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二十四章?该出手时就出手
    王煊复苏后,相当自然就捏了过去,因为在虚无之地,他捏过好几次了。

    但是这次真的不同了,他捏到是真实的的小脸,苹果肌饱满,滑溜溜,莹白有弹性。

    迷你版剑仙子闭着眼睛,在吸最后的银雾,真没想到他会来这一手,对他压根就没有防备。

    现在她愕然,刷的睁开双目,知道什么状况后,她瞪圆了大眼睛,真是岂有此理!

    王煊真心觉得……手感不错,满满的胶原蛋白。

    所以,他捏着这张由纯净惊艳到愕然的小脸,还轻轻地扯了扯,仔细感受了下那种滑溜的弹性。

    迷你版剑仙子想打他!

    王煊出手如电,事实上,在他右动作时,他的左手也早已自然的伸出去了,另一侧肉呼呼的脸颊也入手了。

    这样就对称了,他扯了扯,确实好玩,觉得这小东西瞪圆的大眼,还有气呼呼的样子挺可爱,特别耐看。

    当然,他此时也彻底清醒了,暗叫自己糊涂,在虚无之地呆了“两年”,刚回归还没有缓过来呢,居然真将她当成一个小丫头了。

    这可是大名鼎鼎的女剑仙,现在只是容貌幼小一些,但其实能够剑气冲霄,敢和红衣女妖仙叫板,是个极其厉害的人物。

    “仙子,你还好吧?”他在想各种补救措施,大意了,精神回归肉身后还没适应呢,绝不是故意的。

    但有人会听吗,剑仙子会相信吗?他心中没底。

    “我去!”地面上,青木似乎有所觉,探头观望。

    “走了!”陈永杰拉上他,又带上关琳,神速消失。

    他相当的果断,万一被迁怒怎么办?剑气纵横,对他们也同样一顿乱劈,那不是冤枉死?有什么事还是让王教祖自己去承担吧!

    “师傅,我刚瞄了一眼,王煊似乎在摸剑仙子的脸。”青木的声音在他们消失的方位传来。

    当然,人早就没影了,一切都是因为王煊和女剑仙灵觉太敏锐,能够捕捉到很远地方的动静。

    青木你故意的吧?王煊心中叫道!

    ……

    山外,飞船启航,赶向安城,八百里的距离不是什么问题,很快就到了。

    此时,青木状态极佳,已经正式成为宗师,毕竟这次他师傅耗用了两块真骨,在内景地中以神秘因子洗礼,他修行了“很多年”。

    他很激动,连“废柴秦诚”都早已迈进这个领域,他如果不能成为宗师,那真是没脸在旧术这条路上走下去了。

    关琳境界更高,她一路上很忙碌,和相关的组织与部门通话,交换意见。

    她告诉老陈,破板级生灵不久前又和不少人谈话了,多半也会来找他。

    “静观其变,他们如果不过分,我就忍他们一口气,如果很过分的话,将我们逼的别无选择,那就给他们立下规矩。”陈永杰说道。

    破板级生灵?他脸色微冷,估计全都被震落下来了吧?跌落下逍遥游境界的话,一切都将不同了。

    此时,陈永杰实力提升了一大截,上一次的药土,还有天药以及仙浆等,一直在推动着他突破。

    那些强大的底蕴,没有消耗完呢。

    这次,他又开了两块仙骨,在内景地修行这么多年,兼且进行各种“作死”的实验,他已经临近六段了。

    他手持锁魂钟,手握释迦的法螺,还真不怵那些境界跌落下来的人。

    不过,他又叹气,估计王煊又猛烈的突破了,妥妥的超越他一个境界了。

    “五段,他命名为定路,六段的名字叫什么?”

    安城外,青木的庄园,也是他们这个组织的分部,有两人早就等在这里了。

    陈永杰看到他们后,心中不喜,又遇上他们了,上次曾在他的书房中平静地俯视着他,现在还来?

    这两人的面色略微有些发白,就在不久前,他们咳血不止,像是被人凿穿了道基,从逍遥游境界跌落下来!

    “还是为合作而来,这次会有个大项目,可以共赢。”一个灰发中年男子开口道,中气不足。

    此时他心情糟糕,没有起身,似乎懒得应付,他的身体有些虚弱,这次被震落下来,实在凄惨。

    “什么合作?”陈永杰问道。

    灰发男子低语道:“地心深处有一座宫殿,但是那里的封印至今都很厉害,需要你们帮助,将那里轰炸开。”

    陈永杰心头一跳,地心附近怎么会有宫殿?

    想都不用想,封印一定会非常牢固,不然的话这些人不会打不开,需要动用威力巨大的武器。

    可是那地方能乱炸吗?一旦改变地质结构,整片旧土都可能会解体!

    关琳也眉头深锁,这些人在找什么?不久前从地层深处挖出过玉石房子,里面竟腐烂的人,还未彻底变成白骨。

    某个生命科研所的人对那几个腐烂的人检测过了,都是了活了五百年以上才死去的,更有活过八百年以上的人。

    而且,死因不明,不像是正常衰老而死。

    “那是执意留在红尘中的人,应该能成仙了,却选择留下。没有进入大幕,他们自然会发病,死状凄惨。”另一位紫发男子解释。

    灰发男子道:“但我们怀疑,地心那里,宏大的地宫中可能还有人活着,毕竟当年有极其厉害的人物选择留下。”

    这种消息颇为惊人,居然有强大的神话生物保留着肉身,一直栖居在人间?陈永杰、关琳、青木都动容。

    说是地心,其实那座巨宫只是沉入岩浆中,并不是在地核那里。

    “两位,你们可以将那座宫殿牵引出来,我们在外面相助解决。”关琳开口。

    无论如何,她都反对在地底深处动手,万一失控的话,引发大爆炸,那简直不可想象。

    要知道,那是逍遥游层次的人都开启不了的地方,得需要多么恐怖的能量才能炸开?

    紫发男子摇头道:“它远比大岳还沉重,更有各种禁制,连地仙都牵引不出来。”

    陈永杰直接想将他们赶出去,开什么玩笑,神话都腐朽了,连地仙都牵引不出来那座巨宫?一看就有大问题。

    “地宫中有天药,保守估计会有一株,运气好的话可能会有两株!”灰发男子露出淡笑,告诉他们,如果成功,会分他们两片天药花瓣。

    即便对大幕后不是多了解的青木都听出不对了,地宫中能有天药,那究竟是什么地方?绝对不能乱轰!

    陈永杰拒绝了,根本没法合作,地宫不是超乎想象的恐怖,就是有绝世强者蛰伏当中。

    这些人出来后,直接就向地心挖去了,那里是被恒均看重的地方,肯定很邪门。

    “这么说,没法合作了?”随着时间推移,那两人的脸色都沉了下来。

    陈永杰坐在一边,算是默认了,他尽量克制,不与他们起冲突。

    紫发中年人开口:“这样吧,那就谈第二个合作,王煊和你一起回旧土了吧?我们想见见他。”

    陈永杰心头一沉,小王走到哪里都是唐僧肉,总是被人惦记,看起来他有特殊内景地的秘密渐渐公开化了。

    “他去闭关了,我也不知道在哪里。”

    紫发中年男子笑了笑,道:“你放心,我们追随的绝世强者不需要他接引,已经掌握有羽化幡。我们听说,他手上有斩神旗,想亲眼看一看能否借用它劈开地宫。”

    “我真不知道他在哪里。”陈永杰摇头。

    “你有点不识时务啊。”紫发中年男子起身,来到他的身前,居高临下,就像是上次那样淡漠地俯视。

    “你们不要过分!”青木见不得他师傅受委屈。

    紫发中年男子没搭理他,认为他没资格值得他去关注与多说什么。

    “两位,你们的一些要求确实过了,我们做不到,看一看还有其他能合作的吗?”关琳适时开口打圆场。

    “目前没有。”灰发男子坐在那里摇头,声音有些冷冽了。

    接着他补充道:“其实,我们要找王煊并不难,他父母就在平城吧,我们如果去那里见见他们很容易。毕竟是两个凡人,避免他们受到惊吓,我觉得还是和王煊私下聊聊为好。”

    陈永杰神色严肃,道:“两位,你们都是高人,王煊的父母都是普通人,牵连家人的话有些过了。”

    “所以啊,让王煊来谈一谈,我们又不会为难他。”灰发男子坐在那里平淡地解释,道:“其实,早和我们接触会有不少好处,在我们的身后,有一位手持至宝的绝世强者。”

    紫发男子站在老陈的面前,态度冷漠,道:“别光想着别人,也为你自己考虑下,或者为你的妻子考虑下。”

    说到这里,他瞥了一眼关琳,道:“凡人,多灾多难。世道乱了,人应该顺应趋势,不应该与大势对立。”

    “你们太咄咄逼人了!”青木脸色阴沉地说道。

    结果,那两人依旧没搭理他,浑然没将他的这种凡人放在眼中。

    “你们两个先出去,我和两位高人聊一聊。”陈永杰语气软化,让青木和关琳先出去。

    “老陈!”关琳不放心。

    陈永杰摇头,道:“没事儿,放心吧,两位前辈不会为难我,没有什么不可以谈,合作的事情可以慢慢聊。”

    关琳和青木带着忧色,无声的退出房间。

    “这样不是很好吗?”紫发男子淡笑。

    陈永杰问道:“我如果不答应,你们是不是会动我的家人?王煊如果不出现,你们是不是要去找他父母的麻烦?”

    “你想多了,我们不是那样的人,只是找你们的家人尽量沟通一下。”灰发中年男子坐在那里说道,并不承认。

    紫发男子站在近前,道:“尽量和为贵,但如果谈不妥,那么也只有过激一些了,人谁没有一死的时候?”相对来说,他倒是痛快,直接承认。

    “你们逼人太甚!”老陈说道。

    紫发中年男子平静地俯视着他,道:“心态很重要,顺应大趋势,摆正立场,你就觉得没什么问题了。

    “啪!”

    突然间,紫发男子面孔扭曲了,因为被一只大手突兀地就扇了一巴掌,整张脸的血肉都破碎了,牙齿都断落下来三颗。

    陈永杰快如闪电般,猛烈而暴力,这样突然掀桌子让两人都心头狂跳,提前没有感应。

    同一时间,在老陈抡出去巴掌的刹那,赤霞绽放,像是有一轮大日横空,那是一张袈裟包裹了整个房间,封挡所有的路。

    这是老陈手中第三强大的异宝,属于一位菩萨所留,威能极其恐怖,化成一方红色小天地,困锁两人。

    事实上,那两人反应神速,尤其是挨了一巴掌的紫发男子,更是杀气沸腾,一个凡俗界的人竟敢辱他!

    “死!”刹那间,超物质激荡,他接连动用数种杀手锏,都是绝学,光暗交织,向着陈永杰冲击过去。

    任他法术万千,陈永杰此时都只有一个动作,催动被炼化的锁魂钟,刹那放大,哐当一声,将紫发男子和各种妙法都笼罩在当中。

    然后,老陈当当震钟,里面传来闷哼与惨叫声。

    灰发中年男子自然早已在第一时间动手,但是,等待他的却是一个雪白的法螺,这是释迦留下的异宝,威能骇人!

    陈永吉吹响,卍字符沉重如山,一个又一个的飞出,全部砸在此人身上,让他大口咳血。

    两人刚破板,元气大伤,来到九段初期,甚至都要跌到八段了,遇上刚突破勇猛如虎且心中怒气和杀意一起蒸腾的陈永杰,自然讨不到好。

    “我忍你们很久了,竟敢用家人威胁,既然注定翻脸,那我就直接剁了你们!”陈永杰的精神领域震动,杀意澎湃。

    “我师傅动手了!”外面,青木颤声道。

    他和关琳对陈永杰很了解,早就预感到老陈会翻脸出手。

    嗖的一声,青木扛着热武器就冲了进去,早就准备好了。

    而关琳在远处已经驾驭小型战舰升空,锁定这里,也非常有默契。

    不过,他们白担心了,房间中的战斗结束,老陈噗噗两声已经用大黑剑砍下两人的首级,并以锁魂钟灭尽元神,他提着两颗头颅走了出来。

    陈永杰很平静,道:“打扫战场,消除痕迹,就说那两人自己离开了。先瞒着,时间在我们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