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一十四章?王煊的女儿
    附近的人面色都变了,片刻间,数位妖族好手死去,尤其是黑鬣和银蝠小有名气,却像是被镰刀割麦子似的,转眼被收割生命。

    此时,妖族都红了红眼睛,今夜太悲惨了,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凡人在各地血洗他们,眼下连超凡之战都输给一个人类。

    “神话末年,乾坤颠倒,秩序崩塌,妖仙的血在流,凡人在杀妖族……”有一些妖魔觉后背发凉,而后是无边的怒怨,绝对不甘心。

    总体来说,他们当年在现世中吞食凡人,动辄就有大妖屠城,那些记忆过于深刻,至今放不下心理优势,摆不正姿态。

    现在回来了,他们依旧想重现过去的“辉煌”,由他们统驭一切,然而大地上早已变了样!

    “咚!”

    有惊人的光束自天外飞来,落在这里,有些妖族被直接打爆。战舰临空,可以精准锁定游离在战场外的妖魔。

    血鹏眼神冰冷,他的身体猛然暴涨,化成一头血色的鹏鸟,展翅凌空,向着高空冲去,想要摧毁那头小型战舰。

    在此过程中,他的血色身影不断瞬移,音爆声恐怖,连续无规律的改变方位,怕被战舰锁定。

    休善冲霄,驾驭一张镶嵌金线的赤红袈裟,宛若一朵红云,追上了血鹏,对他阻击。

    空战发生,两者间佛光与妖气澎湃,在夜空中浮现各种异常景物,宏大的寺院与扶摇直上的大鹏等虚景不断显化。

    地面战斗更为激烈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佛门高手与妖族大对决,王煊和老陈也杀进杀出。

    “痛快啊!”陈永杰一头短发,周身绚烂,手持黑色的长剑,在这里大开杀戒,他境界突破后,无惧各路血肉妖魔了。

    他运转释迦经文,手中黑剑激射冲霄的剑光,噗的一声将一个本体是大刺猬的妖魔斩首。

    陈永杰的身上被溅上大片的妖血,但他根本不在乎,拎着大剑再次寻找目标。

    下一刻,他迎战一个防御力极强的妖族好手,对方显化了本体,是一头妖龟,淡金色的龟壳有符文隐现,掌指拍在上面铿锵作响,发出金属颤音。

    但当陈永杰爆发无量佛光后,手中的黑剑通神,刷的一声落下,将龟壳切开,诛杀了这头实力极强的妖魔。

    这一役,原生妖魔损失惨重,在这个夜晚不断有尸体倒下去,大多都是有血肉的妖魔,属于后起之秀。

    王煊出入战场中,步履从容,不时杀妖,他没有去高空参与围剿血鹏,这个妖魔头领是死是活,都由休善处理比较好。

    所谓天下杀妖,自然是需要各方出力,都应该有所表现。

    一片乌云出现在半空中,里面有血色闪电,也有妖魔的血影,这是王煊在实验妖法,看一看由他能否施展。

    他一指向前点去,乌云中的妖雷落下,带着血雾,还有妖魔鬼怪的虚影,向前方的多位妖族高手劈去。

    在新星的这段时间,他得到了太多的经书,老钟的书房被他阅读遍了,还有其他家的各种秘典,现在他信手拈来,随意一击都是颇有些来头的术法。

    “欺人太甚!”有大妖怒了,一个人类竟在动用他们的术法,这是挑衅,更是蔑视。

    “由人类施展,威力确实不怎么样。”王煊摇头,这次动用了道教的超凡定式,很强的一种术法。

    在他的指端,一条又一条银光飞了出去,彼此穿插,构建成一张大网,将扑杀过来的四头妖魔覆盖,兜在当中。

    这是炼妖网,如果能够构建出六级以上的超凡定式的话,应该可以炼死羽化飞升的真正妖仙。

    现在,王煊自然施展不出那个级别的术法,他以精神天眼辅助,勾勒银色大网,猛力一收,四头妖魔惨叫。

    炼妖网中,银火沸腾,他们被勒紧,被能量网绳切割,最后又被火光烧烂身体和精神。

    顷刻间,四位妖魔死了,这让妖族真的受不了,有心复仇,群起而攻之,但他们的人数不占优势了,越来越少。

    而且,佛门不断有人来援。妖族的一些据点却被人血洗,他们这一边根本等不到援军。

    “撤退!”血鹏即便再不甘心,也不得不在高空中吼道,现在不走的话,他们这个阵营所有人都要死。

    休善一抖袈裟,红霞漫天,几乎定住虚空,让血鹏身体发僵。休善一记降魔杵砸了过去,令血鹏身体剧颤,妖光爆发,翎羽凋落,伴着血液洒下。

    血鹏发狂,和休善拼命,极速远去。

    王煊没有跟下去,而是开始追杀其他妖魔,这个夜晚充满血腥,躁动难安。

    事实上,到了白天依旧如此,各方还在围剿剩余的妖魔呢,连道家的汪海等人也参与了进来。

    由深夜到清晨,再到下午,各地不时有妖光划过天空,有人在追杀他们。

    王煊与老陈利用这个机会搜罗妖骨,分头行动,出入各地。

    从大幕后过来的生灵,都有些震撼,这种事前所未有。

    残存的妖魔最是难以接受,在昨日前,他们还一切顺利呢,出入各地,准备附体夺舍,颠覆一些财阀,结果一夜过去彻底变了天,形势急转直下!

    秘网上,各大组织,都震撼而又激动,他们能够看到第一手的详实影音资料,心都在颤抖。

    “那是王煊吗?这是在杀妖仙啊!”

    各大平台也在迅速报道,普通人颤栗,接着热议,一片喧沸。

    ……

    王煊一路追杀妖魔,发现自己竟又一次来到最西部的熟悉城市——元城,毗邻云雾高原。

    这里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的有一条大河,流经元城,在特殊洄游季节,星星鱼会成群成片的逆河而上,夜晚漂浮到空中,很灿烂。

    他轻轻一叹,想到了一些人,那个小小的身影……十分可怜,终究是没能等到他将“缓药”从密地中采回来。

    “人生没有那么多圆满,生活中总有一些遗憾,让人无奈。”他摇了摇头。

    太阳西沉,他来到城外,站在周河畔,大河滔滔,一路奔流向东去。

    忽然,王煊有所觉,回首望去,从云雾高原方向走来几个机械人,陈旧而残破,但脚步很稳,节奏始终不变。

    直觉告诉他,这几个机械人有些特深,很危险。

    王煊眉毛微挑,意识到了什么,立刻去看手机中赵泽峻发给他的从深空而来的陈旧飞船的照片。

    在那照片上有几个机械人,与眼前这个几个很像,应该就是同一批!

    居然被他遇上了,王煊不动声色,这些机械人与孙家那个五号机械人有点像,这是什么时代的产物?

    孙家的母舰以及五号机械人,是从旧土外的月亮上挖出来的!

    不远处的几个机械人带着那个时期的浓烈风格,难道也是很多个时代前的“古董”?

    那几个机械人在观察他,站在远处不走了。

    王煊很清楚,他们不算是冰冷的机械了,应该属于某种特殊的金属生命体!

    因为,他真实的感应到对方的头颅中有种奇异的精神火光!

    这些特殊的金属生命,拥有各种黑科技,还有超凡者的手段,大概率不好对付,对方应该扫描到了他的异常。

    王煊并不惧怕,真要有冲突,谁杀谁还不一定呢,他认为自己有制衡的手段。

    不过,他没有感受到什么敌意。

    王煊平静地看着周河,在太阳落山前,向元城走去,不想与这几个机械金属生命体离的过近。

    在他进城后,对方也远远地跟下来了。

    王煊在城中漫步,不可避免地走到一个熟悉的地带,曾经居住过的那个小区。

    突然,他神色一怔,而后心头一跳,有些难以置信。

    前方有个小小的身影,居然又一次见到了她,那个命运多舛的小女孩乐乐,她……还活着。

    王煊吃惊,太超乎他的预料了,小女孩没有死去,他很想走过去,问个清楚。

    但他不得不忍住了,因为几个机械人跟了过来,就在不远处。

    王煊自身无畏,但那个小小的身影若是被波及,那就不好了。

    几个月过去,小女孩越发显得柔弱,更加的单薄了,此时她的眼圈发红,脸上带着忧伤之色。

    数月前,她虽然有天人五衰病,随时会死掉,但她却很乐观,一直在笑,哪怕身体很痛楚时,泛出泪花,她也在安慰她的妈妈,为大人擦去眼泪,小脸努力的扬着,很坚强。

    但是现在,她很忧郁,站在曾经居住过的小区外,一直徘徊,没有走过去,小脸上带着泪痕,无声的哭了,怔怔地看着那里。

    “妈妈,我想你,可你……和爸爸一样,永远离开了,我没有妈妈了,我想你们!”小女孩啜泣,双肩抽动,声音很低:“我在孤儿院,好想……回家,想爸爸,想妈妈。”

    小女孩一直很懂事,早慧,远比一般的孩子成熟,现在满脸泪水,如今她已经知道,去远方出差的爸爸其实也早已离世了。

    她低着头,离开这里,很伤心,也很迷茫:“上次我活了过来,但他们背后小声说,我随时会死去。妈妈,你为什么先离开了?我从昏迷中醒来,你却不在了,再也见不到你。你的遗传病,为什么突然发作了,那么猛烈,妈妈……我想你……回来啊。”

    不远处的人行街上,行人匆匆,没有人注意她,她小小的身影很孤单。

    “老师给我们布置了作业,对其他同学来说很简单,可对我很难,要交一张照片……”小女孩哭泣,伤心的落泪,像是有委屈,更有悲伤,道:“照片要这个季节的,最新的全家福,实在不行,照片中也要有爸爸,或者有妈妈,可是……我没有。”

    她说到这里,实在忍不住了,哭的伤感,不断摸眼泪,最后她坐在路边,抱着双膝,低下头。

    王煊心中大受触动,很想走过去,但又怕引起机械人的注意,不想她卷进莫名的风波,她已经很可怜了。

    夕阳下,小女孩起身,看着路过的人,慢慢走上前,小声的和一些人说话,道:“我能请您帮个忙吗?”

    但是,行人匆匆,下班的路上人们都急于回家,少有人驻足。

    偶有人稍微停顿,小女孩便怯弱地开口:“叔叔……能和我一起拍个照吗?”

    路过的人很诧异,急于赶路,温和地摸了一下她的头就快速离去了,并不知道她的处境与真实情况。

    她擦去泪水,鼓起勇气,这次尝试拦下一个男子,而后指向不远处那个熟悉的、生活过四五年的小区,道:“叔叔,可不可以,和我一起在大门外照张相?”

    她仰着头,露出希冀之色,同时也忐忑不安,怕被人拒绝。

    那个男子笑着停下,看了她一眼,道:“叔叔赶时间,要去接我女儿放学,你可真乖真懂事,自己一个人背着小书包回家的?”

    然后,他就快速离去了。

    小女孩听到这些话,顿时低下头,默默地向后退去,在没人的地方无声地落泪,而后小声的喃喃着:“我想……妈妈,我想爸爸了。”

    王煊心中发酸,他看向远处的几名机械金属生命体,为什么还不离开?

    “我们没有恶意。”其中一个机械人竟然开口,用的是新星上的语言,不过那种声音略微显“僵硬”。

    王煊知道,他们观察到了,已经注意到小女孩乐乐。

    他不再等了,向前走去,来到她的身边,轻声道:“乐乐,你要和我去拍张照吗?”

    小女孩泪眼婆娑,快速抬头,看到是他后,啊的惊呼了一声,而后是喜悦,以及让人心酸的动作。她忍着泪水,像是小鸡啄米似的快速点头,哽咽着只能说出一个字:“嗯!”

    “你要是我女儿多好。”王煊轻声说着,蹲下来将她背起,道:“走,我们去大门那里拍照。”

    向大家求下保底月票啦,月初双倍,请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