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二十八章?妖皇遇老张
    王煊盯着名片看了又看,最终决定,请“老张”过来,和一个阵营合作不稳妥,需要有制衡的人物。

    为此,他还需要请关琳帮忙,因为个人在旧土无法和新星那边直接取得联系。

    相隔不知道多少个星系,甚至不在同一片宇宙中,依靠虫洞连着两片天地,两岸的普通人无法通讯。

    关琳为他开通了一条秘线,能与新月那边取得联系。

    ……

    新星对应的大幕后方,妖祖隐居之地,一如往日,随着他的吐纳,整片山脉都在颤动,笼罩天穹的血云随他呼吸而聚散。

    妖祖的次子——祁连道,负责镇守妖族的无上妖池,内蕴祖血,正是他曾派遣大批的妖魔进入新星,附体财阀高层。

    钱安,便是因为他们这一系的妖仙而死。为此,王煊大开杀戒,和陈永杰狩猎新星妖魔等。

    “旧约近日又大幅度松动了,我要将我的第二妖身送过去!”他做出决定,将有大动作。

    很久以前,他练妖魔中的某种盖世功法,发生危险,人格分裂,被迫斩下一团疯狂的意识。

    但他又舍不得毁掉,在随后的岁月中以各种妖魔真血培养,一直保留着,并有了血肉真身。

    甚至,他还动用过妖池中的血,喂养过那团疯狂的意识。

    “他太强了,现在跨界依旧会被撕裂,还不是他出世的时候。”一位老妖劝阻。

    “现实世界,是我们未来的根基,需要有些牺牲才行。”祁连道开口,又补充道:“我不会让那团意识整体过去,分割下一部分。”

    “这样会伤了他的根基。”一位大妖开口。

    “想要有所得,总要付出一些代价。”祁连道看向在场的妖仙,道:“是时候让一些强力古妖跨界了,真身过不去,化身总能遣出吧?”

    他分割自己的第二妖身,也算是做一个表率。

    这一天,新星某片山岭中电闪雷鸣,血光冲霄,祁连道从第二妖身上分割下的那部分,降临新星。

    他是祁连道以各种顶尖妖魔真血培育那团疯狂的意识而诞生的,他拥有一具极其强大的身体。

    “我才是真正的祁连道,可惜,只分割过来了部分,早晚会以我为主!”他平静地说道,而后笑了笑,从血色闪电中走了出去。

    显然,他是一个疯狂的人,骨子里充斥着妖族最本源的血与乱,继承了原生妖魔最本质性的东西。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初才被从主意识团中斩落下来,祁连道自己都害怕了,不想有他伴生。

    “我是血乱之主祁连道,也是未来的妖皇,无论是主身祁连道,还是妖祖祁毅,早晚都会被我吞噬掉。”

    他以最平静的语气说着最狠的话,由此可见一斑,他骨子中有多么的疯狂。

    不久后,他找到妖魔的一个据点,什么都没说,就将四位妖仙给吞食了,吸了他们的血雾,嚼碎了他们的真骨,吞噬了骨中的仙命!

    一切都是因为他过于强大,跨界时损伤了元气,现在不念情分,夺走同一阵营中妖仙的本源仙命。

    很快,将这个据点中十一名有血肉的妖魔也都拿下,一个都没有能逃走,全被他吞了个干净。

    “心痛啊,都是我的手下,但是为了不出意外,让我早些恢复,就委屈你们了。”他叹息,似有些无奈。

    然后,他快速找到新星上妖魔的最强据点,见到了这里的负责人,了解最新的情况。

    “怎么会这么不小心,不仅夺舍财阀高层失败,还被战舰轰杀,死的死,伤的伤,你们实在是有些……废物!”

    祁连道看着他们,眼中有血纹浮现,让这些妖魔惶恐,感受到了丝丝缕缕妖祖的气息,噗通全跪下去了。

    他坐在那里,俯视着众妖,道:“起来吧,大部分财阀都逃了,舰群进入深空,新星没那么高的价值了,你们看着办吧。”

    他起身,道:“我要去旧土,哪里有些传说中的东西等着我去拿,还有那个王煊不是也在旧土吗?我去收了他。我有种感觉,斩神旗和我有缘,将来是我的成道之器,可以让我渡过大劫,它不会弱于至宝!”

    这些妖魔恨不得他立刻离开,真不想面对从骨子里散发血与乱气机的妖祖之子。

    “帮我订飞往旧土的船票。”他摆手,让众妖散去。

    但是,祁连道暗中传音,喊回两名以血雾包裹真骨的妖仙,以及三个有血肉的强大妖魔,再次开始进食。

    新月,“老张”放下电话,决定去旧土一趟。

    他有两个选择,一是从新月出发,赶到深空第八星的虫洞,从那里的基地换乘大型飞船前往旧土。

    当初,王煊从旧土过来时就是这条路线。

    “算了,我还是从新星出发吧。”

    ……

    大幕后方,祁连道的主身正在和一些古妖商量,甚至有上古妖仙,都实力强大。

    “绝世强者郑元天去了旧土所对应的大幕,这种人出动,必然要惊天动地。当激活祭坛后,无论是你们自己派出分身跨界,还是送弟子过去,都要格外留心。”

    “恒均也曾去过,并派出嫡系进入旧土!”一位顶级大妖开口。

    祁连道点头,道:“旧土真是有魔力啊,据我所知,最起码有五位绝世强者盯着那里,随时要有动作!”

    “当年,旧约就是在旧土共议商定并签下的,各路至强者将目光投向那里,是否与此有关?”一位上古妖仙提到这段往事。

    “我回头去向我父请教。”祁连道说到这里,提醒他们,也不要将目光全部局限在新星和旧土。

    “其他神话星球,也有顶级异宝,甚至有一些阵营已经行动起来,在采摘当年遗落在现世的天药。”

    ……

    当日,新星,祁连道平静地登上大型飞船,闭上眼睛坐在那里等待起飞。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飞船已经进入深空,而在的他旁边已坐了一个儒雅的男子,正在微笑着看他。

    他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他骨子里虽然疯狂,但也是分场合,不值得他出手时他还算低调。

    “妖池中是不是泡着一两株天药?妖祖祁毅想推动它变异,突破天药的限制,成为‘道药’?”

    当祁连道听到这种话后,刷的看向那个男子,对方正在温和的笑着,等待答案。

    这就有意思了,居然有人敢向他打探妖祖之秘。

    “你他么谁啊?”祁连道神色不善,不再低调,在如今的现实世界中,他还真不在乎任何一个人。

    儒雅男子淡淡的笑着,道:“你老子祁毅虽然年龄比我大,但也不敢这么说话!”

    祁连道直接出手,能不说话,他从来都是尽量用行动发声,不介意在这里进补一下,吞食此人的元神。

    然而下一刻他惊悚了,自己的脖子被人一把攥住,并且再次听到那温和的声音,道:“冷静。”

    片刻后,祁连道勉强带着笑,道:“张叔!”

    他变得礼貌多了,所有的疯狂以及血与乱,全都彻底消失。

    而后,两人就愉快的交谈了起来。

    祁连道开口:“妖池中确实有天药,我估计进化不成‘道药’,那个级数的药草一直都只是传说,未必真存在。”

    “老张”笑了笑,道:“有的,但是采摘不到。或许,你老子也知道,想培育道药不现实,该不会是在培育‘真药’吧,希冀引来超凡之外的神秘物质与力量,留待将来?”

    祁连道思忖,而后摇头,道:“我不知道。”

    “要不,咱们合作,挖出来一株看看?”

    “张叔,你不要强人所难!”

    ……

    一路上两人聊了很多,“老张”觉得很投机,祁连道却暗叫晦气。

    走下飞船后,“老张”笑着提醒,道:“在旧土别乱吃人,不然我找你算账。”

    祁连道脸色阴晴不定地目送他远去,眼底深处是无尽的杀意,非常恼怒,刚来旧土就被警告了。

    突然,远处传来老张的声音:“对了,你别乱跑啊,回头等我们有什么决议了,你代表你父亲过来投票。”

    “#!”祁连道暗中吐了一口浊气。

    某座城市中,一位圆脸少女自语:“我代表妖主而来。”

    王煊的飞船降临在大兴安岭,等了很久,估摸着老张快到旧土时,他才动身,进入山林深处。

    时隔大半年,他又来这里了,即将进入这片地下实验场。

    他觉得,即便真有变故,自己也能支撑到老张赶到。

    不过,他不认为女方士会和他动手,没有必要,两人可以先行密谈一番,然后等老张出现。

    这里果然成为女方士的地盘了,王煊自报姓名后,很快就被放行,有人请他进去。

    他乘坐电梯,一路下行,大兴安岭的这片地下耗去了郑家大量的资源,山底下是现代的楼层,像是有一栋栋魔天大楼,充满科技感。

    直到最后,他进入一片石窟区域,才有了古朴的感觉,进入女方士昔日的洞府中。

    这里曾发生过羽化大爆炸,几乎什么都没有了,只余下由羽化神竹挖成的船,承载着女方士的肉身。

    王煊再次到来,感觉完全不同了,这里充满生机,仙雾流动,各种奇花异草遍地都是,药香扑鼻。

    不变的是那截神竹,依旧还在,通体金黄,直径一米,被人剖开,制成小船。

    竹船上还有十根枝条,都带着叶子,不时洒落下金色光雨,落在那个一身白衣如雪的绝色女子身上。

    不同于过去,她现在复苏了,美目深邃,看他进来后,起身微笑致意。

    可以说,她立身在这里,让这片先秦洞府瞬间明媚起来,宛若仙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