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三十章?现世新约
    妖祖的亲子,这个级数的妖魔,辈分真小吗?强的没边,居然冲他来了。

    王煊皱眉道:“我自己还好,大不了就和他拼了,以我热血冲击妖魔,但我怕他对付我父母,针对普通人。”

    方雨竹点头,道:“新的规矩,新的约束,第一条就定下吧,列仙和妖魔不得无故伤害普通人。”

    王煊立刻投过去感谢的目光,这条规矩定下,其他都好说了,现世基本就安稳了,而他也没了后顾之忧。

    至于超凡之争,谁怕谁,时间在他这一边,谁要针对他,尽管可以来!

    张道岭点头,道:“行,那开始拉人吧,让大幕后的那些强人都显照虚身,参与下,各方共议认定后,才有效力。”

    接着,他又看向王煊,道:“这件事是你发起的,有什么说法吗?叫万族准则,或者命名为现代仙魔普世价值观,亦或是……”

    这都什么破名字,王煊严重怀疑老张的品味,道:“还有什么说法吗?就叫新约好了,和你们以前那个旧约对应。”

    老张的手顿时一抖,当的一声,藏在袖子里的铜镜掉落了出来,他赶紧重新揣起来,叹道:“还真有人立新约了!”

    王煊敏锐的察觉到,旁边的女方士美丽绝伦的面孔上也是神色为之一滞,美眸睁大,红唇微张,略微发呆。

    “等会儿,旧约到底什么情况?还有我提新约,有什么问题吗?”王煊心虚,谨慎地问道。

    “没事,就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传闻,都是各种谣传,不用担心,一个破名字而已算得了什么。比如其中一条,我好像听说过,当年有少女说,她会怎么怎么样。”

    你倒是说出来啊?王煊瞪着他。

    “破戒,嫁人呗,还能怎样?”张道岭笑道,而后又补充,道:“里面有很多老怪物,有各种誓言呢,比如有不要脸的老魔说,谁立新约,他就娶了谁,你要不要嫁过去?”

    王煊不想问了,浑身起鸡皮疙瘩。

    “我说的对吧,方仙子?”老张虽然儒雅,但那种笑呵呵的表情,怎么看都感觉有点欠打。

    难得的是,一向空明出尘、带着柔和笑容的女方士,现在居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而且这时方雨竹一言不发,直接动手,激活羽化神船,大片的光雨洒落。

    大幕浮现模糊的影子,她借助神船这件异宝与大幕后方有了联系,不久后她的主身映现光雨中。

    老张也动手了,手持青铜宝镜,定住虚空,那里模糊下去,大幕浮现一角,他也在和自己的主身取得联系。

    两人神色凝重,都动用神念,传递信息,等了很久,他们才沟通完毕。

    他们两人点头,各自的主身将前去与各方阵营联系。

    毫无疑问,各片仙界中有特殊的通讯手段,可以快速联系。不然的话,每次当至宝出现时,为何那些绝世高手都能在第一时间知道?就是因为获取消息的速度极快。

    “先等吧,有了消息后,我们会拉一些老家伙的虚影出现在此,共议。”张道岭开口。

    时间不算短,三个时辰后,也就是现实世界的六个小时,洞府中才浮现模糊的大幕一角,有了反馈。

    “嗯,可以了,有部分绝世强者愿意参与。”女方士说道。

    所谓绝世强者,是指一片仙界中前三甲的高手,和现世对应的大幕有多重,这就意味着这个级数的高手虽然不多,但也不是那么有限几个。

    “你也是参与者,出把力吧。”张道岭开口,示意王煊祭出斩神旗,多一件绝世异宝,他和女方士也能轻松几分。

    王煊一听,直接拒绝了,他可不想和那些老怪物照面,本来就已经有不少人在惦记他了,还是减少曝光度吧。

    张道岭哑然,而后摇头道:“你还低调什么,真以为他们不知道你?自从你第一次在金顶山弄了一个假鱼线和钓钩,坑了郑元天那个阵营后,现在差不多都知道你什么情况了。”

    王煊无言,不过,仔细一想,有些秘密确实早已公开化,那些老家伙一个比一个狠,肯定调查的差不多了。

    “你看,你现在和我们两个在一起,这说明我们在表明某种态度,有意保你,其实是好事。”老张说道。

    “还是太高调,我拒绝!”王煊回绝了,即便某些人有想法,也只是私下里呢,他不想在他们眼皮子底下亮相。

    “那你就在我后面等着吧,隔上数米,他们就感知不到,不要站在近前。”女方士开口。

    “多谢仙子!”王煊觉得,还是方雨竹靠谱,老张有点坑!

    “把你的斩神旗借我一用。”女方士开口,她也觉得,靠羽化神船和张道岭的铜镜有些吃力。

    王煊顿时心惊,他的旗面中有银色物质,会不会引发她的高度重视,以后仔会细研究他?

    但是,他自都不参与了,再不借斩神旗的话,有些说不过去。

    “稍等!”王煊开口,精神进入命土中,拔起插在地上的小旗,疯狂催动银色物质进入命土深处,他要宣泄出去。

    老张与方雨竹都还算不错,但他还是有些担心出状况,谨慎一些为好。

    命土厚重,确实吸收掉了所有银色物质,而且耽搁的时间不是很长。

    他的精神与肉身合一,手中出现一支小旗,然后当着两人的面,开启一块妖仙真骨,接引大量的神秘因子进入旗面中。

    两人也是无言,你这临时抱佛脚呢?刚才干什么去了?他们是什么人,自然觉察到他身上有秘密。

    可是,他们自身又有谁没有秘密呢?都是非常人,不然也走不到如今这个层次,睥睨诸仙。

    方雨竹接过斩神旗,第一时间感应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残余气息,有些另类,那种残留物质等级极高。

    她不动神色,将斩神旗插在羽化神船上,开始催动两件异宝。

    老张也动了,手持铜镜,照向羽化神船,让船体中出现光雨,形成一个漩涡。

    两人一起发力,竹船中形成金色的水波,快速构建出一片金色的汪洋,就在竹船中,那是大幕的朦胧轮廓

    接着,光雨蒸腾,海面映现出一轮明月。

    “齐腾,你来了。”张道岭开口,在金海神月中出现一道身影,正是天仙之祖齐腾。

    神月中,那个男子点头,他是名副其实的绝世高手。

    王煊沉默,他杀过对方的手下周冲,那家伙手持锁魂钟一而再的算计他。

    “祁毅,好久不见。”老张再次开口.

    这次喊来的是谁?妖祖,一个男子的轮廓,很模糊,他周围妖气激荡,遮天蔽日,是真正的盖世大妖魔。

    王煊忌惮,又一个不对付的强者来了。

    “郑兄,一别多年,风采更胜往昔。”老张笑着说道。

    第三个人出现,身穿一身黑色的甲胄,连面部都被覆盖了,他是绝世强者郑元天。

    王煊无言了,很想问一问,老张你故意的吧?怎么请来的都是我的死对头!

    接着四个人出现,手持一杆古幡,混沌气弥漫,威压星宇,他白发披散,双目深邃,乃是目前唯一得到至宝的绝世强者恒均。

    他相当的危险,能直接划开大幕走出来!

    王煊想殴打老张一顿,请的一个比一个离谱,全都是想要他命的人。

    “老恒,你真是可以啊,一件至宝拿到了手中,让我叹息,人之际遇,天差地别。”老张在那里感慨。

    “真是新约吗?”恒均平静地问道。

    妖祖祁毅在无尽妖云深处开口,露出的牙齿雪白,笑道:“涉及到新约,我记得当年不少人都发誓了,如立新约,某位绝世仙子要下嫁的,某个老怪物是要去为仆的,哈哈……”

    他大笑,妖气滔天,血气混着超物质,冲破天宇,整片大幕都像是拦不住他了,竹船中金色汪洋起伏,神月都在剧烈晃动。

    他这样开口,让许多人的脸色都变了,不是多好看。

    连女方士都冷淡的看了他一眼,令妖祖的气势略微收敛,在那里自顾笑了笑。

    张道岭不得不赶紧解释,道:“玩笑大了,新约得满足各种要求,昔日的那些条件都符合才行。这次不是真正的新约,各位不要多联想,该腐朽的还是要腐朽,该当凡人的还是准备好当凡人,别上头。”

    几人稍微平静后,郑元天开口,道:“斩神旗在这里,我那后人在何处?此物已被郑武所得。”

    王煊这叫一个腻歪,老郑绝对知道他是冒牌的,还扯这些,先给他打上标签吗,斩神旗是郑家的了?

    “你那后人死了。”女方士开口。

    这一刻就体现出她的恐怖之处了,别看她冰肌玉骨,仙气环绕,风姿绝世,但是她很有威望,连郑元天都闭嘴了,不再多说什么。

    王煊越来越觉得,还是方雨竹可靠,看看老张都请的是什么妖魔鬼怪,就没有一个好人!

    现在,他都有点怀疑了,老张是道教那位吗?要不然改什么名字。

    这时,女方士也开始请人,第一位到了,红衣飘飘,如凌波的天仙,降临在那轮神月中,映现出她的美丽真容。

    王煊无言以对自己的内心,刚才还说女方士靠谱呢,结果将女妖仙请来了。他觉得,这或许也是自己的问题,请谁来,怎么都和他有些牵连呢?他自我反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