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空彼岸 > 第三百三十四章?单挑全世界
    新誓约签署,一张金色图卷真实显照于各地,有规则之力扩张,但凡跨界的生灵都无比重视。

    “少些杀戮,多谢安宁,也不错,这人世繁华确实不容破坏,值得珍惜。”

    一个清秀少年开口,走在繁华的一线城市中,他眼神澄净,身体有些单薄,甚至显得很柔弱。

    然而,如果知道他的身份,很多人都必然心惊,他是仙界中魔修第四代核心人物,自称魔四!

    虽为魔修,但他和很多魔修不认可魔祖,认为他们这一脉才是正统,并非传自魔祖那一系。

    所谓第四代,并不是按岁月计算,因为他年龄并不大,近古以来的魔修都被划分在第四代中。

    魔四,看起来还是个少年,却掌握有魔道至高经文,视为大幕后方魔修近古以来潜力最强的人!

    他看着年少纯净而柔弱,但杀伐手段惊人。

    随着旧约松动,在不伤道基、只落道行的情况下,他这样被无比重视的第四代核心魔修,被暗中送了过来。

    “我隐约间觉察到,我们这一系有前贤留在人间,沉睡在精神力天生强大的凡人意识深处,了不得的精神棺椁法,至高经文的核心部分。”

    他轻语,迈着轻灵的脚步,在繁华的商业街上行走,逛了几家大型购物中心,对一切都很感兴趣。

    “那个王煊最近都生活在安城!”有人走来,向他低声禀告。

    翩翩少年魔四平静地开口:“不要违反新誓约,不能在普通人栖居地起冲突,等方士净土、仙园、妖之神土、魔地等开启后,连在一起时,我去那里找他。”

    “还有其他人盯上了他。”来人沉静而稳重,认真告知。

    “并不意外,新誓约上留名,想不引人注意都不行。有人想检验他的成色,有人要磨砺他,有人要阻他道途,各方竞逐,很公平。不管是谁,挡我路的话,杀了就是了!”

    “某个阵营传话,想过来合作,在进域外的奇异空间前就狩猎王煊,他们只要肉身,斩神旗可以给我们留下。”

    少年面色平淡,凝视滚滚红尘,道:“笑话,我魔四还要和人合作?不管是谁,什么小妖圣,什么天仙私生子,什么鼻祖传人,什么王煊,我一路横扫过去就是了,只手杀穿他们!”

    “魔四,你很骄傲啊。”步行商业街上,一个女子从后面走来,身材高挑,西短加衬衫,穿着高跟鞋,精致的面孔上架着眼镜。

    她文静中带着书卷气息,然而当摘下眼镜一笑时又无比妖媚,有些野性。

    魔四回首看了她一眼,道:“我当是谁,周青凰,你想和我合作?可以啊,给我当一年侍女,我只取斩神旗,其他一切经文、异宝都归你。”

    “魔四,你太自负了,当心被人第一个斩杀!”周青凰笑容变冷,戴上眼镜,身段摇曳,渐渐远去。

    “不考虑一下吗,这是我第一次要和人合作?”魔四虽然是少年清秀形象,但现在有些咄咄逼人。

    从骨子里来说,他冷酷而意志强大,澄净的眼神、柔弱的外表不过是掩饰,因为他是一个魔修!

    “那我还不如直接去找正主,同他合作,既得旗又得人,你……回去再喝两年母乳吧,魔崽子!”

    “周青凰,别让我在域外空间抓到你,嘿!”魔四冷声道。

    ……

    安城,秘路组织的分部,青木长期居住的庄园中,王煊正在讲述大兴安岭的经历,告诉陈永杰师徒二人做好准备。

    夜色深沉,外面原本繁星点点,但很快被远处飘来的一片黑云遮住了部分清辉。

    “好事啊,从此以后,大幕后的生灵回归,不敢再伤害普通人,不然的话,执法神剑会落下。”青木很高兴,人间如果乌烟瘴气,妖魔横行,普通人会遭受无尽的痛苦。

    “不过,超凡的归超凡,师傅你和王煊都要格外主意了,你们不在保护之列。”青木皱眉。

    陈永杰点头,他关注的重点是那域外的奇异空间,正在详细询问,他必然要去那里走上一遭。

    “两日后就会开启,很危险,当中有瘆灵,有莫名的火堆,那里的生物不知道因何,都疯了……”王煊详细告知。

    首先,他劝青木不要去了,那里危险等级离谱,听那意思,就是老张掉落境界后,在里面都有可能出意外。

    至于陈永杰,王煊没有劝解,因为按照老陈的性格,肯定要跑进去。

    “如果去的话,做好万全的准备,咱们分头行事,我感觉,我会被人盯上,成为众矢之的。”王煊怕连累他。

    正说到这里,他霍的看向窗外,发现异常,被黑云遮掩大半的银月下,有一个飞天的女子,在远处朝这里眺望。

    对方无比敏锐,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他的目光,顿时不再遮掩行踪,大大方方的飞天而上,周身金光笼罩,像是一轮神月映照虚空中,很绚烂。

    仔细看,她拥有一对金色的光翼,洒落神雨,连发丝也是黄金色泽,不知道是什么种族,对王煊微微一笑,摆了摆手,化成一道流光消失了。

    陈永杰神色凝重,道:“新时代,是人是鬼都在秀,这是什么来头?为什么我感觉强烈不安,不一定能杀的了她。”

    王煊也无比严肃,道:“估计是新出来的生灵,身上不是有绝世强者的真血,就是持有特殊的宝物,顶住了天花板的压力。”

    连他都觉得那女人异常,比他杀的那些九段高手都要厉害!

    陈永杰问道:“虽说旧约松动了,但是想顶住压力,送出这么强大的超凡者,估计会付出一些代价,那片奇异空间中到底都有什么?”

    “好东西很多,知道先秦金色竹简吧,据说,有一部就是从那片空间中一处巨大的渐渐熄灭的火堆中挖出来的。”王煊告知。

    他在大兴安岭那里,听巨头们说那片奇异空间时,着实惊异不已,那里有真实之力,有莫名异力,还有各种造化,涉及到神话源头的一些东西。

    “有天药吗?”

    “有。据说,那里地域广袤,都接近和精神世界交融之地了,可能存在未采摘到的天药!”王煊点头。

    仅是这些情况,就足以说明那里非常危险,某些造化连列仙当年都没采尽,怎能不让人警醒。

    “因为太过危险,只开启三日,先看一看情况如何,如果所有人……全灭,或者灭掉九成以上,什么时候再开,那就不好说了。”

    青木在旁听的目瞪口呆,这见鬼的地方哪里是造化地,列仙被撕裂元神后回归,进去也得死啊。

    忽然,王煊的精神天眼交织出特殊的光束,看到了黑云中的异动,有人刚才没入当中。

    “真是躁动的夜晚啊。”自他签署新誓约后,一直有人在附近出现,都在盯着他。

    但老张暗示他,在金色图卷上留名,将来对他有莫大的好处,但眼下确实……很坑。

    黑云中,那个人知道被发现了,坐在一艘乌黑的木船上,幽幽落下,无声无息,在远处盯着王煊。

    他抱着一个年轻的女子,很温柔,不断拍她的背,但他嘴角却带着血。

    “他吃人了?触犯新约!”青木叫道。

    “吸血呢!”陈永杰严肃无比,那女子已经死了,而且是个超凡者,不是现世的人。

    即便这样,王煊也很反感,对方当着他的面吸血,跑到这里来窥视,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

    男子面色苍白,温柔地拍着女子的背,从她的颈项那里喝完最后一滴血后,这才对王煊笑了笑,而后比划出一个划开脖子的动作。

    “明目张胆,就这么过来盯着你,绝对是要对你动手的人,要不要去追杀他?”陈永杰问道。

    “不急,这个人极强,多半是大人物授意,让他来对付我。”王煊一下子想到了冥血教祖。

    老冥被女方士压制,而且发出死亡威胁,这是咽不下那口气,要找他算账?

    “来者不善,有顶破天花板的人,这还怎么打,即便有绝世异宝在手,也不稳妥。”青木开口。

    “要不,你再接着去找新路,继续修行,将他们都震落下来?”陈永杰笑道。

    王煊无言,还真以为与他有关啊?他始终认为,那只是碰巧了,当时大幕中出现人世剑、逍遥舟,至宝躁动,震动了现世,导致巧合。

    他摇头道:“和我无关,再说了,刚突破没两天,再提升境界,那我的根基就真的要飘了,先等一等。探索那片域外空间,找到新的力量,我再试试看。那里有异力,有和真实有关的能量物质,老陈,你也要把握住机会!当然,最重要的是,改换面孔,别在那里说认识我,不然全世界的人都会打你!”

    至于他自己,能遮住真身就遮住,真躲不过去,他已经做好单挑全世界的准备。

    接下来,虽然不时有极强大与厉害的生物接近,在远处窥探,但终究都是克制了,无人动手。

    “嗷……我终于提升上来了!”次日,一座山头上,圆脸少女兴奋的叫着,不远处大幕光雨暗淡下去。

    隐约间,可见一个红衣女子跟着大幕远去,逐渐消失。

    白虎真仙又一部分元神仙命被送了出来,让她的实力猛烈提升。

    她摩拳擦掌,觉得一虎爪子……一只纤纤玉手,就能将将诸敌都给拍没了,但红衣女妖仙警告她,目前也就是能让她自保。

    两日的时间匆匆而过,除却过来一些超乎寻常的强大生灵外,并没有什么变故发生,最起码目前看,现世很平和,超凡者都很低调。

    不过,这也像是暴风骤雨前的宁静,因为各方都在养精蓄锐,一旦进入那片异域,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来了,即将开启!”

    外太空,大幕浮现,各大阵营的巨头吟诵咒语,解除当年的封印,无数的符号飞出,照亮虚空。

    那片奇异空间居然接近月亮,是与真实月球对应的虚空?

    这一天,外太空中,有九道光门亮起,极其璀璨,仙雨飞洒,神圣物质流淌,异域空间打开。

    虚空中共有九道门,分别对应着方士净土、魔地、妖之神土等,不过,如今里面被贯通了,相连为一体,无论从哪个门进去都一样。

    王煊乘坐飞船,迤迤然来了,相当的不着急,准备最后进去。然而等他到来时,各种小型飞船密密麻麻,无数目光都望来,很多人都等着他呢!

    大批的超凡生灵早就来了,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并没有提前进去。

    “这还真是要让我……单挑全世界吗?”王煊看向前方。