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二十二章?波及所有
            王煊疼的想满地翻滚,蔓延出去的丝丝缕缕的精神,像是在被千刀万剐,无论他思维怎么发散都不管用了。

    纵然想到红衣女妖仙在大跳热舞,他都觉得不想看了,他只想痛苦的叫几声,大吼几嗓子。

    “我想拳打假老张!”他被红光烧的发懵,裹着斩神旗,在这里折腾,施展各种体术,让自己释放压力。

    此时,他试了各种转移注意力的办法,都不怎么管用。

    他联想到剑仙子,肉嘟嘟,刚十岁的样子,捏了她婴儿肥的小脸数次后,似乎……也不那么香了。

    他被烧的欲仙欲死,四处冒红光时,他又想到了几件至宝,憧憬未来。

    他立身逍遥舟上,手持羽化幡,游历最高等的精神世界,船头放置的养生炉喷薄瑞霞,自动采摘天药……

    然而,还是没用,他裹着旗面,在红霞外的昏暗之地进行“死亡翻滚”,真要崩溃了,叫着:“痛死我了!”

    他觉得,脑瓜仁都要炸开了,即便现在没什么血肉,但也有种脑浆要从七窍流淌出来的错觉,太特么疼了。

    “虚无之地,有没有活人,有没有怪物?出来一战!”为了分自己的心,他也是想尽了办法。

    这一刻,他想挑战全宇宙,打遍整个世界,心神撕裂的剧痛让他勇气暴涨,想和女方士单挑。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天下都是王的土,我的土!来一个啊,谁敢与我一战?”

    王煊自己都觉得,他精神分裂了,被烧的意识恍惚,整个人都要轰的一声爆碎似的,再这么下去真要死了。

    带过来的银色物质,耗的七七八八了,此时,他到了极限,那种绚丽的红霞逐渐要侵入他的精神主体中了。

    不能玩火了,坚持到极限就不算失败,不仅检验了他的意志,也确实锤炼了他的元神,他化成一道流光远去。

    噗通!

    他像是一颗流星砸进生命之池,身上的赤光渐渐熄灭,被驱除出去。

    此刻,现实世界中,连荒芜的群山中,缩小版的剑仙子都受到影响,而且这里振幅较大,山地似乎颠簸了下。

    她被摇醒,迷迷糊糊,不满地咕哝:“可恶,还让不让人睡了!”

    “我刚才差点死掉?”当彻底清醒后,王煊一阵后怕,赤霞蔓延进他的元神主体,差点将他烧穿。

    仔细看,他的精神力有各种“焦痕”,一些地方被侵蚀的不成样子,怎么看都像是烧糊了。

    唯一庆幸的是,他在对抗红霞前,吸收了大量的银色物质,精神中蕴含着无限的生机,抵住了毁灭之力。

    不然的话,以他那种引火烧身的方式,说不定真的会被红光绞杀的差不多,过程极其凶险!

    不过,精神体“焦黑”的他,忽然觉得,不借助生命之池,自身烧糊的地方也在冒出一缕缕生机。

    他站起身来,立足在粗糙的池子上方,发现果然如此,痛苦的磨砺,激发了他精神意识中的某种活性力量。

    “怎么回事?”他一阵出神,被红霞绞杀过后,孕育出新生?

    他一阵出神,这种情况,这样的遭遇,似乎有些熟悉,好像听说过。

    是了,他一下子想起来了,脸色不自然,道:“我这是……和雷击木相仿了?”

    他一阵无言,他和人体雷击木接近,像暴雨中遭雷劈的大树,历劫而不死,坚强地活了下来。

    “我这是变成稀珍材料了,也算是价值连城了?”他低头看着黑乎乎的自己。

    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世,不管是超凡者,还是普通人中的有权有钱者,都有收集雷击木的癖好,价格昂贵的离谱。

    “我这算是自炼成材了!”

    王煊呲牙,忍着疼,站在池子上方观察自身,新生的气息弥漫,驱散红霞后,他的确在自愈中。

    经历非人的折磨,毋庸置疑,这是一种极其严酷的锤炼,他不久前所面对的,比所谓的苦修士更甚。

    当那种生机渐渐趋缓,散发差不多后,王煊发现依旧有“焦黑”的地方,但他发现,受创后,渐渐恢复,精神似乎更坚韧了。

    “承受无限痛苦,在濒临死境的情况下磨砺自身,这样的极端修行,确实有效,很锻炼人。”

    但这种方式无疑很……费人,动不动就会将自身给炼没了,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即便心中无畏,不惧死亡,那也不适合入场,真敢这么熬炼精神,换个人绝对早就费没了。

    他再次回归池中,以这里无以伦比的生机蕴养自身,弥补元气,消除各种隐患,直至精神脱皮。

    王煊确定,这么进行下去,他绝对可以晋阶,提升到下一个境界,而且不是刚刚破关那么简单。

    “多来几次,不断体悟‘雷击木’的经历,我大概率能到下一个境界的后期!”

    他在这里养伤,洗尽“焦痕”,精神再次旺盛且更加强大起来。而在外界,他的血肉也烧糊了一些,现在部分脱皮,银光流动,生气极其浓郁。

    他的设想成真了,以激进的方式换掉超物质,肉身虽然起初受损,但最后接引来了丝丝银光。

    王煊现在还不清楚,刚才外界的肉身多么危险,他的精神受劫时,肉身也引来一丝微弱的红雾。

    当然,只是极其虚淡的点点雾丝,划过他的体表后,差点剥下一层皮!

    劫后,荒芜的泥土中,他的肉身变得强韧了,体质提升,银光抚平那些可怖的伤。

    王煊如果提前知道刚才的过程,不见得敢这么做,这种极端的修行方式,有点像是在黑洞洞的地狱入口蹦极。

    就这样,王煊在对外界无知无觉中,又开始折腾了。

    他养好伤后,迅速跑进黑暗深处,等待红霞出现,确实游走于生与死的分割线上。

    两次后,他带上银色兽皮书,这东西很神奇,上面有数百个字符,每一个都能吸收很多银色物质。

    就在王煊对自己无比严酷,进行极端修行时,外界也是各种折腾,无法宁静下来。

    大幕中,逍遥舟在飞,人世剑又出现了,让几片仙界大乱,每片大幕中对应的绝世高手都在行动,在追逐至宝。

    现实世界,外太空中,陈永杰的精神离开飞船,迎着太阳在……略微的焚烧,浑身冒佛光,冒金丹气,普照天宇。

    “真是怪了,一震再震,连我都受到剧烈影响了,以前没事儿啊!”

    他又一次被浓烈的太阳火气笼罩后,极速逃亡,没入飞船中,以肉身血气灭火,摆脱危机。

    “师傅怎么样,找到出路了吗?”飞船中,青木问道。

    “没有,反而被震的不轻,该不会真和那小子有关吧?”陈永杰怀疑,再震几下,自己可能要掉境界。

    “赶紧走,去找人!”他决定返航,有些受不了,这还怎么让人修行?隔段时间就来一下。

    旧土,某座城市中,黄大仙正在开车,然后,他就乱颤上了,车都跟着震动了起来。

    “我去,来了,这次是真的,我……马上就要掉境界了!”他脸色发白,车上的孔云也很紧张。

    同行者中,他们后面的一辆车也震动起来,并快速停下,周诗茜步履踉跄的下车。

    “那不是新星最近很红的仙子歌手吗,据悉是超凡者,她什么情况?赶紧拍照,留着发新闻用。”

    虚无之地,王煊又一次伤痕累累,以丝丝红霞洗炼部分精神,不知道第几次成为“雷击木”了,他觉得这次进步很大。

    “我的实力在快速上涨,嗯,养好伤,接着继续!”他轻语道:“极端苦难,地狱级修行,自然要有相应的收获。”

    不久后,他又上路了!

    外界,飞船迅速降落,接近地面,船中关琳有些紧张,她也同行呢,问道:“老陈,你没事吧?”

    此时,陈永杰身披袈裟,泛出莹莹红光,左手持雪白法螺,右手持锁魂钟,宝相庄严,似在悟道。

    “没事,我感觉到了,这是天花板在下压,我还没破板呢,以我这么深厚的根基,不是很严重。”

    这一刻,恒均派过来的那两批人全都毛了,这两个小时内,简直是步步惊心,让他们心都快凉了。

    “是大幕后争夺至宝所致吗?”有人苦涩地问道。

    “大概是。”旁边一人点头。

    这时,又一次震动,有人惨然,道:“我摇摇欲坠。”

    他可以清晰的感应到自身的状况,道行松动,再来两下他就完了,绝对要跌落下逍遥游境界。

    其中一人神色凝重地开口:“和相关部门去谈,也去找那个陈永杰还有关琳,和他们尽快达成一些协议。不然的话,我们都跌落下逍遥游境界,对人间威慑力不足,面对战舰时,会很被动。”

    “上一次,我们没有在意他,而且能感觉到,他很不服气,这是一个对我们有敌意的人,要不要先解决掉他?”

    “现阶段求稳,先找人去谈!”

    他们有些担忧,心中焦躁,没有什么比境界跌落更恐怖的事件了,这是对他们修为的血腥杀戮。

    新星,一些妖魔脸色惨变,最近这是怎么了?上天待他们何其不公,妖族刚经历过一场血色剧变,现在连老天也开始震他们了。

    旧土,无论是列仙,要是妖物,跨界过来的生灵数量都比新星更多,现在气氛无比凝重。

    宇宙深处,密地,老狐无语,仰首望天,叹道:“有完没完?我苦修多年,等到这一世,准备镇压列仙呢,差不多就行了吧?!”

    然后,它不得不施展强大的功法,以天狐真血洗礼自身。

    羽化星上,目前的最强道统中,许多人看着一位面色红润、白发如雪的强大男子,只见他吐出一口白雾,叹道:“该腐朽的终究是挡不住啊。”

    ……

    新月上,“老张”将摇晃的茶杯放下,不得不起身,他开始演练一种极致强大的体术,让自己“稳”下来。

    “怎么震个没完?”片刻后,他收起架势,结果又轻摇了一下,他直接取出锈迹斑斑的铜镜,给自己……来了一下,将神秘镜光照在自己身上。

    秘境中,红衣女妖仙手持油纸伞,在细雨中,开始……翩然起舞,这是一种莫测的体术,姿态优美,但威力极其强大!

    蒙蒙雨雾中,随着她优雅的动作,划出闪电,她如雨中的红色精灵,青丝飞扬,空明出尘。

    旧土,荒芜的山岭中,泥土下,迷你版的剑仙子被山地震的,飞离自己的小窝,迷迷糊糊地醒了。

    “怎么又来了?前段时间就偷袭我,让我身体生长速度变慢,甚至逆生长,可恶!”她带着起床气说道。

    突然,她美眸眨动,感觉到了什么,然后在地下用剑光开路,快速向荒山下的某个地方赶去。

    不久后,她挖出来了……王煊!

    此时,他身上的一丝红雾刚消失,渐渐腾起银光,让她深感诧异,然后她就深吸了一口。

    “真舒服!”缩小版的剑仙子,对那种银雾没有抵抗力,连着深吸了几口,婴儿肥的小脸上洋溢起满足的笑容。

    感谢:上仙齐天,谢谢白银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