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一十章?永不凋零的长生之花
    王煊的手伸出水面,亮莹莹的液体滑落,像是生命之池,孕育着原初时代的第一缕生机。

    它很神奇,带给人以新生!

    “以前有人来到过这里吗?”这是他动身前就曾自语过的问题。

    是否有人和他一样,想找到一个真实的地方,抵达飘渺之地的源头?

    王煊认为,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多的修行者,总会有些人和他一样,在探索未知。

    “不过,估计很多人都有种无力感,尤其是和我境界差不多的人,根本走不到这里。”

    如果没有斩神旗将速度提升十倍,王煊需要飞行十几年才能离开命土,途中看不到一点希望,实在太枯燥了。

    这个层次出“新人”,大概率坚持不下来,在超凡绚烂的年代,有几人敢舍弃成熟的神话体系,这样另找出路?

    还有一点尤为重要,他的命土中栽种了三棵天药,药性与超物质弥漫,给予了他足够的支撑。

    换一个同境界的人,即便有大毅力,然而实力也不允许,空耗再多的光阴,约莫也走不出命土。

    “连我都很吃力,如果有机会的话,应该再栽种一两棵天药。”他轻语,但也只能想一想罢了。

    自古至今,能够在命土中栽种天药的人,能有多少?

    “不过大环境变了,也不是没有机会,这是消亡的时代,也许我还有机会再得到一两株天药。”

    连失传的经文都成堆的出现,连异宝都成为财阀的文物收藏,将来有天药坠落到现实世界中,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的命土如果成为一个药园子,会让我的精气神无比旺盛,力量更充沛的话,我会走的更远。”

    王煊盯着池子外,那片漆黑的虚空深处,太寂静了。

    “当有些人实力提升上去后,也许会回头,重新探索,但我想也很难走到这里。”他在思忖。

    命土那么“浑厚”,如果没有精神天眼的话,在方位上稍微有些偏差,最后都会彻底迷失。

    这就很可怕了,将自身关在自己的命土中,永不见天日,光想一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古代有些强者,时常神游,可进广寒宫赴会,也可入幽冥访友,而有些人走着走着,其元神就没了。”

    王煊认为,可以神游的高手,不见得都是在外面被人击杀了元神,有些人或许在探索自身命土时迷失了,从此成为活死人。

    没有精神天眼的话,许多人很有可能会被困在命土深处。

    王煊认为,有一种人应该可以走到这里,那就是列仙中的绝世强者,他们如果走回头路,想要深入的话,或有办法。

    “不过,也不是绝对。如果随着境界提升,命土的‘浑厚’程度也成几何倍数的增长,那么即便是释迦、妖祖祁毅、天仙之祖齐腾等人,想走到这里的话,难度系数也会非常恐怖。”

    ……

    这个地方生机无比浓郁,仿佛代表了新生!

    然而,熠熠生辉的液体并非实物。

    甚至这池子都不是,摸起来很粗糙,它是以神异的能量构建,形成一个生命原池,像是承载着起源时代的生气。

    王煊精神力大幅度提升,心神澄净,一片空明,状态前所未有的好。

    “真是一个好地方。”他起身,银光流动,精神饱满,自己都能感觉到变强了。

    他盯着池子看了又看,很想带走大量的银色液体,这比仙浆等还要珍贵很多倍,是无价之宝。

    但他没有付诸行动,他在思考一个问题,这片虚无之地,所有人都能探索,还是说,只属于他自身?

    如果每个人的命土后,都对应着一个虚寂之地,各自独立,那他真不敢动了。

    那样的话,这片地方或许对应着他自身的生命本质,他如果将池液都带走,使之干涸,他的肉身,他的精神,或许会出现极其严重的问题!

    “如果只属于我自己,那么,我下次可以移栽来一两株天药,接近那真实之地的沿途,留下印记,以天药支撑,可以让我走的更远。”

    王煊短暂停留,再次上路了,他觉得自己不见得能探索到尽头,但是越来越接近目标了。

    接下来的路,更加的黑暗,幽寂,没有尽头,真的像是在横渡浩瀚的宇宙,实在太广袤了。

    “像是整片世界都失去了声音,只剩下我自己,一个人在路上探索。”

    期间,他再次见到那片红色的烟霞,感觉它更加的艳丽了,越发的灿烂,伴着云雾,有种神圣的美感。

    然而,它却也越发的危险了,王煊裹着斩神旗,都阵阵心悸,有种即将要被毁灭的末日感。

    “虚无之地,有云霞划过,它的本质是什么?”王煊在忌惮的同时,也有种渴望,如果能解析那种能量,或许对他有极大的好处。

    甚至,他在猜测,美丽的云霞与外界的超物质是否截然不同,能不能带来一场根本性的变革?

    但他想了想,不得不摇头,云霞依旧不是实物,还是没有找到真实地带。

    王煊看着红色云霄,他在猜测,那恐怖的能量云是不是真实之地辐射过来的?

    离开银色的生命之池三个月后,他神色凝重,那不时出现的红光越发的慑人了,让斩神旗都猎猎抖动,似乎极为吃力。

    “如果有绝世强者也来找过飘渺之地的源头,那么,走到这里估计差不多了。”

    因为,连大幕后的绝世强者都告诫弟子门徒,要得到斩神旗,这说明对他们有大用。

    接下来,王煊略有激动,那红色霞光,伴着云雾,居然有丝丝缕缕的真实感了。

    当然,它的威力更恐怖了,又一次蔓延过来时,斩神旗轰鸣,爆发出刺目的金色纹理,在激烈对抗。

    再走下去的话,将无比危险,有可能让王煊送命,他皱起眉头来。

    他觉得距离真相很近了,但现在不安全了,不足以支撑他深入了。

    “能走远就走多远吧!”他在尽最后的努力,想探究出一个希望,有个光明的结果。

    王煊坚持,不看一眼尽头的话,很不甘心。

    数日后,他心头发颤,那红艳艳的光倾覆下来,让斩神旗都在自主暴涨,旗面扩张,有真实物质在接近,异常恐怖!

    “要到终点了吗?”王煊既担忧,又期待与喜悦,心中非常矛盾。

    漫天瑞霞,云雾翻涌,殷红如血,但也灼烧的虚无之地都在共振,难以保持永寂了。

    他的灵魂在悸动,很是不安,随着不断向前,他觉得自己可能会死掉,就像是一朵微不足道的雪花遇到了炎炎夏日。

    “历代以来,方士、道家、剑修等,先后涌现,修行路变了又变,各个时代都有人冒头,在找出路。”

    有人有所成就,在自己的时代崛起,成为绝世强者。

    “但更多的人,在寂寂无名时就死掉了,而我不想成为死在路上的前驱!”王煊告诫自己,要愈发的小心。

    此时,有部分云霞不是虚影,不是辐射,而是真实的,虽然不多,但造成的结果甚为可怕。

    王煊的精神体欲裂,在被灼烧,像是在横渡炼狱,连斩神旗都不能消除所有影响了。

    直到那片云雾远去,他才大口的喘息,像是要虚脱了,他觉得自己与死亡无限接近。

    还要前行吗?他意识到,自己快到极限了。

    “现在证实,列仙的几条路全都走不通了,当神话腐朽时,他们都会坠落下来,我不可能去重复他们的老路!”

    王煊沉思,或许还能坚持最后一程,如果再无结果,那么他只能先离去了,绝不能将自己搭进去。

    前方,一片漆黑,在红色云霞消失后,整片世界像是凝固了,冰寒,幽寂,给人种绝望的负面感。

    离开生命之池六个月,他来到了一片奇异之地,前方有恐怖的气息,若隐若无的飘来,同时也有种让人向往的呼唤。

    很近!

    他从命土出发,一直到现在,他估算着,已经过去两年左右了。

    到了这里后,迷雾越发浓郁,王煊手握斩神旗,严阵以待,终于迈出了最后的脚步,他要尝试一番!

    他看清了,那里是除了涌动的迷雾,还有更为绚烂的云霞,那里像是有个“陨石坑”,镶嵌黑暗中。

    不过,以王煊的角度看,它挂在天穹上,天地倾覆,颠倒过来。

    他抬头向上望去,那“陨石坑”中,烟霞不断涌出,向着四面八方扩张,远去,迷雾更是每时每刻都在蒸腾。

    “陨石坑”不是真实的,烟霞有部分属于真实物质了,在王煊的精神天眼下,烟霞中有真实存在的晶莹颗粒,红的炫目。

    陨石坑很深邃,像是一条通道,连着背后的一处奇异之地!

    “贯穿这里,就能见到真相吗?”王煊并不能确定,种种迹象表明,他想在神话体系外找到一条可行的路,没那么简单。

    当走到这里后,他随时都有杀身之祸。

    他稍微接近陨石坑,想最大限度的走进去一段距离,然而,一瞬间而已,他就惊悚了。

    斩神旗爆鸣,金色纹络蔓延,近乎沸腾起来,阻挡那些真实烟霞颗粒的侵蚀。王煊感受到身体要瓦解的剧痛,他见到旗面居然有些许焦痕。

    这让他心惊,过去还从来没有什么东西能伤损斩神旗呢,结果在这里遇到了!

    他快速倒退,但却也抬头,死死的盯着那深邃的陨石坑,疑似一个巨大的通道。

    “我看到了,通道深处……居然有鲜花在生长?!”

    王煊瞳孔收缩,在那巨大的陨石坑中,在那通道深处,有洁白的花朵绽放,在红色如火又如血的云霞中摇曳,煞是美丽与圣洁。

    陨石坑通道深处的侧壁上生长着神圣植物,那像是永不凋零的长生之花,诱人前往。

    它的确灿烂而神圣,连列仙在它面前似乎都带上了红尘气,没那么超凡脱俗了。

    那种植物无惧红色云霞,难以磨灭它,在红光中摇曳,花朵并不凋落,有大片璀璨的光雨洒下。

    王煊闻到一丝极淡的幽香,精神似要瓦解般的剧痛顿时减轻,而后好转,恢复过来。

    “给人无限的希望,恨不得立刻跨进去探索,但是却难以接近,动辄就会让人彻底消亡。”他盯着“陨石坑”。

    现阶段,这里就是尽头了,没办法横穿过去。

    王煊看着旗面上的焦黑,他深感无奈,连这种仅次于至宝的神物都奈何不了此地吗?

    “即便有绝世强者渡过了命土,也只能止步于此了,再难寸进。”

    他在这里看了很久,甚至再次冒险了两次,去观察那洁白而圣洁的长生之花。

    那花朵依旧是自虚无而生,不是真实的,但蕴含的生命气息无比浓郁,给人不朽之感。

    “真的想跨过这个通道啊,看一看那边的真实之地!”

    但王煊毅然转身了,要经得起诱惑,不然的话,他肯定会死在这里。

    修行不可能一蹴而就,尤其是在成熟的神话体系外,另外找到一条可行的路,更是没那么容易。

    因为,这不亚于重新开辟天地!

    即便没有抵达那片真实之地,王煊的收获也是巨大的,他觉得,这样的探索本就是一种修行。

    在经历生命之池,又来到这里后,他的精神力提升了,道行增长了,这是在开辟道途,负重前行。

    “嗯?”让他惊喜的是,斩神旗上的焦痕在慢慢消失,最后恢复了过来,不愧是绝世异宝!

    “下一次,我如果我还能再来,我要移栽天药,用以连接真实之地,更要带上至宝——养生炉!”王煊极速远去。

    双倍期求下月票了,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