的长剑,妖魔实在是欺人太甚!

    银蝠将手中的雪白丝巾扔在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赵泽峻的脸上,低头微笑道:“你女儿去了哪里,不在家中真是有些遗憾。”

    赵泽峻很虚弱,没有开口,艰难地将脸转向另一边。原本相貌出众的他,瘦的有些脱相了。

    “人间变了天啊,时代剧变,以后你们会慢慢适应的。”银蝠笑了笑。

    黑鬣蹲下来,拍了拍赵泽峻的脸说道:“你应该庆幸,你女儿不在,不然会更凄惨,你会死不瞑目。”

    “轻点,你别把他给拍坏了。”青狼咧着嘴笑道,虽然是肉身,但却如人一样坐在客厅中一张三人沙发上,压的塌裂了。

    黑鬣点头,再次拍了拍赵泽峻的脸,道:“你好好活着,这人间还是很灿烂的,多想想那些美好的事物。比如不久后你女儿万一回来,看到家里变了样,全是妖仙,会不会很惊喜?”

    “滚!”赵泽峻用尽力气怒斥了一声。

    黑鬣起身,用脚将他踢出去三米多远,平静地说道,道:“你还找不到自己的定位啊,以后是列仙财阀和妖仙财阀的时代了,你们已经退出历史的舞台。”

    在几头妖魔稍微离开赵泽峻的瞬间,王煊动了,如一缕轻烟无声地向前飘去,而后快速动手。

    嗖的一声,他祭出一条晶莹的丝线,来自逝地月亮上,被超物质催动后像是一条游龙蔓延,刹那缠绕上赵泽峻。

    王煊用力一扯,让他飞离地面!

    “呵,真来了,动作不慢啊。”银蝠冷淡的笑着,脱下燕尾服,露出贴身的白衬衣,松开两个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