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二十九章?方雨竹
    我想两章一起更的,结果还是先一章吧,迅速解决另一章去。

    先秦洞府,洁白的衣裙,亭亭玉立的身影,在其身边金色竹条上新叶洒落光雨,让她看起来空灵出尘,风姿无双,名副其实的天仙子。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女方士了,但是,王煊依旧觉得惊艳,她一个人安静的站在前方,让整片环境都带上了仙气。

    而事实上她还真是……成仙的人。

    “见过仙子。”王煊开口,很沉稳,至于什么女大三千位列仙班,也就是在过去没人的时候,谨慎的调侃而已。

    见到正主真身了,有谁敢对一位绝世列仙这么胡言乱语的话,很有可能会被一巴掌直接糊死。

    女方士背依竹船,婀娜挺秀,黑色发丝带着晶莹的光,整张绝美的面庞没有一点瑕疵,出尘而宁静。

    “我叫方雨竹。”她展颜一笑,美貌灿烂,有些晃人眼睛,如果出现在外界,估计能让现场瞬间安静。

    这让王煊心中微微有些惊讶,她很平和,没什么绝世强者的架子,十分自然地说出自身的名字。

    或许是因为她的精神提前复苏,在红尘中走了一遭,早已适合现代社会的节奏。

    虽然对方低调,但王煊没有自来熟,而是很客气的开口,还是保持适当的敬意与距离为好。

    “你有些拘谨啊。”方雨竹诧异,而后笑了起来,道:“这不像你的风格,我记得你挺大胆的。”

    果然,她不像是古人,言行和现代人没什么区别,只是美的有些不真实,整个人都带着淡淡的光晕。

    怎么大胆了?王煊认为,自己与女方士交集不算多,主要是他心中忌惮,一直以来刻意保持着距离。

    顷刻间,他想到了一些事,昔日,他刚刚将女方士的破碎精神体放出来,当晚就被她托梦了。

    在他想象中的绝艳而高高在上的女方士,居然有另一面,白衣红鞋,悬浮半空,跟随在他的身边,吓唬他。

    然后,他果断反击,摸了一把女方士的脸。

    王煊回过神来,露出异色,屹立苍穹上,在大幕后有至强威压,统驭一个强大阵营的绝世强者,竟也有另一面。

    他觉得,需要重新认识下女方士,不过依旧不敢大意,托梦的事还是别提了。

    “我一向对仙子敬重,当年在这里初见,就想着要解救仙子于水火中,但我想多了,仙子自身法力盖世,苏醒后就脱困了。”

    “谢谢你唤醒了我,不然,还真会出些问题。”方雨竹说道,这确实是实情,当年她也只是推算出大势而已。

    她请王煊落座,虽超尘脱俗,带着仙气,但也平易近人。

    有年轻的女子进来泡茶,展现出了优雅而流畅的茶道技艺,赏心悦目,没有久留,很快又退出去了。

    “这个时代,比我们那个时期好多了,社会虽也有问题,有些割裂,无法弥合,但人们都能生活下去。先秦时期,连我都曾面对生存危机,想活下去,必须要进行激烈的对抗,厮杀。有来自人类的威胁,也有不可思议的怪物,还有那些神禽猛兽等,大地上茹毛饮血,弱肉强食。”

    王煊动容,连这种仙气浓郁的绝世女仙都是从各族竞逐中杀出来的,那个时代确实有些恐怖。

    然后,方雨竹就笑着谈起了这个时代。

    王煊惊讶,因为,融入这个时代的她,就是一个现代都市女性,还讲了一些她的喜好饰品、香水等。

    他一阵无言,然后,他的精神天眼发现了女方士的化妆间,各种衣服、口红、包等应有尽有。

    他已经自动去脑补了,女方士穿着旗袍、礼服、热裤等,踩着高跟鞋……还真是辣眼睛啊。

    要知道,这可是一位天仙!

    “你在看那些衣物啊,为了融入现代社会,各种衣物我都买了一些,还没有尝试去穿。”女方士笑了笑,似乎知道他有精神天眼,也能猜到他在想些什么。

    “以仙子的绝色容颜,还有完美的身段,不是那些衣物在衬托你,而是你提升了那些衣物的美感。嗯,不过穿上这些现代衣物,我觉得一定会有种另类的美感。”王煊说道。

    他琢磨,她如果穿着旗袍和大幕中的绝世强者战斗,估计反差效果极其强烈。

    “时光流逝,王朝腐朽,人世更迭,今昔对比大不相同了,现代确实更好。”

    当王煊听到这里,立刻严肃起来。

    他适时开口,提及现世的平静和稳定很重要,不能再破坏掉了,应该禁止列仙和妖魔恣意行事。

    女方士点头,道:“这也是我想说的,无论是人还是仙,亦或是妖与魔,都应该有约束,要守规则。”

    王煊惊异,他还没有细说呢,女方士就洞彻了所有,直接点题,并支持与同意。

    他立刻明白,女方士一而再说现代的好,提及喜好的那些饰品与衣物等,这只是表象,一切都是为了应景。

    他知道,此行没什么问题了。不愧是绝世强者,有格局,早就有这方面的考量,她本是列仙中顶尖人物之一,却愿立新规,约束部众。

    接下来都不用他细说了,女方士就开口:“这需要各方共同遵守,自然也要共议,我会联系一些人。”

    这次会面出乎意料的顺利,两人相谈甚欢,大体上的共识根本没什么问题。

    不过,王煊终究没法彻底放开,如果是面对剑仙子,他可以刨根问底,但对这位多少还是有些距离感。

    主要是女方士虽然言行现代感很强,但也自带朦胧光辉,缭绕仙雾,妥妥的仙道绝代强者风范。

    然而,方雨竹却也在思忖,总觉得,自己漏算了一件事儿,似乎和这个在现世唤醒他的男子有关。

    “未来会和他有些牵扯?”她一阵狐疑,略微警醒,但她实在推算不出,那种不安似乎也不是什么生死危机,她便渐渐放下心思。

    王煊很想问问她,方仙子,要不要接引了?先送一株天药给我补补我身体吧。

    然而,对方这次居然没有主动提及这件事,估计意在至宝,其主身不想出来呢。

    “咦,老张的电话。”王煊讶然,地底深处也有信号!

    “你让他直接过来吧。”方雨竹开口,从听筒中的声音她已经知道是谁。

    “仙子,老张到底是谁啊,是妖还是仙,是道教那位,还是另有身份?”王煊问道。

    “他啊,如今自称张道岭。”女方士告知,并用洁白的手指在桌面上清晰的写出那三个字。

    ……

    等了很久老张才出现在这片地下,依旧儒雅,带着温和的笑,道:“方仙子,好久不见。”

    “张道岭,你上次在新星的那个酒吧中,拿铜镜对我照了又照。”

    老张笑了笑,相当的帅气,很有气质,道:“当时我感觉有绝世强者锁定了我,不得不看看是谁,一场误会。”

    接着,他就转移话题了,看向王煊,道:“你这是吃什么了,一天一个样,比我年轻时都不像话!”

    王煊瞄了一眼老张,这叫什么话,怎么不像话了?

    张道岭自顾泡茶,相当的娴熟与流畅,动作中有种道韵,他浅饮润喉,道:我是说,你的境界怎么会提升的这么猛烈,这才多少天啊,又连着突破了,比我当年还要快。”

    接着,他又看向女方士,道:“估计比仙子你当年也快上一些吧?”

    女方士点头,看着王煊,露出异色。两人第一次相见时,他还不入流,半年多的时间而已,他不仅踏足超凡领域,还提升到人世间六段后期。

    这个速度让她都颇为吃惊,心中有些猜测!

    王煊道:“我捡到了释迦遗落的那半个莲蓬,吃了两颗莲子,没想到接连突破。”

    “苦修士讲因果,他们的东西不是那么好拿的,将来要还。”老张说道。

    “这就算是被动有缘吧,我觉得他们人都不错。”王煊说道。

    “缘,妙不可言。”老张点头,然后看向他,又看向女方士,一阵无言后才道:“有点乱啊。”

    “张道岭,把你那铜镜借我用几天,让我自己看看,省的你胡说八道!”女方士微笑着看向他。

    老张赶紧摇头,道:“没带,上次我用镜子给我自己来了一下,耗尽能量,丢在新月让它吞超凡物质呢。”

    “借口!”

    老张不吭声,怕有借无还。

    他四处看了看,转移话题,道:“仙子,你这竹船真妙啊,保你肉身无损,长存到现在,也算是无敌了。英明,有远见!要不,我拿镜子和你换船?”

    女方士道:“谈正事吧,刚才王煊说了,跨界过来的列仙、妖魔过多后,恣意妄为,需要你我等人出面,共同约束,我觉得很有道理。”

    老张点头,毫不犹豫的同意,到了他们这个层次,没有人愿意看到一个流血的现世,各方阵营都需要遵守规矩。

    “来的路上,我还看到一个妖崽子呢,野心勃勃,连我都想吃,要当妖皇。”老张感叹,后辈妖仙气魄太大了。

    “那还留他干什么,直接打死。”王煊说道。

    老张很随意,道:“留给你吧,他本来就是为找你而来,我要打也是打他老子,他都喊我叔了,我就不下手了。”

    “他老子是谁?”王煊问道。

    “妖祖祁毅。”老张随口说道。

    王煊:“……”

    他顿时惊住了,那所谓的妖崽子,是妖祖的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