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一十八章?剖开大幕
    “传说中,她的父亲是三千年前的绝顶方士,掌控雷霆布雨,道行高深莫测!”

    迷你版剑仙子讲述红衣女妖仙的根脚,剖析她的强项与弱点等。

    虽被称呼为妖仙,但她有人族血统,她故意隐藏了真实来历,她走过的路上细雨蒙蒙,宛若江南水乡的女子,只是表象,她一旦催动天赋能力——万妖渡劫雷霆,能轰杀成群的列仙。

    “她的母亲是十二尾白狐,超越九之极数,还多出三尾,据说比她父亲还要强。她继承两人的各项优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王煊动容,红衣女妖仙来果然有来头,皱眉道:“这意味着,她背后可能还有两大强者?”

    剑仙子摇头,道:“那两人进入大幕后,就没有了音讯,彻底消失了,据推测可能出了意外。”

    “看来大幕中竞争异常激烈啊,能够活到现在且名气极大的人都不简单。”王煊警醒。

    尤其是红女妖仙,亲手格杀过绝世强者,这是杀出来的战绩,王煊得到养生炉时,曾看到过昔日列仙大战的部分烙印虚景。

    “她对外称是妖仙,但其实她生下来就是人身,有半妖血统而已,疑似学过先秦方士的一部金色竹简,要是将她当成纯妖来对付,那肯定要吃大亏,当然她的妖族手段也很厉害。”

    接下来剑仙子告知他各种详情,王煊了解了到很多。

    他总觉得红衣女妖仙不会放弃自己,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出现,现在做足功课,提防起来很有必要。

    “仙子,你和她有什么过节?”王煊问道。

    “她很霸道,很久以前,击败了我们剑仙门的祖师,抢走了剑典,可惜,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出生。”

    剑仙子说道,一副很不甘心的样子,觉得要是和红衣女妖仙同处一个时代,修为不会弱于她。

    她发誓要击败女妖仙,拿回剑典。

    “那部经文很重要吗?”王煊问道。

    “我们这个门派的最高典籍,当然重要了,有很多东西我都没学到,只能自创。”她没精打采地回应道。

    “自创,说不定让你更强了。”王煊安慰。

    “如果有原本剑典,在此基础上自创,我会更强。”缩小版的剑仙子咕哝,看起来年龄实在很小,面孔稚嫩,气质略娇。

    “简单,我送你几部剑经吧,想学什么?御剑术,还是古典仙剑,元神养剑术,亦或是是无量仙剑。”

    剑仙子露出疑惑之色,道:“你看过这些剑经?”

    王煊点头道:“即便是先秦金色竹简中的剑经篇——斩道剑,我也有。”

    这一刻,剑仙子出神,有些剑经早就失传了,她不禁神游太虚,又一副呆萌的样子了。

    ……

    新星,大幕笼罩天宇,大片的列仙、妖魔等一起出现,像是天兵天将临世,引发巨大轰动。

    各方都有些不安,不过没有流血事件发生。

    天空中,手持羽化幡的男子,满头白发,眼角略有几条皱纹,双目深邃,身穿阴阳神火蚕吐丝编织的仙衣,立于高空中,俯视天下。

    他名恒均,在大幕将熄前,是第一个得到至宝的绝世强者,虽然还没有完全炼化,但也大体掌握羽化幡了。

    不然的话,也不会有这么多人追随他,包括两位同级数的高手,真的无法与他对抗。

    但恒均始终都没敢轻易划开大幕走出来,他心存怀疑,为什么几件至宝在这个枯竭时代突然出现?

    破开大幕后,他真的能挡住旧约吗?

    同时,他也不想离开呢,仙界中的有些造化,他要取到手中,还要杀掉一些死对头。

    大幕压落,贴近地面。

    刷的一声,恒均动手尝试,要做试验,用羽化幡在大幕上划出一道口子,的确可以剖开旧约锁住的结界!

    在他的身后,列仙惊呼,无比眼热,但是没有人妄动,他们也是有些迟疑的。

    “你们进入现世中,和这颗星球上的各方阵营好好聊一聊。”恒均开口,点指一些人。

    瞬间,有十几位成仙者走出,从大幕被剖开的地方穿行而去。所有人都在盯着他们,想看结果。

    他们没有爆碎,元神并未被撕裂,似乎安然通过了,但是很快他们的脸色变了。

    身体灵性消失,元神暗淡,他们所掌握的规则等在这个世界根本不适宜了,就像是水中的强横生物来到陆地上,扑棱着身体,却越来越虚弱。

    “这片天地不适合列仙了。”跨界过来的一人苦涩地说道。

    他是一位真仙,原本很强大,但是现在,超凡本源从他体内逸散出去,想拦都拦不住,元神中他构建的那些秩序符号迅速模糊,不断消失。

    这很恐怖,原本出去时他们都很完好,没有什么不妥,但顷刻间而已,一身道行竟消散了很多。

    恒均双目幽邃,握紧羽化幡,他就担心这种事情发生,跨界后无法避免的坠落,沦为凡人。

    “旧约虽然没有针对我们,但这片天地中确实没有超凡规则了。”一位妖仙苦涩地说道。

    直到很久后,他们才稳定下来,都在逍遥游初期,算是突破了“天花板”,这殊为不易。

    这么长时间以来,即便是绝世强者庇护,送列仙过来,也都要出问题,会被撕裂肉身与元神,实力从五段到八段不等。

    而以妖池庇护,以灵山阻挡,也不过是让个别人可保住九段的成果,依旧破不了天花板。

    而且,那样的代价很大,动辄就要消耗妖池的祖血,灵山的伟力等,那是妖祖、释迦等为自己跨界时准备的。

    “很逆天了,不用耗费绝世强者的真血与道行,就可以送所有人以破板的实力跨界,不愧为至宝。”

    有人叹道,对于这样的结果已经很满意了,列仙沉默后也觉得这种局面完全可以接受。

    “两位道友要过去吗?你们大概率能保住地仙道果。”恒均开口,看向左右两侧的两大强者,都是仙界的绝顶人物。

    两人沉默,最终摇头,暂时不想跨界,再等一等!

    他们看向羽化幡,持有这件至宝,多半可以让恒均保住地仙以上的部分道果,境界肯定高过他们两人。

    他们沿着大幕间的特殊通道远去,次日来到旧土对应的大幕!

    原本有些道路都断了,但是借羽化幡之助,恒均带着追随者打通道路,带着光雨,一天的时间就到了另一片仙界。

    当日,大幕临空,犹如天兵天将要降临,让旧土各方都心惊,普通人更是震撼莫名。

    “那些古人要回来了?”

    “都是神仙啊,密密麻麻,漫天都是!”

    恒均挥动羽化幡再次剖开大幕,送过来两批人,其中第一批是六人,向着平城而去,要找相关方高层谈判,详细聊一聊。

    第二批共十八位高手,跨界后立刻就分散了,有的前往昆仑,有的前往地心,有的赶往秦岭,有的则直接出海……

    第二批人都属于恒均的弟子门徒,是他的嫡系,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王煊,大幕后的生灵过来了,两批人啊,全都是逍遥游初期的强者,这是变天了,打破平衡了。”陈永杰第一时间告知。

    第一批负责谈判的几人,很强势,去了平城后,又去其他地方转了一圈,在各地见了一些重要人物,始终都没有笑脸。

    “谈了什么,你最好躲避出去,别拿你开刀。”王煊深感问题严重,逍遥游境界的生物居然出现了,他压力很大!

    大幕笼罩高天时,他也看到了,这绝对是羽化幡的功劳,最大限度的保住列仙的实力跨界。

    “他们胃口很大,要历代典籍,要翻看各地县志等,似乎在找什么东西。”陈永杰压力巨大,面对逍遥游的境界的人,他真打不过。

    王煊已经和青木回到安城,种种消息传来,形势不容乐观,旧土明明被挖空了,那些人想找什么?

    那位绝世强者掌握羽化幡,依旧在惦记某些东西,让王煊意识到,旧土还有秘密,极其不简单。

    “他们都去哪里寻找了,既然都有肉身,天眼能监测到吧?”王煊问道。

    “什么时候了,你还想虎口夺食不成?别多想了!”陈永杰提醒他千万别乱来,但还是告知了那些人的行踪。

    王煊记下那些地方,昆仑,秦岭,青城山……当听到这里时,他心头一动,想到一件东西,不管有没有用,先拿回来再说。

    “老青,当初我在青城山挖到的那件奇物呢,有没有破译出来?”

    那是王煊第一次参与探险,共得到两件奇物,其中之一是五页金书,疑似老张传承下来的道教祖庭的体术。

    还有一张银色兽皮卷,更神秘,被藏在五页金书下方那座更为隐秘的地宫中。

    当时,有个绝顶级的方士盘坐,黑发光亮,面色红润,目若星辰,栩栩如生,手持银色经卷阅读。

    直到有人接近,他无声的羽化成尘埃,同时让所有触及那里的人变成血雾,原地只留下一张带着淡淡银辉的兽皮书。

    当时他们就有推测,能让一个羽化的方士那样痴迷,看的如此投入的兽皮书,一定有了不得的来历。

    方士的心神沉浸当中,连大限到了,该羽化登仙了,似乎都遗忘了,眼中只有那银色的经书,不知道他的元神最后是否进入大幕中。

    “那东西,现在关乎很大?”青木吃了一惊。

    “不知道,先收起来比较好,你找人破译有结果了吗,会不会走漏风声?”王煊问道。

    “没什么结果,那种蝌蚪文,鬼画符,没有一个人认识。”青木无奈摇头,然后又道:“放心,我没给他们整张兽皮看,每个字都单独拆出来,描摹在其他纸张上,送过去研究的。”

    “那就好!”王煊点头。

    青木很有效率,时间不长,他亲自将银色兽皮书带回来了,递给王煊去研究。

    “什么年代的产物,我一个字都不认识!”王煊叹气,他也算是见识过不少特殊的文字了,可是现在看了又看,依旧是毫无头绪。

    关键是,这银色兽皮也没什么烙印留下。

    成为超凡者后,无论是先秦金色竹简,还是五色玉书,都有精神印记可以共鸣,知晓其意。

    兽皮书历经数千年不朽,始终带着淡淡银辉,但就是寂静无声,没有一点线索。

    王煊翻过来调过去的看,甚至想用手撕开,检查内里,结果扯不动,结实的邪乎。

    他以精神天眼观察,内部确实没什么东西。

    嗖!

    在他各种尝试下,他竟将银色兽皮书收进了命土中,这让他心头狂跳不止。

    能让他带进来的东西真不多,各个都是顶尖异宝,比如他的斩神旗,以及老钟家的往生池。

    斩神旗一直插在命土中,王煊心头一动,招手接引了过来,和这银色兽皮书放在一起,对比材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