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零八章?改天换地
    三药并存,来历各自不同,命土中飘着神秘的“药雾”。

    王煊心中渐静,没有什么可激动的,在这个年代,即便拥有三株天药,也不见得能挡住现世纠错。

    “当以平常心对之,不要乱了我的心境。”

    一片银光划过,像是开天辟地,将命土中的迷雾驱散,照亮命土,接着从这里蔓延向外,洗礼他的全身。

    “郑元天采摘的这株大药真是惊人。”

    他看到了这株药在最高等精神世界中的生灭过程,一药生,万物枯竭,一药寂,万物复苏。

    它诞生时,天地似被劈开了,最高等精神世界的天穹外,有光雨洒落,浇灌在它的发芽地。

    一气化生,银色涟漪荡漾,它的第一片嫩芽生长,破土向上,方圆不知多少里都渐渐的寂静了,万物似死去了。

    一缕银光扩张,它的成长,宛若撑开了精神世界,演绎最原初的气息。

    直至漫长岁月后,它被最高等精神世界外的一道无上雷霆轰击,银光炸开,它迅速枯萎了。

    至此,整片大地,无数的山脉间,万物复苏,各种精神药草如雨后竹笋般冒出,生机勃勃。

    毫无疑问,银色天药在最高等精神的一块地域中影响力巨大。

    现在,它在王煊的命土新生了,嫩芽冒出,银光袅袅而起,王煊睁开精神天眼,看到了种种生灭的景象。

    很久后,银芽稳定,这株天药生机勃勃,缭绕着一缕原初之气,弥漫在命土这个万法初始之地。

    每一株天药,散发出的这种药气最为珍贵,有初始的气息,被王煊成功采集到后,他由肉身到精神无比灿烂。

    “郑武,谢谢你送我这株天药!”

    模糊间,他通过这株药,也似看到绝世强者郑元天,一个全身都披着黑色甲胄的男子,立身世外,投来目光!

    “易主了,已经归我所有!”王煊开口,第一缕药气被采集后,那些曾经的,过往的,所以朦胧的旧景都淡去了,在万法初始之地磨去。

    他开始关注九劫天莲的种子,经过仙浆浇灌,最重要的是两块命土的滋养,又得到他精神意志的贯注,它也发芽了。

    这株药也很恐怖,在最高等精神世界中,扎根精神之海,周围有庞然大物游动,历九劫而生。

    而后,它枯寂了,留下种子,在种子记下的场景中,似有各种莫大的灾难,有无可匹敌的天灾。

    连带着它在新生中,也有杀劫之力。

    终于,它也发芽了,带着蒙蒙绿意,破土而出,荡漾旺盛的生机,在其背后无尽深远处的大灾若隐若现,在这里共振。

    王煊采了它新生的绿芽的第一缕药气,隐约间,他看到一位老僧在远处望来。

    接着,他又看到一个白衣女子,以及一个红衣女子,都很朦胧,远在天边,朝这里凝视。

    “这颗种子涉及到释迦,两块药土分别涉及到女方士和女妖仙,不过,现在都成过往了。”

    那些影子暗淡,消散,最后归于虚无中。

    养生炉下的天药最让他意外,他早先以为是承载至宝的木盒或残留的木托,现在它居然复活了。

    不过也可以理解,养生炉是什么?可提升所有药物的品质,包括天药,更能激发活性。

    枯竭的木托,某种植物的根部,与养生炉密切接触,又被压在命土中,升起一缕缕雾气,一粒饱满的嫩芽长出,紫莹莹,让这里一片宁静。

    这株药很神秘,与养生炉挨在一起,并未浮现出昔日旧景,王煊没有看到它的任何过往。

    他采药功成!

    陈永杰露出讶色,他看到王煊居然先后三次有光自体内最深处划过,洗礼全身,照亮精神。

    这是什么状况?

    终于,王煊的精神与肉身都圆满了,已经压制不住,要闯入更高的境界中。

    其实,一块药土就足以支撑他破境,就像是陈永杰以前那样,动用一块药土后,很快就到采药后期了。

    老陈为了不破关,每次压制自身,都要想尽办法,头大不已。

    更遑论是王煊这种状况?

    “定路了,你马上就要突破了吧,找好大方向了吗?”陈永杰问道。

    王煊点头,他有了自己的方向,但却存在各种变数,也可能有危险。

    “你怎么选择的?”他问老陈,到了采药后,就有各种路可走了,有人选择积聚丹气,有人则去接受辐射,有人去构建精神内核,宇宙中,各个生命星球的路都不相同。

    迷雾、燃灯、命土、采药过后,第五个境界将开始分道扬镳,各个体系的路数截然不同。

    “我,以佛光凝聚金丹,我要佛道双修,不能踏足进佛门领域深处了,我怕以后真会去出家!”

    王煊看着他,道:“道士,也是出家啊。”

    “不一样,道教有的派系可娶妻生子。”陈永杰摇头,告知他准备以佛光炼金丹,踏出一条康庄大道。

    “你确信,炼出来的不是舍利子?”王煊怀疑。

    “怎么可能,我已经重练道教祖庭的无上经篇了,这是融合佛光的金丹大道!”陈永杰似乎很有信心。

    “而且,我要修出九颗金丹,练成九个元婴,前无古人。”陈永杰说着自己的想法。

    “你不仅要生孩子,还要生一窝?”王煊露出异色看着他。

    “怎么说话呢,这是结婴。被你说的,一点都不神圣了!”陈永杰神色不善地看着他。

    “可超凡世界崩塌了,以后不会有结婴的人了,列仙都要退化。”王煊提醒他,想这么多没用。

    别说结九颗金丹了,现世中连一颗都难成功,需要破板,进入逍遥游,才能结出金丹。

    陈永杰叹气,道:“人不给自己树立个远大的理想,一个宏大的目标,那么脚下的路就更难走了,缺乏动力。”

    不过,他又来了精神,现在的他,身体中精气神蒸腾,滚滚而起,无比的旺盛。

    在这个年代,他聚集丹气竟如此的猛烈,远超其他人,这确实是古代的绝世教祖之资。

    所以,他的信念很强,动力十足,想一路走下去。

    他问道:“我看你,命土中似乎划出三道光,由形到神,被洗礼了三次,血气蒸腾,你那肉身都在轰鸣,究竟什么情况?”

    王煊很简洁的告知,让老陈顿时瞪大了眼睛,感觉无言,这都能行?

    “三株天药,闻所未闻,古代或许有人瞒着,但是反正我没在古籍中见到过,这还有天理吗?”他着实有些出神。

    各家的秘库,各种经文都被他与王煊翻的差不多了,什么典籍没见过,各种秘闻都渐渐接触了,古代真没这种人。

    “所以,小陈,你要谦虚,别动不动就喊自己是教祖。”王煊笑道。

    陈永杰顿时瞪向他,咱俩谁飘了,小陈你都喊出来了?

    “你看你外面的肉身,又年轻了,我这是恭维你呢!”王煊努嘴,示意他向外看去。

    的确,“三十年”神秘因子的滋养,陈永杰更青春了,不再是接近三十,而是变成二十几岁的年轻人。

    他开启内景地,接着又突破,为自己定路,这些都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时间节点,所以他提升寿元上限,又面嫩了!

    陈永杰一阵发呆后,恢复平静,再次审视王煊,道:“你的精气神浓郁的都快如狼烟般冲天而上了吧?”

    他严重怀疑,王煊的形神合一后,会有惊人的异象伴生。

    接着,他又严肃起来,道:“一株天药,便有一缕原初之气蒸腾,三药并存,你这很符合古代典籍的至高奥义啊。由一而始,三生万物……”

    王煊摇头道:“我不走古人的路,列仙证明,到头来依旧尘归尘,大幕熄灭,强者沦为凡人。”

    陈永杰建议道:“你现在有那么旺盛的生机,要不学我?说不定很快就能炼出无上金丹,这条路很适合你。”

    王煊没有接受,道:“现在的路都被列仙走过了,即便是细微调整,或者相互融合,我认为还是难有出路。”

    他想冒险,说出自己的想法。

    “命土这个地方很奇异,现实的血肉中找不到,像是有虚无而来,在飘渺中诞生,接引超物质,诞生神话。”

    陈永杰一怔,然后点头道:“的确,不在血肉中,不然的话,也没法栽种天药。”

    “神话要腐朽了,超凡的痕迹要抹除了,也就意味着,我们的命土可能会在一年内渐渐消失。”

    “有那么悲观吗?”陈永杰严肃起来。

    王煊点头道:“有,到最后或许只有极少数人还能保住命土,仅存部分超凡之力。”

    按照现在的各种体系,世人有共识,命土是万法初始之地,是超凡养命之所,是神话诞生的源头。

    现世真要纠错的话,肯定要让这个地方腐朽!

    王煊认为,或许只有持至宝的少数几人能够扛住,但也只能算是苟延残喘。

    “你想怎么做?”陈永杰问道。

    “类似命土这样的奇异之地,真的只有一处吗?我再找下去。它很飘渺,对应着虚无,有没有一个地方,很真实呢,独立存在?”

    陈永杰发呆,这还真是要走不同的路,要放弃以命土为基的整个大体系,等于放下了所有。

    “就是需要改天换地,现有的一切真的行不通了。”王煊说道。

    陈永杰神色凝重,道:“你虽让很有想法,但我觉得不现实,太难了,你上哪里去找?或许根本就不存在。”

    “既然大幕可以有多块,仙界都不止一处,命土由虚无而生,诞于飘渺之地,为什么只能有一处呢?”

    说到这里,王煊又补充,道:“况且,我要找的肯定不算是第二处命土,我希望找到一个真实存在的奇异之地。”

    “我持怀疑态度,不觉得还有。”陈永杰不怎么认同。

    “既然血肉对应着精神,白昼对应着黑夜,阴与阳对应,自虚无而来的命土是否也对应着什么?有较为真实的它,我要找的就是它。”

    “你不会是认真的吧,如果没有呢?”老陈告诫他,这种尝试很危险。

    “我准备试一试,一会儿破关的话,我会沿着那片飘渺之地猛冲,以精神天眼探索命土诞生的源头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