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二十五章?化劫
    “求仁得仁,求锤得锤。”陈永杰扔下两颗头颅。

    这两人触碰到他的心理底线,竟要针对关琳以及王煊的父母,何以解忧?唯有杀之!

    青木快速打扫战场,清除痕迹,心中畅快了。不久前那两人相当的自恃,都不带搭理他的。

    他曾几次开口,结果都被无视了。对方的眼神说明一切,不将凡人视为同一类生灵,让青木憋了一腔怒火。

    “师傅威武!”

    接着,他低声问道,旧土的超凡祸会不会不成问题了?

    陈永杰摇头,道:“我借助了顶级异宝,想纯凭我自己镇压这个级数的生灵,还有些不足。”

    他要是再提升一个境界,那必然没问题了。不过,他也冷哂:“这些人心态还没转变过来呢,都从逍遥游跌落下来了,还以为可以俯视我等,说到底还是瞧不起人间。”

    关琳走来,长出一口气,刚才她着实觉得有些压抑,两个极强的生灵联手压制,她生怕老陈出意外。

    “还是要谨慎一些,目前旧土的破板级生灵不算少。”她叮嘱道。

    陈永杰点头,让他稍微心安的是,传说中的绝世异宝没有几件,同时,恒均并未赐下绝世真血,那些人对抗不了锁魂钟和法螺。

    不过,目前确实不能大意,大幕过来的生灵着实很多,不见得都是敌人,但成分复杂,更容易出乱子。

    “希望时间流逝快一些,我们心头的沉重压力或许会随着时间推移减轻很多。”

    老陈现在真怀疑了,腐朽的神话体系不时猛烈震动几下,加速消亡,没准真和王煊在找新路有关。

    尤其是这次,实在太巧合了,震的他都有点怀疑人生,从外太空匆匆赶回来。

    “告诉王煊吗?”青木开口。毕竟这次对方盯上了王煊以及他手中的斩神旗,想得到那件传说中的异宝。

    “先别分他的心,等他回来再说吧。”老陈开口。

    他希望,王煊真的蹚出一条成熟的路,压制下腐朽的列仙,现在最好蛰伏与低调起来,不要到台面上来。

    现阶段,既然他已经动手,那暂时就由他来承担,吸引列仙的目光,将他们的注意力都聚焦到他身上来。

    他身上有锁魂钟,必然也是那些人惦记的东西。死去的那两人一而再的找他,估计早就在打这方面的主意了。

    陈永杰压力倍增,帮着青木清理完现场后,坐在书房中,开始沉思,还是需要变强。

    关琳露出忧色,很担心他,因为她很清楚,陈永杰这是要为王煊争取时间,作掩护呢。那些大妖、列仙等,真要彻底盯上他,将极其危险。

    她联系平城的人,注意防御,各种探测器全开,超级热武随时激活。

    ……

    荒芜的山岭间,泥土下,王煊原本做好了被剑光削的准备了。

    但最后迷你版剑仙子居然……嗖的一声,沿着地下通道先行跑路,刹那消失。

    临走前,他还捏着对方肉呼呼的小脸呢,还未来得及放手,结果导致拉长了一些,他才松开。

    “她怎么反倒逃了?”他不解,不过没被毒打已经很满足了,毕竟那可是一位敢叫板绝世强者的顶级剑仙。

    王煊静心,开始内视自我,没有急着离开,在这里巩固道行,观察命土、天药、银色物质等。

    也是在洞察自身时,他忽然醒悟,为什么剑仙子第一时间逃了,大概率是因为他有精神天眼的原因。

    估计是看他苏醒了,怕他各种乱瞄,所以对他“放弃治疗”,先行离开现场。

    “突破的很彻底!”他起身,举手投足间,力量极其强大,什么超凡定式,各种术法,他觉得自己一拳头砸过去,能直接打死那些跨界过来的生灵。

    现在的他,从五段后期直接跨越到六段后期,一次晋阶相当的猛烈。

    他仔细体悟那些过程,印证自己的修行,直到最后,全面解析,重新参悟,已经过去一天一夜。

    随后,他观阅从郑武那里得到的手札,以及郑武的经验等,对比新旧两条路,感悟更深了。

    “这次确实有些冒险,很极端,像是在地狱入口走钢丝绳。”他在回思,多次都险些被红霞绞杀。

    但是,他的收获很大,境界突破,无论是精神还是肉身,都得到了洗礼,实力大幅度的提升。

    并且,这次他体悟很深,渐渐从更高的角度观看人世间这个大境界。

    人世间九段,整体都是在提升现世中的自我,不断的实现超凡蜕变,从一开始到现在,以及未来的九段后期,都同精神和肉身有关。

    “人在世间,踏足超凡,一切才刚开始,先行积累,达到极点时才能质变,有朝一日才能冲霄。”

    这是他的对新路的理解,和旧的神话体系有些不一样。

    他以身试路,人世间就是一个原初阶段的积累,不断的找力量,增强自身,根基越深厚,将来质变的越猛烈。

    他找到了银色力量,自然是超级加分项,目前又在“作死”接引红霞,想煅烧精神,希冀最后能收为己用。

    这些都是新的力量之源,不断积累,可以迅速提升自己。

    “我要在人世间找到更多、更强的力量。”王煊认为,那种红光虽然极致危险,但是应该想办法拿下。

    命土中,银雾弥漫,天药气息浓郁,生机比以前更加的旺盛了,他感觉到命土愈发浑厚,这是实力提升的体现。

    这一次,他带出了大量银色物质。

    王煊内视后,精神外显,看到了地表上,也看到了身前,有不少焦黑的皮,以及衣服的灰烬。

    他倒吸冷气,有些细节起初没注意,他的肉身早先竟也承受了极大的苦难,竟剥落下这么多焦痕。

    王煊看了又看,肉身竟是和他的精神同步,被红光侵蚀的很严重,还好那种红雾出现在外界的极少。

    不然的话,他就不是雷击木了,而是雷击炭。

    “看来肉身和精神之间有着超越感知,超越常理的神秘联系。”

    王煊的身体中,银色物质流动,取代了大部分的超物质,遍布在血肉中,具备更强大的超凡属性。

    银色物质由精神而刹那同步到肉身,达到了他预想的效果。

    这次回归后,他并没有虚弱感,因为归途中消耗极少,这种新的超凡物质被大量带了回来。

    王煊在这里默默体悟,与现有的神话道路印证,整整两天两夜,收获很大。

    直到最后他才起身,将自己留下的那些焦黑物质绞碎,烧成尘埃,处理了个干净。

    “我险些死掉,但在生死间也蕴含着机缘,移栽天药物,沐浴红霞,宛若在渡劫。”

    他在为这个境界想名字,与其说是渡劫,不如说是化劫难为收获,找到新的超凡力量。

    “人世间第六个境界,就叫化劫吧。”

    王煊从地下走出,身上的衣服早烧没了,噗通一声,他跃入前方的水潭,借上方的瀑布冲洗自身。

    水花溅起,银雾弥漫,他的身体修长而又强健有力,在阳光下流动出晶莹的光泽,他穿好衣服,这一次修行结束了。

    “我理解的人世间这个境界,那就是还没有脱离人世,不能一味的埋头苦修,也要感悟现实世界。”

    精神与肉身超负荷运行了很久,他需要调节,如果强制压榨潜力,对于将来而言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事实上,他也想观察和等待一下,看看自己栽种的那株天药会否被人盗走。

    “如果没有人进入那片荒芜、虚寂之地,那么我可以继续拓荒,在其他安全的路段移栽天药。”

    王煊猜测,当他的足迹所至,天药所至,飘渺之地渐渐有了生机,说不定竟来他一念间就可以瞬间回到自身命土中。

    或许,那样拓荒寻找新路的过程,其实也是命土在延展,在变大,在接近真实之地。

    当虚与真相合,会发生什么?

    “渐渐腐朽的神话体系落幕,我还有时间吗?”王煊没有放松,甚至心头略显沉重,离开这里。

    不过他也心怀憧憬,毕竟,他已经找到了新路的开端。

    他没有去打扰剑仙子,还是让小东西继续沉眠吧,赶紧长大,到时候他去将大幕后的那个她接引回来。

    “不知道跨过死关——陨石坑,会见到什么,如果能多几株天药就好了,我在沿途一路栽药,似乎好处不小。”

    在回去的路上,他还在想修行的事,天药神秘,从他体内消失,栽种到了飘渺之地,药……真的不嫌多。

    他走的不快,注意各地的状况,在五百里外的一片山岭中,他看到一个老者在开荒,播种药草。

    这是一个超凡七段的人形生灵,显然是从大幕后会来的!

    王煊上前打了个招呼,对方很平和,也看出他是超凡者,很平的和他交谈起来。

    “大幕将熄,我没什么野心,虽然境界跌落了,但能够回来就很满足了,这一世我只想做一个普通人。”

    他厌倦争斗,不喜算计,只想在红尘中找一块净土,阅读经文,摆弄花草,宁静的度过说一生。

    王煊诧异,而后又理解,这种人什么没有经历过?应该是一位古仙,绚烂过后,只想体悟红尘静美了。

    或许,这才是富有仙气的真仙。

    但是,谁有能真正说的清呢。有人认为仙应该飘渺出尘,没有纷争,可是去看那些古籍,又有哪个是如此呢?

    “超凡脱俗,物外忘我的仙,只是现实中的人的美好想象。”王煊摇头。

    连道典中的神仙都是分等级的,佛说众生平等,可是却有佛、菩萨、罗汉之分,接受香火朝拜。

    一路上,王煊又见到了一些仙和妖,真有部分隐居大野中,有避世的心态,暂且看是脱离红尘了。

    但也有一些仙和妖活跃在城市中,融入这个时代,享受滚滚红尘中的多姿多彩。

    比如,有的妖仙成为明星了,比新星的那批生灵还先回归,万众追捧,人气很高,都快忘了自己的身份。

    也有的神仙大隐于市,实力极高,不惹事,不表现超凡之力,只是在安静的生活,未来究竟要怎样,无人得知。

    王煊已经知道,前两天又震动了,破板级生灵从逍遥游境界掉落下来了,差点到八段去。

    然而,在一些繁华的大城市中,他却看到了九段极巅生灵,过着平凡人的生活,这让他颇为吃惊。

    他觉得,这可能是有些来头的古仙!

    “大幕后神秘莫测,总有手段,有些办法,最大限度的让他们保住实力,踏上归途。”

    当然,最可能的情况是,旧约也在不断松动。

    王煊警醒,真正的厉害人物似乎才开始出现,在古代中负有盛名的仙人,绝对极其的强大。

    不过,路途所见,让他长出一口气,总体来说,旧土不说到处是神仙与妖物也差不多了,但大多都很低调。

    如果列仙都如此,妖魔都这样,世间将会少去很多纷乱。

    当然,这些人或许也都是在隐忍,不想当出头的椽子,静待将来的机会与变局。

    “现世中,无论是人还是仙魔,都在渡啊,活法不一样,目标不一样,比较起来,很难说谁更超然。”

    王煊接近安城,他觉察到了平静下的暗流,并不是所有回来的生灵都在甘于现状,有些仙魔所图甚大。

    他回到青木的庄园,属于秘路组织的分部,刚见面青木就一把拉住了他,告知他这两日的情况。

    “地心有巨宫,有天药,有可以成仙但却没有离开人间的古代强者?”王煊讶然。

    随后他露出怒意,恒均派出的那些人居然想动他的父母?

    “杀的好,该给他们立规矩了!”王煊点头,道:“你师傅呢?”

    “这两日都在平城,快回来了。”青木告知。

    下午,陈永杰居然带着血秘密回归,神色无比严肃,告诉王煊,他在平城先后杀了八位从破板级跌落下来的生灵!

    “这几日,旧土的各路仙魔越来越低调了,似乎真的融入了这个时代,出乎我们的预料,不管真心也好,暂时隐忍也罢,目前都称得上遵纪守法。”

    陈永杰介绍情况,只有恒均那个阵营十分强势,似乎觉得有绝世强者坐镇,有羽化幡镇压一切,可以俯视人间。

    “有人在平城搅风雨,也有人要动你父母。”陈永杰告知,所以他在暗中先后杀了八大高手!

    王煊的眼眉顿时立了起来,杀气激荡。

    “出乎意料,你父母那里根本没事儿!”陈永杰让他别急。

    王煊怎么能不动怒,但他很快冷静下来,道:“我想我该主动一些了,‘老张’还有女方士,一直都在等我呢,看来,我有必要去见一见他们了。”

    “你该不会是想来一次大的吧?”连青木都预感到了什么。

    “其实我不想走极端,但是杀这些跌落下破板级的生灵可能解决了不了问题,如果恒均降临,我们真没办法的话,我不介意和大幕后的一些人合作,干掉恒均这个阵营所有人!”

    王煊说道,现在他实力提升了,应该去大兴安岭见一见女方士了,也可以将新月的“老张”喊来聊一聊,为人间定下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