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一十一章?重塑乾坤
    虽然王煊已经远去,但他还是感受到了潮汐澎湃般的动荡,黑暗中,赤霞亿万缕,呼啸着,冲向四面八方。

    这比海啸强烈无数倍,像是星河决堤,赤红光芒都追上了早已踏上归途的王煊,让他脸色变了。

    他自然意识到,为什么时不时有殷红的云霞出现,是那“陨石坑”在定期喷发,无穷无尽,向虚无之地扩张。

    他不寒而栗,如果他没有离开,依旧站在近前,现在的下场多半不会很美妙。

    “蹚路的人,前驱,果然容易早逝啊。”

    斩神旗发光,纹理交织,自主复苏,对抗天崩般红色光雾,金色的旗面猎猎作响,在虚无之地共振。

    经过一番艰难的对抗,他险而又险的逃走。

    半年后,王煊回到生命之池,终于可以停下来休息下了,即便虚无之地超物质流逝极慢,消耗极少,他也精神疲困了。

    “需要将天药移栽过来,选择在红色云霞不接近的地方,以天药散发的超物质支撑我远行。”

    王煊在生命池中呆了很久,精神渐渐旺盛生来,甚至再次有所提升。

    随后,他驾驭斩神旗远去,以精神天眼定位,沿着迷雾的轨迹前行,三个月后他看到了命土。

    他一头扎了进去,开始了枯燥的归途,这种旅程实在太单调了,所见除了迷雾,就是特殊的“土质”。

    他思忖着,这次自己算是找到一条新路了吗?

    “应该算是,我有了自己的目标,而且我认为可行!”王煊坚信,在那陨石坑的后面,有一片真实之地!

    只是他不确定,那片地方是属于他一个人的,还是说其他人如果盖世无敌,若是抵住云霞,也可以到达?

    这很重要,两者性质截然不同。

    若是前者,那所谓的真实之地,对应的可能是他自身生命中最本质性的东西。

    如果是后者,那对应的多半是诸多生灵都能生活与栖居的异地,目前所知极少,还无法理解。

    王煊去时用了两年,回来时稍微快些,但也接近两载了,对他来说,真的是一段漫长的时光。

    他心中忐忑,现实世界中,也过去了这么久远吗?

    “老陈把我带回旧土了吗,我不会一直泡在营养液中吧,我父母是否很担心?”

    “糟了,三年之约都过了,剑仙子怎样了?我的错啊!”

    ……

    随着回归,不断临近,他感应到了天药的气息,心中也出现各种念头。

    他自然也会联想到,是否和内景地般,这次的飘渺之行,同样“盗取”了时光?

    王煊站在了命土之上,看到养生炉以及三株天药,这里神秘因子十分稀薄了,天药都有些暗淡了。

    显然,这是消耗极大的体现!

    瞬间,王煊离开命土,精神与肉身合一,顿时觉得身心都舒畅多了,此前总觉得像是无根之萍。

    他默默体悟,精神力增长了一大截,肉身也变强了,道行整体提升了,他来到了这个境界的中后期。

    但有一点很不妥,他觉得十分疲累,形神皆乏,似乎消耗巨大!

    事实上,他看到命土中的天药时,就已经知道了,这次的远行,他差点将自己耗干!

    在王煊倏地睁开眼的刹那,老陈眼皮一跳,他正守在旁边呢。

    “你终于醒了。”

    “过去了几年,还是说只过去几分钟?”王煊急切地问道,身心都在告诉他,似远行了很久,无比困乏。

    很快,王煊一怔,还是在赵家,没有离开?果然“盗取”了光阴吗?

    “半天。”陈永杰回应道。

    “王煊你醒了,没事儿就好。”赵泽峻开口,他正在和人通话,联系各大组织,共谋大事。

    赵家被袭击,险些就被妖魔占据,他怎么可能会善罢甘休,在和各家的高层秘密交流,已达成共识。

    他和王煊打过招呼后,又继续通话去了,紧张而忙碌。

    老陈神色复杂,张了张嘴,似乎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我离开后,肉身什么状况?”王煊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自己可能闹出了一些动静。

    “期间,你肉身中的神秘因子几乎耗尽了,意识彻底消失,整个人如同活死人,有数次生命体征接近消失。”

    陈永杰不知道他的精神意识去了哪里,怕惊扰了他,最初没敢妄动,但最后实在忍不住了要为他补充超物质。

    “但那时,你的身体忽然自主流动银光,生命层次提升,我感觉那种能量与眼下所见都不同。”

    当听到这里,王煊心头一动,精神在银池中洗礼,肉身居然也得到反哺?这就有些离奇了,跨越那么远的距离,银色液体怎么能瞬息抵达肉身中?

    “你前后两次发光,如果没有得到银光滋养,你的身体会亏空的极其厉害。”陈永杰神色凝重地说道。

    王煊思忖,如果没有浓郁的神秘因子,没有三株天药支撑,多半真的无法远行。

    对于常人来说,这条路难以走通!

    甚至,连他有精神天眼,手持斩神旗,在虚无之地横渡时,都险些有杀身之祸。

    接着,王煊感应体内残留的银色物质,比超物质消耗的……要慢!

    这让他霍的抬头,或许真的找对了路,在这种大环境下,它消散的相当缓慢。

    而这种非凡的银色物质,依旧不是来自真实之地,还是诞生于虚无之地的途中,来自一口生命之池。

    王煊有理由相信,真实之地可能会存在更为了不得的非凡物质。

    比如,那种红色的云霞,如果能够解析,可以被人体吸收并利用起来,威力简直不可想象!

    “你成功了吗?”这是老陈无比关心的问题,眼神火热。在这个年代,神话体系正在消亡,谁如果能找出一条新路,那真正是在开天辟地!

    “已经在路上了!”王煊点头,他认为,自己找到了大方向,但需要闯过一道死关才行。

    “陨石坑”是个拦路虎,可以将全面激活的斩神旗灼烧到焦黑,这意味着即便是绝世强者都过不了那一关!

    他不知道带上至宝——养生炉,是否能够冲过去。

    陈永杰确实被镇住了,险些惊呼出声,这都能行?!

    当世,真有人可以改天换地?老陈头皮发麻,感觉像是有电流在簌簌流过。

    他急忙询问,究竟什么情况?因为,这将是了不得的大事件。对于超凡者来说,不亚于再塑乾坤!

    王煊简单说了下,目前不具备普适性,异常的危险,对于神话生物来说,有去无回,会被烧成飞灰。

    当陈永杰听到,绝世强者都要被拦住前路后,顿时麻了,这种路怎么走下去?

    王煊道:“你回头查下各种典籍,看下命土到底什么情况,会不会因为境界提升,‘浑厚’程度会成几何倍数的增长。”

    真要是这种情况的话,绝世强者都不见得能离开命土。

    “在神话体系外,你找到了另一片天地,有起名字吗?”陈永杰问道,这简直是开天之功。

    王煊摇头,他还没有立足在真实之地,这个体系还不算彻底诞生,还需去跨死关——陨石坑。

    陈永杰道:“我觉得,你初步带回来的银色物质就已经很惊人了,等级极高。至于你说的红霞等,就更不可想象了,这条路会很不一般,期待将来绽放异彩,压制绝世列仙!”

    “新的境界,我倒是该起个名字了。”王煊自语。

    “新的开始,全新的路,不如叫重塑乾坤。”陈永杰满脸是笑。

    王煊无言,这种名字……高调的可怕,他自然拒绝了,道:“就叫定路吧。”

    他找到了自己的路,确定了大方向,只差亲临真实之地去验证了。

    然后,王煊开启了一块真骨,让腐朽的内景地出现,这次他虽然道行增长了,但形神皆疲,需要补充神秘因子。

    “当有一天,我以真实之地为基,或许就不需要这样了。”王煊说道。

    很快,他将赵泽峻也接引进内景地。

    陈永杰也跟进,再次悟法,在这片特殊的天地中修行,正好可以巩固道行,回头出去杀妖魔的把握会更大。

    “你到了定路境界的后期?”老陈发现王煊的真正实力,有些无言。

    两人同在今日破关,结果王煊一次神秘的“远行”,从第五段初期直接到了中后期?

    “你也说了,找到新路不亚于开天辟地,我的经历,等同于在进行最艰苦的修行,四载岁月,不短暂了。”

    陈永杰听到这里,相当无言,还能说什么?自此之后,在境界上,他也已经被王煊超过了。

    好长时间后他才道:“陈教祖当奋起直追,一会儿去杀妖魔,检验下你的定路水准!”

    “我觉得,在同境界下,我比以前更强,提升了很多!”王煊不断汲取神秘物质,恢复自身,缓解疲惫。

    他的命土中,三株天药重新焕发生机,嫩芽灿烂。

    内景地中,赵泽峻出神,自然非常高兴,又“成仙”了,这样滋养血肉与精神,可以提升他生命的上限。

    三人都无声,各自冥想,体悟自己的路。

    “数年”后,时间到了,腐朽的内景地开始崩解,三人的精气神都异常的充沛,回归肉身中。

    不久后,赵泽峻和吴家、李家等财阀以及大组织商定后,准备开始行动!

    他们都要离开旧土,但在远行前,准备狠狠地打击妖魔!

    这些来自大幕后的生灵,杀了钱安后,又来攻占赵家,着实震动了所有大组织。

    唇亡齿寒,各方都坐不住了。所以,在赵泽峻的号召下,很多人直接参与,现在各家的战舰已经升空,杀完妖魔就会远去!

    “总得有人出头,要杀的列仙和妖魔胆寒才行,重塑乾坤,让他们明白,在这个时代,即便是凡人也没那么好拿捏了。唯有让妖血横流,他们才会守规矩。而我们离开后,更是会让他们忌惮,畏惧将来。因为他们明白,早晚有一天,我们还会回来,那时,他们可能已经不是神话生灵了。”

    赵泽峻坐在超级战舰主控室中说道,他得到了各家的响应,准备退走的各家的舰群已经在域外就绪了。

    陈永杰开口:“杀吧,漏网之鱼,逃过一劫的妖魔,将由陈教祖和王教祖去狩猎,一个都不会放过!”

    王煊寂静无声,在即将离开旧土前,他准备血洗妖魔。现在再遇上银蝠、黑鬣等人的话,他觉得,不动用异宝都可以直接杀过去!

    九月要结束了,各位书友还有月票没投的话别忘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