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一十九章?平静俯视
    斩神旗巴掌大,旗面为金色,有细密的纹理。

    银色兽皮卷一尺见方,有淡淡的银辉泛起,也有细密的纹理,更有数百个奇异的字符,很有质感。

    那些字不是以笔墨书写,而是以刀刻上去的,很有意境,充满美感。

    旗面和兽皮书都有蒙蒙光辉,两者放在一起交相辉映,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

    王煊用手抚过,无论是旗面还是银色经卷的触感都很舒服,那些天然的神秘纹络走向吸引人心神。

    王煊手持斩神旗,戳了戳兽皮卷,它毫无反应。

    接着,他大胆尝试,轻轻挥动斩神旗,蔓延出金色纹理,进入兽皮卷中,结果……它还是没什么动静。

    他皱眉,原先心中还有某些想法呢,现在似乎被证伪,让他颇为遗憾。

    “相传,世间还有一杆斩身旗,看来这并不是它的旗面啊,是我想多了。”他抚摸一尺见方的银色兽皮卷。

    虽然还不清楚它的来历,但这东西肯定非同小可,能进入他的命土中,预示了它极其不简单。

    青木见他复苏,精神回归,问道:“怎么样?”他也想知道,研究了半年的奇物到底有什么用。

    “毫无头绪。”王煊摇头,准备求援,现在老陈被放弃了,不算是百科全书了,他有了更好的目标。

    不久后,他和青木又一次出现在安城八百里外的荒山中,去求教剑仙子,放着一个古代剑仙不用,那太浪费了。

    之所以马不停蹄,急匆匆,主要是王煊觉得,银书非同寻常,想尽早弄清楚来头,避免错过什么。

    让他和青木无语的是,缩小般的剑仙子,居然有起床气。

    连着两日被人折腾醒,她没精打采,小哈欠一个接着一个,道:“我正在长身体的时候,你们不要影响我发育。”

    “这次我有好东西带过来,赶紧醒一醒,看看它是什么。”王煊将银书送到了地下。

    迷你版的剑仙子伸出一只白生生的小手接了进去,快速沉入地下深处。

    “这种字跨越了几个时代,比甲骨文还古老,我也不认识,似乎听人简单提及过,我估计列仙中也没几个人认识。”

    她一手托着莹白的小下巴,一手持银色兽皮书,娥眉微蹙,在回想着什么。

    “只有那些老家伙,四处踅摸天下经文的强盗,有可能研究过这种字。”她无奈地说道。

    “比如呢?”王煊问。

    “那个红衣妖怪啊。”剑仙子张口说道。

    王煊和青木面面相觑,女妖仙每次出现时都烟雨蒙蒙,红衣倾城,无比惊艳,还是头一次有人这么评价她。

    “算了,我去找她的话,那不是羊入虎口嘛。”王煊打消念头。

    “要不然就找先秦古人,比如那些方士,都很博学,尤其是对接特殊年代,有人应该认识这种字。”说完这些,她就没动静了,眼皮下沉。

    她虽然冰肌玉骨,笼罩仙雾,但看其精神面貌确实还是十岁那么大,需要补觉,略显娇柔,不像是剑仙。

    王煊一招手,收回银书,近期还是让这“小东西”多睡会吧,他和青木无声地离开这里。

    “女方士吗?”在路上,王煊思忖,先秦方士中的绝世人物,饱览各种经篇,或许认识这种文字。

    他进过女方士那片奇异的内景地,见到各种虚景,比如她的书房,那真是收藏丰富,更是包含了金色竹简。

    仔细想来,当时他的心有些大,还想在那里翻动桌案上的竹简呢,结果,一切都随风消散,他无法触及。

    “难测其意。”王煊对女方士了解不多,但她确实强大的离谱,是目前已知中唯一保留下完整肉身的存在。

    “还有‘老张’,也是看不透啊。”

    他想到的几个人选,底蕴十足,但都有同样的问题,他暂时不想接近,怕被连皮带骨的吞掉。

    “在新星的那个酒吧中,‘老张’说要送我道教祖庭的天药种子,可惜了。”他颇为遗憾。

    但他也不是那么后悔,承接“老张”的因果,不是那么好还的,再者说都不确定此人真正的来历。

    回到安城后,王煊就开始养精蓄锐,调整自身的状态,形势极其严峻,他准备再探那片飘渺之地。

    “青木,赶紧过来和我一起修行,我要带你接近超凡!”陈永杰来电,要青木过去,同时似乎带着火气。

    青木很激动,他要进内景地了吗?惦记很久了。

    但同时他也眼皮直跳,越活越妖的师傅这是怎么了?似乎憋了一肚子火。

    “老陈,你什么情况?”王煊也听到了,觉察到异常,立刻询问。

    “那群人真是高高在上,虽然没有肤浅地说什么狠话,也没有什么恶毒的言辞,但那种态度,一样让人受不了。”

    陈永杰低语,胸腔中有一股火焰在跳动。不久前那群人又来了,找他谈话,很平静,也很淡漠,让他召集旧土的修行者,调集飞船,去挖地心,去炸昆仑山。

    虽然没有什么羞辱人的话语,但是那种淡漠的俯视,那样不容置疑的吩咐,依旧让陈永杰心头冒火。

    对方直接征调他,怎么看都是想将他当成苦力,真没将现世中的超凡者当一回事儿。

    王煊心头一沉,这批从大幕中穿行出来的生物,明显要比以前那些人强大很多,危险等级随之拔高了一大截。

    他在担心,对方这样冷漠的要求,也许只是开始,如果老陈拂逆他们,可能会有性命之忧。

    “你别硬来,先避一避。”王煊沉声说道。

    然后,他又声音微冷,道:“做好各种准备,这群人实在过分的话,那就血拼了他们。”

    不久前,在新星上时,他和陈永杰刚大杀过一批妖仙,没有道理回到旧土后就被人揉搓,而没有脾气。

    这群回来的人都有肉身,真敢肆无忌惮,逼人太甚的话,那就拿战舰先炸一遍,毁了他们的肉身再说!

    “该说的我都说了,时代不同了,现代的凡人有勇气与仙抗争。而他们必然也听说了新星战舰洗地的事,所以有些顾忌,没有撕破脸皮。最终那些人冷着脸离去,让我考虑,说合作共赢。”

    陈永杰说道,身为当初的旧土第一人,以命搏超凡,在这个时代开了内景地,走到这一步,即使是面对列仙,他都没太在乎,甚至在心中俯视他们呢。

    正是因为他有心气,看向的是历代教祖,在和传说中的人对比,所以被这些人轻慢与命令后,心中窝火。

    王煊哑然,这家伙受气了,只是原因之一。最主要的是,陈永杰内心太强大,觉得自身好比兽王,却被一群提前飞升的“病猫”、“鬣狗”给怠慢了,小觑了,所以他心里发堵。

    “逍遥游了不起啊,等我到了那个境界……”陈永杰冷笑,真有那么一天的话,他要找这些人好好谈一谈。

    “逍遥游确实了不起!”有人在房间中开口,淡漠地看着他。

    现实打脸就是这么快,不管陈永杰心气多高,多么的自信未来的无敌路,但现在他确实被人压制了。

    那几人去而复返,正好听到他的话,无声的出现,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也有人站在他面前,平静地俯视着他。

    “各位,如果你们想雇人挖山,可以去招人,给他们报酬,完全没问题。如果你们觉得能揉搓我,一句话就吩咐我召集修行者,调动战船,甚至让我自身当苦力,为你们服务,我做不到。”陈永杰沉声说道。

    “要不咱们再深入聊下,仔细谈一谈?”有人笑着开口,依旧如过去,没有激烈的言语,但是那种平静俯视的眼神,以及无形散发的精神威压,却有些逼人。

    他似乎想精神入侵,压制陈永杰的思感,让他改变心意,但遭遇激烈抵抗,对方的意志无比强大。

    他的同伴拉走了他,没有让他继续,因为这一刻,他们有种肉身将崩开的感觉!

    “有战舰锁定了这里!”他们以精神交流,脸色沉了下来。

    “欺人太甚!”陈永杰猛力一拍桌子,震碎整张桌面,冷声道:“你们活着回来,就是想以身试战舰吗?想被轰成碎片不妨试试看!”

    安城,青木焦躁,那群人居然又来了,将他师傅逼到这一步!

    陈永杰的电话没有挂断,青木和王煊都听的真切。

    “各位,新星的妖魔都快死绝了!”王煊的声音通过电话传了过去。

    陈永杰的房间中,顿时一阵安静,新星的事他们已经有耳闻,妖魔狼狈不堪,死伤惨重。

    关琳走了进来,穿着居家的服饰,看起来很平和,但是言语却很冷,道:“来自大幕后的仙人,我希望从现在到将来,我们都能和睦相处,未来,列仙何去何从我不知道,但人间终究归于平凡。”

    在她说完后,屋中的几位逍遥游境界的高手肉身愈发难受,感觉被更多的战舰锁定了。

    他们眼神幽冷,一个凡间的女人能调度战舰,下这样的命令,让他们心情复杂而异样。

    不过,现在他们确实不想翻脸,打打杀杀并不高端,无形中能让人屈服最好,尤其是为了将来着想,现在不宜大动干戈。

    一人神色平和地开口:“我们确实想合作,实现共赢,这次过来不是为了逼迫,而是有了新的发现,想邀请你们这边的人参与,或许有不错的收获。”

    “我们的人掘向地心的过程中,挖出一个玉石房屋,里面有人,想看一看你们这边是否感兴趣,一起研究下。”

    他们知道现世的生命研究所很厉害,能进行各种精准的检测与实验等,希望借力去辅助与解析。

    关琳点头道:“可以,我去问一问那些研究所,如果哪家感兴趣的话,到时候他们会联系你们。”

    那几人笑了下笑,留下电话后飘然离去。

    “老陈,别往心里去,好好修行,只要我们自身快速提升,超过神话崩塌的速度,足够强大时,这些自负的对手都会哭!”

    王煊的声音从电话那一端传来,进行安慰。

    陈永杰开口:“这倒是没什么,有压力才有动力,只会让我努力去变的更强。他们今天以精神领域压制我,不久的未来,说不定自身道行随神话而崩溃,一个个都沦为凡人。我们的路还很长。”

    说到这里,他像是想起了什么,道:“说起来,近期超凡余波不断震动,导致跨界过来的生灵的境界一而再的跌落,正好每次都赶上你境界突破。”

    陈永杰话语微顿,觉得很巧,笑道:“赶紧的,你这反向指标,再去突破下,将他们都从‘天花板上’震落下来。这群人要是跌落下逍遥游境界,我看他们怎么敢出现在我面前,坐看他们去哭!”

    说到最后,陈永杰忍不住满脸是笑,这几次确实太巧合了,现实自然没有那么离谱与妖邪。

    “行,我去将他们都震落下来!”王煊闻言也不禁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