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三十一章?初版王约
    羽化竹船中,金色汪洋荡漾,一轮神月映照,光雨蒙蒙。红衣女妖仙带着独有的风韵,强大而绝艳,睥睨诸仙。

    她每次出现都烟雨蒙蒙,很是特殊,雨丝洒落神月和金海间,将她衬托的越发动人,有人类的美感,也有妖族的一缕野性气息。

    王煊看着她有些出神,他真的在反思了。

    “说到底,还是我自己不够强啊。”他认真反省。

    他看向恒均、妖祖祁毅、郑元天、天仙之祖齐腾等人,如果他实力超绝,都打死就是了,哪里还有什么敌人。

    方雨竹没回头,但能感受到她身后的王煊的部分精神思感,一切源于她足够强,而对方此时思绪有点飘,她很想横他一眼。

    “妖主,好久没见,祝早日统一妖族。你和方仙子还真是一时明月照神湖,对影相并立,风采耀仙界啊。”老张抢先开口,还真是谁都认识。

    妖祖祁毅不爱听,别人一统妖族,将他这个妖祖置于何地?他神色不善的盯着老张。

    张道岭装作没看见,笑呵呵,他确实儒雅帅气,一般情况下难以让人反感。

    不过,红衣女妖仙听到他恭维,不怎么领情,道:“好久不见?你上次不是拿破镜子对我照了又照吗?”

    “啊哈,误会,谁知道你意外出现,你问问老郑,还有祁老妖,要是知道你在不远处,他们敢不警醒吗?”老张打哈哈揭过。

    红衣女妖仙和女方士打招呼,看到了竹船上的斩神旗,不禁向她身后望去。

    王煊站在女方士身后,不动声色,神月中的人或有猜测,但看不到他真实的身影。

    接着,竹船汪洋上,佛光普照,大日升起,笼罩一个男子,散发着惊人的神圣气息,像是要渡尽一切妖魔。

    事实上,所谓的大日是由无数神环组合而成,形成护体佛光,那个男子结跏趺坐,佛姿庄严。

    这一刻,妖祖的滔天妖气都被冲击的剧烈动荡不止,郑元天亦在皱眉。

    又一个绝世强大的人物到了,都不用谁说,王煊就知道他是谁了。

    佛光中,那宝相庄严的身影对女方士点头致意,打过招呼。

    “哈哈,苦修士,你这一身道行又精进了!”张道岭笑着说道。

    “释迦真佛,确实很久不见啊。”恒均看向前方。

    “还是喊我苦修士吧。”浓郁佛光中的的男子开口,一言一行都带动着恐怖的法则之力。

    王煊讶异,和老张一样,都改称呼了?

    这是在避讳什么吗?

    王煊默默地看着,捡走了对方半颗莲蓬,不知道对方是否知道了。

    仙雾流转,神霞照破天穹,一个眉心生有晶莹红痣的女子到了,高坐九重天,虽有天仙之韵,但气场很强,她是凌乱仙。

    她和女方士关系不错,美丽高冷的面孔上浮现异样之色,向方雨竹身后看了又看,这才笑着点头,暗中不知说了什么。

    老张……又开口了,就没有他不认识的人。

    “凌仙子当年的是誓言是什么?我忘了。”

    王煊惊异,看来当年许多人都立过誓,涉及到的层次极高。

    他隐约间猜测到,所谓的新约想要成立的条件,估计最起码也要再续超凡,重立神话,带这些人走出正在腐朽与消亡的可怕时代!

    不然的话,绝世强者凭什么立下那些誓言?

    接下来,王煊的头皮有些发麻,都是历史神话中的大人物,接连出场,女方士与老张请的人全都有天大的来头。

    最让王煊无言的是,老张能说会道,长袖善舞,跟谁都能套近乎。

    张道岭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回头看了他一眼,道:“格局,懂吗?不管关系怎么样,很久不见,都要有大胸襟。”

    老张拿破镜子在窥探他,捕捉到了他几缕精神思感,王煊警醒,立刻收敛神思,不给他机会了。

    后面还有冥血老祖、飞剑之祖、混元魔祖等,总共来了十几位强者,都是一方巨头,皆属于强大的霸主。

    “这次自然不是立新约,还没有那样的人出现,今天只是立下超凡者进入现世后的规矩。”女方士开口,先为这次聚首定性。

    老张这个挑起新约说法的人,赶紧点头,避免某些人多想,或者带着恶意找茬儿。

    “既不是新约,何以要这样大的阵势?”果然大雾中有人挑刺。

    女方士道:“新约是什么,你我都清楚,很难实现。现世纠错后,一切神话力量都将崩溃。谁能重立超凡秩序,谁能再塑神话?不是你我想当然就能实现的,如果那么容易,你去重整乾坤好了。”

    王煊暗叹,果然,新约第一条就是要为诸仙找到生路,不亚于开天辟地,难怪他们愿意付出代价。

    老张也严肃地开口:“各位,不要上头,我们还是面对现实吧,看一看怎么在如今这个时代更好的生存下去。再塑天地,没什么可能了。”

    “没有一点希望了啊。”混元魔祖开口。

    老张点头,道:“浩瀚宇宙,亘古常寂,超凡只是偶尔一现的流星,短暂划破万古长夜的宁静,事后一切又回到原有的轨迹。无尽岁月以来,大幕绝非第一次熄灭,我们不是第一批经历这种事的生灵。”

    女方士虽空灵出尘,但此时却也神色沉重道:“过往的痕迹,如海边的沙画,都被大浪抹除了。最终,能留下的残痕真的不多,也只有养生炉、羽化幡、金色竹简等为数不多的遗物。

    她平静地说着这件事,道:“超凡,只是寒冬黑夜狂风中的微弱烛火,曾点燃过数次,都但只是弹指刹那间的事,最终会迅速熄灭,没有意外,从未能真正彻照天地间。所以,你我需要接受现实,新的誓约难立。从未有人可以改天换地,让神话永照世间。”

    金色汪洋起伏,一轮神月璇照,光雨洒落,所有人都很沉默,更很不甘心,他们身为绝世强者也难以重塑乾坤,接续超凡。

    这种气氛十分压抑,让人无奈,因为,他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也就一年而已,或许都不足了!

    王煊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绝世强者,都是各自大时代的绝对主角,皆有极尽辉煌的过往。有人来自宇宙深空,有人诞生于旧土,都是记载于史书上的人物,让他心绪起伏。

    同时,他更进一步认识到,找到新的力量,开辟出新的神话天地,影响太大了,受他们沉重心情的影响,连他都有些头皮发紧。

    他在尝试找新的力量,在寻觅超凡新天地,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有那么一瞬间,王煊想和这些人聊一聊,探讨下新神话,但他又迅速压制下那种念头,还是不作死了。

    这里都是什么人?别看现在静默,甚至有人在伤感,但是,真要发起狠来,都是敢屠光一颗星球,灭尽一个种族的狠茬子。

    比如妖祖、冥血老祖等,各自崛起时,哪个不是让所在的生命星球血染大地,真要知道他异常,肯定要对他切片研究。

    还有那郑元天,原本就一直在惦记他的身体呢!

    “没什么意思,既然不是新约,我们还有必要来这里聚首吗?”天仙之祖齐腾开口。

    张道岭看向他,道:“有啊,关于你的弟子徒孙的命运,甚至会影响到你自身。你我终究要回归现实世界,大幕中不过是大梦一场,神游物外数千年的虚幻时光。现世是根基,当有共识后,人间不能出现血与乱。谁家的仙崽子,魔崽子,如果在现世兴风作浪,触犯这次的初版新约,可能会死的很惨。”

    “能不能别说它是新约,怪刺耳的。”冥血老祖开口,其他人也有人点头。

    方雨竹微笑,道:“你们有什么更好的名字吗,神仙守则,妖魔日常行为规范,还是说仙魔刑法,你们觉得哪个更好?”

    众人都无言了,这还是你吗?当前方士中第一强者,仙威无匹的绝顶人物,去了人间怎么有些俏皮了?

    老张适时开口,笑道:“到了人间后真不能嗜血,现世和平安宁对谁都好,不允许作乱。各位慢慢会适应,什么都会改变的,比如我就最近就喜欢品尝美酒。各位过来的时候,喜欢厮杀的,可以去打地下黑拳;喜欢天下共尊的,可以包装成世纪级明星;掌控欲强的可以去竞选。嗯,估计有些仙子可能会对那些服饰、名包、口红等更感兴趣。苦修士嘛,直接找个山头,进入现成的古刹隐居就行了。老郑,郑元天,你喜欢取人代之,角色扮演,这个更简单,现在有许多减压的真人游戏场。当然,我说的这些,是等你们渐渐沦为凡人后过的安逸而舒适的生活。”

    众人都没拿好眼神看他。

    王煊觉得,老张有些不正经。

    妖祖笑了笑,道:“人间的事,确实可以有个章程,至于名字嘛,一个称呼,一个符号而已,叫什么都无所谓,我觉得,要不然就叫初版王约吧。”

    顿时,一些人露出异样之色。

    王煊眼神变了,这老妖魔故意的吧?想将他揪出来。

    他确实杀了一些妖魔崽子,但和这种盖世老妖离的过远,还没有任何接触呢,对方不至于研究他才对。

    因为,他从现有的信息来看,妖祖不理会下面的事,都是他的几个儿子在主持日常事务。

    “是啊,叫新约也无妨,不就是个名字吗?”混元魔祖笑着点了点头。

    “方仙子身后有人吧?让他出来,给我等看一看。”冥血教祖开口。

    王煊怎么听都觉得他们言语不对,不是好人。

    第二章也快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