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一十五章?返回旧土
    熟悉的大门前,王煊带着小女孩走来,请机械人拍照,乐乐或坐在他的肩头上,或被高高举起,脸上带着纯净而开心的笑。

    不过最开始的几张照片,她在笑,却也带着泪花,控制不住自己。

    “妈妈……病死了,在我昏迷的那段时间,她离开了,我再也见不到她了。”小女孩告知过去的事。

    天人五衰病无解,她们一家人都是原住民,或早或晚都要出现那种让人无奈而又无力的可悲状况。

    她被收留进孤儿院,距离这里不是很远,小小的年纪过早的失去了父母亲人,只剩下她自己。

    在她昏迷的那段时间,她的那只雪白小猫也不见了,大概率成为了流浪猫。

    在如今这个时代,孤儿真的很少,科技发达,医学水平很高,罕有家庭会遗弃幼儿。

    孤儿院规模很小,只有几个孩子,照料他们的人更少,而上学就在外面的学校临近就读。

    小女孩乐乐每次思念父母都会来这里徘徊,看着熟悉的大门,但从来没有进去过。

    “乐乐,你想换个环境吗,离开这里,去一个陌生的城市?”王煊问她。

    如果有可能,他想带她到旧土,反正他的父母现在很清闲,交给他们照料好了。

    小女孩有些犹豫,眼圈发红,道:“我舍不得这里,爸爸和妈妈都在城外周河畔的公墓中,我想经常去看看他们。”

    突然,一个机械人开口:“她患病了,非常严重,如果没有得到特别的治疗,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王煊霍的抬头看向他们,五个机械人陈旧而残破,带着岁月的沧桑感,像是贯穿了大半个宇宙的旅行者,他们竟懂这些,知道列仙病?

    “你们有办法吗?”他主动询问。

    他身上有针对天人五衰病的“缓药”,更有地仙泉,应该可以为她延续生命一段时日,但根治不了。

    一个断臂的机械人点头道:“可以保守治疗,但较为麻烦,需要长年累月的进行,估计在成年前能治好。”

    王煊动容,这个世界,各种医学手段用尽都无效,这几个不知道什么年代的古老机械人竟有手段可以治列仙病。

    “我们可以治疗并收养她。”另一个胸部有个大窟窿的机械人开口,人类的形体,并有金属发丝,插着木簪,有些像机械道士。

    王煊看向他们,如果他们能当场治疗好,那他肯定同意,这几名机械人来自宇宙深处,身份未知,竟要收养乐乐,让他有些犯嘀咕。

    断臂的机械人开口:“我们虽然是金属的身体,但心并不冷。我等接收到微弱的呼唤讯号,从沉眠中复苏,踏上了回归的道路,只是想找回昔日的时光。”

    另一位机械人补充道:“曾有一个人也得了这种病,死去很久了,看到这个孩子,我们想到了她。”

    “那个人是谁?”王煊问道,还是不怎么不放心,怎么能听信他们一面之词?

    “我们的舰长,死去很多个时代了。”一个机械人胸口发光,直接在这里投影,出现一个女子。

    她看起来很年轻,二十几岁,一头漂亮的紫色长发,眼睛有灵性,脸上缺少血色,有种着病态的苍白美。

    “在她死去数百年后,我们找到了解决这种病的办法。”

    后面的几张照片与影像就不那么美观了,天人五衰病发作,失去了那种灵动与美感,身体变形,各种痛苦。

    “宇航员!”王煊看到,有的照片中,她的穿着和他所见到的“类瘆灵”很像,也养神话生物为宠兽。

    他有些不解,这是列仙病,那个宇航员居然也是因此而死?

    “你们究竟是什么年代的生灵,有什么来历?”王煊问道。

    几个机械人沉默,不予回应。

    直到最后,一个人才开口道:“你只需要知道,我们对你没有威胁,没有恶意。我们的人,远去了,消逝了,再也回不来。而我们几人是掉队的残兵,母舰损坏在半路上,沉眠至今。我们回来,只是在追寻那些熟悉的痕迹,重温一份古老的回忆。”

    王煊皱眉,这种机械生命的身份绝对不简单,按照他所了解的情况看,当年他们狩猎过先天神魔!

    五号机械人曾将列仙定义为先天神魔!

    甚至,五号机械人认识锁魂钟的第三代主人,那口钟应该是很古老岁月前的东西,并不是活着的仙人炼制的。

    断臂的机械人开口:“我们见到你,纯属偶然,见你身上有奇异的能量物质,甚至感觉,你身上有什么器物能威胁到我们,便默默跟着走了一段路。”

    见他迟疑,那个像道士的机械人开口:“她原本就要死去了,你觉得,我们会图谋她什么吗?”

    “乐乐,你怎么看?”王煊看向小女孩。

    “我感觉,他们和叔叔你一样,在可怜我,对我很好,并没有坏心思。”乐乐这样说道。

    “好!”王煊点头。

    夕阳下,小女孩不断挥手,脸上带着泪痕,她坐在一个机械人的肩头上,看着王煊远去的背影,久久不愿收回目光。

    远方,王煊最后回首,温和地对她笑了笑,离开元城。

    在夕阳下,他心境平和了,觉得在这座城市的最后一抹遗憾也消失了,临离开新星前居然再次遇到她。

    “老陈,战果如何?”他联系陈永杰。

    “还行,又得到三块真骨。我觉得,我还能有收获,不说了,我得抓紧时间积攒点修行资源。”

    王煊无言,老陈变强了,手持锁魂钟与法螺,这是变成一个斗战神僧了?斩妖除魔上瘾了,疯狂追逐妖族真骨。

    这一役,各方都在全力追杀最后的妖魔,又持续了一夜,直到次日清晨才算告一个段落。

    妖祖祁毅这个阵营的妖魔不说全灭,也差不多了,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

    大幕后,一片高大的山脉深处,血云起伏,笼罩天地,时散时聚,那是山中的妖祖在呼吸!

    他的吐纳,每次都让天地变色。

    山外,妖祖的次子得悉了现世中发生的血洗事件,脸色阴沉无比,眸子开阖间,有恐怖的雷霆绽放,简直堪比成仙劫。

    “动用了妖池中的祖血,送去一批有天分的人,结果却败的这么凄惨?从未有过的耻辱!”他发怒了。

    “再遣出一些出名的大妖吧!”

    “还派遣?妖池中的祖血是万不得已时,妖祖带领我等跨界时用的,还能挥霍几滴?一群废物!”妖祖次子大发雷霆,杀气冲天。

    随着时间推移,旧约会不断松动,越晚跨界越容易,付出的代价越小。

    ……

    新星,外太空,王煊和陈永杰为熟人送行,赵泽峻、吴成林等人都要远去了,进入宇宙深空。

    就此一别后,不知道是否还能再相见,有些人可能不会回来了。

    事实上,这一次个大组织几乎要走掉一大半,但凡对妖魔发动攻击的阵营,这次全都果断升空了,会离开新星。

    “再见!”

    “保重!”

    王煊以精神天眼看过舰群,没有什么问题,在外太空分别。

    赵泽峻等人送给王煊一艘大型战舰,就停在外太空中。

    关琳、秦诚还有老陈那个秘路组织的部分人马,被小型飞船接上来了,随时可以启航,返回旧土。

    “还有些收尾工作。”王煊说道,他和陈永杰乘坐小型飞船,重返新星地表。

    他用地仙泉交换的那艘中小型战舰要带走,老钟送他的大型战舰也不能留在这里,另外他要去找阿贡财团某些人收债。

    三天前,他和陈永杰想借助战舰去打妖魔时,周云紧急提醒他,妖魔与人勾结,准备反猎杀他,只要老钟送他的战舰升空,就会被人立刻打爆!

    现在,王煊已经知道是谁想伏击他,阿贡财团的格兰特和妖魔勾结了,在外太空准备了几艘中小型战舰。

    “克莉丝汀和汉索罗偷了我的请柬去源池山赴会,结果那里被孙家夷为平地,赴会的人惨死。格兰特这是迁怒于我,想为他的孙女克莉丝汀复仇?”

    格兰特还没有离开中洲,他留在外太空中的几艘小型战舰,被赵泽峻和吴成林轰成渣子了!

    他是阿贡财团的高层之一,并不能频频调动所有重要资源,需要协商,而直属于他的力量被消灭的差不多了。

    “你可以上路了!”王煊弹指,一团火光飞出,落在他的身上,刹那间烧的他惨叫连连,化成灰烬。

    “居然还有孙家的手笔,是他们轰杀了克莉丝汀,但却给予了格兰特补偿,撺掇他找我报仇?”

    王煊讶异,以强大的精神领域捕捉到了格兰特最后的部分精神思感,进一步弄清了真相。

    陈永杰道:“正好,新仇旧恨,去找孙家清算,在离开新星前出尽恶气!”

    孙家早期时没少针对他们,连老陈都被战舰轰击过,被飞船撞过,他与孙家曾在牧城外开战。

    至于王煊就更不用说了,和孙家死磕数次了。

    “很阴险啊,这次他们没动手,却暗示与鼓动格兰特除掉我,求仁得仁,求锤得锤,满足你们!”

    王煊来了,悄然杀进孙家,闯入重地,陈永杰提着黑色大剑跟进。

    孙家的人被惊的不轻,立刻明白怎么回事,想要召唤五号机械人,可是,很长时间都联系不上他了。

    金顶山一战,黄琨那个阵营的列仙想跨界,布下接引大阵,许多人都被坑了。

    五号机械人“截胡”钓线鱼钩跑过去,也被坑的很惨,身体都熔化丢掉大半,精神之火都熄灭了部分。

    他逃回母舰幕后,寂静很久了。

    孙家的人想去直接激活母舰,自然更是来不及了。

    王煊动手,手持先秦玉龙刀,不断挥动,将孙荣盛、孙承乾等人连肉身带精神全部斩杀!

    老陈挥动黑色大剑,更是直接,杀的这里人头滚滚。

    孙家留守的这部分高层全灭,至于其他地方的人,王煊与老陈没有执意去找。

    王煊手持黄金树,暴力破开秘库的禁制,管他是谁盯上了这里,是否有主,现在他不在乎了。

    他与老陈在这里挑选神物、异宝、经书等,将最有价值的东西都带走了!

    不说异宝,单以典籍而论,他们如今的收藏远比古代任何顶级大教更丰厚,藏书的价值要高的多。

    因为,这是历代的集锦,不同时期的列仙洞府都从虚空中坠落到这个时代来了!

    “走了!”两人事了拂衣去,让老陈那个组织的人将另外两艘战舰启动,驶向外太空。

    王煊手持暗金色的飞舟,谨慎戒备,万一孙家残存的人敢发狠,与他们鱼死网破,那只能去杀个干净。

    一切顺利,并无变故。

    三艘战舰启动曲速引擎,进入虫洞,消失在这片茫茫天宇中,他们踏上了归途。

    “旧土闹的更凶,这天下间没有了净土。”陈永杰在战舰中说道。

    “我想将剑仙子接引出大幕!”王煊开口。

    不过,他也在皱眉,大幕中的那个剑仙子和留在人间的那道残碎的元神是同一种性格吗?

    在那片残酷的世界中,以剑仙之姿征战千百年,即便曾经很柔软的人,很傲娇,如今她出剑也会十分凌厉吧?

    这让王煊有些担忧,道:“真正需要强大的是我们自身!”

    他要想办法,再次去探索虚无之地,穿行过“陨石坑”那处死关,找到真实之地,自身强势崛起的话,他还会怕谁?

    回归了,双倍期向大家求下月票,多谢。

    感谢:叁生缘纵猎者、嘉然小姐、深空彼岸加油、叁生缘猫猫、我O安年啊、暗月无白、偷内衣的天帝、蝶舞狂澜1,谢谢各位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