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二十六章?成仙似劫火下的野草
    王煊并不是心血来潮,一时冲动,而是早有这方面的考虑。

    无论是“老张”,还是女方士,一直在暗中关注他呢,有合适的时机的话,必然会找到他。

    甚至,他认为红衣女妖仙也在等着和他一见,当然这位的出场方式可能很强势,或许会先狩猎,拿下他再谈。

    只是,站在王煊的角度,这些人无论是谁,也都同样都在他的防备与反狩猎名单上。

    这几人最近之所以静下来,没有再找他,最大的可能是,近期身在大幕后争夺至宝,主身暂时不想回归。

    “旧土有厉害人物,送了你父母至强道符,戴在身上后,可以自动防御。”陈永杰露出异色。

    他虽然杀了八大高手,但是,依旧有人接近了王煊的父母,想胁迫,然而很悲剧,那人莫名被焚烧成尘埃。

    王煊愕然,他父母身上有什么等级的道符?是从哪里来的,从何说起。

    他立刻联系,询问具体情况,结果他爸告知,是前段时间一个神秘男子送的,叮嘱他不要丢失,可保平安。

    “怎么没人送我?”青木嘬牙花子,他有点疑惑与不解,同时也是在提示王煊,这事可能有些问题。

    王煊放下电话,谁送的?该不会是迂回路线吧,等那人出现后,最终还是要找到他的头上来。

    他稍微松了一口气,他身上的债多的都不怕了,很多人都惦记他呢,不在乎再多来一两人,只要别牵连他父母就行。

    陈永杰劝道:“你别冲动,我看现在不用急着找女方士和老张,目前恒均还不会跨界过来。”

    他颇为担心,那两人可是真正的无敌级人物,在各自的大幕后方没有对手,敢进其他大幕中厮杀。

    王煊摇头,持不同意见,现在正是合纵连横的时候,该分化的分化,该联手的联手,各方坐下来早点定下规矩为好。

    不然,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突然“变天”,若是遇到突发事件,比如恒均猛地跳出来,各方可能都反应不过来。

    在此之前,王煊准备先动手,教训一下那些从逍遥游境界掉落下来却没有摆正心态、依旧在俯视人间的生灵。

    “破板级生灵?我让你们一破到底!”他杀气腾腾,敢去动他父母,不亲手去收割掉怎么行?

    “尽量别暴露。”陈永杰提醒,现阶段他已经走在明面上了,暂时可以为王煊作掩护。

    “我有分寸!”王煊点头,牵连家人,必须得去低调的血洗一波,才能让某些人忌惮,长教训。

    大幕后方,一个红衣女子踏过战场,走过破碎的山河。列仙避退,妖魔恐惧,都不敢与她对视,全都低下头。

    红衣猎猎,她像是沐浴晚霞中,青丝飞扬,她的肌肤白皙晶莹,此时她只身横穿战场,让诸仙颤栗。

    就在刚才,在争夺人世剑的过程中,她强势击毙一位绝世高手,那种无上仙血染红了大地。

    这片殷红的战场,还有破碎的河山,都是那位绝世强者肉身解体、血雨纷纷造成的,震动仙界。

    随后,她更是同妖祖祁毅对了一掌,又和真仙中的绝顶人物凌乱仙短暂碰撞数次,一身道行惊天动地。

    地平线尽头,战场外的区域,还有三位绝世强者,带着自己阵营的列仙赶来,但并未尝试阻击刚经历过大战的她。

    妖族许多人眼神热切,想膜拜下去,即便是妖祖的追随者都想改换阵营了,投入妖族这个女子的麾下了。

    红衣女妖仙娥眉微蹙,美丽绝伦的面庞露出思索之色,人世剑数次出现,都十分突兀,这次又与她擦肩而过,遁入青冥就不见了。

    她回归自身的道场,这里仙气氤氲,仙道花蕾盛放,瑞霞喷薄,瑶草铺地,神虹交织,连山川都在流动蒙蒙光辉。

    “妖主!”

    一个圆脸少女走来,虎虎生风,大眼眯着,笑容满面,开心的不得了。

    因为,这一次妖主又大胜了,只身一人横扫有绝世强者坐镇的一个超级阵营,强势击杀那片大幕中的第一高手。

    红衣女妖仙看了她一眼,道:“仙之不存,超凡永退,所有战绩,昔日辉煌,都不过是随风而散的云烟。”

    她沉思,觉得这两三千年来都像是泡影一场,道:“我一直在想,真正的我们是不是都死在了两三千年前,成仙只是大梦一场。”

    圆脸少女咕哝:“怎么可能,我们本就是成仙了,你还成为了妖主。而且现世中还有你的身体,有我的真骨呢,我们退回去,也能真实再现。”

    “或许,成仙为虚,留下真身或真骨,只是为了未来复苏,现世中的才是真正的我们,是这样吗?”红衣女妖仙仰首看向大幕。

    “妖主你怎么了?”圆脸少女惊讶,漂亮而纯真,但她这种姿态也仅在这里展现,平日她可是威风赫赫的白虎大妖魔。

    “成仙不该是这个样子,我最近常在想虚幻与真实,历史上,真实的我们应该都被重创了,古人只留下真骨,等待复苏才是真相,就像是劫火下的野草,顽强的留下根须,等待新生。大幕中的一切,都是注定要消散的劫灰,只是我们昔日纷乱的思绪,一点精神意识的延伸。”

    “妖主,我很害怕,你别吓我!”白虎真仙忐忑,圆脸上写满不安。

    “你去现世吧。”红衣女妖仙忽然开口,坐在清泉畔,神树下,她叮咚的抚琴,乐声怡人,直入人心。

    “啊?我这就要过去了?”圆脸少女很吃惊。

    “分化一部分过去,现世注定为真,你在那边早做准备。”红衣女子说道,抚琴间,朦胧的世界像是要被劈开了,大幕在轻颤。

    白虎真仙直接被分化出一部分,在旁边形成另一个她,有血肉有元神,可见红衣女妖仙的手段。

    这样做,是避免她跨界是被撕裂,太强的主身很难全部过去。

    “我要去现实世界了?”圆脸少女很激动,然后又气鼓鼓,眼神嗖嗖的冒神芒,道:“那个家伙,等着发抖吧!骗走妖主送给我的绝世药土,还拿剑在内景地中……欺负我。骗子,我要降临了,颤栗吧!”

    红衣女妖仙提醒她,现在的她,并不是主身全部过去,不见得能打不过她口中的那个恶人。

    “怎么可能,我会败给他,不是他的对手?!”

    红衣女子点头,并交代了她一些任务,顿时让圆脸少女无语。

    光雨绽放,旧约越来越弱,大幕被琴弦割裂,在电闪雷鸣中,在大雨滂沱间,圆脸少女被送过去了。

    “或许有一天,真实的超凡洪荒大界出现,谁人可等到。”红衣女妖仙轻语,仙乐阵阵,琴音裂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