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二十七章?陆地神仙
    安城,细雨纷纷,在这初夏这个季节,道路两旁的树长势渐旺,叶子被洗的葱绿而清新。

    王煊行走在淅沥沥的小雨中,来到城中很出名的景点——云湖,思绪随雨雾远去。

    昔日,他曾在这里一脚将吴茵踹进湖中。但今天他来这里并不是为了怀旧,而是为了杀仙!

    恒均,确实绝世强悍,第一个得到至宝,但他派遣过来的人过于自恃了。

    到了现在,有些人还没有转变过来心态,依旧在俯视着人间,并没有视现世中的人为同类。

    他们中的部分人,认为自己昔日成仙了,超然在上,生命层次早就不同了。

    “老陈在安城外的庄园杀了两人,在平城也于暗中接连狩猎,可能是他做的过于隐蔽,你们还不知道有些同伴已经死了?以为他们依旧行走于各地。”

    这个阵营的人一而再的踏过红线,继上次之后,又有人来到安城,还在找王煊,想索要斩神旗。

    王煊决定出手,亲自来了。

    烟雨缥缈,傍晚云湖畔游人依旧很多,都打着伞,在雨中漫步,有着诗境的美感,斜风细雨不须归。

    他看到了一人,应该就是目标之一。

    那个人正在游湖,租了个竹舟,立在船头,在雨中颇有仙气。

    “是你!”

    隔着很远,那个人就感应到了王煊的到来,在起了大雾的湖中,静立不动,但是竹舟却自动破开湖面而来。

    岸边有不少复古式的建筑物,像是再现了旧时代的时光,似回到古代的某些王朝时期,这也是这个人来此的原因。

    王煊主动现身,就是等他过来。

    雨开始变大,天地都昏暗了起来,雨珠砸落在湖中,溅起大面积的薄烟,游湖的人顿时变少。

    “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那个人到了,看起来长相不俗,四十岁左右的样子,像是古代的文士活到这个时代。

    “王煊是吧?我们找你很久了,借斩神旗一用。”他背负双手,身在雨幕下的竹舟上,平静而自信。

    随着雨越来越大,烟雨诗境也留不住游湖的人了,纷纷跑向城市中,风渐大,将伞都吹的翻起。

    这里喧嚣声瞬间消失了,红尘气远去。王煊看着他,道:“我如果我不借呢?”

    “那就先借你项上人头一用!”这个人一指点出,轰的一声,落雷出现,刺目之极,向王煊轰去。

    他确实有自负的资格,这种手段“超规格”了,足以对付各路顶级超凡者,他在借天地伟力。

    这不是超凡者身体释放的闪电,而是他引来的雨中雷霆,真要被击中的话,王煊也得死,化成焦炭。

    毕竟,他现在还没到那种可以对抗天地自然伟力的境地。

    但王煊的精神天眼,以及超乎想象的神觉,早已洞悉了他的意图,在他抬手前就从原地消失。

    “古时,这个湖泊被称为雷湖,留下了绝世强者对抗雷劫的痕迹,你躲不开!”湖中的男子冷声说道。

    他在干扰王煊的思感,每吐一个字,都是一种强大的精神冲击,同时这也是在撬动天地自然神威。

    他练的是引劫大法,最适合在雨天大战,而雷湖更是他最理想的出手之地,他出现在这里,并非只为观赏湖景。

    天地间,一道又一道光束落下,击在湖面上,像是一颗又一颗焚烧的陨石,从天外砸落下来。

    王煊动容,这是他遇到的很离谱的对手,施展出了极其精湛、近乎无暇的超凡定式,引来落雷,一般人真挡不住。

    顷刻间,湖面炸开,光束成片,从云层中落下,如同古代方士在召唤无数的陨石攻击大地。

    湖面上,闪电密集,如天日坠落。

    然而,王煊拥有精神天眼,对术法的理解与运用拥有先天的优势,看清了他的各种脉络以及后手。

    王煊像是一道神芒,在雷霆中闪现,数次躲避,极速横渡,踏着画面,银色物质缭绕,出现在竹舟畔,站到了船尾上。

    “动用超出你自身的实力,突破了天花板的术法,并不轻松吧?”王煊问道。

    “你不懂,以少许的代价撬动天地之力,消耗不多。”那人说道,轰的一声,一片光幕落下,整艘竹舟都爆碎了,连残渣都没有留下,成为灰烬。

    “我阅读过这部引劫大法,多谢你演绎,让我彻底洞悉它的真义。”

    王煊开口,这种感谢是发自真心的,悟通了这部术法的本质,确实可以撬动更高层次的力量。

    对方很强,但是,接连引来高级雷霆,自身施法速度根本上了,空隙越来越大,难阻王煊的迫近。

    湖面上,电光迸溅,两人接触了,近身搏杀,在落雷中,在光雨间,湖面大雾随风雨动荡,他们激烈对抗。

    王煊没有动用任何秘宝,徒手和九段的强者厮杀。

    噗!

    当最后一道电光闪现过后,这里安静了下来,湖面上只有王煊一人,超物质蒸腾,他落在一艘空荡荡的小船上,船上的游人早就离去。

    那个人不仅被格杀,还被雷光打成灰烬,一切快速落幕。

    这里的动静被远处的一人察觉了,出现在云湖畔,接着没入水中。

    王煊站在湖中的小船上,蓦地回首,水下有恐怖的黑影出现,那是一个庞然大物极速而来。

    他并指如刀,向着湖中划去,湖面被切开,露出一条黑色的大蛇的脊背,在水中是如此的狰狞。

    它很粗,四个人都合抱不过来,鳞片有蒲扇那么大,头颅昂起,张开血色巨口,伴着赤焰,向着王煊撕咬。

    又是一个九段级的生物,说是大蛇,但已经算是蛟,头上有犄角,在大雾中溅起滔天的浪花。

    刷的一声,王煊从船上消失,出现在四十米外的湖面上,一拳向着它头颅的侧面砸去。

    他和黑色大蛇比较起来显得很小,但是,那种霸道的力量却丝毫不弱,打的巨蛇轰的一声落在湖中。

    并且,有鳞片和血液落在湖水间。

    大蛇嘶嘶而鸣,从湖中冲起,仅露出水面的部分就有数十米高,超物质弥漫,术法一道道横扫过来。

    王煊扬手,一指向它点去,刹那间,宛若陨石从天外砸落,带着长长的尾光,冲入云湖。

    咚!

    那是球状闪电,他动用了引劫大法,接引大自然本就存在的恐怖力量,轰散大蛇的各种术法,并击在它的身上。

    一刹那,它身上的血肉炸开了,露出白骨,而有些的地方骨头都断了。

    王煊瞬移,从数十米外消失,出现在它的头上,略微蹲身落下,一拳轰在它的头部。

    伴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它厚大的头骨被击碎,并被贯穿,血混着雨水落入湖中。

    大蛇急骤缩小,化成一个女子,摆脱王煊,就要逃走。

    “你如果是神话故事中那条白蛇,我倒是可以收手,但你不是,还惦记我的斩神旗来杀我。”

    王煊右手扬起,撬动天地自然伟力,一片雷光落下,轰的一声覆盖了那个女子,这是当下真正“超规格”的力量。

    那个女子炸开,成为灰烬,自湖面上消失。至死她都有些难以置信,凡俗界六段的人怎么能徒手格杀她这个九段的高手?

    要知道,她可不是一般的生灵!

    而且,对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掌握并精通了引劫大法这部极其特殊的经文。

    王煊踏过湖面,在岸边静立良久,精神天眼扫视,看到一些超凡生灵,他们都快速避退,表示没有敌意。

    周诗茜和几个女子就在不远处的复古建筑物中,都是大幕后有些来头的家族的嫡系血脉。

    她们来旧土并进入安城,自然是带着目的而至,知道王煊能接引人回归,想要接近与交好。

    现在,她们敛去感知与目光,怕引起误会,几人都神色凝重,感觉到了那个年轻男子的非凡。

    “他越来越强了,这么短的时间竟到了六段后期,与他的内景有关吗?他挡住了超凡余波的震动。”

    “特殊的内景地,据估测或许可以做到,还有斩神旗是绝世异宝,也能护他周全。”

    然而,刚才王煊击杀两位九段高手,还是让她们心惊,几张美丽的面孔凑到一起,面面相觑,都无法评价了。

    那可不是寻常的九段生灵!

    “他的真实战力,快接近逍遥游了吗?在这个年代,难不成还会成为一个陆地神仙?”

    腐朽的神话在迅速的瓦解,现今所有人都意识到,天花板在不断下压,现实世界中不可能出地仙了。

    但眼前这个人,看他这种趋势,似乎是要打破常理!

    “不可能吧,当最后一刻来临时,没有人能扛住现世纠错的可怕力量,他不是绝世高手,也没有至宝,能成为例外吗?”

    她们来历惊人,但也都在积极“转型”,为了应对未来,有人成为了歌手,有人成为了画家。

    在她们看来,未来只有绝世强者能保住部分力量,可庇护她们所在的阵营。

    在烟雨大雾中,王煊身影一闪,自湖边失去踪影,他漫步于安城,雨水未曾打湿他的衣服。

    旧土的天眼和探测器全开,密切注意恒均那个阵营的人的行踪,有肉身便有迹可循。

    天色早已黑了,安城最大的博物馆关闭多时了,可依旧有人出现,像是一个幽灵般进入,在找蒙尘的古宝。

    王煊也来了,盯着那个人。

    “走吧!”王煊转身离开这里。

    在街道上,战斗突兀的爆发,但很快一切又都平静了。

    至于路边的监控,会留下影音等,这些都将由青木和关琳去处理掉。

    晚间,一个很有名的酒吧中,一个女子发现王煊,来到他的身边,她面容姣好,魔鬼身材,相当的妖艳。

    “有人要动你的父母,我可以帮你解决麻烦,将你引荐到一个非常强大的阵营中,以后再也没有人敢乱来。”

    年轻的女子笑道,吐气如兰,颇为娇媚,但是,她也告诉王煊,她的组织需要借斩神旗一用。

    “要动我父母的人,不就是你们这个阵营吗,拿走我的斩神旗,换取你们不确定的高抬贵手?”

    酒吧中,朦胧的灯光下,王煊没动酒杯,看向她道:“你们太自负了。”

    “破板级生灵,一次就来了二十多人,以后会更多,更是有绝世强者手持至宝回归,你确定要逆大势,与我们为敌?”

    “是你们选择与我为敌啊。”王煊叹道,然后就动手了!

    这是安城中的最后一个目标,他就是为这女人而来。

    最终的结果是,他没有在这里大动干戈,快速动用郑武的那条顶级异宝——元神锁链,将这个女人的元神锁住,无声地离去。

    砰的一声,街道上有一团光消散。

    夜间,王煊离开安城,在远方接连出手,数次是在大野中,数次是在其他城市,强势击杀恒均那个阵营的人。

    次日,他来到平城,再次灭掉了三个徘徊城中、想通过他父母逼迫他出现的人,至此他已经杀了十一人,毫不留情。

    恒均送过来的那些高手到现在只余下三人,不是在探索地心,就是在大海中寻找某些故址。

    即便他们再迟钝,也惊悚了,意识到出事了,如果几个人联系不上也就罢了,现在几乎全失联了。

    王煊见到父母,亲自看了那个道符,真的颇为惊人,蕴藏道韵,让他看不透,暂时他倒也放心了。

    当日,他直接动身,前往大兴安岭,要去见女方士,是时候真正面对她了,开诚布公的一谈。

    在小型飞船中,他看着手中的名片,那是“老张”留下的,也该联系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