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一十六章?春天的种子,秋天的仙子
    身后的比邻星b远去了,那里有虫洞,连着新星与旧土各自对应的星系,也或许是连着两个宇宙。

    三艘战舰开始加速,比邻星b距旧土四点二光年,对于平时生活在地表的人类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

    但在曲速引擎下,四个多小时后他们就已接近旧土,在外太空中经历一次最为严格的扫描与检测,以及提供了各种齐全的证件后,对面才放行。

    大型战舰等不能轻易进入旧土,需要提前进行各种报备与审批,管控极严。

    他们开始下降,接近地表,看到了熟悉的景物,蔚蓝色的海洋,磅礴的昆仑山等,有种游子归来,看什么都无比亲切的感觉。

    当初王煊离开时,连张船票都买不起,还是老陈送他的,现在竟……开着两大一小三艘战舰回归。

    不过,现在虽有三艘战舰,他也养护不起,不说各种补给,单是停在飞船基地中每日的费用都会让他眼晕。

    这是真正的吞金兽,每一天都是天价经费在燃烧。

    关于这些早有沟通,他将三艘战舰半送半借给旧土,留给某些部门去用,如果有一天他有需要时,可以快速调用。

    “安城圈贵。”王煊刚踩在安城外的飞船基地的地面上,顿时就有很多熟悉的画面浮现在脑海中,露出笑意。

    “刚回来说点吉利的。”陈永杰不爱听,当初他半死不活,各路人马都买好花圈等着他咽气,结果好几天他都不蹬腿,将几个很有身份的老头子都熬病了,不得不提前退场。

    “秦宗师回来了,这次不走了!”秦诚很激动,他家就是安城的,当初各种托关系,要去新星,结果转了一遭后,他觉得还是故土好。

    “老王,老陈,关姐,我先走了,迫不及待了,要去看下我父母。还有,我得亲眼去看看,我女友是不是在等我,要是移情别恋,我后安生都将人生灰暗。”秦诚先跑了。

    “青木在外面等着呢,要给我们接风洗尘。”关琳微笑道。

    安城,这座熟悉的城市,王煊大学四年都是在这里度过的,也曾短暂在这里工作,老陈就是他那个部门的领导,结果两人……都跑路了,如今才回来。

    当看到他们后,青木眼睛都绿了,因为他早已知道王煊到了什么境界,他一直在关注新星的消息。

    当初,这可是他挖掘出来的新人。

    尤其是,他刚才看到秦诚,那个……废柴,刚才和他嘚瑟,如今是宗师了!

    这让他情何以堪?

    秦诚成为旧术领域资深级宗师,在旧土现代人中妥妥的第三高手,让青木脑瓜子嗡嗡的,有点怀疑人生。

    “小王,我比秦诚资质强一大截吧?”见面后,他都没去顾上他师傅,先抓住王煊的手腕子。

    “放心,身为我徒弟,你不入超凡,那不是丢我的脸吗?”老陈开口。

    现在他开了内景地,也能动用“仙骨罐头”了,以后修行时带上青木进去,自然可以让这个弟子提升。

    青木看到老陈,眼睛顿时瞪圆了,道:“师傅,你整容了,这么妖?弄了一张这么嫩的面孔!”

    他补充道:“师傅,你这是想曲解……男人永远是少年吗?”

    青木四十岁左右,而他师傅现在看起来二十出头,这是要闹妖吗?然后,他又看向微笑的关琳,发现也同样面嫩。

    王煊安慰他,道:“老青淡定,不就是返老还童吗?神话还有一年的时间才崩塌完毕,机会还在。”

    轰!

    安城外,远处的山脉中,乌云压顶,血色闪电一重接着一重,城市中艳阳高照,不算很远的山地却暴雨倾盆。

    “很严重啊!”陈永杰皱眉,这绝对是有人在跨界呢。

    青木告知:“同一座城市附近,一天七震、八震都很平常,不知道有多少超凡怪物回来了。”

    即便旧土快被挖空了,虚空中的洞府,神山中的遗迹等,没剩多少了,但很多生灵还是选择回归旧土,他们的根子在这里。

    “问题十分严重,估计旧土比新星的列仙更多!”王煊看着天边的乌云,这让人不得不严肃起来。

    没有踏足超凡时,他还曾戏言,旧约瓦解,当立新约,但随着他实力提升,接触到这个层面后,深感问题可怕。

    现在,他得保证自己能活着,即将要面对的麻烦很大,动辄就是郑元天、妖祖祁毅、天仙之祖齐腾层次的生灵。

    “有没有看到红衣女妖仙?”王煊低声问青木,这也是一个巨大的威胁,虽然对方过来的还不是真身,但也很强,彼此的狩猎行动随时会爆发。

    “她去过熊山,也就是神农架那块地方,看来她当年的道场的确在那里。但很快她就消失了,找不到踪影了。”

    他们还没有离开飞船基地,王煊便看到一个妙龄女子打扮前卫,露着白生生的长腿与藕臂,抱着一只金灿灿的异种生物——三眼狮子,在多名保镖的陪同下离去。

    “大幕后的生灵,这么高调了吗,养妖兽,出行前呼后拥,那些大汉也都带着仙气或妖气。”程永杰讶异。

    青木点头,道:“最近突然出现一批查不到出身来历的人口,各方压力都很大。”

    事实上,当他们坐车进入安城,王煊透过车窗,在大街上也看到了几个冒着淡淡仙雾与丝丝妖气的人。

    大幕后的列仙后人融入红尘中,在旧土这么普遍了?

    在不久后的接风洗尘中,青木体验到了那种“机会”,地仙泉、山螺等让他震撼不已。

    这些传说中的“奇物”居然就这么成为饮品,成为食材,整个过程中他都晕乎乎。

    “剑仙子埋骨地没什么问题吧?”王煊问道,那地方不能出事儿。

    “那里很荒凉,没什么人去。”青木告知,现在闹的比较凶的,都是有神话背景与传说的地方。

    “没出意外最好。”王煊快速吃完这顿中饭,准备赶往平城,去相关部门的所在地见父母。

    “别急,我们也要去。”关琳笑着说道,她就在那里工作,老陈也算是彻底加入那个部门了。

    他一身所学,很多经文都是从那里挑选的。

    平城很大,地处北方,名胜古迹不算少。王煊到来,走在这座城市中,居然在大街上又看到一些神秘生物。

    王煊道:“看来这是大势啊,人仙妖混居成为常态。希望他们能安分守己,别折腾,这样不是很好吗?”

    陈永杰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前阵子已经有怪物在折腾了,‘老张’来了一次,震慑了不少牛鬼蛇神,所以他们最近安分了不少。”

    相关部门所在地,不是在高楼大厦群中,建筑风格古朴,有四合院,有两三层的小楼,占地较广,很宁静。

    很快,王煊终于再次见到他的父母,两人正在古籍室看书呢,这日子……相当清闲与宁静。

    “诶,你怎么突然回来了,这才没几个月啊。”

    “还不到半年,你就想家了,这是要给我们一个意外与惊喜吗?”

    王煊无言,真有点怀疑,自己是亲生的吗?这是觉得他回来早了。

    他的父母放下手里的书,还是很高兴的,拉着他向外走去,道:“走,回家,去给你做好吃的。”

    “见到你们没事儿就好。”王煊放心了。

    “这里是旧土最安全的地方,能有什么事,我们倒是听说你在外面四处探险,千万不要乱折腾。”王煊的母亲有些担心。

    “我没事儿,平日就是看看书,然后锻炼下身体,工作太清闲了。”王煊笑着说道。

    关琳和陈永杰的居所离这里不远,就在后面一个小楼中,老陈实力太高,听的真切。

    他很想说出真相,经常看书,都是佛经、道法、妖术等。天天锻炼身体,每次都要和妖魔一起锻炼,不见血不结束,什么爆头、斩首等,都是稀松平常的事。

    他摇了摇头,就不去掺乱,揭示真相了。

    王煊取出地仙泉以及结晶,还有山螺、黄金蘑等,亲自下厨,有些超凡食材得需要他处理才行。

    “蜂王浆混入泉水里,太难喝了!”这是他父母的一致差评。

    王煊无言,多少人想喝都喝不到,财阀中的主事者都眼红呢,这东西能换小型战船。

    “这可是延年益寿的好东西,要不了多久,你们就会发现青春回归。到时候你们要是想给我生个弟弟或者妹妹,我没意见,双手支持。反正我要经常在外面跑,家里再多口人的话我举双手赞成!”

    “臭小子,怎么说话呢,还敢开我们玩笑了,找打吧?”

    “真想家里多一两口人,赶紧将媳妇领回家,让我们抱上孙子或孙女!”

    “行,等着,过段时间我就领回来!”王煊拍着胸脯答应,他觉得,自己的实力还不足以踏足密地去接人,那头老狐很可怕,他要再突破才行。

    两天后,王煊留下足够的灵药、地仙泉,然后就跑了,受不了他父母的狂轰滥炸。那两人对他心大,一点都不担心,但却一门心思在惦记未来的儿媳妇和孙儿孙女。

    “老青,咱们去看看剑仙子!”王煊跑回安城,找到青木,让他驾驶小型飞艇去那片无名山岭。

    “好!”青木载着他,一路赶向安城八百里外的一片荒芜的山地,这里没什么名胜古迹,很荒僻,常年无人踏足。

    很久后,王煊才找到那个地方,现在不是上次的秋冬季节了,如今满山葱绿,各种荆棘藤蔓丛生,将那座矮山都埋上了。

    “有情况!”王煊神色郑重,那坐山头上,有淡淡白雾飘出,他谨慎的接近。

    草丛与泥土下有瓦砾,有断壁残垣被埋着,很多年前曾有个小道观,剑仙子还在红尘中时,曾在这里修行,也是在这座山上羽化登仙的。

    “长肉了,不对,这是重塑了真身?”

    并没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相反,剑仙子的生长速度太快了,王煊以精神天眼看到地下的情况后,一阵愕然。

    “春天,我把种子埋在地里,秋天真的能长出一个仙女啊!”

    当初,他在这里埋下一块仙骨,现在泥土深处出现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粉雕玉琢,闭着眼睛,弥漫着仙雾,看其无暇的美丽面孔就是缩小版的剑仙子!

    今天就一章了,主角等刚回到旧土,我再细想下后面的内容。

    感谢:红毛兔、温馨猫窝,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