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二十三章?照进现实
    迷你版剑仙子接近了一些,离王煊不远了,她闭着双目,再次深吸气后,一副陶醉的样子。

    这种体验相当的美妙,银雾不醉人,她却有些微醺的感觉,小脑袋晃动着,身体轻盈,像是要飘离地面了。

    “真是神奇,他这个境界怎么会流动出这样的神秘物质?”她眨巴着大眼,有些不解。

    现在,她彻底清醒了,早没起床气了,缩小版的她美滋滋,道:“我就吸一点点,我吸,我吸,我再吸……”

    她发现这很上瘾,银雾蕴含着勃勃生机,同时也有极其惊人的超凡属性,实在让人抵抗不了。

    不知不觉,她就凑到了近前,都快触及王煊的身体了,银雾升腾,她不用怎么吸气,都被覆盖了部分身体。

    “好恶心啊。”她快速退后,在前面的地上,挨着王煊那里,有些焦黑的斑块。

    它们被银雾笼罩,不注意还真会被忽略。

    “怎么像是被雷劈,脱下了一层皮?”她皱着鼻子,连着挥手,将那些黑乎乎的物质连带着那部分泥土都隔空抛到地表上去了。

    虚无之地,王煊盘坐生命之池中,身体生机越发的旺盛,他惊异的发现,岸边的土山上也有变化。

    九劫天莲的那片新叶和那颗嫩芽,绿莹莹的边缘带上了淡淡的红色,这让他吃了一惊,天药这么厉害吗?

    他每次回来,体内都会散掉丝丝红雾,竟被那天药吸收了?

    虽说经过他炼化,等同过滤了一遍,将最为暴烈的毁灭物质净化了,但一株药草能吸收掉,还是很惊人的。

    “这株天药要变异!”他盯着看了又看,照这个趋势下去,叶子有可能会流动出晚霞般的色彩。

    他觉得自己的命土和这里的距离又拉近了,他在吸收银色物质,他的命土中也有丝丝银雾冒出,不断被两株天药吸收掉。

    “嗯?”更让他觉得离奇的是,隐约间,他似乎感应到了自己的身体,没有看见,但模糊中略微有感应。

    他并不意外,因为按照陈永杰上次所说,银色物质同步在他的肉身中流动。

    他的精神高度集中,天眼扫视,像是有时光片段一闪而没,他露出异色,怎么像是看到了缩小版的剑仙子?

    与其说是看到,不如说是灵光一闪,肉身的自我保护,传递回来的某种神秘本能,告知他没什么危险。

    他的身边似乎多了一个小东西。他坐在池子中深思,肉身和精神都这么的神秘吗?毕竟,现在像是隔着一个世界呢!

    “值得深入探索。”他轻语,然后他就有些手痒,剑仙子该不会真在他身边吧?想去伸手捏捏她满是胶原蛋白的小脸。

    ……

    青木的小型飞船路过安城,划过天际,径直向着远方的荒山野岭而去,他早先和王煊通过电话,知道他要去哪里闭关。

    飞船中,陈永杰虽然一而再的被震,但他确实稳住了,并未掉落境界,他所说似乎没错。

    现在,超凡余波激荡,受影响最严重的就是所谓的“天花板”,他们首先会被摇落下来。

    当然,他也得防备,万一辛辛苦苦修行到这一步,一朝被锤下来,那真是修行路上的血色惨案。

    “矮山连绵,一片荒芜。”陈永杰开口。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青木说道,提醒他,剑仙子就在前方沉睡,还是别说了。

    关琳也跟着他们走下飞船。

    “在那里!”陈永杰感知敏锐,第一时间就发现异常,前方的山地中有熟悉的气息,有几丝银雾溢出地表。

    他大步向前走去,到了近前后,他确定王煊就在下面,此外还有那个变小了的女剑仙!

    他没有精神天眼,但依旧能感知到部分真相,不过,他无法看到白雾笼罩的剑仙子的真实状况。

    “你们怎么来了?”迷你版剑仙子认为她睡觉的地方越来越不清净了,天天有人打扰,现在挖出个“奇物”,也有人跟来,大概被惦记上了。

    陈永杰惊异,来到这里后,接引到丝丝银雾,他顿时稳固了,没有早先那种动荡不安的感觉了。

    他知道剑仙子在下方后,觉得很不适,当初被她在内景地用仙剑劈的实在是崩溃,那段时间他看到剑就想吐。

    不过,经过那次的调教,他的剑术暴涨,可以说一日千里,承受多么大的痛苦就有多么大的回报。

    “见过仙子!”老陈在地表施礼。

    “唉,见者有份,快坐下吸收这种奇异物质吧,错过了会后悔的。”缩小版的剑仙子没精打采地说道。

    陈永杰没下去,坐在地表上,他心中颇不平静,真是见鬼了,到了这里后他稳的不能再稳了,不再震动。

    “巧合吗,还是真和他有关,他修行出的物质有些离奇?”陈永杰心中思忖,产生各种联想。

    然后,他赶紧让青木和关琳也坐下,不管有没有关系,没看剑仙子都不顾形象,跑王煊近前去吸银雾吗?

    此时,王煊身上流动淡淡银辉,有浓郁生机的雾气丝丝缕缕的溢出。

    剑仙子也在猜测:“他的精神离体去了哪里?该不会是误入极高等的精神世界,采集到了神圣物质吧,所以造成这种景象?”

    直到一段时间后,她果断向后跳去,自张开的红艳艳的小嘴中吐出略带红光的剑气,并咳嗽了几声。

    “呸呸呸,刚才还夸你呢,这是什么?”她不断向外吐气,那一大口红光,憋的她肉呼呼的小脸通红,大眼都瞪圆了。

    地面上,老陈反应迅速,察觉到剑仙子的异常后,他第一时间动用秘力将青木和关琳隔空送出去很远。

    他自身则被溢出的一丝红晕灼烧的跃起,倒吸冷气,而后满身通红,眼睛都瞪大了,张口间,向外喷火!

    “什么东西?”他顿时被惊到了。

    然后,他看到地下,王煊身上银光消失,雾气消散,有的只是一点红光流动,其身体略显焦黑,要被剥皮了。

    陈永杰没有逃走,下一刻,他精神震动,颤声道:“就是这种感觉,烧的剧痛如撕裂,但这就是我想要的!”

    他精神出窍,牵引来一丝红晕,当然,他不敢莽,无论多么激动,他也很有分寸,只吸来一点点。

    然后,他的肉身就和烤大虾似的发红了,他的元神像是被点燃少许,略带自焚景象。

    “我师傅……又疯了!”青木说道,早先要冲向太阳,要以核辐射炼身炼神,现在又魔怔了。

    “没错,有我要的那种感觉了!”陈永杰盘坐下来,他谨慎的吸引来丝丝红雾,同时在接引太阳火光。

    此时,在他的身体中,一缕缕金丹气,还有一道道佛舍利活性物质,彼此交融,被红雾焚烧,淬炼,交融出新的力量。

    他知道,现在依旧没有摆脱旧有的神话体系,但是现在他已经在设想的路上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质变,不可能瞬间发生,慢慢来!”他将太阳火光也引入身体中,融进那团混合物质中。

    “烧吧,去芜存菁!”他的精神也冲了进去,煅烧自我。

    现阶段他自然没有金丹,也无舍利子,但是金丹气、舍利活性物质,却每日都在诞生中,正在迅速积累。

    陈永杰开口:“青木,去飞船上找找看,中级武库中有没有可控的核武器,拆下来,给我弄点辐射。”

    关琳也忍不住了,道:“老陈,你想什么呢,修行不可能一蹴而就,不要太激进!”

    “我心里有数,在这个年代,不勇猛精进就意味着被淘汰,腐朽的老路走不通了,需要冒险拓荒!”

    青木无奈,最后拆下来最小档量的武器,交给了老陈。

    陈永杰抱起来冲向远方,确实没敢激进,稍微“意思”了一下,然后又跑回来了。

    他取出一块真骨,开启内景地,将青木和关琳的精神体送了进去,他忙碌起来,盘坐在内景地边缘,接引大量神秘因子进入肉身。

    陈永杰的体内像是一片实验场,丹气、舍利物质、太阳火光、辐射残余能量、神秘因子,再加上他的精神又回归了,牵引那红色光晕,煅烧这团混合物,简直是个大熔炉。

    这一天,陈永杰确实拼了,以各种能量物质熬炼自己,他连着开了两块仙骨,两次借内景地辅助修行。

    期间,他差点将自己烧熟,实在坚持不住,就引神秘因子洗礼,暂缓进程,减轻负担。

    地下,剑仙子看到这一幕,一阵眨巴大眼,连她都觉得陈永杰很拼,在……自残呢。

    其实她自己也在研究,尝试化红光为剑光!

    “我该回去了!”王煊开口,他觉得这次修行该结束了。

    此刻,外界是愁云惨淡,许多超凡生灵简直想痛哭,该来的到底还是来了,根本躲不掉。

    “我跌落了,挡不住那种趋势。”

    恒均派出的两批人,现在都失魂落魄,他们瞬间“破板”了,不过这次是反向的,从逍遥游跌落了下来。

    大地上,更是有妖魔在嘶吼,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巫师星球上,一头魔龙仰天咆哮,飞上高空,摆动庞大的身躯,怒不可遏。

    深空中,某颗枯寂的星球上,一个光秃秃的山体中封印松动,有什么生物要出来,但紧接着吼啸连连。

    新星上,老张站在原地,面对宇宙星空,将锈迹斑斑的铜镜直接盖在了自己的脸上,暂时不动了。

    大兴安岭地下,羽化神竹挖成的竹船中,白衣女方士已坐起,全身都在发光,同竹船凝结为一体,交织出梦幻般的光彩。

    某一秘境中,红衣女妖仙身上的如同晚霞般的长裙炸开部分,露出雪白身体。她舞动天风,无尽雷霆落下,化成她的战衣,修补了红裙缺失的部位,雷电战裙飘舞,流光四溅。

    荒芜的山岭中,王煊肉身上的红光消失,银辉再次流动,片刻后终于要全面平息了。

    虚无之地,生命之池中,王煊起身,对这次的修行成果很满意,他的精神坚韧而强大,和以前不同了。

    他像是被千锤百炼过,蕴含着勃勃生机,也带着一缕锋芒毕露的气息,一点红晕流逝而过,那是沐浴了不知道多少次丝丝红光的结果。

    “回归!”

    他起身,拔起插在池中的斩神旗,又从池底捞出兽皮卷,都和他一样,吸收了足够多的银色物质。

    然后,他头也不回的远去。

    “希望下次来时,天药安然无恙,如果被人采摘走,那可真是人间惨案……”

    让他的惊异的是,路程似乎真的变短了,现在他都不用以精神天眼去看迷雾飘向的方位了。

    远处,那可见的原初命土还有两株天药,已经在指引着他的归途。

    他驾驭斩神旗,如一抹星光划破黑暗的宇宙,只用了两个月就回来了,出现在养生炉的旁边。

    这意味着,他不仅大大缩短了时间,还节省了大量的体力,带回来了更多的银色物质。

    下一刻,他的精神和肉身合一,瞬间感觉到自身的强大,他一怔,看到一个小东西鼓着肉呼呼的腮帮子在身边吐气呢,而后又去用力吸气。

    这是什么情况,他在虚无之地曾为了减轻痛苦,各种分心联想,这还真是……照进现实中了?

    刹那,他不由自主,很自然地伸出右手……去捏她略带婴儿肥的小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